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仞峰怒極而笑:「你當真以為憑你之前所搞出的那些把戲,就可以讓我受到重傷,然後任你擺佈不成?」

2022 年 2 月 24 日

話說着,仞峰也在暗暗感應着體內的傷勢,那些毒素還未被他完全驅除,血肉的炙痛與肌肉麻痹之感已經存在。

葉瀟皺了皺眉,聽這語氣,仞峰似乎並沒有受到自己想像中的那般嚴重的,難以挽回的傷勢。

「我承認之前小瞧了你,屢次被你得逞,不過你,同樣也是小看了開穴境的實力!」

葉瀟沒有回答,他默默運轉起星月心引術,在這樣的夜間,星星與月亮彷彿成為了葉瀟最為親密的夥伴。

月光與星輝悄然流轉傾瀉,漸漸地將兩人所處的區域照亮,皎潔的月光下,葉瀟感受着別樣的安寧與舒適。

仞峰微微皺眉,他也覺察到了葉瀟彷彿出現了一絲說不清的變化。

三團狐火被葉瀟召喚而出,如起伏飄動的螢火,穿梭在葉瀟的指間。

仞峰輕哼,雙手一抖,黑霧湧出,隨後兩柄短劍自黑霧中浮現,那劍是暗沉的白色,劍身上還有着斑駁的痕迹,這看上去像是由某種獸的骨打造而成。

眼見着仞峰亮出了兵器,葉瀟深吸一口氣,暗青色的光芒一閃而過,他的手中同樣握住了一柄骨杖,正是芒蛇杖。

仞峰手持劍刃朝前衝來,一劍刺向葉瀟喉嚨,劍氣森然,葉瀟以芒蛇骨杖格擋開,而仞峰手中的另一柄短劍潛藏在黑霧中,猶如毒蛇一般,在葉瀟面前劃過。

冰冷的鋒芒被葉瀟看在眼底,下一刻他的身上便多了數道血淋淋的傷痕,可他卻是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將芒蛇骨杖的尖端直插向仞峰的心窩。

仞峰以短劍將骨杖挑開,又一次化作一抹殘影,讓葉瀟在黑暗中辨識不出真假來。

砰。

葉瀟倒退而回,他皺着眉,仞峰的速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短短几個回合,他身上已經有了不少的劍痕,血淋淋的傷口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仞峰扭了扭脖子,寒聲道:「這不過才是你的真正實力罷了,脆弱,渺小,不堪一擊!」

葉瀟沉默不語,一咬牙,躍上半空中,手持芒蛇骨杖,指著仞峰的腦袋俯衝而下。

「芒蛇,燎火!」

骨杖蛇首那空洞的雙眼凹陷中乍現兩點金光,緊接着金色的火焰從蛇口中噴涌而出,凝聚成一條金色的火焰小蛇直衝仞峰而去。

仞峰手持兩柄短劍呈交叉之狀與火焰之蛇轟然碰撞在一起,待得衝擊力卸去,仞峰朝後退了半步左右,火焰小蛇潰散,但緊接着而來的便是芒蛇骨杖,葉瀟動以全身之力將骨杖緊緊壓下,在半空中與仞峰僵持了一瞬。

葉瀟雙手手臂筋脈鼓脹,他的眼中開始有着點點月光匯聚,如同黑夜中的兩點螢火。

葉瀟在這一瞬間爆發出的力量,讓本就身中碧松鬼之毒的仞峰雙腿微微彎了下去,而緊接着,隨着葉瀟心中的一聲低喝,雪白小蛇突然從其袖口處顯現,朝着仞峰開口噴吐出一股白色寒霧,仞峰雖說時刻堤防著阿瞳,可在這朦朧的夜色下,他還是未能及時察覺。

