img

但方才他們感受到了帝溟玦爆發的氣息。

2021 年 1 月 18 日

最終對君上擔憂還是超過了對自身安危的恐懼,這才紛紛趕到禁地中來。

寒夜皺了皺眉,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不知道如果告知這些人帝北玄還活著,他們會不會倒戈。

而且事情還遠比帝北玄活著更複雜,更嚴重。

寒夜正躊躇著怎麼回答,卻見影魅上前一步,淡淡道:「帝北玄還活著,君上方才爆發出的威壓,便是與他戰鬥。如今這禁地之中不見兩人,應是君上去追殺帝北玄了。墨鏡成也是帝北玄安插在極域中的姦細。」 眾位長老和將軍難以置信地瞪大眼。

一時間不知道該先消化帝北玄還活著,還是該先消化自家君上去追殺他的親爹了。

禁地之中一瞬間鴉雀無聲,針落可聞。

影魅卻依舊冷著臉,語調清晰道:「君上之所以會在數年前被送去演武大陸的咒神之地,之所以會中誅神咒,之所以會好幾次險死還生、命懸一線,都是因為帝北玄在暗中算計。」

「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就一併問出來吧。但我們知道的也不多,無法解答你們所有的疑問。但是,有一點必須說清楚……」

影魅冰冷的視線掃過在場所有人,「帝北玄是極域曾經的帝君,我不管你們之前是不是曾經臣服於他,效忠於他,你們若不想與帝北玄作對,現在就可以提出來,離開極域。但若有誰敢陽奉陰違,表面臣服君上,暗地裡卻與帝北玄勾結,那就別怪我帝衛軍不客氣!!」

寒夜和星狼都被影魅這擲地有聲的一番話震住了。

他們沒想到,影魅居然毫不猶豫地就將帝北玄的存在揭露了出來。

不過震驚過後,他們也馬上回過神來,忍不住佩服起影魅的果決。

如今君上生死未卜,帝北玄身後之人和陰謀算計沒理清楚,修仙大陸也是風雨飄搖。

已經不是能夠磨磨唧唧搞勾心鬥角這一套的時候了。

極域必須齊心協力,才能度過這一難關。

想到這裡,寒夜欽佩又愛慕地看了影魅一眼,手一揚,一道信號發出。

霎時間,駐紮在極域各處的帝衛軍和皇域護衛隊都開始朝這邊集結。

俞老也是好半晌才緩過神來,他抓著自己的胸口,顫巍巍道:「你說,帝北玄還活著?君上,君上還要殺了他?殺了自己的親生父親?!」

影魅硬邦邦道:「不錯!俞老,你會選擇誰作為極域帝君?」

「這不是廢話嗎?!」俞老白了他一眼,「帝北玄那個沒……沒什麼貢獻的前任帝君,都死了多少年了,如何能與君上相提並論。可帝北玄到底是君上親生父親啊,若真殺了他,天道會不會降下神罰天雷?」

「對啊,君上若真的想殺了帝北玄,把人打個半死,抓回來讓我們殺就是了!」

「影魅你怎能說出這種廢話?咱們效忠的極域帝君,從來就只有君上一人!」

影魅和寒夜、星狼一時都有些愣住了。

之前帝北玄自信滿滿,覺得自己定然能接管極域。

他們還以為,極域里真的會有人懷念帝北玄這個前任帝君。

然而,眾人的反應卻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俞老冷哼了一聲道:「你當我們是傻的嗎?帝北玄死了就算了,可他既然沒死,當初極域因為他的失蹤而搖搖欲墜的時候,他怎麼不出現?」

他們永遠都不會忘記。

只有仙王境界的帝溟玦登上帝君之位,受到魔族與幽冥域的雙重壓迫。

這些年因為帝北玄的刻意打壓,帝溟玦並沒有被教導帝王之術。

他的修為實力也一直被壓制著。 魔族與幽冥域大軍來勢洶洶,他們都以為極域完了。

哪怕不被幽冥域吞併,也定然會元氣大傷,死傷無數。

可當初剛剛踏入仙王之境的帝溟玦,卻硬是抗住了殷無極這個仙尊的全力一擊。

還用以命搏命的方式,將殷無極和當初的魔族首領打怕了。


決定退回去再觀望一段時間。

可殷無極那時怎會想到,只是給了幾年時間,帝溟玦的修為就突飛猛進。

等幽冥域和魔族終於下定決心,集結大軍再次攻入極域的時候。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卻已經是他們沒辦法戰勝的極域帝君,修仙大陸第一人。

