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但多恩並未擺脫危險,追逐他的魔法師可不僅僅有兩位。

2021 年 1 月 3 日

就在多恩僥倖逃過一劫之後,一條搖曳的冰龍,一團充斥著暴虐氣息的黑『色』電球,一朵長滿尖牙直立行走的食人『花』,從三個方向向他撲來。

多恩深吸了一口氣,同時啟動靈動與輕靈迅捷,最大限度的躲開這些奇怪的攻擊,盡量避免跟這些攻擊正面抗衡。

不出多恩所料,每當多恩陷入絕境的時候,總有一個魔法師出手阻止,讓多恩「順利」逃脫。

在這種「微妙」的平衡下,多恩已經堅持了三天,這是奇迹的三天!

這三天以來,多恩沒有睡覺,沒有吃飯,沒有喝水。

魔法師與學徒之間的絕對實力差距已經不能用辭彙來形容,在多恩逃離萊恩的攻擊之後,不到10分鐘,13位魔法師就捕捉到了多恩的蹤跡。

但這些魔法師彼此間陷入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每一個人都想得到深淵的坐標,但又不想給其它魔法師製造機會,所以他們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的攻擊方式,盡量以「捕捉」為主。

但每當有一位魔法師的手的時候,總會被另外一個人「不小心」破壞掉。

在這種平衡下,讓多恩順利活下來的不是三級魔法學徒的實力,而是堅強不屈的意志,源源不絕的『葯』劑,對自己領地的熟悉程度,還有魔法師之間各懷心思的「微妙」局面。

雖然這種平衡依舊存在,但多恩卻越來越焦慮了。一旦某位魔法師開始不耐煩,想要結束這場無聊的追逐,多恩的『性』命隨時可能被終結。

多恩需要一個機會,擺脫這種必死的局面。

絕境只能用絕境才能破解。

多恩一直在沙漠中打轉是有原因的,他在尋找那個遺迹。

多恩在尋找在自己領地中突然出現的遺迹,充滿詭異蘑菇人的遺迹,只有遺迹的力量才能打破這種平衡,只有遺迹才擁有讓魔法師忌憚的力量,才能讓多恩多出那麼一絲絲的生機。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但讓多恩失望的是,明明遺迹就在這附近,但多恩卻失去了它的蹤跡,那片紅『色』的沙漠像是突然消失了。

更讓多恩擔心的是,從剛才開始,魔法師們的攻擊頻率突然加快了,出手也更加大膽,好幾次是想真的殺了多恩。

局勢越來越緊張了。

多恩不知道的是,幾位魔法師之間的溝通也在進行,只是以魔法的方式傳遞著,不會被多恩聽見。

「這樣耗下去不是辦法,萬一被黑鐵城堡或者龍牙谷的人發現,到時候深淵的坐標不一定落到我們手裡。」

「我同意,萬一韋德撤出戰場,回頭搶奪深淵的坐標,我們就尷尬了。」

「先殺死那個學徒吧,等他死了我們再決定深淵坐標的歸屬,耗了三天竟然還讓那小子活著,實在太奇怪了。」

「先殺了他,然後我們再討論深淵坐標的歸屬問題。」

幾位魔法師之間達成了一致。

多恩並不知道魔法師之間的決定,他的目光正死死的看著眼前的地面,那是一些紅『色』的沙爍,捏在手中有一種粘稠的感覺,在沙爍的前方,一潭湖水閃動著,顯得格外清涼。

「終於找到了!」那一刻多恩忽然熱淚盈眶。

不去管魔力的消耗,不去管身體的負荷,多恩用盡全身的力氣向遺迹飛奔。幾乎在同時,幾股強大魔力『波』動從多恩身後傳來,像是地獄的『門』突然開啟,幾位魔法師同時出手,準備立刻擊殺多恩。

多恩來不及思考,一頭扎進了遺迹中,那些攻擊如影隨形,只是一瞬間就追到了多恩背後。

多恩只來得及把哭泣的靈魂橫放在身後,試圖抵擋這些攻擊。

轟隆!

強大的魔力碰撞讓整個遺迹都晃動了一下,多恩立刻噴出了一口鮮血,眼前一片昏暗,朦朦朧朧中,多恩只看見一隻龐大的蘑菇人站在自己身前,微微搖晃著碩大的頭顱,像是隨著某種歌曲在晃動著,那雙噗狀的雙手慢慢垂了下來,捏起了多恩的衣領。

之後,多恩什麼也不知道了。 ?幾秒鐘之後,多恩在劇痛中醒來。

多恩猛地搖了搖自己的頭,讓自己清醒過來,在看清楚周圍的情況之後,多恩明白自己劇痛的原因了。

那些半人高的蘑菇小人正趴伏在多恩身邊,手臂上鑽出了幾條帶著倒刺的舌頭,瘋狂的『插』進自己的手臂和大『腿』中,貪婪的吸食自己的血『肉』,蘑菇人那種『迷』醉的樣子,像是幾百年沒有嘗到過血『肉』了,甚至連多恩醒來都沒有被它們發現。