「陰險至極!」

猝不及防吸入寒霧的仞峰氣急敗壞地怒罵一句,將葉瀟掀飛,同時一腳射出,將葉瀟飛踹出去。

葉瀟擋下這一腳,借力翻滾出去,冷冷地盯住仞峰,毫不猶豫地催動了寒漣冰域,將仞峰籠罩而進。

阿瞳吐出那股寒霧順着鼻腔,喉嚨鑽入仞峰的體內,這口寒霧阿瞳已積蓄許久,比起上一次的威力更勝一籌,此時再加上寒漣冰域的壓制,足以讓仞峰吃個大虧。

面對這股無孔不入,藏有寒毒的寒霧,仞峰自然不敢懈怠,他狠狠咬牙,全身的血液都似乎沸騰起來,欲要將這些寒霧驅逐出體內。

這般不顧一切地催動血液的力量,會讓仞峰的身體受到極其嚴重的損傷,雖說不願如此,可眼下仞峰已別無他法。

「狐火,月之矛!」

葉瀟牽引着絲絲縷縷的月光,與三團狐火一起,組合成了一桿長矛的模樣,葉瀟伸手虛握,將這柄月光之矛朝着仞峰狠狠擲去。

正專註於體內寒毒的仞峰眼見着皎潔的長矛如光一般朝着自己而來,凝聚起體內的力量於右拳之上,在黑霧涌動中與矛尖轟然碰撞在一起。

月光長毛寸寸碎裂,湮滅不見,仞峰向後滑行了幾步,喉嚨間傳出一道悶哼,嘴角竟是溢出了一絲鮮血。而隨後,那隱藏在月光長毛中的三團狐火鋪面而來,將仞峰體表的黑霧攪動地潰不成形。

「夠了!」

仞峰突然一聲爆喝,出手拍滅衣袖上的火苗,轉而看向葉瀟時,他臉上那三道疤痕隱隱開始閃爍起幽幽的綠芒,他的眼瞳也同樣透出瘮人的幽光。

「倘若沒有這小蛇,我要殺你,簡直是易如反掌!能夠把我逼至如此地步,你也足以自傲了。不過也僅僅到此為止,我必要親手將你擒下,當着你的面,將那小蛇一寸一寸地捏碎,還有那隻野貓,將其全身骨骼揉碎的凄慘叫聲你恐怕還未曾聽過吧……」

葉瀟面色驟然變得極其難看,仞峰這一番話語實在殘忍至極,小黑球與阿瞳乃是他最為親密的夥伴,他豈能容忍仞峰如此對待。

然而還未等葉瀟怒喝出聲,仞峰又道:「待將你擒住后,我一定要好好地將你折磨致死,你的家人,你的父母,你的朋友,我會一個個地將他們抓住,在你的眼前,讓你看着他們痛不如死!嗯,我來猜猜,你是來自與壤犁部落?又或者是……清荷村?」

葉瀟怒不可遏,目光森冷,仞峰殘酷的聲音就像刀子一般扎在他的心口。

「不殺你,我葉瀟誓不為人!」

葉瀟從未有過如此迫切地想要一個人死去的念頭,父母夥伴一直是他最為珍視的人,他不容許任何人傷害他們。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葉瀟咬牙切齒,他目中的明月虛影愈加清晰,心中殺意匯聚,阿瞳顯然也是感受到了葉瀟情緒的變化,發出尖銳的嘶鳴。

它並不知曉葉瀟是否會是仞峰的對手,它也隨時準備着隨時給予葉瀟危機時刻的協助,作為巫醫之寵,唯有在一次次的生死險境之中才能夠印證彼此感情的聯繫,生命的關聯。李欽早就覺得不對勁了。

眼前的女人,給我在這胡扯了大半天……

最後還要喝酒?

拜託,咱們很熟嗎?

算上今天,第三次見面,第二次實際交談,真沒到這個份上……

兜兜轉轉,最後給我來一句……

哎,你能再炸一次水壩嗎?

李欽可不是中東神秘組織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162】他的笑容很邪惡(五更!) 許豪原本還以為大家都是滿分,不容易分出第一第二。

結果他高估了府考的參考生!

一群垃圾,都是七百分,怎麼和他八百分相比?

許豪滿意地聽着四周的恭維聲,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唐輕柔目光審視一遍廣場上的眾人,開口宣佈道,「好了,現在請各位金榜題名的參考者前往靈氣塔接受靈氣灌溉!」

頓時,榜上有名的人快速前往就在廣場一側的靈氣塔。

許豪也欣然前往。

這一次,他要吸納更多的天地靈氣,最好是達到王階層次,這樣一來,他不但能夠打通副本遊戲世界,更是能夠修鍊成仙決。

成仙決的功法運轉,比起聚靈訣來,強大得太多了!