從此以後,極域便扶搖直上,將幽冥域和魔族死死壓在身下。

極域眾人也都揚眉吐氣,四方安定。

可他們比任何人都知道,這四方安定的背後,帝溟玦默默在背後付出了多少,又承擔了多少。

許多長老是看著帝溟玦長大的。

這是他們自己養的孩子。

也是極域的支柱,是極域所有人的信仰。

他們的君上,又豈是帝北玄這個自私自利,又懦弱無能之輩能夠相提並論的?

聽著眾人的話,看著大家堅定沒有絲毫動搖的眼神。

星狼感同身受,眼圈都紅了。

這就是他們的君上啊!

他值得這世間最好的讚譽,也值得他們所有人誓死效忠追隨。

俞老卻突然看向墨鏡成,冷著臉道:「墨鏡成,告訴我,你為何要背叛君上?是嫉恨君上奪走了本該屬於你的帝君之位?即便如此,你也不該跟著帝北玄助紂為虐,難道你不知道,你親生父親,便是被帝北玄這個心胸狹隘,又野心勃勃之人害死的嗎?」

「沒錯,墨鏡成,君上待你還不夠好嗎?你是不是忘了,當初你進階仙王走火入魔,是君上去求了藥王替你煉製丹藥,丹藥所需的仙藥,也是君上親自去天山為你找來。君上把你當真正的兄弟,你如今竟這般忘恩負義?!」

墨鏡成此時滿身是血,胸口因為肋骨斷裂而凹陷下去。

整個人凄慘的讓人根本無法將他跟曾經風流雅緻的朔王。

作為一個失敗者,被唾棄的背叛者,他本該痛哭流涕,或憤恨不甘。

但墨鏡成卻低低笑起來,聲音因為沙啞而痛苦,卻還帶著平日的那種玩世不恭:「我也覺得我挺不是東西的……君上,他沒有任何對不起我的地方,我也從未覬覦過帝君之位……」

「那你為何要聽命於帝北玄,做他的走狗?!」

墨鏡成再次笑了一聲,「我怎會聽命於帝北玄那又蠢又讓人作嘔的東西。我聽命的,是另一人。」

寒夜立刻沉聲道:「你聽命的是誰?」

墨鏡成閉了閉眼,血水從他的眼角流下,讓人分不清是淚還是血。

他低低笑了一聲,「我真希望你們永遠都不知道這人是誰,也永遠不要見到他……因為只要見到他,就沒辦法不臣服。那是刻在血脈中的恐懼與卑微,我抵抗過的,可是,沒有辦法!」

寒夜皺眉道:「你究竟在說些什麼?」 墨鏡成沒有再回答他,而是一直笑著。

因為胸口肋骨被星狼打碎,他每笑一聲,鮮血和內臟碎肉就會從他的口中噴出來。

可他卻彷彿根本察覺不到痛一般,越笑越大聲。

眼中的血淚卻也越流越多。

「沒有辦法的,我反抗不了……君上即便能反抗,也定然沒有勝算……君上會死,你們知道嗎?君上很快就會死了,魂飛魄散,成為他們期盼的鑰匙!」

俞老幾人都皺起了眉頭,「墨鏡成,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

墨鏡成張了張嘴,正要說話。

突然,砰一聲巨響從身後的山洞傳來。

大地劇烈震顫,從眾人腳下一寸寸裂開來。

炸開的山洞彈出無數巨大碎石,砸向四面八方。

極域眾人被嚇了一跳,一個個連忙取出法寶一邊抵禦,一邊倒飛出去。

方才極域禁地中還是綠草茵茵,靈氣濃郁。

只轉瞬之間,這裡竟已經黃沙遍野,寸草不生。

大地從寸寸裂開,到後來變成流沙。

旁人能跑掉,早已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墨鏡成卻是跑不了的。

他就那樣靜靜坐在原地,披血的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乾裂的唇輕輕開合,低聲呢喃著:「君上……阿玦,如果有下輩子……你我若還能做兄弟便好了……」

流沙將他染血的身體慢慢吞沒。

寒夜皺了皺眉,想去相救。

卻見一條黑色的繩索突然飛出來,捲住墨鏡成網上一拉。

不,那並不是繩索!


