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天階丹藥卻不一樣。

2021 年 1 月 9 日

很早以前就有「靖南山上有天階煉丹師」的消息流傳,不過因為從未聽說過有天階丹藥流出所以並沒有人把這話當真。真的有天階煉丹師又怎樣,大概也是幾年才煉出一爐的那種,他們自己都不夠哪裡輪得到外人?畢竟「與自己無關的事就是沒用的事」的認知屬於人類本性。

可如今天階丹藥居然外流了!


只要是靈修心裡都有對天階丹藥的嚮往,畢竟許多天階丹藥據說都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不管什麼樣的丹藥只要前面冠上「天階」二字價格都會直接翻至少十倍。

難道說靖南山以後準備走這條路來打開成為大勢力的道路?

幾個背後有不小能量的丹市參與者心裡都開始打起了算盤,想著之後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靖南山。

在這些人各懷心思的氛圍中,丹市的交易開始了。

作為那幾枚天階丹藥的作者,黎青羽當然對交易結果很感興趣,可是又等不及他們交易完了回來報告,於是就躲在交易地點不遠處旁觀,還拉了甲佑一起來湊熱鬧,一點也不怕被人發現。

天階丹藥成功的讓丹市的氣氛高漲起來這個結果讓黎青羽十分滿意,如果沒有引發轟動的話她拿出這些天階丹藥的心思豈不就白費了?

但與她不同,甲佑對她拿出丹藥對外售賣的行為十分不解。

天階丹藥就算在天階煉丹師數量相對較多的清河谷也不是隨便能夠買到的,以前的他雖然是一位天階煉丹師的弟子,但也沒有見到過天階丹藥,就連地階丹藥都只是很偶爾很偶爾的才能遠遠地看上一眼。這樣貴重的東西,黎師姐居然說賣就賣了?最讓人想不通的是這件事師傅居然會同意!換成他的話,如果能煉出天階丹藥肯定能藏多久藏多久,就算在手裡捂壞了也不拿出去給別人。

不過誰讓這些丹藥的作者都不是他呢?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丹藥被裝進瓷瓶拿出來交易卻無能為力。

更可氣的是黎青羽居然拉著他一起來看丹市的交易現場!誰能猜到他在看到那些買家兩眼放光的表情時心裡有多難受?!

哀怨的看了一眼被黎青羽扯住的衣角,甲佑站在那裡一臉惆悵的望天。

知道小師弟對自己賣天階丹藥的行為不滿,不過黎青羽卻沒有給他解釋太多,畢竟法則的事不是什麼人都能說的,而且就算說了他也暫時不會懂,還會影響他之後的修鍊,所以乾脆什麼都不說比較好,他怨念就怨念吧,也不影響啥。

她之所以決定把這段時間煉出來的天階丹藥拿出四枚來賣出去是因為她想知道這些使用了新的煉丹手法的丹藥對丹藥本身會有什麼樣的改變。

雖然她自己是天階煉丹師,衛離雖然不常煉丹但也是天階煉丹師,但是對變成水的火煉出來的丹藥憑藉都很模稜兩可,為了這種事特意跑去清河谷找人鑒定又很不划算,萬一引人覬覦了怎麼辦?最終,她決定假他人之手來做這件事。

她相信不管是誰把那四枚天階丹藥購買回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請專人鑒定這些丹藥的價值,之後有點頭腦的人都會第一時間用掉或者以更高價轉讓出去,而天階丹藥的具體信息絕對不會輕易外泄,只要這些人下一次丹市的時候再來,不愁得不到準確的信息,還能得到效果報告。

他們在這邊偷聽,丹市中的交易很快就進行到了最重要的部分——天階丹藥的拍賣。

第一枚丹藥是一枚效果相對比較簡單的丹藥,它的作用只是恢復靈力,只不過效果比較恐怖,能夠瞬間讓一個靈力消耗一空的元嬰後期的靈修在極短時間內基本回滿靈力池,附帶一些療傷的效果。