「好噁心。」多恩先是一陣『毛』骨悚然,然後拿起哭泣的靈魂,猛地向他們揮動砍去。

在把那些生物砍成『肉』醬之後,多恩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虛弱的站不起來了,可能是因為剛才那些魔法師的攻擊,也可能這些生物的舌頭上帶有毒素。

多恩立刻從兜中掏出一些『葯』劑,也不管喝下去之後身體有什麼副作用,一股腦的倒進了嘴裡,在等待體力恢復的這段時間內,多恩挪動身體,向後看了一眼。

在遺迹的入口處,幾個龐大的蘑菇人揮舞著奇怪的武器與魔法師們戰鬥著。在他們身邊,是密密麻麻的如同蒼蠅一樣多的蘑菇小人,它們發出奇怪的嘿嘿低笑聲,周身遍布著帶刺的舌頭,攀附在魔法師召喚的生物身上,瘋狂的『吮』吸著。

這些小人吸取生物血『肉』足夠之後,會變得越來越紅,直到全身通紅后。它們就會立刻陷入靜止,然後顫抖著脫下一層皮殼,變成更大一號的蘑菇人。

「機會終於來了!」多恩眼睛通紅,狠狠的在半空中揮舞了一下手臂。

魔法師們的強大戰力,幾乎吸引了全部的蘑菇生物的攻擊,除了剛才被多恩殺死的那些。多恩的身後空『盪』『盪』的,什麼生物都沒有,簡直是一條逃跑的最佳路線。

來不及等待體力完全恢復,多恩搖搖晃晃的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向遺迹深處走去。

一路向前,多恩發現遺迹里的破敗建築越來越少,漸漸的開始出現了完整的建築,這些建築的造型都很奇怪,像一個聳立的木柱倒扣著一個大鍋。

雖然沒有遇到那種奇怪的蘑菇生物,但越往遺迹深處走,多恩心中的不安感卻越來越強烈,彷彿裡面存在著某種可怕的東西。

在經過那片完整的建築群后,多恩面前的路開始慢慢變得狹窄起來,在路的盡頭處,聳立著兩根高大的柱子,上面刻畫著粗糙的壁畫,描繪的是一場戰爭中的殺戮場面。

一群人類和蘑菇人在草地上廝殺,鮮血染紅了整片草原,最後人類贏得了勝利。

兩條高三十米,寬五米的柱子下面,各自聳立著兩個綠『色』的雕塑,那是兩個半人高的蘑菇人,它們半跪著,臉上是痛苦掙扎的表情,雙手指向裡面,作出邀請的手勢。

多恩在圓柱前停了下來,呼吸越來越粗重,冷汗像水一樣瞬間打濕了全身。

多恩不想進去。

匆匆向裡面瞟了一眼,柱子後面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但多恩卻看不清楚它的全貌,裡面給多恩一種奇怪的感覺,像是靈魂被扭曲撕裂的感覺。

但多恩又不得不進去,他已經感覺到身後那些強大的魔法『波』動,那些蘑菇人還是沒有擋住魔法師們的腳步,過不了幾秒鐘,那些魔法師們就會追來。

不想進去,又不能停留在原地,多恩臉上的表情十分掙扎。

「只能用哪個『葯』劑了!」多恩狠了狠心,從懶惰者的口袋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管黑『色』的『葯』劑。

魔法師級『葯』劑:消失的影子。它可以讓人在十分鐘完全隱藏身形,只要不調動魔力或者攻擊他人,『葯』劑服用者就會隱藏掉任何生命與魔法『波』動,像影子一樣神秘與靈動。

這管『葯』劑的主要材料是飛蝶草,是多恩第一次進入這個詭異遺迹時,順手帶走的魔法師級材料。這管強大的魔法『葯』劑,耗費了多恩一半的生存點,才順利製作出來。

這管『葯』劑是多恩最後的保命手段,他本來打算在逃出遺迹后,服下這管『葯』劑,然後擺脫魔法師們的追捕,但現在看來必須要提前服用了。

多恩先是脫下上衣,捏成一團后把它扔進了那片廣場中,然後拿出消失的影子,猶豫了一下,多恩只喝下一半的『葯』劑,留下一半以備不時之需。

就在多恩的身形在空氣中漸漸消失,氣息全無的時候,魔法師們來到了這裡。

大多數魔法師身上都帶著傷,臉上是焦躁和暴怒的情緒。

「我要殺了那個學徒。」帕蘭朵尖銳的聲音響起:「竟然靠著遺迹躲開了我們的追捕。」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烏斯里冷笑道:「不僅有深淵的坐標,還能白白得到一個遺迹,這不是一舉雙得?還是說,你願意放棄這個遺迹的擁有權?」