等看清了那是什麼,寒夜幾人的雙目陡然睜大。

「【九幽鴻蒙衍】!!」

「這不是君上的【九幽鴻蒙衍】嗎?!」


寒夜幾人連忙抬頭看去,隨後臉上的驚喜,逐漸變成了駭然。

只見站在那裡的人與帝溟玦容貌有幾分相似,同樣有著一雙冰藍色的眼眸。

可臉上的神情陰鷙而兇狠,眉宇間帶著化不開的戾氣。

「帝北玄?!怎麼會是你?!君上呢?!」

「為何【九幽鴻蒙衍】會在你的手上?!」

帝北玄垂眸看了一眼被【九幽鴻蒙衍】吊著,已經近乎氣息斷絕的墨鏡成。

臉上露出鄙夷的神情,「沒用的東西……什麼事都辦不好……如今大事未成,你想死,還沒那麼容易!」

話落,一張【黑咒符籙】按在墨鏡成腦袋上。

墨鏡成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身上發出滋滋的聲音,無數黑氣從他體內冒出來。

但原本已經斷絕的生機,卻重新出現。

只是雙目變得獃滯而無神,就彷彿已經不再像一個正常人,而是越來越像傀儡了一般。

帝北玄見他暫時不會死了,才把人丟到一邊,視線轉向了極域眾人。

「帝北玄,你到底對君上做了什麼?君上人呢?」

啪——!!

帝北玄一個凌空甩袖,剛剛喊話的星狼就被掀翻在地,身上皮肉寸寸裂開,鮮血如注。

要不是寒夜和影魅及時將人拉住,恐怕已經摔入流沙中,被直接湮滅。

帝北玄冷冷道:「你們算什麼東西?敢跟我如此說話?!別忘了,我才是真正的極域帝君!」 寒夜咬牙道:「帝北玄,當日是你自己放棄帝君之位,拋下極域,杳無所蹤的。如今極域帝君就只有君上一人,你不配!」


帝北玄眸光一寒,手中的【九幽鴻蒙衍】飛射而出,直衝寒夜心臟。

寒夜想要躲閃,卻只覺自己全身都彷彿被泰山般的威壓束縛住,無法動彈。

眼見【九幽鴻蒙衍】化作利劍,就要將他刺個對穿。

影魅卻猛地撲過來,用自己的身體和手中長劍,擋住了【九幽鴻蒙衍】。

砰!

兵刃交擊的巨響傳來,影魅的本命長劍應聲碎裂。

她臉色一白,猛地噴出一口血。

「影魅!!」寒夜睚眥欲裂,一把將人抱住,「影魅,你別嚇我!」

出口的聲音嘶啞而顫抖,淚水不知何時已經滑落眼眶。

星狼慌亂地取出丹藥,讓影魅服下。

等藥效起作用,影魅慘白如紙的臉上,才有了一絲人色。

她抬頭看向帝北玄,一字字道:「君上在哪?」

帝北玄遠遠看著她們幾人,嘴角勾起嘲諷的笑容:「你們在想什麼?想那個不孝子何時能來救你們?只可惜,這不過是你們痴心妄想罷了!那個該天打雷劈的白眼狼,已經死了!」

「你胡說!!」星狼猛地站起身來,不顧身上流血的傷口,憤怒的嘶吼。

就連俞老等人也對著帝北玄怒目而視。

帝北玄看著他們的樣子,非但不惱,反而放聲大笑。

「你們都不相信帝溟玦死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