五十秒后,一個絡腮鬍大叔出價把這枚丹藥收入囊中,看他只有成丹期的修為,購買這份丹藥應該不是自己使用。

第二枚丹藥便是黎青羽在天階煉丹師考核時煉製過的「天青河」,它獨特的驅毒效果幾乎是所有使用過丹藥的靈修都夢寐以求的,於是對它的競爭遠比剛才那一枚丹藥更激烈。

聽著那些靈修們的報價,黎青羽在一旁不斷咋舌。

「還說自己身上沒有帶多少本金,嘖嘖,都是一些隱藏著的土豪,帶這麼多好東西在身上不怕被搶嗎?」

隨著拍賣會的進行,甲佑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聽著他們的一次次報價臉都漲紅了,心裡剛才那點不滿全都煙消雲散。

這些稀有的煉丹材料就算是專門負責收購的師兄都很難弄到手,現在卻和大白菜一樣被一樣樣拿出來交易,難怪就連師傅都同意師姐的決定。仔細想想,清河谷能成為丹器聖地也有這個原因在內,其實清河谷本地的資源少得可憐,加上有那麼多的煉丹師在,就算想要本地培育煉丹材料也很難滿足需求,絕大部分的材料都是從外面流進來的,因為這裡有最好的煉丹師,所以最好的煉丹材料自然而然的也出現在了那裡。

黎師姐果然高瞻遠矚!

對甲佑內心的感慨毫不知情,黎青羽在聽完所有四枚丹藥的最終成交價格之後鬆了一口氣。

其實她心裡對突然拿出四枚天階丹藥能不能賣個好價錢也有所懷疑,不過事實證明,好東西不管放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都不會貶值,最終它們換回來的依舊高出預估,就算沒有後面的消息她也不虧。

心情變得很好的黎青羽轉身笑著對甲佑一揮手:「我們回去吧!」

-(未完待續。。)

… 靖南山出天階丹藥的消息果然已非常快的速度傳遍了整個華陽府,華陽府之外的地方也有不少勢力得知了這一消息,於是不少人紛紛打聽下一次丹市在什麼時候,急需天階丹藥的一些人不但把主意打到了丹市上,還準備想辦法與靖南山的天階煉丹師聯繫上定製丹藥,更有甚者還認為靖南山基礎薄弱,說不定自己花一些代價就可以把那位之前名聲不顯的天階煉丹師給挖到自己這裡來。

於是當又一次丹市即將開始的時候,原本足夠上百人隨意活動的靖南山山門外空地被擠得滿滿當當,許多人只能站在樹林中,或者直接飄在天上不落地,等著負責售賣丹藥的人出來。

一位玄衣男人站在人群中一臉的懊惱,盯著周圍人群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恨。

他是距離靖南山比較近的一座城市的拍賣行中負責丹藥來源開拓的人,早在四年前就按時參加靖南山的丹市了,不過那個時候他也只是把靖南山當做一處供應穩定的丹藥來源,並沒有想到有一天這裡會有天階丹藥流出,也沒有對這裡投注過多的關注,如果不是為了與另外一位負責收購丹藥的人競爭他都不會親自跑到這裡來買丹。

而他也是上一次丹市上購買到了天階丹藥的人之一。

那枚天階丹藥一拿回到拍賣行,他今年的獎金直接在大老闆的授意下翻了三倍,並且得到了「再到手一枚獎金再翻一倍。如果能和那位天階煉丹師搭上關係的話直接升任成為五位主管之一」的承諾。

一想到那位一直和自己成績相差不多的競爭對手最近看自己的眼神他就渾身舒暢,可是為什麼這裡有天階丹藥的消息會傳的這麼快?!雖然他自認為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可是在如此多的競爭對手面前他那點信心根本不夠看!

