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苦苦哀求起了我,從嘴裏不斷蹦出幾個字,“殺……了我。”

2021 年 2 月 2 日

他嘴裏不斷地重複這幾個字,因爲在高氣壓的強度下他並不好受,因爲身體的強度又不會直接死掉,只能默默承受着這巨大的痛苦。

我又怎麼會讓他這麼輕易的死去,之前他如何對待黃雅,我要他一一奉還,只有等黃亞說給他個痛快才能停下。

觀戰的異人紛紛脊骨發涼,咱們遇上戰鬥的時候多半都要使出渾身的勁才能打敗對手,哪有機會能夠折磨對手,他們只會殘忍的殺死自己的對手。

看到我不斷折磨着老大,卻又不給他一個痛快,這讓許多人心中對我生起了一絲絲的忌憚,因爲我這折磨人的手段,在他們心中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

我轉頭看了一眼在戰場外的黃雅,只見他點了點頭。

這是我才緩緩走進了老大的身旁,舉起拳頭,一臉冷漠的砸在他的腦袋上,彷彿不是在結束一個生命,而是在砸一個西瓜,頓時他的腦袋就流露出紅白相間的血液和**,濺到我的身上。

我擦了擦手上的血液,舔了一下剛纔濺到嘴邊的**緩緩走出戰場,對這三人的屍體不屑一顧。

在衆目睽睽之下,我走到黃雅的面前,淡淡的笑着說道:“這次我算是報恩了吧。”

黃雅紅着眼眶,有些說不出來話,只得點了點頭,黃雅算是我進入殺虐場後,算認可的異人之一,她當時的不殺之恩,我可是一直記在心中。

我在黃雅的注視下,緩緩走回城市中,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早早的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住所的門口就被人敲響了,我睡眼朦朧的睜開了眼睛,發現門口積聚了三個人。

我打開門,沉聲說道:“有什麼事?”

領頭的是一名男子,帶着一副金絲眼睛,渾身充滿了一副智者的氣息,渾身白皙,修長的手指推了推鼻尖上的眼睛,身子看起來十分孱弱,但是我知道這名男子並不像眼中這麼斯文。

身旁還有一個黝黑壯漢,一臉憨相,但是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精密,這個人也沒有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

還有一名女子,一頭紅髮,精緻的五官以及身上,洋溢着一股喜悅的氣息,整個人看着十分奔放,也十分潑辣。

那名女子直接走上前來,伸手摟住我的脖子,把我的頭摁在她胸旁,我感受到一陣柔軟。

我一臉矇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名女子一臉豪爽,用嚴肅的語氣開口說道:“小子你犯事了知不知道!”

我愣了一下,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按理來說我騎士犯事也應該是被教皇掛去,怎麼會被眼前着三個人抓去。

只聽見那個渾身充滿了秀氣的男子開口說道:“紅髮,別逗他了。”

隨後朝着我露出一絲溫柔的笑容,彷彿讓人沐浴在春光之中,若我是個女人說不定還真被他迷住了。

“雷木,對吧,我們是你的隊員,能請我們進去坐坐嗎?”他的聲音十分溫柔。

“進來吧。”我好奇的看着眼前這三個異人,從第一次見面開始,有一絲絲好感。

三人走到我的客廳,那名火辣的女子,直接躺在沙發了,那名男子眼中出現一絲無奈的目光。

“坐吧,我剛剛來,還沒怎麼打理過這個房間。”

“沒事,我們都跟你一樣,除了紅髮,房間都不打掃,全是一堆垃圾。”那名領頭的男子開口說道。 “明哥!”那名女子有些羞惱的叫喚了一聲。

而然這個被稱作明哥的男子並沒有理會她,而是朝着我做出一個握手的動作,開口說道:“首先歡迎你加入我的的隊伍,爲了將來我們能夠一同在比賽中存活下來,我喜歡你能夠給我們介紹一下你的異能,當然我們先自我介紹一下。”