不一會兒,許豪等人就站在靈氣塔前,接受身份檢查。

另外,一些勢力的人員也開始走來,他們之所以這麼慢,是因為需要購買靈氣灌溉的名額,同時,也因為數目的限制,讓他們耗費了不少的時間。

每一個府城的靈氣塔,進入的名額有限,是核定了人員數目的,因為靈氣塔匯聚天地靈氣的數量有限。

只有當府考榜上有名的參考者都分配完之後,剩餘的名額才會拿出來出售,這也是確保每一次的靈氣塔,物盡其用。

當然,如果一個府城傍上有名的考生太多,那麼出售的靈氣塔名額就會相應減少。

「開塔!」

有專門的人員拿着特有的陣盤開啟靈氣塔。

隨即,許豪第一個衝進靈氣塔,然後朝着靈氣塔的底層核心處奔去,輕車熟路。

靈氣塔的佈置都大同小異,只是因為陣法的強度不同而已!

很快,許豪便來到底層,取出一塊玉佩,然後在靠近數字一的練功台時,一道陣紋閃爍,然後他自然而然地就被氣流托起,送到了練功台上面。

許豪用腳踩了踩,便就地盤坐下來。

片刻后,其他參考者走進來,依照自己分得的序號,坐上了其餘修鍊台。

這其中就有陳苗苗,賈貴這些人。

他們雖然在府考之中排名幾百,但在海河府里,他們卻是排名極為靠前,因此,也獲得了靈氣塔前幾的順位。

這裏面肯定有不公平的地方,比如一些天之驕子多的府城,即便是在府考排名靠前,可在自己的府城卻排名靠後,很可能得不到底層核心的靈氣灌溉。

但相對公平的是,靈氣塔的天地靈氣極為濃郁,數量也多,只要自身資質好,一般來講,靈氣塔的天地靈氣都能夠供應給所有人,讓所有人都能夠達到最佳的飽和狀態!

當然,這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的資質,身體的各個屬性,還有意志力,靈魂力能否掌控靈氣灌溉而來的磅礴能量

正常來講,一個人分得靈氣塔的靈氣灌溉,都會多於自身的吸收額度,所以大家都不在意。

許豪眼角的餘光掃了陳苗苗和賈貴等人一眼,便屏氣靜神,運轉聚靈訣調整自身。

現在,他專註力是落在吸收天地靈氣上,區區賈貴,隨時可以弄死。

只是賈貴現在還有些用處,他才放長線釣一釣魚而已,對方真若是不識抬舉,那他也不介意一巴掌拍死這隻螻蟻。

賈貴也只是憤恨地瞪了許豪一眼,便坐在修鍊台上,調整自己。

「等著吧,府考是我輸給了你,但在吸納天地靈氣,提升修為上面,我不會再輸給你了!」

許豪與賈貴都沒有說話,陳苗苗等人進入修鍊台後,也是閉口不言。

大家都知道,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何況,修鍊台上都有大陣防護,四周更有靈氣塔的陣紋,在這裏,是興不起風,翻不起浪的,還不如調整自己,多吸收一些天地靈氣!

靈氣塔底層核心處,十分的平靜,大家都在等候靈氣灌溉。

轟!

靈氣塔一震。

塔內的所有人精神一震,快速運轉聚靈訣。

轟。

修鍊台下方,無盡的濃郁天地靈氣涌動而出,將修鍊台上的考生包裹。

一剎那,許豪的四周靈氣大作。

無盡的天地靈氣濃縮,形成液態,甚至帶着晶瑩的固態。

「不錯,看來有望王階!」

許豪深吸一口氣,瘋狂運轉聚靈訣。

這一刻,他的所有潛力皆是被激發到最巔峰。

猶如鯨吞海水一般,許豪身周的液態天地靈氣被消耗一空,而後又被靈氣塔灌注進來。

轟嗤,轟嗤!

又是一陣猶如開火車的聲音響起。

如同郡考的靈氣塔一樣,一號練功台,處於核心區域,是首先要保證的對象。

換做其他人,這麼多精純天地靈氣的吸納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可對於許豪來講,那不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