眼見著離丹市開始時間越來越近。這裡的人也越來越多,玄衣男人牙都快咬碎了。

就在他在人群中辨認各人的身份時,一個好聽的女聲突然在他耳邊響起。

「你好,請問是白先生嗎?」

玄衣男人轉頭,然後愣了一下。

雖然美貌的女修很多,不過能夠讓人一眼看到就能短暫失神的還是鳳毛麟角,面前突然出現一位這樣的漂亮少女著實讓他在心裡不斷的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幻聽了。

大概是見他不回答。少女又問了一遍:「請問是白先生嗎?」

玄衣男人瞬間回神,這才發現雖然女修看上去年齡不大,可是修為自己卻看不透。也就是說她至少也是成丹後期的靈修,能對自己這般禮貌已經是優待了,換一個脾氣差一點的人來,剛才自己的行為可能已經惹惱了對方。

「是的。鄙人姓白。不知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女修微微一笑,不著痕迹的看了看周圍對這邊投來關注的人,低聲道:「這裡不太方便,請跟我來。」

跟她走?

玄衣男人遲疑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靖南山的山門。

距離丹市開始只有不到半刻鐘的時間了,按照那些靖南山弟子的行事風格來說絕對不會遲到,如果錯過了開市瀏覽清單的時候,別說天階丹藥。說不定其他丹藥都沒有自己的份了。

猜到了男人的顧慮,女修又笑了笑。右手一翻,將一塊令牌從袖口露出了一角,說道:「放心,不會耽擱你的事。」

那是一塊靖南山弟子的身份牌,雖然因為靖南山名聲不顯外界知道的不多,不過他可是和靖南山弟子打了四年交道的人,怎麼會不認得呢?

有了身份作保障,男人也不再遲疑,對女修點了點頭抬腳跟上。

走出人群后,女修領著他朝著樹林深處走去,看方向是繞了個圈上山,不過他知道除了山門外靖南山的其他地方都設有禁制,外人是沒有辦法隨意進入的,便等著看女修到底準備做什麼。

很快,二人走到了設有禁制的區域,之間前方帶路的女修腳步不停,只伸手輕劃了幾下,禁制就顯露出了一個足夠兩人通過的空隙。

終於對女修的身份有了確定的認識,男人心裡最後一點懷疑也消失了,只不過對她單獨找自己出來的原因依舊很疑惑。

他們走的路程不遠,時間已經過了丹市開始的時候,就算這個時候打道回去也趕不及了。既來之則安之,還是看看她到底準備做什麼吧。

進入禁制之後,女修伸手從旁邊的灌木上摘了一片葉子往空中一拋,葉子就變成了足夠坐四五人的大小。

兩人站上葉片朝著山上飛去。

雖然與靖南山的弟子打了四年的交道,可是男人還未上過靖南山,見到一路上建築物越來越多,不由得多分了些注意力去觀察山上的建築布局,然後在心裡猜測那位天階煉丹師住在什麼地方。

既然已經上山了,如果能和那位煉丹師扯上關係再好不過。

飛著飛著,迎面飛來一位御劍的劍修,再見到二人後笑著打招呼道:「小師妹剛才出去了?這位是你朋友嗎?」

女修笑著回答:「是位客人,剛才下山接一下。」

「這段時間煉丹不要太辛苦,我們都快被你嚇到了,抽時間休息休息也好,不然找師傅要一個外出的任務當做散心也不錯。」

「等我把這段時間需要解決的問題解決完了就去找師傅要任務,師兄到時候來給我當護衛好不好?」

「行啊沒問題,能給天階煉丹師當護衛可是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呢!」

「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我直接找師傅要人,可不管你有沒有空哦?」

「放心!和你相比我就是閑人一個,什麼時候都有空!」

「師兄去忙吧,我帶客人上山了。」

「行,再見!」

「再見!」

劍修飛遠了,樹葉繼續向上飛行,男人坐在女修身後渾身僵硬不敢動一絲一毫。

這個女修就是靖南山上的那位天階煉丹師?

