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這次趕回去,是突然想到青雲國周圍萬一有人也有談未然這種「戰略遠見」,那就沒準弄得「被人家擴張」。索性回去提個醒,布置一番,嚴防被人趁虛而入。

2021 年 1 月 17 日

其實雲中翼不是青雲國的開創者,他是當年與青雲國的女皇情投意合,所以走在一起,算是落地生根了。即使多年下來,他影響力巨大,外界給他的名號是「雲翼王」,可實際上他的嫡孫才是青雲國皇帝。

他這次回去,還打算帶一位重孫過來,拜入宗門門下。

臨走前,特意問談未然這個宗主「宗門打算幾時開山門收門徒」。

談未然表示:「沒事,把人帶來,合適就收下,就像蕊兒。」

收徒,不是一件小事。

從天行宗遷於陌上荒界以來,不是沒人提議大開山門收弟子,只是被談未然給否決了。

那時,天行宗那點資源單單是培養談未然這幾個都不夠呢,哪有資源來接納別的弟子。

獲得星斗宗資源后,天行宗闊綽了,也不是沒有人舊事重提。結果,談未然再一次否決,理由只有一個:「當下還不是廣收門徒的時候。」

不管有多少個收弟子的理由,談未然這一個理由就足矣。

天行宗是暫時安定而已,弟子收得多了,就是沉甸甸的包袱。

況且,還沒做好與其他勢力衝突的準備。

是的,衝突!

天行宗落腳陌上荒界,沒人來過問不是陌上荒界沒人,而是本土勢力暫時沒來過問。一來是天行宗安靜,沒什麼活動,也沒觸犯別家的利益。其次,得多謝許存真和蘇宜在重建宗門這事準備得周全,讓人找不出問題來。

真要大開山門收徒,那就是觸犯本土宗派的利益。沒知會本土王侯,就是挑戰世俗政權的威信。

東武荒界的本土宗派為何總看東武勢力不順眼,不就是有天行宗摻和在裡面,怕天行宗到東武荒界插上一腳。

說得直白一點。每個宗派除了其他相關利益之外,還有「收徒區域」這樣一條外人最好別碰的生死命脈。

玉京宗憑什麼門下真傳弟子多數都根骨出色,或是天資橫溢?因為它的「收徒區域」高達百個世界。在這一百個世界里,除了各家各派的少數「自留地」,其餘區域首先被玉京宗給搜刮一遍,才輪到別家別派。

天行宗大力馳援東武。又出人又出財力還出資源,為何大家不反對?

說來,還真不是給談未然面子。最深層次的原因之一,就是東武擴張所到之地,統治之地,將來無一不是天行宗的「收徒區域」。

人口基數愈大,收下的弟子則愈多愈出色,成才幾率就愈高。此乃眾所周知的道理。

天行宗要廣收弟子,就是在觸動本土宗派的這條生死命脈。發生衝突簡直是必然的。

此外,還有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東武勢力現今深受忌憚,天行宗欲廣收門徒,世俗政權的配合是決計別指望了,反對和敵視,乃至開戰才是最有可能的。

縱有無數個收弟子的理由,但談未然只拿出這麼一個否決理由,無疑就又一次成功說服大家了。

就眼下來看。天行宗一動不如一靜。

至於收徒,可以區分出「少而精」和「多而廣」的兩條路線。玉虛宗玉京宗是走的後者路線,夜煌宗走的則是前者路線。

既然暫時來說,不能廣收弟子,可小小的收一兩個弟子,則不在話下。

像是沒有著落,不知該拜誰為師的蕊兒。這次安定下來后,終是拜入唐昕雲門下。

這事,令得大家都忍不住感慨:「這收徒,真得看運氣啊,昕雲就是好運當頭。」

須知。蕊兒原本是想拜師她的「大哥哥」,奈何談未然飄來盪去,偶爾回來也忙於修鍊。別說他自己,就是大家都一致覺得他不適合給蕊兒做師父。

實際上,就算他想當蕊兒的師父,大家也會強烈反對。一來他完全沒這個時間,二來他也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會教弟子的人。