從這個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容,他緩緩開口說道:“首先,我們都是雙異能者,我叫做方明,我第一種異能是類似精神攻擊,第二種異能能夠控制霧,相當於能夠控制全場的節奏。”

那個紅髮女子在那懶洋洋的說道:“我叫紅髮,我算是火系異能者吧,不過我的火系比較特殊是岩漿,我還有一種異能能夠瞬移,在隊伍裏是主力,攻擊基本又我來完成,打亂對方的陣型,出其不意的襲擊,你小子要是沒什麼攻擊力就站在我後面,不要礙事。”


那名黑壯漢憨憨的說道:“我叫陳斌,輸屬於防禦性的異能者,而且擁有土系的異能,不僅僅能夠自己防禦,還能夠給其他人制造出防禦的土遁。”

我瞪大了眼睛,一臉懵的看着面前這三人,怎麼我的隊員還都是雙異能者。

方明似乎早就意料到我的表情,不過他已經還是那副笑容,開口說道:“你不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我回過神了,開始緩緩介紹我自己:“我叫雷木,我是一名騎士,也是三異能者,能夠控制氣壓進行攻擊,還能擁有自愈的能力,還有一個隱身的能力。”

不僅僅是剛纔懶洋洋的紅髮,就連方明以及陳斌都瞪大了眼睛,他們本因爲自己都是雙異能者而驕傲,如今居然冒出我這樣一個三異能者。

而然我說出了一句話,更讓他們目瞪口呆。

“我還是一名騎士。”說着我從口袋裏掏出了那個倍受矚目的騎士徽章。

頓時紅髮剛纔身上懶洋洋的氣息一掃而空,她又提起了興致,摟着我的脖子,興奮的問道:“你纔剛剛晉升A級吧,你是怎麼拿到騎士徽章的,你應該算騎士裏最弱的了吧。”

我露出一絲苦笑,這只是我現在的狀態,若是我身上加持三個小人,加上七殺,即便和陳辰塵也有一拼之力,不過我沒有開口說出來。

“那你們都身爲雙異能者爲什麼還拿不到騎士徽章。”我反問紅髮。

結果紅髮氣鼓鼓的回到座位上開口說道:“因爲我們對於一個方面發展的太過了,向我攻擊力極強,但是我防禦太差,一個A級的力量型異人錘我一下,我這條命或許就死了,陳斌也一樣,防禦力太強,攻擊力還行但是沒有速度,除了明哥還行,他當初也是騎士,但是他的位置當時被別人頂走了。”

紅髮的話就等於揭開了方明的傷疤,但是方明並沒有表現出傷心,而是看着我手中的騎士徽章,臉上露出一絲回憶之色,開口說道:“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沒什麼好說的。”

我見方明不願意提及之前的事情,我也沒有逼問,“那我們接下去需要做些什麼?”我開口問道,他們三人一起來,並不會那麼輕簡單的認識一通。

“接下來,那我們繼續去找另一個隊員,然後我們去磨合一下隊伍,準備一個月後的戰鬥。”方明一臉胸有成竹的說道,彷彿一切都盡在把握之中。

“爲什麼你能夠提前知道隊伍要戰鬥?”當我問出這個問題後就後悔了。

方明一臉微笑的看着我,沒有開口解釋,因爲他看到我的神情,知道我已經想清楚了原因。

因爲很明顯,方明作爲隊長,肯定能夠提前知道這些。

我與方明他們走出了住所,前往另一個異人的住所,他東拐西轉,熟悉的帶着路,我跟在方明的背後,有些不敢相信,彷彿這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樣。

沒想到我孤身戰鬥了那麼久,進入強化場後,聽的教皇說強化場需要五個人才能組成隊伍,那時候我還以爲他會隨便給我四個人當做隊員,讓我一個人去面對其他的五人隊伍。

而然這一次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居然給我安排了三個雙異能者當做隊員,甚至於這個隊伍個個都是強者。

