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奇怪的是這個該死的人類生命力超級頑強,十幾次的轟擊,哪怕是全力以赴,都未能斬殺。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想讓本王給你磨練,那就給本王去死!」這尊超階妖獸不傻,林楠絲毫沒有逃遁的意思,反而一次次的主動拼殺,他看明白了林楠的意圖。

這更是讓他怒了。

「蓬!」

庶女狂妃 這一次,這尊超階妖獸更加狂暴,對著林楠頭顱拍去,一旦擊中必死無疑。

林楠僥倖躲過,但渾身再度被重創。

「砰!」

一次次的,林楠遭劫,被這頭髮怒的超階妖獸給蹂躪的不成樣子。

正面廝殺,被完虐!

完全不是對手。

一次次拚命,一次次被打飛,這頭超階妖獸專門針對林楠要害打,但凡擊中,都是要命的,讓林楠不敢有任何大意。

他是來拚命,來壓榨自己的。

不是來送命的!

終於,接連數分鐘的時間,林楠渾身半殘,但依舊鬥志昂揚。

提刀,殺!

數分鐘的堅持,廝殺,拚命,壓榨,也總算是沒有白費。

這頭超階妖獸身上被斬出了幾道血痕,深可見骨。

林楠的刀,同樣很強。

拚命之下,殺機無限!

再一次的在這頭超階妖獸身上留下一道血痕,林楠再度被拋飛出去,終於堅持不下去了。

身上的傷勢,太重!

一旦真的被圍困,他就真要完蛋了。

轉身,逃!毫不遲疑!

「哼,還想逃,你休想!」這尊超階妖獸大怒,冷哼一聲,隨即直接開口。

「攔下這個該死的人類!」

剎那間,整個小妖林沸騰起來,無數道妖獸怒吼,紛紛朝著林楠所在位置湧來。

甚至就連追殺崔慶的上百頭七階妖獸也得到了消息,直接折返! 紀澤深和幾個相熟的人,遠遠點頭示意打招呼,「鈞子,那幾個,是以前大哥在商場上結實的朋友,我帶你過去。」

紀澌鈞已經找到在角落等他的費亦行,「我就不過去了。」

紀澤深想抓住人,結果,紀澌鈞溜得比耗子還快,回個頭身影就融入人群之中,打算去把紀澌鈞帶回來,剛走了幾步紀澤深就被幾個認識的人攔住了去路,迫於無奈,紀澤深只能暫時放棄去找紀澌鈞的念頭,先跟人打招呼。

站在戲台左側挨著偏門的費亦行,看到紀澌鈞過來了,立刻迎過去。

這裡人太多了,費亦行說話不得不小心,「紀總,東西送過去了。」

「是他親自收的?」

「開戲前,不見客,是他徒弟代收的,當時,他徒弟收了東西進去,房間的門沒關,我聽見了,他收了東西,還交待他徒弟跟咱們說謝謝,紀總,你這招妙啊。」要不是他查到這盒東西出自誰的手,他也沒敢有自信在紀澌鈞面前豎起大拇指。

「我還擔心你進不來壞了我計劃。」借著這件事,是該讓費亦行的小內務辦事效率跟影響力提升上來。

「快到的時候,我就給項立升打電話了,他讓人親自在門口接我。」托著他家紀總太太,他多少還是有點面子。

臨出門前,他父親身體不適,不能前來,又不好推辭出席只能跟項立升那邊溝通換了他過來赴宴,赫戰洺進來后,正準備跟人打招呼,就看到站在角落與這裡的圈子格格不入的紀澌鈞和費亦行,赫戰洺一路跟人打招呼,一邊朝紀澌鈞走去。

人流主要集中在前面,這種角角落落除了紀澌鈞和費亦行還有誰會來?

「澌鈞哥,你怎麼躲這兒來了,我看你大哥忙得很。」說完對上紀澌鈞冷淡的眼神,赫戰洺才想起來,他澌鈞哥背後的勢力神秘莫測,何須拉攏人脈,那就是躲這兒來圖清凈。

赫戰洺剛過來,不遠處的人群中忽然安靜下來,察覺到異常的赫戰洺,回頭就看到進來的梁帥,梁帥來了,他也該過去打聲招呼,他可不像他澌鈞哥有大佬罩著,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澌鈞哥,我先去前面轉轉。」

這個赫總,看著不傻啊,怎麼早上在店裡時,就那麼不懂人情世故呢?