縢永清等人都強烈擔心,把蕊兒交給談未然,沒準荒廢了蕊兒,又耽誤了他自己的修鍊。

要知道,談未然當年專門給蕊兒帶回來的雪花蓮,有疏通經脈,潔凈肉身之效。蕊兒服食后,維持住經脈暢通,開始修鍊之前,經脈刻度高達八十一。想想就知,這個經脈刻度意味著,蕊兒的起點相當驚人。

談未然修鍊了那麼久的寂滅篇,從人關境就開始承受一次次淬鍊身體的痛苦,經脈刻度也才剛剛八十刻度。

正因寂滅篇的淬鍊,天生經脈的提高,才得以令談未然在真氣爆發力這一點,漸漸追趕上現今這些絕世天才們。

比不上傳言中天生經脈刻度八十五以上的紀緋月,更比不了據說九十但其實沒多少人相信真達到九十的裴東來。但至少比起別人,八十刻度已是可以勝過無數人了。

關鍵是,只要他繼續修鍊寂滅篇,經脈刻度則會繼續提高……

剛剛進入夏天,東武軍猛攻下另一個界橋城,徹底控制出入江雲荒界的陸地道路,宣告江雲戰場進入「關門打狗」階段。除非外域勢力從虛空中馳援,否則,拿下江雲荒界只是時間問題。

或許真如談未然玩笑時所說,父親開始走鴻運了。


就在這個最容易引來外域勢力插手的時期,另一件大事突然發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玉京宗傾巢而出的消息震撼來襲!

談未然嘴角微微上揚,玉京宗終於動了。(未完待續。。)

!! 玉京宗突然傾巢出動!

消息第一時間傳遍三千荒界,成為最矚目之焦點。``..

毫無疑問,作為荒界「六大」之一,還是當前最強的那個,某些時候其所為之事,不論大小,總是會飽受關注的。

接下來,待得更多內情跟著一起傳播開來,所有人才知道此事詳細經過:玉京宗的蕭跡等一大批強者,是在遠離玉京宗的天外真空里被發現的。

仔細一思量,便察覺此中蹊蹺,玉京宗為何傾巢而出,為何是隱蔽地悄然出發?若不是有一群人在天外真空意外的發現玉京宗這批強者,那豈不是壓根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這事。

難道以玉京宗舉世最強的實力,還有什麼要忌憚的?

有心人愈想得深入,就愈是知道玉京宗此行必有問題。

尤其對極少數勢力來說,更是可以從方方面面的線索獲知,蕭跡顧朝龍等五大渡厄境之中,一口氣去了四個。此外,尤有五名破虛後期,不下十餘名破虛中期。


你道是僅僅如此?錯,大錯特錯。

據說,玉京宗此行還額外邀請了宗門之外的兩大渡厄一路同行。

算起來,單單十多名破虛強者的陣容,就讓無數人看得心頭髮寒。況且,還有蕭跡為首的六大渡厄的陣容坐鎮,那真真是想都不敢想歪主意。

絕對是傾巢出動的規格呀。為什麼,難道六大開戰了,又或者要突襲黃泉道三生道?

沒人知道,但又不是真的完全沒人知道。至少,很多人都看得出,也從一些蛛絲馬跡里判斷得出。玉京宗的路線是直奔三聖荒界。

而另一些人則猜到更多,譬如黃泉道……

「玉京宗此行看起來,就像是……像是護送人或寶物。」

聽到這一段,談未然真有些佩服,世上奇人多,這居然都能誤打誤撞的猜出來。

「不過。六大渡厄?這個陣容會不會嚇到黃泉道呢!」想了想,談未然皺眉搖頭:「應該不大可能,玉京宗這麼做,就多半知曉這個陣容阻止不了黃泉道。」

反正有聶牧人坐鎮,黃泉道今次絕對討不了好。談未然思忖,我只等發生大戰,到那時大光明劍帶來的禍事,就算真正的禍水東引了。

別胡思亂想,該修鍊了!

