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以林銘的眼力,完全看不清兩人的動作,只見到海洋中掀起滔天巨浪,天空中魔元肆意ji射,漫天的劍槍虛影,如烏雲滾滾。

2021 年 1 月 9 日

空間ji盪,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輻射出去,從高空中看,如同盛開的黑色花朵。

「嗯?這是……」

林銘看到在海洋之下,赫然形成了一個個小的漩渦,大量的海水,彷彿被一張張看不見的嘴在吞噬掉一般。

這難道去……空間裂縫?

林銘在經歷殘破世界的時候,整個世界碎片,都被南海漏下來的海水灌滿了,於是有太多太多這樣的小漩渦了,如果是武者撞上去的話,便直接會空間裂縫撕成兩半!

這些空間裂縫,在兩大准帝級高手交戰之前還沒有,那麼如果沒猜錯的話,這些空間裂縫是在他們交手之後,由強烈的真元和能量漩渦撕裂出來的。

「僅僅准帝級的交手便能撕裂空間?那麼帝級又會如何?」

林銘正驚嘆著,發現那些海洋中的小漩渦又慢慢的變小,直到消失了。

「准帝交手撕裂的空間裂縫只是暫時的,穩定的空間有自主的癒合能力,除非像當初進入魔神帝宮那般,世界本來就崩碎了,否則那些命隕大能想聯合起來打通空間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林銘聚精會神的看著,一遍又一遍,他的肉眼根本就根不上兩大准帝級高手的出招速度,然而招式武技對林銘來說不重要,他看的是意境和法則!

「巨魔准帝的意境中,似乎蘊含著一股讓人絕望的力量,看著他的槍招,好像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崩碎了,也許這就如」毀滅意境?」

林銘心中暗暗吃驚,僅僅是幻象記錄,就有這等威能,如果是真正的看他們交手,不知道會達到何種地步,這麼恐怖的毀滅意境,怕是看一眼,意志不堅的武者都會靈魂崩碎吧!

「妖精族女子使用的似乎是水之意境和風之意境,她的招式太快了,模糊不清讓人有時空錯亂的感覺,怕是也蘊含了時間意境和空間意境,妖精族不愧是大自然法則的寵兒,這妖精女子領悟的意境也未免太多了點,而且最讓人感到恐怖的是,這麼多意境她都能融會貫通,用在招式之中,毫無不協調之感,實在不可思議!」

這場戰鬥沒有結果,影像到戰爭進行到白熱化階段就消失了,不知道誰勝誰負,這讓林銘感到大為可惜,不過能看到這麼多,他已經收穫良多了,尤其是妖精族女子對風、時間、空間的理解,讓他心中若有所悟。

結合進入聖魔大陸,通過空間通道時候的經歷,林銘隱隱的感覺抓住了什麼,但卻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空間通道的空間之力和時間之力,一遍一遍的回蕩在林銘的腦海之中,那時間扭曲的奇異感覺,連思維都因此而慢下來的感覺,如放電影一般出現在林銘腦海中。

林銘就這樣陷入了沉思,不知不覺就進入了空靈武意。

在空靈武意的加持之下,他的精神力得到了十倍的集中,他整個人的呼吸,都似乎陷入了若有若無的狀態,身體里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感知和念頭。

一圈圈黑色的煞氣,聚攏在林銘周圍,形成絲絲黑霧,悄無聲息的飄入林銘的體內,完全沒有念頭的牽引,煞氣按照本能的慣性運轉,這是近乎完美的運轉路線。


他不知不覺的再次進入了頓悟的狀態,並且保持著這個狀態,忘卻了時間,一過就是數日之久……,

這幾天,在二層角斗場一

「藍星獲勝!」黑衣裁判高高的舉起藍星的手,「七連勝,這是藍星取得的第七場勝利,他還能繼續勝下去,達到十連勝,難道他在通天塔二層的第一個殺戮積分么?下面還有誰要挑戰藍星?」