赫戰洺走後,費亦行湊到紀澌鈞身旁問了句,「紀總,您不過去?」

「你有見過誰去歡迎自己的情敵?」再過不久,就是大家眼中的「敵對」關係,現在過去,不顯得更虛偽?

紀總說的好像也有道理,點了點頭。

梁帥過來后,大家都開始跟梁帥打招呼,那日,電話里,梁帥對他不冷不淡,紀澤深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過去打招呼,幸好,梁帥對他跟所有人一樣,都是一臉笑容,只是也沒有多談什麼。

跟梁帥打了招呼,見梁帥跟其他人說著話,紀澤深沒在人群中找到紀澌鈞的身影,立刻去找紀澌鈞。

紀澤深走後,跟大家打完招呼,周圍的人都很識趣沒有再圍著梁帥,各自找地方繼續聊天。

周圍的人離開后,身邊只帶著項立升的梁帥,一眼就看到在角落站著的紀澌鈞。

「梁先生,那紀澌鈞怎麼不過來在那裡站著?」不解的項立升做出質疑。

紀澌鈞要不過來,他這齣戲給誰看?「他躲不掉。」看吧,紀澤深過去找人去了。

嘴角含笑的梁帥望著不遠處似乎發生爭執的兄弟倆,紀澌鈞不肯挪開半步,卻被紀澤深拽了手,硬生生拖了過來。

有了這一出,看來下回,他知道該怎麼利用紀澤深在紀澌鈞面前的影響力了。

前面不比那個角落沒人,紀澤深壓低聲音提醒一句,「鈞子,你要是再不聽大哥的話,回去我就絕食斷水。」

「好,我跟你去。」 你的小可愛黑化了 除了他家兮兮的事情外,他可沒跟他大哥吵過架,他大哥「以死」相逼的場面更是少之又少,他知道他大哥不是開玩笑的,為了他大哥平安著想,就算是被梁帥笑幾句,又有何妨。

從被人拖著,到跟上步伐,見紀澌鈞面帶笑容跟著自己走,紀澤深這才鬆了口氣,拽著紀澌鈞胳膊的手垂落後攬住紀澌鈞肩膀,「聽話。」

「嗯。」他敢不聽話?

梁帥昂首挺胸目視前方,等著來人。

帶著紀澌鈞來到梁帥面前,紀澤深率先緩和氣氛,「鈞子,今天咱們能來這裡,全憑梁先生給予的機會,還不謝謝梁先生。」

他大哥心疼他,他何嘗不心疼大哥在社交場上低聲細語的樣子,沒等紀澌鈞說話,對面的梁帥就迫不及待的想藉機壓紀澌鈞一籌。

「不客氣,都是紀總……」梁帥立刻改口,「你現在不在商場,叫紀總不合適,我們的交情不深,稱呼名字不禮貌,為了區分你們兄弟,我就叫你小紀先生。」他本不想把場面鬧的那麼難看,可他很瞧不起某些人要木兮來跟他要邀請函的舉動。

確定是稱呼,而不是嘲諷?紀澌鈞眼神疑惑反問一句,「那我豈不是要叫你小梁先生?」

看到梁帥的臉瞬間拉下,一旁的紀澤深被這變臉的速度嚇得瞥了眼紀澌鈞,用眼神示意紀澌鈞給梁帥道歉。

「我家兮兮很喜歡開玩笑,沒想到梁先生為人嚴謹,不喜歡這些。」

看來,是他高興太早了,鈞子跟梁帥碰面,分分鐘都是火光四射,讓他提心弔膽,在背後偷偷擦汗的紀澤深,擔心紀澌鈞得罪梁帥,立即開口接了句,「梁先生,不好意思,我弟弟這個人還年輕,有時候難免喜歡開玩笑。」

果然紀澤深很寵愛這個弟弟,寵愛到,這個弟弟在自己面前都是小孩子。

即使紀澤深寵愛著這個弟弟,但在他面前,紀澤深還是懂的什麼叫輕重,沒有一味袒護紀澌鈞,梁帥笑著回了句,「我怎麼會跟小紀先生計較,他生意場上失意,人難免有些心煩氣躁,偶爾說了幾句不得當的話是情理之中。」

「……」在一旁陪笑的紀澤深,聽到這些話,臉上的笑容也逐漸變得僵硬。

紀澌鈞遞了個眼色讓跟過來的費亦行把他大哥帶走,以免接下來的談話,他怕他大哥聽了心臟受不了。

見紀澌鈞要費亦行帶人走,他怎麼能讓這個替他摁著紀澌鈞腦袋的人離開,梁帥正欲開口留人,視線就被挪了一步上來的紀澌鈞擋住。

「費亦行,你放開我,費……」

不想引起別人注意的紀澤深,在被費亦行「請」出去之後,看到有人望過來,立刻笑著配合費亦行的步伐。

遠處正在跟人聊天的赫戰洺,忍不住為梁帥那邊暗暗捏了把汗。

「撇開」了紀澤深,他澌鈞哥跟梁帥就能放開手的「較量」了,看來,在這齣戲開始之前,他還能看到另外一齣戲。

紀澌鈞把紀澤深叫走,這是什麼意思?