「你是在諷刺我么?烏斯里?」帕蘭朵手中突然多了一根漆黑的發展,上面纏繞著黑『色』的火焰。

「別吵了。」萊恩突然開口說道:「先找到多恩再說,我剛才發現他的氣息消失了,這小子身上古怪的手段太多了,這幾天的追捕你們沒發現嗎?萬一被他逃掉了,我們就變成了徹頭徹尾的笑話。」

「這小子像條魚一樣,被13個魔法師圍攻還能堅持這麼久,也算是一個奇迹了。」納尼邇半『陰』不陽的語調響起,他指著前面的廣場說道:「可能是這個遺迹隱藏了多恩的氣息,我看見他的上衣在廣場裡面。」

「我們進去吧。」萊恩對多恩的仇恨最高,所以迫不及待的向前走去。

但其他幾位魔法師,都小心翼翼的後撤了半步,跟在他身後。

對於魔法師們來說,遺迹是荒原上少數能威脅到他們的存在。智慧之眼的歷史上,曾經發現了89處遺迹,每一次遺迹的探索,都會伴隨著幾位魔法師隕落。

雖然到現在還沒有魔法師陣亡,但之後的事情就不好說了。

萊恩雖然嘴上說的痛快,但進入廣場之後,他的步伐也緩慢了下來,提前釋放了幾個防禦『性』魔法,在身邊環繞著。

多恩跟在一群魔法師身後進入了廣場,因為這些魔法師的緣故,多恩心中的恐懼感下降了幾分,但那種遊離在刀尖上的感覺,還是讓他很難受。

一邊是憤怒而強大的魔法師,一邊是詭異而神秘的遺迹,多恩夾在兩種強大的勢力之間,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碾壓成粉末。

在那種強烈不安感的驅使下,多恩開始打量周圍的情況,試圖讓自己從這種情緒中擺脫出來。

整個廣場的面積十分龐大,一眼望去,甚至看不見盡頭。廣場的地面上鋪著一種藍『色』的金屬,踩在上面有種冰涼的觸感。

在多恩與魔法師們的兩側,有規律的碼放著十二個雕像。

那些雕像有二十米高,雕刻的是一個人類的樣子,一共是六個男人,六個『女』人。那些雕像的身體大部分『裸』『露』著,只用一塊布遮擋住要害部位。

這些雕像手中都提著一個籠子,籠子內半蹲著一個蘑菇人,蘑菇人的表情掙扎而絕望,像是個哭泣的孩子。

這12個雕像組成了一條通道,筆直的穿過廣場,一直到一座高台面前才停止。

那座高台很像金字塔,有著三角形的底座,三個平面上被人鑿出了可供人行走的台階,台階一路向上,在盡頭處擺放著一個灰黑『色』的寬大座椅。

座椅上是一個『女』人。

『女』人帶著一頂奇怪的傘形帽子,表情祥和,但雙眼卻是圓睜著,目視著前方。

這個『女』人不知道在這裡坐了多久,雖然她已經死了,卻全然沒有腐爛的跡象。

在看見『女』人的第一眼,多恩終於發現了自己不安的來源,那種扭曲靈魂的感覺,就是這個『女』人發出的。

更奇怪的是,那『女』人的身上沒有穿衣服,左臂、右『腿』、腳踝,幾乎全身各處都是黑『色』針線縫合的痕迹,像是被切割后又重新被縫合在了一起。

一道猙獰的傷口從脖子處一路向下,一直躍過『女』人隆起的肚子,被人用更粗的一些黑線縫合著,似乎想要堵住什麼東西。

在哪『女』人隆起的肚子中,不斷發出奇怪的聲響,有某種東西在蠕動著。

成神風暴 『女』人散發的那種強烈的靈魂扭曲感,讓多恩有種想要嘔吐的衝動。

魔法師們也停下了腳步,眼神不安的向四周打量著。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女』人肚子里發出的奇怪聲響越來越大,越來越厚重。

多恩終於聽清楚了那是什麼聲音,那是一種心臟跳動的聲音,心跳聲越來越大,甚至要漲破人的耳膜。

「嘿嘿嘿嘿嘿…」

詭異的笑聲伴隨著心跳的聲音響起,在那些雕像手中的籠子內,那些蹲著的蘑菇人表情更加痛苦了。它們傘形的頭上張開了無數雙綠『色』的眼睛,長長的舌頭從瞳孔中伸出,流出黃『色』的腥臭液體。