黑衣裁半的聲音充滿了ji情。

「這藍星太厲害了,之前說他有四翼天魔的實力,還是低估了他,他很可能有四翼天魔中後段的實力了!」

從四翼天魔到六翼天魔之間,有很長的一段路,在天魔紋身第六對翅膀成長的過程中,便分為前段、中段和後段了。

「藍星看來要十連勝了,二層的高手在他十連勝之前不會阻擊他。」

「多半如此了,難得養一隻肥羊,只有藍星拿到十連勝和一個殺戮積分之後,對高手來說,他才有被擊敗的價值。」(未完待續 在通天塔的規則中,取得十連勝后,會獲得一個殺戮積分,但是這個殺戮積分不能馬上使用,而必須要再贏一場,才能解凍使用,反之,這一場要是輸了的話,殺戮積分就自動轉移到得勝者的身上。

這是通天塔的規則。

所以二層的那些高手們,就像是一個個狩獵者,專門把目光集中在十連勝武者的身上,擊敗這樣的武者,不但能得到煞氣,還能得到殺戮積分。

被列為目標的武者通常被稱為肥羊。

十連勝是一道坎,二十連勝又是一道坎,而且二十連勝這一道坎更難過,因為二十連勝的殺戮積分會累積到兩分,更加容易惹出高手來。

上一次,藍星首次上場時,偌大的武鬥場只坐了寥寥幾百人,而這一次有上千人之多,其中不乏二層的上層高手。

這些人,都在打量著藍星,心中估計著藍星的實力,因為藍星是他們的獵物。

藍星心中冷笑一聲,「真把我當獵物了!不知道到時誰會是獵物,我來通天塔二層未踏入武鬥場一步,先閉關一年,就是為了等你們!」

藍星正想著,又是一個武者跳上了擂台。

開始第八場的比賽,藍星嘴角泛起一個弧度,而對他來說,對付這個人不在話下。

……

「第八場,藍星獲勝。」裁判再次宣佈道。

「八連勝,新人便八連勝了。了不得的成績!」台下武者對藍星的關注越來越多。

「之前似乎聽說藍星放出話來,要挑戰林銘的。決出誰是二層的最強新人,可是這林銘怎麼這幾天都消失了?」

「他在閉關修鍊吧?也可能在躲著藍星,藍星的實力確實太強了,比之前三連勝展露出來的還強,林銘打不過他也是正常,畢竟藍星還在二層修鍊了一整年呢。」

「嗯,雖然避而不戰會讓念頭不通達,不過對武者來說。一時隱忍是必要的,尤其是在通天塔,不懂得隱忍的人,已經死光了。」

在通天塔,性命才是第一位的,避而不戰不可恥,相反明知實力不夠還上去找死的。那才是被人恥笑的白痴。

在八連勝之後,又是九連勝!

連續三天的三次三連勝,藍星距離十連勝僅差一場了!

「今天的三場已經比完,藍少俠是否繼續?」黑衣裁判恭敬的說道,無論到哪裡,強者都受人尊敬。何況藍星前途無量,日後甚至有那麼一點可能,成為妖帝,前提是他不隕落的話。

「今天到此為止吧,想要戰的人沒有出現。明天,我希望我的對手能出現在競技場上。不要讓我失望!」

這個對手,自然就是林銘了,二層兩大新人天才的一戰,很多人都期盼著,然而林銘閉關之後,就杳無信息,彷彿消失了一般。

「藍星放出話了,相當於是點名的挑戰啊!」

「哼,點名也沒用,林銘能走到這個地步,也不會是傻子,我要是林銘,我就不出來,藍星又能如何?我倒是期待著明天藍星的第十一場比賽,不知道會是哪個高手出手,藍星的殺戮積分能否保得住。」

「嗯,這才是看點啊,明天武鬥場上肯定會聚集很多觀眾,很多高手也會一一出場。」

……

深淵修鍊地,一晃眼四天的時間過去了。

林銘彷彿雕塑一般坐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濃郁的煞氣,在他身上凝成了一層厚厚的煞氣外殼,彷彿繭一般。

在林銘的腦海之中,各種紛亂的景象交替呈現,時空旅程中的經歷,中涉及到時空意境。

這些景象在林銘的腦海中越來越清晰,某一個時刻,林銘只覺得心中彷彿有什麼東西被點燃了一般,一股浩瀚的能量從丹田中爆發出來,流遍全身經脈,不宣洩出來不暢快!