把雜念丟到腦後。潛心把一套蹉跎手反覆練了又練:「四成拳魄,聽起來很好,可前面的路還得慢慢摸索……」

唉,談未然輕輕一嘆,這條自創之路,真的很難走。一個不小心走著走著,到盡頭才發現沒了路。可有時,當你以為沒了路了。放棄了,卻又不知道放棄的是對的是錯的。

有時。他都覺得,興許還不如專心練小盾拳等招法呢。

至少這些招法中有前人走過的路,印證了起碼有那麼一條路能夠通往真魂。

每次這時,談未然都忍不住很奇怪的想:「真魂以上呢?萬一到了真魂以上,卻又發現前面的路斷了呢?」

會有這種可能嗎。

宗長空告訴他:「會!不走到最巔峰,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路是對是錯。」

自創非常難。但至少它百分百契合我自己。談未然覺得這是在安慰自己,不過,當自創之路處於低谷時,這種安慰不是壞事。

「九劫雷音劍魄七成,真氣撐不起。沒法再練了。得神照境以後,才能接著練。如今嘛, 豪門婚怨:前夫請滾開 。」

「青蓮吐息術七階就到頭了,短期內,只可在腦海里推演八階。否則身體承受不住,我可不想使一遍青蓮吐息術就把身體給弄殘廢了。」

以靈游境之修為,想練出七階秘術,首先得有一個承受力非常出色的強橫肉身。不然,七階秘術一下子就能把靈游境的精氣給抽干,那就算不廢,也得元氣大傷。

像談未然這種在靈游境就練得出七階秘術,放眼天下還是有一些的,令肉身強大的功法乃至天材地寶總是有的。但若說有足夠精氣施展兩次而不傷元氣的變*態,也許除了死掉的丁應龍,就只有他這一個。

「冰封千里可以練,若可練到五六階,功效肯定出色。此乃徐遇生前主練的秘術之一,必定是一流秘術。」

談未然抓抓頭皮:「還有『眾星拱月』,此乃臨時提升修為境界的爆發類秘術,不可不練。」

「水紋扭息術是改變氣息,隱藏身份的,用不上,暫時別練了。」

雙生金梭大概真的不對胃口,談未然怎麼都練不出多少效果,也必須得放棄。至少,得跟水紋扭息術一樣,哪怕是暫時放下別練也好。

驀然回首,於是發現,會的秘術真有不少。可惜,有時多了也麻煩,畢竟人只有一個,時間有限,尤其他這個年紀,該暫時捨棄的,就得放棄。

也不是說從此不練了,以後有寬裕的時間和靈感,再來修鍊水紋扭息術等秘術也不遲。

九劫雷音和青蓮吐息術,可以說達到靈游境的極限了。若外人知曉,必是震驚到瞠目結舌。

「極限」一說,確實大有道理。既然實力衝刺不了「高度」,就在突破神照境之前,努力拓寬「寬度」和「厚度」。

說白了,就是改練其他,追求全面性。

說起來,談未然練就三門精魄,練出六階金身,七階秘術,表現或許算不上多全面,「寬度」與「厚度」還有不足。但是,在這個年紀,不可能有人做得比他更好。

只可惜,他有一個公認的短板:身法!

鰲頭榜雖沒標明,實際上就是身法拖了他的後腿。不然,他的評價不會比甘青棣和夜春秋低。

不過,短板只要補上了,對實力的提升則是異常迅速。

星斗宗庫存有功法技藝,二十餘種身法。差還不如翩若步。最好的儘管比不上「六大」的,比之明心宗這種有傳承的也差了一些。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總之,談未然不奢求獲得身法優勢,別成為弱點就行。

新身法他早已修鍊了三年有餘,只待練到水準以上。便可填補最大短板。

「這麼一算,我得練的還真不少呢。」談未然撫額喃喃自語:「全面,均衡……哪有那麼容易啊。」

即便有些人瞧不起「全面」和「均衡」,覺得有時全面就是平庸,均衡就是樣樣會樣樣不精。但這兩件事的難度,依然極大,放眼天下,大可以質問一句,又有幾人能做到真正全方位的「全面」與「均衡」呢。

