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非常清楚,剛才的噬空獸攻擊,實際上就是臨死反撲,要不是方恆當機立斷,扯斷了他的手臂,那他整個人都得被噬空獸給拉著一起死。

2021 年 1 月 2 日

「不必,這只是聯盟成員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方恆卻是一擺手說了句,下一刻就看向了這噬空獸的死屍,緊跟著就一拳打出!

砰!

爆炸聲響起,只見這團光華直接爆開了,無數的東西在這一刻開始噴發了出來。

三柄散發著鋒利氣息的長劍,一百多顆妖核,還有一顆巨大無比的白色晶石,以及一塊散發著金色光華的令牌!

看見這些東西,承的青年臉色立刻變了,特別是當他們看到那散發著金色光華令牌的時候,他們都在這令牌上感覺到了神機的氣息!

他們能感覺到這個氣息,那證明這令牌之中,一定有通過第五輪考核的奧秘,自然,他們都開始動心了。

「我說了,東西我要一半。」

就在這時,方恆卻是淡淡說話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這金色的令牌先不說,這三把劍,我要一把,這一百多顆妖核,我一顆都不要,我只要這噬空獸的妖核,我想我折算的價值,是足夠讓我換肉噬空獸妖核的了。」

話語吐出,方恆的手掌就直接拿了一柄劍,緊跟著另一隻手就要拿到這噬空獸的妖核。

就在這時,砰地一聲響起,只見方恆的手腕,突的被一隻手捏住了。

這隻手的主人,正是劉心!

「嗯?」

眉頭一挑,方恆看向了劉心,「劉兄,什麼意思?」

「呵呵,方兄,你急什麼?」

劉心這時候笑道,「雖然你之前說了,這裡的寶貝一半歸你,大家也都同意了,但是你這自說自話就拿東西,這可不好,畢竟大家可不一定同意你的換法。」

「是么?」

方恆眼神一閃,手掌一晃,就躲過了這劉心的手掌,淡淡道,「那好,那大家就表一下態吧。」

「呵呵。」

聽到這話,劉心也是笑了,下一刻就撿起了一柄劍,彈了彈鋒銳的劍身。

「真是好劍啊。」

唰!

話語說完,一道閃亮的劍光就猛然劃了出來,剎那間這一道劍光就覆蓋了承八個天才的身軀了,這頓時讓著八個天才臉色一變,連忙退後!

只是就算他們退後,他們的身上,還是出現了傷口了,每個人,要麼是胸膛,要麼是手臂,全都出現了一道血口!

「劉心瘋了!」

「你這是要聯盟分裂嗎!」

喝聲從這些天才的嘴巴里吐出,這些天才的眼神都凝重起來了,這一劍,太強了!

就算劉心是偷襲在先,只是這一劍,也太強了,竟然讓他們八個人同時受了傷!

抬起手臂來,方恆也看向了傷口,片刻後方恆就點點頭,「原來如此,玄武境,劉心兄,你果然是深藏不露,居然在這幾天的時間之內,就達到了玄武境的境界了,怪不得你的偷襲,居然連我都能傷到。」

「嘿嘿,方兄倒是好眼力。」

劉心也是笑了,「說實話,這兩天最讓我意外的,就是你方兄了,進步太快了,手段,也太多了,這幾個人都沒在我眼裡,唯獨你方兄,讓我感覺深不可測啊。」

「我這也不算什麼,至少比起你劉兄的隱藏,我還差了些。」方恆淡淡道,「不過我卻有幾個問題要問一下,為什麼,劉兄這就翻臉了?難道僅僅是為了這點寶貝?」

「笑話,這點寶貝算什麼?一些妖核而已。」

劉心笑著道,「我關心的,是這東西。」

話語說著,劉心的手指就指向了那金色的令牌。

「這令牌上有著神機的氣息,那就一定表明,這裡面有著關於第五輪考核的事情,或許是一個寶藏,或許是一個能夠快速通過的提示,不管是什麼,這東西都值得我翻臉了。」

「萬一這東西一文不值呢?」

方恆卻是淡淡的問了句。

「怎麼會一文不值?」

劉心笑道,「這是考核大會的第五輪考核,出現了和神機有關的東西,那就一定有莫大的價值。」

「我是說萬一。」方恆淡淡道,「萬一沒有價值,你豈不是虧了?」

「呵呵,萬一的話,我確實是虧了,不過我願意賭一賭,因為如果我把這東西拿出來給大家分享,萬一裡面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那你說大家會如何?一定會爭鬥。」