林銘從須彌戒中抽出紫鉉槍,一槍刺出,紫鉉槍彷彿遁入虛空一般,消失不見。

「呯!」

一槍刺在修鍊地的防護陣上,整座陣法劇烈的激蕩,紫鉉槍槍桿在強大的衝擊力下彎成了一輪滿月。

稍微停滯了片刻,林銘的身體完全違反物理規律的猛然收回,連帶著紫鉉槍也收入了須彌戒中,彷彿林銘剛才根本就沒動過一般。

內視丹田,真元氣旋擴大了一圈,距離先天中期,只差一步之遙了。

「修為已經達到先天初期極致,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也總算是讓我參悟到一點皮毛了。」

林銘輕出一口氣,這兩套法則的參悟,實屬不易。

從獲得,兩套極品功法,都提到了時空法則,再加上超長距離傳送陣時空通道的經歷,以及准帝級戰爭留影的參悟,一系列的機緣下來,自己對時空法則還只是領悟了個皮毛。

「我與法則的親和度,比起妖精族這樣大自然法則的寵兒來,實在不值一提了,如果不是有空靈武意輔助,怕是四天時間都不夠我入門的。」林銘暗嘆一口氣,他對法則的參悟,始終不盡人意。

醫色生香:我的院長美如妖 ,這幾個月的時間,我已經畢竟先天中期,至多再過一個月,就能突破了,這血殺原名不虛傳,頂級的修鍊地,高強度的修鍊,配合天才的生死戰,最容易激發武者的潛力,如果能在血殺原歷練數年不隕落,修為必然成長一大截。」

可以說,血殺原的極速進步,是其他年輕俊傑的死亡換來的,這就像是一群蜜蜂中選一隻蜂王,只有咬死了其他競爭者,才能登上蜂王之位,血殺原的生死戰,自然要比天衍大陸宗門的會武大賽有效得多,當然代價也大得多。

一口氣修鍊了四天,林銘只覺得腹中空空,飢餓難耐,而且身上冒出了不少汗,黏黏的,很不舒服。

他準備出去洗個澡,吃個飯。

林銘所在的特等修鍊地,空間狹小,根本就沒有休息的地方。

通過房間中的傳送陣,來到二層的武者服務中心,一股喧囂的氣氛頓時撲面而來。

在這裡,只要有血煞晶,可以享受到各種各樣的服務,只要你能想到的,應有盡有。洗浴、吃飯都是最簡單的,有些武者為了宣洩慾望,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你在上

林銘找了一個體面的酒樓坐下,還沒點菜,就發現有許多人的目光頻頻注意在他身上,還有些人嘴唇微動著,顯然在真元傳音著什麼,他們看向自己目光,都有些古怪之色。

「嗯?我什麼時候這麼被關注了?」

林銘自認為在二層也算是一個小名人,但是絕對不至於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

微微沉吟,林銘拿出一張傳音符,說了什麼之後捏碎,手中閃過一道火光。

片刻之後,一個妖精族少女,風塵僕僕的趕來了酒樓,而林銘此時正不慌不忙的吃著醬牛肉。

「林公子。」

妖精少女微微施禮,之前她給林銘留下過傳音印記,隨叫隨到。

林銘尚未詢問,妖精族少女就真元傳音給林銘道:「林公子,你可千萬別去武鬥場,藍星正在武鬥場比斗呢,他之前點名要宣戰你的,只是林公子一直在閉關潛修,所以才沒有機會,結果他前幾天,每天都是三連勝,如今已經連勝九場了,再勝一場,就是十連勝,林公子如果現在去武鬥場的話,他肯定要挑戰你了。」

「哦?有這種事?」林銘摸了摸下巴,他也知道通天塔的規則,十連勝就能得到一個殺戮積分,自從觀看了准帝級的交手,從那些影像中收穫良多后,林銘便對殺戮積分有了新的認識,這確實是個好東西,多多益善。

如果再賺一些殺戮積分,多換幾個精通空間、時間法則准帝的戰鬥影像,甚至以後,自己的許可權再上升一步,換到真正的帝級高手的戰爭陣盤,那他對法則的理解必然也能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這等好事,林銘當然不會錯過了。