心跳聲驟然停止了。

王座上的『女』人突然笑了,被縫合的嘴『唇』上,那些黑線開始崩斷,連帶著小腹處的黑線,一根根黑線全部崩斷。

一顆濕漉漉的蘑菇從『女』人的小腹中擠了出來,傘形的蘑菇上,長著一張跟『女』人一樣的臉。

「阿魯布大戶撒。」『女』人微笑著伸出右手,發出了一聲奇怪的音節。

「小心!」萊恩忽然大吼一聲,雙手猛地一握,立刻在身前豎起了一面透明的黑『色』水晶。

萊恩的話音還沒落下,『女』人的身體中陡然伸出無數條黑『色』的舌頭,外形像一個憤怒的章魚,揮舞著觸手般的舌頭向魔法師們衝來。

舌頭的攻擊速度太快了,多恩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他只看見一些黑線鋪天蓋地的閃現了一下,然後就有幾位魔法師發出了哀嚎。

甚至有一位當場死亡,身體在地面上翻滾了幾下,落在多恩不遠的地方。

那個魔法師的身體已經殘缺不全,剩下的一小半身軀在痙攣抖動著,流出了黑『色』的血液,在這魔法師的周圍,幾個魔法物品在地上散落著,一個黑『色』布袋也在其中。

看著眼前的魔法師,多恩心裡忽然有了一個奇怪的念頭,那個念頭在折磨著他的心。

這個魔法師快死了!他身上的東西,可不是用生存點能夠衡量的!都是魔法師級的物品!

多恩的周圍一片『混』『亂』,奇怪的蘑菇生物,詭異的『女』人,還有魔法師層出不窮的攻擊手段,只要稍稍走錯一步,多恩就有可能被強大的魔力輻『射』撕成碎片。

多恩覺得喉嚨里發乾,心臟不爭氣的強烈跳躍著。

拼了!

多恩忽然咬了咬牙,奮力向那個已經死亡的魔法師衝去。 ?那位死亡的魔法師距離多恩只有10米左右,但這短短的10米卻讓多恩走出了一身冷汗。

服用了消失的影子后,多恩不敢調動自身的魔力,否則就會立刻顯形。在這種情況下顯出身形,哪怕有詭異『女』人的牽制,魔法師們也會立刻調轉攻擊對象,先把多恩殺了奪走深淵坐標再說。

因為無法調動魔力,多恩只能依靠三級魔法學徒的身體強度來抵抗周圍的攻擊余『波』。魔法師級別的戰鬥,哪怕僅僅是余『波』,也不是脆弱的人類身軀所能抵禦的。

雖然艱難萬分,但多恩還是狠下了心,小心而緩慢的蹭到了已經死亡的魔法師身邊。

那位魔法師的身體已經不再抖動,臨死前眼睛半睜著,透『露』出不甘的神『色』。他的右手上拿著一根藍『色』短棍,棍身纏繞著優美而繁複的紋路,棍頭處是一顆藍『色』的半透明寶石,寶石內部在不斷的生成冰晶,又不斷的消融瓦解,如此反覆。在寶石外約三厘米的空間內,彷彿圍繞著一層無形的薄膜,拒絕任何物質進入,周圍的空氣在遇到那層薄膜后,只會凝結成一團水霧但無法接近。

除了那根藍『色』短棍之外,多恩還感覺到三種物品擁有強烈的魔力『波』動,一個半張開的黑『色』袋子,一塊不知名生物的頭骨,還有一條纖細的鎖鏈類物品。

來不及仔細觀察,多恩急忙把這些東西收入懶惰者的口袋,雖然那位死亡的魔法師身邊還有一些物品擁有魔力『波』動,但這些物品不是破損就是完全碎裂,失去了它原本的價值。

豪門驚夢III素年不相遲 這些東西到手后,多恩按捺住內心的狂喜,小心翼翼的打量著戰場的情況。

短短的幾分鐘內,『女』人與魔法師們幾度『交』手,戰況極度慘烈。13位魔法師中有2位陣亡,6位重傷,餘下的5人中,只有萊恩和烏斯里等人因為實力較強,所以戰力保存完好。

在魔法師們的聯手攻擊下,『女』人的半邊身子變成了篩子,黑『色』的骨茬從猙獰的創口中『露』出。恐怖的傷口中不斷流出一種金黃『色』的透明液體,那些液體遇到空氣就會凝結,形成一塊塊像琥珀一樣的結晶物。

雖然身體受損,但『女』人的行動幾乎沒有受到影響,似乎這具身體永遠不會死亡,黑『色』的舌頭依然從身體中快速伸縮,不斷的攻向魔法師們。

兩方的速度都極快,打打停停,魔法師們的身影在寬闊的廣場上不斷閃現又忽然消失。

「找到出口了嗎?」萊恩焦急的喊道,面對『女』人的瘋狂進攻,幾位實力保存完好的魔法師只是單純的防禦著,似乎也對『女』人的不死體質沒有解決的辦法。

「找到了。」帕蘭朵首先發現了一個地下入口,驚喜的喊了一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