劉心笑道,「既然如此,那還不如我冒一下險,先把這東西弄到我手裡再說。」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方恆點點頭,「你的打算不錯,不過,你覺得你一個人,能對付我們這麼多人么?」

「我一個人的確對付不了你們這麼多人。」

劉心一笑,「所以,我不是一個人。」

「都給我死!」

就在劉心話語落地的瞬間,一道喝聲也猛然響起,只見徐廣突然出手了,一出手,就是接連打出三掌!

轟轟轟的爆炸聲響起,剎那間,整整三個青年的身體就直接炸開了,當忱亡!

劉心這時候也是冷笑著揮舞長劍對著方恆等人殺了過去,方恆腳步一撤,就躲過了這劉心的攻擊,只是這劉心的攻擊卻殺響了那受傷的黃玉以及其他人。

噗噗聲音響起,眨眼間,黃玉的腦袋就被削飛,同時另一個和黃玉站的很近的一個青年腦袋也直接被削飛了。

瞬息間,九個人,就被劉心和徐廣兩人殺掉了五個,只還剩方恆,以及一個臉色發白的年輕人。

「原…原來你們是一起的!」

就在這時,方恆背後的這個青年也是顫抖著說話了。

「嘿嘿,當然是一起的。」

劉心冷笑道,「不然的話,我憑什麼敢說翻臉就翻臉。」

「好城府。」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點頭,「之前為了誘餌的事情,你們倆還吵了一架,我還以為你們倆已經暗中結下了的梁子,不過現在來看,之前為了誘餌的事情吵,你們只是在演戲罷了,一是能夠給人造成你們倆有矛盾的假象,二也能讓其他人知道你們倆都不是什麼好人,不會輕易出去當誘餌的。」

「嘿嘿,正確。」

徐廣也是冷笑一聲,「不得不說,你方兄的反應力,是非郴錯的,但可惜,你反應再快,也無法比我們提前算計的快。」

「這是實話。」方恆點點頭,「不過我很好奇,你們倆既然有這麼強的手段,而且你們倆也一定得到了功法對吧,那為何你們倆不結伴而行,非要拉著其他人一起呢?」

「利益最大化。」

劉心淡笑道,「人多力量大么,我們兩個闖,固然好分東西,但是遇到了真正的寶貝和危險,我們兩人恐怕也抗不過去,那自然要多找幾個幫手利用,這樣大家再找不到真正的好寶貝的時候,大家可以互相都獲得一定的利益,等得到了大寶貝的時候,比如這噬空獸的東西,那就是我們倆要享用的時候了,其他的人想要,那就都得死。」

「原來是這樣,我沒有問題了。」

方恆也是點點頭,下一刻,手中的酵抬了起來,指向了這劉心和徐廣。

「動手吧。」

聽見這話,看到方恆的這個姿態,此刻的劉心和徐廣也是一下愣住了,他們似乎沒有想到,在局面如此的情況下,方恆竟會主動提出來動手!

「方…方兄!我也……」

「你在原地站著就好。」

方恆淡淡道,「否則,你會死的。」

這話一出,這站在方恆背後的青年也是呆住了,只是下一刻他就真的停止不動了,在這種危險之下,他瘍相信方恆。

「呵呵,方兄,不如這樣如何?」

突然間,劉心笑了,「你方兄拿了這些妖核離開,這令牌,我們兩人拿走,也就是各做各路,怎麼樣?」

「呵呵,怎麼了?」

方恆卻是笑了,「你們怕了?」

這話一出,劉心和徐廣都是臉色一變,徐廣冷冷道,「方恆,你別給臉不要臉,我們只是覺得你實力不弱,不想和你生死相見而已,你還以為我們怕了?」

「不怕,那就來吧。」

方恆笑道,「至於各走各路,我是不會相信你們的,你們倆說翻臉就翻臉,那誰知道我同意之後,你們會不會轉過頭來再次對我下手偷襲?」

「你……」

「不動手么?」

就在劉心還想說話的時候,方恆卻是一曳道,「好吧,既然你們不打算出先手,那我來。」

唰!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直接沖了出去,一劍對著這劉心就劈了過去了!