怕紀澤深在這裡,摁著紀澌鈞給他認錯丟了紀澌鈞的臉,還是怕紀澤深留下來會看到紀澌鈞被人羞辱的一面?「我很快就要離開景城了。」

所以呢,梁帥想告訴他,現在不是梁帥的對手,日後,也只有低頭的份?「恭喜你,那麼好的消息,告訴你爸了?」

紀澌鈞知道他最介意什麼,卻偏偏在他面前提到梁平,梁帥忍住心中對紀澌鈞的不滿,壓著嗓子說道,「紀澌鈞,有本事你就跟我真刀真槍來一場,就會耍嘴皮,跟街上對罵的潑婦,有什麼區別?」

「昨晚在等我回信,熬了一晚吧。沒睡好記性差,自己先挑事,就誣陷到我頭上來,真該讓我家兮兮看看,我受委屈的樣子。」紀澌鈞背著手,嘆了口氣,像是自己不跟梁帥計較,梁帥就該偷笑了。

他昨晚是真的等紀澌鈞回信息,等到天明,「紀澌鈞,你是故意的!」

「你以為我是你,被窩裡就一個人,開燈,關燈,一個樣,我家兮兮在旁邊,我不能吵醒她。」

誰說紀澌鈞,少言寡語的,這說話起來,分分鐘氣死人!行,他不跟紀澌鈞說這些,爭辯,他幾次都不是紀澌鈞的對手,那就來真傢伙!

項立升看到梁帥被紀澌鈞三言兩語就氣到面紅,腳步不穩,趕緊過去攙扶人,「梁先生,你沒事吧。」這個紀澌鈞也真是的,再怎麼樣也得顧及場合和身份吧。

他知道,梁帥身體素質很好,是這段時間太拚命,才熬得整個人面色憔悴,被氣幾句就站不穩,「本來長得就不出色,再熬下去,恐怕更不起眼,別說打動我家兮兮,恐怕,不說你是梁帥,相親都沒人要。」

項立升實在是看不過去了,這個紀澌鈞已經看出梁先生身體不適了,還咄咄逼人,實在是太過份了,「紀總,還請你口下留德。」

如果梁帥連他這些話都受不了,如何承受更多的流言蜚語跟爭議?

梁帥,真要這樣就倒下了,他是不可能再扶梁帥起身。

至尊紋章 他怎麼能讓紀澌鈞笑話他不行,靠著那不服輸的那股勁穩住身子的梁帥正好看見他請的客人過來了,氣憤的情緒瞬間被沖淡,梁帥面帶笑容目光越過紀澌鈞,準備迎接自己送給紀澌鈞的那份禮物。

何必在一起,讓我愛上你 ……

半山別墅。

跟木兮見了面分開的卓翰危,出來沒多久就遇到了湯家樂,知道卓翰危離職沒有去處,湯家樂就暫時收留了卓翰危。

「我住這裡,會不會不方便?」

「我暫時一個人住在這裡,有什麼不方便的,你打算以後怎麼辦?」面對新住處,湯家樂根本沒興趣參觀,兩人站在院子里,看著那些在搬運行李的人。

「現在沒什麼打算,我先看看我媽怎麼樣,我很擔心南家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否則,我媽怎麼會那麼著急讓我跟南家劃清界限。」

垂落的手搭在卓翰危肩上拍了拍,「別給自己壓力那麼大,就聽她的安排。」要不是卓翰危跟南家劃清界限,他又怎麼敢收留卓翰危來這裡住。

其實,他一點都不怪湯家樂派人請他們回去,那些小事,也不影響兩人的交情,「嗯,你待會要去公司?」

「去之前,先去紀家打聲招呼。」

他差點忘記了,紀澌鈞跟木兮也住這裡,「我就不……」

「那些事情都是你外公做的,與你沒有干係,難道你就不想找個機會跟人家緩解關係,一直都被動承擔那些不屬於你的過錯?」如果卓翰危參與了那些事情,他是絕對不會說這些話,「翰危啊,你要想明白了,咱們以後還有更遠的路要走,做人做事都得考慮長遠一些?」