不過相對之下,我接下來所面對的戰鬥,敵人應該更加強大,不然不會輕易給我安排那麼多強大的異人當做隊員。

遇到這些隊員,我不經心裏沒有喜悅,反而是深沉的凝重,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面對道路前面阻攔的強者,有一絲迷茫。

但是沒過多久我就沉了沉自己憂慮的心思,因爲這一次,我不僅僅揹負自己的性命,更是揹負了其他四個人的性命。


也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在戰鬥,而是一共五個人在戰鬥。

走了沒多久,方明帶着我們到了剩餘隊員的住所。

方明敲了敲門,頓時感到彷彿暗中有什麼注視着我們,我心中涌起一絲危險感,彷彿有一條毒蛇在暗處盯着你,準備隨時取你的性命。

我隨着這種感覺看了過去,看見窗簾被掩蓋起來,窗簾的一角露出一直陰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們。

方明也明顯感受到了,但是他並未在意,而是對那隻眼睛都主人露出一絲善意的笑容。

隨機那個眼睛都主人來了樓下開門,看到她的第一眼我愣了一下,因爲這個眼睛的主人我認識。

正是當初那個晉升場能夠戰勝B級巔峯異人的女孩。

我記得她當時很輕鬆的解決了戰鬥,連大氣也不喘,而且我能看的出來她實際年齡確實只有十來歲。

看來這個女孩多半就是那種戰鬥能力特別強的異人。

她站到門口,並沒有開門,而是隔着門,臉上冷冰冰的開口說道:“什麼事?”隨後並沒有多說些其他的什麼話,可以說是惜字如金。

她環顧了一下我們四人,眼神盯在了我身上,我愣了一下,明明我跟她沒有過多的接觸,爲什麼要特別在意我。 方明還是那一幅春風如浴的笑容開口說道:“你叫鍾小媛吧?你是被編進我們隊伍的隊員。”

換成一般都女人,早就沉浸在方明的笑容當中,而然鍾小媛沒有。

鍾小媛盯了一會方明,隨後冷冰冰的開口說道:“我不需要隊員,我自己一個人就能夠解決戰鬥。”


可是方明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放棄這名隊員,教皇既然說她有能力進入小隊,那麼她必然是有與其他人不同之處,實力必然十分強勁。

而然不管方明怎麼說,鍾小媛依舊一副冰涼涼的臉擺着,看着方明沒有怎麼說話,她大概聽煩了方明的嘮叨,掏了掏耳朵說道:“隊伍我是不會加入的,如果沒有什麼事情你們可以走了。” 說着就要轉身進屋。

方明一臉可惜,我能夠看得出來,方明確實想把鍾小媛拉進隊伍裏面,可是鍾小媛擺明了態度,她是不會進入我們都隊伍當中的。

此時紅髮火爆的脾氣開始發作了,她衝着鍾小媛的背影大喊道:“小妹妹敢不敢跟我賭一場,如果你輸了就加入我們的隊伍,如果我輸了,我把身上所有的積分都給你,從此以後我們不再來騷擾你,不然我們天天都在你門口吵你。”

鍾小媛一臉冷漠的轉過腦袋開口說道:“既然你想給我送些積分,我當然不介意。”

這句話直接激怒了紅髮,她差一點就當場使用了異能,直接她在自己手中的計分器中,選擇了挑戰賽。

鍾小媛自然沒有拒絕,直接選擇了接受,二人紛紛趕往城牆外的戰鬥場地。

這個過程,無論是方明還是陳斌,都沒有出聲組織,方明主動湊到我面前開口跟我解釋,“鍾小媛性子十分高傲,如果沒有人壓制她一下,殺殺她的銳氣,她是不會進去我們的隊伍的。”

“那把她打敗進入我們的隊伍,她不會心生隔膜嗎?”我開口問道。


方明笑了笑,自信的說道:“自然是不會的,鍾小媛的性子十分高傲,她不會輕易承諾事情,若是承諾下了,她就是拼上了自己的性命也會去完成。”