嗯。比全面嘛,或許有些方面我不如人。但我有一方面,是幾乎所有人都沒法擁有的。談未然想著微微一笑,把小奴從木竅里放出來。

沒錯,就是靈奴。

小奴的模樣有些像談未然,是個只得三尺高的小小人兒,稍微有點發胖,看來是營養過剩。懸空漂浮著。身體有些青光在其中遊走不定,猶如一塊軟軟的青玉雕塑。

若有人見過小奴最初一團青氣。完全瞧不出是一種生命的模樣,是決計認不出,也不相信眼前這個有模有樣的小人兒,居然就是當年那團青氣。

在精心培育后,小奴一次次蛻變,從具備形態。到現如今達到四階之後,把小模樣都生長開來了。

若非小奴乃青色,顏色不對,簡直就是一個肉呼呼的可愛小孩兒,。

小奴飄飛在談未然身前。努力往他身上湊。談未然搓搓小奴的小臉,柔柔的,卻也不乏韌性,感覺不像人的皮膚:「嗯,小奴,你現在是愈來愈像人了,就不曉得,以後不會連皮膚,乃至血肉骨都衍生出來吧?」

小奴用臉龐在他手上蹭了幾下,盡顯得親昵,接著又漂到他肩膀上蹲著。

靈奴就是不一樣,其交流比其御獸更貼心,關係更親昵,不說心心相印,但也稱得上心意相通。是以,談未然很快就感覺到小奴的一些表達:「哦,你的意思是,會有血肉?只要我……不,只要你進化得對,我培養得合適……」

小奴的生命意識剛成長起來,像是幾歲小孩兒,還沒法子表達清晰。

不過,好在和小奴之間心意相通,猜了一會,總結一下,談未然終於猜出來:「哦,我猜到了。主人是什麼相貌,是什麼種族,你就最有可能蛻變成什麼種族或相貌!除非你本能不願,或我反對?」

靈奴還有這個特點?

前世看到那本雜書里,談到培養靈奴的那幾頁可完全沒提到過這。

撇掉雜念,談未然歪歪臉,用臉龐摩擦肩膀上的小奴:「注意看啊。」

見小奴注意力集中,談未然凝神一招霸世劍劍意,劍光驟然一閃斬中練功石,頓時炸得一分為二,切面無比光滑。

「來!你試一試招法!」

顯然,小奴明白主人的意思,從肩上漂浮起來,形態驟然變化,光芒四射。剎那,只見一縷劍光從小奴之身激射而去!

轟然一聲,練功石上儼然多了一條深深劍痕。

談未然喜上眉梢,不用靠近,細細感知就可以察覺,兩道劍痕如出一轍,連氣息都似極了。

若非他親眼目睹,恐怕自己都相信兩道劍痕都是自己所留下。


可以說,兩道劍意一模一樣!

小奴不愧是戰鬥靈奴中的劍奴啊!

談未然按捺住內心的興奮,摸摸小奴腦袋,道:「我盡量找一些好東西給你,讓你早點突破到五階六階。到那時,有你相助,我的實力就可以更上一層樓。」(未完待續。。)

!! 答書友書評問:一,老黯感到汗顏,蕊兒繼承見孝峰這事我給忘了。

第二,要不了多久就到神照境了,其實書友們可以看出,這是談未然改變命運,東武由衰而盛,天行宗破而後立的最重要時期,因此篇幅較大。後文肯定會加快進度,其實現在就已經在加快了。

****

某時,某個從玉京宗前往三聖荒界的必經之地。

亦是黑暗籠罩的天外真空中,不知有多少人正在這一片黑暗世界里激戰。

隨著他們的到來,隨著他們的戰鬥,這所謂的黑暗,也在時不時的光輝里常常被打得退散。

氣息狂飆的剎那,渾身燃燒出熊熊烈焰,宛如數頭火龍縈繞著顧朝龍一身遊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