「嗯!」

見到方恆一劍斬下,這劉心也是猛然一抬手,當懲和方恆的長劍格擋了過去,鐺的一聲傳出,劉心的身體頓時開始顫抖起來了!

「好強的力量!」

感覺到了這一下的力量,這劉心也是眼神一閃,只是他卻不慌亂,手掌猛然對著方恆的胸膛打了過去,一股股青色的光華散發,恐怖的真元對著方恆的胸膛就傾瀉過去了。

「呵呵,黑暗之門!」

面對劉心的攻擊,方恆也是笑了一聲,手掌猛然打出,黑色的光華噴發,下一刻就和劉心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當懲讓劉心手掌上噴發的青色光華消失了。

「什麼!」

見到這一幕,劉心驚呼一聲,就在此刻,那到了方恆背後偷襲方恆的徐廣,拳頭也是直接被方恆背後的黑色光華給擋住了!

一股股強大的真元力量進入了方恆的身體中,這讓方恆也是眼神一閃,下一刻方恆手中的長酵是狠狠一壓,嘎嘣一聲,劉心手裡的長劍,竟然直接斷了利的劍氣當懲劃過了劉心的身體,在劉心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血痕!

就在同時,方恆一腳向著後面踢出,砰地一聲,那徐廣的身體當懲被方恆給踢飛了,人在空中,就已經大口噴血!

等到這兩個人都和方恆拉開了距離的時候,這時候的方恆也是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身上的傷口,劉心喃喃的問了一句,那摔在後面的徐廣也是眼神中滿是震撼,看著方恆的目光全是不解。

「我的血脈力量,名為黑暗之門。」

方恆淡笑道,「它沒什麼特別的長處,就一個,就是吞噬所有性質的能量,強度,能達到我本體強度的三倍。」

「怪物!」

聽到了方恆的話,這時候的劉心和徐廣同時罵了一聲,下一刻就身體一震,竟開始分頭跑了!

他們都是天才,自然知道方恆介紹的黑暗之門有多恐怖了,能夠吸收一切屬性的能量,那這意味著他們兩個人在方恆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餘地,那他們不跑怎麼辦?

「夠果斷。」

方恆點點頭,「但還是晚了。」

轟!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陣,黑色的光華從方恆身上爆發,當懲形成了一座漆黑色的大門降臨承,恐怖的吸收力爆發,頓時,這兩個逃跑的天才,身體全都不由自主的向著方恆的黑暗之門靠過來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噗噗!

兩道入肉聲響起,就在這徐廣和劉心的身體到了方恆黑暗之門的一瞬,方恆也是接連刺出了兩劍,頓時鮮血開始從這兩人的身上噴發出來,眨眼間,這兩人身上的氣息就沒了,身體砰地一聲倒在了地面上,徹底死亡!

「什麼!」

見到這一幕,那站在方恆背後的青年這時候的臉色也是直接變了,他知道方恆厲害,只是他怎麼都想不到,方恆竟然這麼厲害l廣和劉心這兩個可怕的人,竟這麼簡單的就死在了方恆的手裡。

「如果沒遇見我,你們或許會成功,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如果。」

看著這死了的徐廣和劉心,這時候的方恆也是淡淡說了句,下一刻就手掌一震,吸收力出現,頓時這徐廣和劉心兩人身上的儲物袋就到了方恆的手裡,與此同時,地面上那金色的令牌也到了方恆手裡,之後方恆的目光就是一轉,看向了背後的青年。

「全都是方兄的!」

一看到方恆的目光,這青年當即身體一抖,直接就說了一句。

「嗯?」

方恆卻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一擺手,「王兄,你不必那麼緊張,我可不是徐廣和劉心這種貨色,我之前說了,這些東西,我要一半,那我自然就是要一半的,當然了,剛才我殺了劉心和徐廣,這也是變相的救了兄台一命,所以,我要多拿一些。」

話語說著,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招,那噬空獸身上的一百多顆妖核,方恆拿走了一半,同時噬空獸的妖核,方恆也直接拿走了。

「剩下的,就是王兄的了。」

最後對著這青年說了句,緊跟著方恆的身體就是一轉,似乎要離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