「是啊,林公子千萬別輕敵,藍星現在展現出的實力遠比他第一天要強,第一天的三連勝,他根本沒認真!」妖精族少女看到林銘露出饒有興緻的表情,心中一慌,急忙解釋道。


「我知道了。」林銘心中恍然明悟,怪不得這些人對他頻頻關注,原來是等著看好戲的。

從須彌戒中取出一顆中品血煞晶,放在桌上,林銘道:「小二,結賬。」

說著他直接站起身。

「林公子,你要幹什麼?」妖精族少女臉色一變,心中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林銘微微一笑,「去武鬥場看看,藍星所謂的隱藏實力,到底如何。」

林銘的聲音不大,可是酒樓中的武者哪個不是高手,林銘的話,他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一時間,很多人頓時露出感興趣的神色,林銘似乎是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不過也有很多人看向林銘,微微搖頭,或是嗤笑一聲,還有幾個巨魔族的武者,看著林銘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那眼神似乎就在看白痴了,他們在等著林銘本戰慘敗或慘死。 無論是感興趣想看熱鬧的,還是鄙視林銘的,泣時候都不約而同的做了一件事

結賬。

一時間,小二忙著收錢,而在場的武者紛紛起身,準備去武鬥場了。

「林公子,你……。」妖精少女無語了,她專門來叮囑林銘,結果只起到了反效果,對林銘,她還是有些好感的,當然這跟男女之情沒有半點關係,只是因為林銘會善待奴僕,對女人也不會一昧的只想著得到她們的肉體。

在通天塔這種環境下依然可以潔身自好的男人,確實少得可憐,她自然不想林銘有事。

她想再說什麼,林銘已經走出了酒樓,直奔武鬥場而去了。

「哈哈,有意思,我倒是期待林銘和藍星的交手,希望不要讓人失望!」

「結果已經能預料了,年輕人血氣方剛,做事欠考慮,這三天藍星的戰鬥,林銘一場都沒看,這就敢貿然出手,太不明智了。」

「林銘是不錯,也多半留有底牌,可是在通天塔,誰不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誰不懂隱藏實力?在這種情況下,誰小瞧別人,誰就會吃虧,以為自己留有底牌就能虐殺別人,是最愚蠢的念頭,有這種念頭的人,多半死了。」

通天塔強手如雲,在這裡,是龍要盤著,是虎要卧著,連上層的強者,在出手之前,也要多少調查一下對方的底細,否則就會是很危險的事情。

「武鬥場那邊估計正比著呢,不知道藍星十連勝了沒有。」

「我看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此時,武鬥場

「十連勝!藍星已經十連勝了!」黑衣裁判高聲宣佈道。

藍星太強了,他的天魔續身已經正式累積到四翼了甚至六翼也形成了一個很淡的輪廓。

與在場觀眾預料的一樣,林銘沒有出現於是到第十場比賽的時候,已經沒有人願意出手了,藍星十連勝的對手,還是妖精族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個武者他本來就沒指望贏。

「第十一場戰鬥,這才是最關鍵的一場戰鬥!」

「哈哈,期待已久了,不知道誰上場!」

「這些強者之間已經根據自身實力達成過協議的,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次應該是呼延羅出場!」

每一個賺取殺戮積分的機會都會彌足珍貴,在通天塔二層賺取殺戮積分有以下四個方式。

第一就是連勝,十連勝二十連勝,三十連勝等等整十的連勝,都會得到對應的殺戮積分。

可是在通天塔高層武者戰勝底層武者,不算入連勝場次所以連勝累積到後半段,想要連勝面對的對手就會越來越強。


這個時候,強者出手都要謹慎考慮了,殺戮積分的賺取也會越來越艱難。

第二個賺取殺戮積分的方式與第一個方式恰好相反,那就是終結對手的連勝,比如現在如果終結掉藍星的十連勝就會從他手中拿到他十連勝獲得的殺戮積分。


第三個方式,是獲得榮耀勳章,每一個榮耀勳章,都對應著一定數目的殺戮積分。

最後一個方式,則是賭鬥,雙方約好,一場戰鬥中賭注多少殺戮積分,贏的人,就會得到兩份的殺戮積分。


在這種情況下,對高手來說,最容易獲得殺戮積分的方式就第二種了,終結對手的連勝,特別是像藍星這樣的新人,最好下手。

這種機會,誰都眼饞,二層的高手之間,自有一套不成文的規則來分配這種機會,這一次,輪到呼延羅出手。

呼延羅出身巨魔族,身高一丈二尺, 紈褲帝少撩上癮︰男神,請指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