我在一旁點了點頭,心中對方明有些佩服,竟然通過幾句話能夠把人看的那麼通透,不禁聯想到了我自己身上,不知道方明在看見我的時候,是不是也把我的性格摸的一清二楚。

我們跟在身後,我發現挑戰賽的戰場不止一處,這一次她們二人的戰場與我們上一次有所不同,她們二人在一塊沒有樹木遮擋的沙地上進行。

我看了一眼鍾小媛和紅髮,覺得紅髮沒有那麼輕易的能夠勝出,因爲鍾小媛身上帶給我的威脅感,到現在也沒有消退。

我感受到鍾小媛看向我的目光有些奇怪,我也說不清裏面究竟蘊含了什麼。

隨機比賽開始,紅髮也知道鍾小媛不好惹,直接瞬移到了鍾小媛的身後,整個人岩漿化,而且精氣神提高到了頂點,她直接開啓了異腦拿出了全力,想要速戰速決。

我看了一眼鍾小媛,心中不免爲她有一絲擔心,紅髮身上的溫度直接扭曲了周邊十米的空氣,能夠看出紅髮身上的溫度十分恐怖。

只見鍾小媛對紅髮的襲擊早有了準備,彷彿知道她要從哪裏進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柄匕首,攔下了紅髮這一擊,接着紅髮的力氣連連後撤,拉開距離。

看了這柄匕首也不是個簡單的武器,既然能夠擋住如此的高溫,我看到紅髮的岩漿就幾滴低落在了地上,直接融化出一大片一大片的深坑,在她所站的腳下到處坑坑窪窪。

Wωω.ttkan.C〇

只見鍾小媛的頭髮無風飄動,眼睛裏面的珠子翻轉了過來,整個眼睛變成了眼白,看着都讓人感到恐懼。

紅髮開口說道:“小妹妹還不錯嘛,反應夠快的。”

鍾小媛並沒有理她,這一次她主動進攻,直接“瞬移”到紅髮的面前,說是瞬移還不如說鍾小媛的速度太快,在原地留下了一縷縷殘影。

紅髮也是身經百戰的異人,那會那麼容易中招,直接從她身上散播出一浪又一浪的岩漿,鋪天蓋地的將自己包圍住,鍾小媛頓時沒有了下腳之地,只能後撤。

我看着鍾小媛的狀態十分怪異,彷彿開啓了異腦,又彷彿不是異腦狀態,她彷彿能夠提前預知一切的威脅,輕鬆閃開了紅髮這些鋪天蓋地的岩漿。

我看到感覺心中有一些發涼,還好沒跟紅髮這樣的雙異能者發生衝突。

難怪她敢自信的說自己攻擊力極強,換成了我抗下她的攻擊,也不是那麼輕鬆的事情。

我目不轉睛的看着眼前這兩人激烈的戰鬥,眼皮子連眨也不眨一下,生怕錯過了精彩的一幕。

這兩個人的戰鬥直接打開了我的思路,我頓時想到原來異能還能這樣用,果然像這樣活的久了的異人能夠熟練的操縱自己的異能開發出新的招式。

戰鬥還在繼續,兩個人都喘上了氣,拼盡了全力,紅髮身上到處都是刀傷,那是被鍾小媛割傷的。

鍾小媛身上更是悽慘,原本白皙的皮膚變得焦黑,頭髮也要不少燒焦的地方,只不過鍾小媛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製成的,居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紅髮深呼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小妹妹,接下去小心了,姐姐我可是要放大招了。”

鍾小媛緊皺着眉頭,她感覺紅髮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恐怖,感受到偌大的壓力,若是自己接不下這一招,那麼她就會死去。

可是她也不能靠近紅髮的周身,因爲紅髮身邊的岩漿鋪滿了,阻攔了鍾小媛的攻擊。

只見紅髮身邊的岩漿緩緩形成了一個圓形,將紅髮包裹在裏面,頭髮和眉毛變成了一團火焰。

方明此時在下面皺了皺眉頭,大聲說道:“紅髮,控制好力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