所以她的修為應該在元嬰期以上嗎?

為什麼天階煉丹師會親自來找自己?

難道說自己這段時間運氣好到逆天所以天上不是掉餡餅而是直接掉黃金了嗎?

沒過一會兒,樹葉在一棟看上去就是煉丹房的建筑前停了下來,女修率先跳下,然後微笑的站在那裡等著他下來。

男人很不爭氣的因為腿軟有點挪不開步子,站在那裡深吸了幾口氣才僵硬的跳了下去,跳下去的時候腳還差點崴了,但又硬生生的扭直了站好。

這時,一個少年模樣的靈修從煉丹房內走出,在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時停下了腳步。

「黎師姐?他是……?」甲佑盯著男人看了好幾眼,然後才恍然大悟般拍了拍腦袋,「哦!今天是丹市,所以你把他找來了?」

黎青羽點點頭,但沒有說話,示意男人跟上,走了進去。

甲佑雖然剛從裡面出來,不過對即將發生的事非常感興趣,於是也跟了進去,讓男人十分緊張,畢竟甲佑在他眼中修為也是未知,那一身的火燥感證明了他也是一位煉丹師,而且剛剛煉過丹藥。

黎青羽並未把男人帶到單個煉丹房內,而是將他領到了一個空著的房間,房間里有一套桌椅,平時供他們休息時聊天用。

男人拘謹的坐在了二人對面,眼觀鼻鼻觀心,等著他們先開口。


「不用這麼緊張,我姓黎,是宗主衛離的弟子,想必白先生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那麼我就不多做自我介紹了,直接說明將你請上山的原因吧。」

男人抬起頭,但還是沒有敢與他們對視,只盯著二人之間肩部的位置。

「是這樣的,因為事先知道白先生是一家拍賣行的人,所以我想你將上一次購買到的天階丹藥拿回去之後,拍賣行一定對丹藥進行過鑒定,我想知道你們的鑒定結果。」

雖然對丹藥煉製者想知道丹藥的鑒定結果這種事很疑惑,不過男人還是將所知道的所有信息如實告知,萬一他們只是想試探一下自己呢?

「我們拍賣行對那枚天階丹藥的鑒定結果是『極品』,丹毒含量幾乎為零,丹藥從形狀品相藥效各方面來說都十分完美,所以鑒定結果一出來就被老闆定為鎮店之寶,除非有更好的丹藥出現,否則短時間內絕不會輕易賣出。不過這枚丹藥的消息據說老闆已經透露給了幾位大客戶,想必再過不久可能會專門為它舉辦一場大型拍賣會,屆時如果可以的話,還請您和您的同門賞光光臨。」


「是這樣么……」黎青羽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手指在桌上輕敲幾下,又問,「如果說我拿出幾枚天階丹藥委派你們拍賣行拍賣,你們能保證打聽到使用這些丹藥的人最後效果如何嗎?」

「啊?」男人直接愣住,心裡有了一個荒謬的猜測:難道說丹藥是假的,所以她想要看看最後的效果能不能以假亂真?

「你放心,這些丹藥沒有任何問題,只不過因為煉製手法有所創新,想知道與之前有何差別罷了,如果你們拍賣行能做到,我可以做主以後建立長期合作關係,你看如何?」

一聽這話,男人的臉瞬間漲紅,如同喝醉了酒般激動不已,眼睛亮的能閃瞎人眼。

「能!我們能做到!」

-(未完待續。。)

… 法則方面有了新的突破,結合天賦能力,黎青羽在煉丹的時候總是會有一種再努力一些就可以煉出高於天階丹藥的丹藥的感覺,但實際上不管她怎麼用心也跨不過那臨門一腳,那種感覺就好像面前是一扇門,距離近的門上的花紋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可是想伸手碰一下卻發現根本碰不到。