「你說的沒錯。」這也是他代替母親跟外婆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只是,「貿然過去,我怕紀澌鈞……」

「他不是心胸狹隘之人,再說了,還有我呢,你放心,只要你願意這麼做,我會幫你的。」卓翰危跟紀澌鈞和解了,將來對他的事業也有所幫助。 葉一朵聽到雲夢恬這話,就知道她不介意了,她立馬笑顏如花。

秦未央看著這一幕,始終保持沉默。

既然玉玲瓏不想讓她去見路彥琛,那眼下不去也行,反正,她跟沉風都在這邊呢,玉玲瓏也翻不出什麼浪花。

想到這裡,秦未央的神色,顯然平靜了不少。

雲夢恬下意識的靠近秦未央,站在她旁邊,低聲道:"未央姐,怎麼辦?"

秦未央很淡定的給了四個字:"靜觀其變,不要慌,晚宴馬上開始了!"

雲夢恬看了一眼時間,果然,晚宴只剩下兩分鐘了。

就在秦未央的話剛說完,雲夢恬的手機響了一聲。

她趕緊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消息是路彥琛發過來的。

路彥琛:不是有話跟我說嗎?人呢?

雲夢恬立馬把手機遞到秦未央面前,一臉無奈。

秦未央把雲夢恬手機拿過來,在上面直接輸入。

雲夢恬:玉玲瓏有問題,她跟修羅門關係不淺,小心!

秦未央發完消息,便把手機遞給雲夢恬了。

雲夢恬自然看到她發的消息了。

她一愣,看了一眼秦未央。

秦未央點了點頭。

雲夢恬心驚不已,她再次看向玉玲瓏,居然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這個女人太厲害了,居然不顧生死,去救葉一朵,到頭來,只不過是為了獲取他們的信任而已。

她真的很慶幸,幸虧自己沒有被假象迷惑。

葉一朵雖然在跟玉玲瓏說話,可是,雲夢恬和秦未央之間的互動,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笑著看了一眼雲夢恬,好奇的開口道:"小夢,你給未央姐看什麼呢?"

雲夢恬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搖了搖頭:"沒什麼,就是一個笑話,給她看了一眼!"

葉一朵立馬往她那邊移了一步:"那給我也看看,讓我開心開心唄,我好無聊!"

雲夢恬呵呵一笑:"你還是跟玉玲瓏去聊天吧,我覺得你還是更適合跟她聊天,而且,笑話都不見了,我也找不到了!"

雲夢恬說完,臉上的笑容都沒了。

這個玉玲瓏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樣,有問題,也就葉一朵這個傻蛋,被人救了兩三次,就信的不行不行的。

雲夢恬正琢磨著,怎麼讓葉一朵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

就聽到手機又響了。

她拿起來看了一眼,立馬鬆了口氣。

路彥琛:你說的事情,我猜到了,我有防範,你不用擔心!宴會馬上開始了,好看朵朵。

雲夢恬:恩恩,你放心吧,我一定看好朵朵,寸步不離的那種。

看到路彥琛的消息,雲夢恬的嘴角,立馬上揚。

她拿著手機,獻寶一樣的給秦未央看。

秦未央看到消息,也點了點頭,她其實也猜到了,路彥昭和路彥琛都不像是那麼大意的人。

既然他們心裡有猜測了,那自己也不用多說什麼了。

話說,葉一朵又看到秦未央和雲夢恬的互動,她這下真的不開心了。

她委屈的嘟了嘟嘴,拉了拉雲夢恬的胳膊,可憐兮兮的看著她:"小夢,你是不是生氣了,我感覺你都不想搭理我了!"

雲夢恬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你以為我是你,我有那麼愛給你記仇嗎?"

葉一朵癟了癟嘴:"你就愛記仇,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不就是給我記仇嗎?"

雲夢恬無語的搖搖頭:"你夠了,馬上生日晚宴就開始了,你作為壽星,可千萬不要掉鏈子,我真沒給你記仇,我就是隨便跟未央姐聊聊!"

"那你不生氣了?"葉一朵眨了眨眼。

雲夢恬無奈的點點頭:"恩,不生氣了!"

她在心裡默念了一句,誰讓你是傻子呢,誰跟傻子生氣,誰就是傻子。

然後,她心安理得的,笑眯眯的看著葉一朵。

就在這時,全場的燈光,突然暗下來。

這時,在宴會大廳的台上,突然亮起一束燈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