不過好在黎青羽知道煉丹這種事不能急躁,按部就班才是正確的道路,更何況剛剛才有所突破,接著就想煉出半步聖丹實在太急功近利,所以在幾次嘗試未果后便暫時打消了突破的想法,繼續鑽研法則。

和那家拍賣行的交易十分順利,因為有她的叮囑,拍賣行專門找那些急著用丹的買家售賣丹藥,然後派專人跟蹤後續進展再把結果反饋給黎青羽,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就得到了十分完整的相關訊息,為煉丹術的提高提供了更多的幫助。

而那家拍賣行因為有了獨家的天階丹藥供應渠道知名度一躍而起,雖然底蘊還比不過那些老牌的拍賣行,不過這幾個月來的收益比之前高出一倍還多,那位姓白的男人也因此成為了僅次於大管事的管事,專門負責與靖南山的弟子們進行丹藥方面的交易,往靖南山跑的次數越來越多,幾乎成了半個靖南山的弟子。

不過自從那次見面之後,黎青羽就再沒有見過那位姓白的男人,只是呆在煉丹房內煉丹,有空的時候和甲佑齊安互相交流。或者跑到衛離那裡去求教,如果遇到衛離來了興緻就被扔進小世界受虐,然後灰頭土臉的出來閉關。

這一天。黎青羽又煉了一爐天階丹藥出來,而這一爐丹藥很幸運的被分成了兩顆,於是她打算休息幾天放鬆一下。

剛走出煉丹房,黎青羽就被守在煉丹房外的一位師姐叫住了。

「阿黎,師傅叫你去一趟藏書閣。」

「師傅有沒有說是因為什麼事?」

「沒有,大概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吧,可能就是想指導你的修鍊?」

指導修鍊……

黎青羽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小世界里滿目法則線的情景。心情頓時就不好了。

「行,我知道了,這就過去。」

雖然很不想去小世界幾日游。不過衛離的話不能不聽,她現在的情況雖然好了許多,可和前一世想撒嬌就撒嬌想賴皮就賴皮的特權還差得遠,如果隨便耍性子。大概等著她的就是新的禁制。

一步三蹭的走到藏書閣。黎青羽上了三樓,發現衛離正站在窗前看著外面,好像在看風景,正準備出聲叫他時,她忽然覺得這個房間里好像有點不對勁的地方,四下看看卻什麼異常也沒有發現,神念在違和感最強的那個角落掃來掃去也沒有找到違和感的源頭,最後只好當做是自己的錯覺。撇撇嘴將那種感覺忽視掉。

衛離可還在這裡呢,如果真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哪裡輪得到她來提醒?

「師傅。您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衛離轉過身來看了她一眼,問道:「之前領悟的法則已經融會貫通了?」

「嗯,雖然還有許多地方不明白,不過運用在煉丹方面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大概隨著時間的推移不久之後就能完全掌握。」

衛離一回頭,黎青羽剛才壓下去的違和感又出現了。明明他在看她,可是她總覺得那雙眼睛在看著自己的同時還盯著另外的人,可是這個房間里除了他和自己之外哪裡還有第三個人?

難道說是自己煉丹煉久了出現了幻覺嗎?

「今天叫你來為了把之前說好的玉圭殘片交給你。」說著,衛離走到書架前,將那個裝著玉圭殘片的盒子取了下來,拿在手中看了看,然後遞給黎青羽,「既然答應交給你,再放在我這就違背了我說的話。」

黎青羽接過那個盒子,沒有出聲。

心裡的違和感越來越強烈,她現在只想知道今天的衛離為什麼會這麼莫名其妙,如果不是在她的感應中眼前的師傅是如假包換的真人,她幾乎要以為這個人是其他人假冒的。

雖然之前衛離說過要把殘片交給她,但是當時她並沒有真的把盒子收進自己的儲物空間,而是重新放回了書架上,雖然那個時候她真的很想這麼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