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的臉上露出了苦笑,無奈地說道:「艾麗婭回來之後,肯定會生氣的?」

2021 年 11 月 7 日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葉秋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差不多十二點了。

經過了這麼高強度的鍛煉,肚子已經「咕嚕嚕」

地叫起來了,他感覺自己現在能夠吃下一整頭牛。

葉秋無奈地搖了搖頭,將窗戶風扇什麼的打開,通風透氣。

將散發著惡臭的衣服褲子脫掉,只穿著一條四角褲,然後拿了兩件換洗的衣服,準備去洗澡。

他現在渾身黏糊糊的,還充滿惡臭,就是葉秋自己也有些受不了了。

「奇怪,怎麼有人在洗澡?難道是艾麗婭回來了?」

葉秋走到浴室外,臉上充滿了驚訝。

他剛剛太專註了,家裡什麼時候有人進來,他都不知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張子陵指指讓他坐下問道。

「給少俠賠禮。」趙黑虎認真的說道。他也在暗中觀察張子陵。

「不是說了嗎?給了錢咱們之間的事情就了了。」張子陵給他倒了一碗水。

趙黑虎連忙兩手接住,張子陵接著開口,「所以你現在又送這個恐怕不是賠禮那麼簡單吧。」

聽道這話趙黑虎將碗里的水一飲而盡。

「回答您的問題前,我想問問張少將盤那客棧做什麼?」

「這和你有關係?」張子陵看了他一眼。

趙黑虎連忙說道,「我趙貓兒成立黑虎幫快十年了,現在手底下有三十多號同生共死的兄弟。

我一直想給弟兄們找一個前途!可是到現在我的黑虎幫只在嘉興南城說話好使。出了南城人們便不認我的黑虎幫了。」

「一個嘉興太小了。」張子陵聽到這話介面道。

趙黑虎眼睛一亮,「那少俠覺得哪裡夠大啊?」

「至少這個天下吧。」張子陵輕笑著說道。

趙黑虎撲通一聲單膝跪地,楊過被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個情況?

「我黑虎幫這些年,存銀五萬兩,黃金百兩。手底下還有三十多生死與共的兄弟,今日我都將他們交給您了。」趙黑虎抱拳說道。

「是不是有點太隨意了?」張子陵附身看著他的眼睛問道。

「少俠!我趙貓兒此生頂多就是個南城黑虎幫的幫主了,您是我這麼多年唯一看到的前途和機會。像我們這樣的人,一輩子這樣的機會屈指可數,若是把握不住真的就只能庸庸碌碌了。」趙黑虎認真的說道。

「怎麼就選我了?」張子陵的眼神又凌厲了些。

趙黑虎咬著牙讓自己多看會他的眼神,才低頭說道,「您與大俠郭靖、丐幫幫主黃蓉、赤練仙子李莫愁相熟,這是人脈。

昨日您一人就敢來四海賭坊,那是膽氣與實力。您…」

「都說到這份上了,沒什麼不能說的。」張子陵笑道。

「您擰斷牛二四肢的事情,我聽人說了。稱之為心狠手辣絕不為過。我能遇到您這樣有人脈、有膽識、有實力,而且心狠手辣的人物,我願意賭一次!」

趙黑虎認真的說道,「我將黑虎幫、還有我趙貓兒這條命都給您了!上了賭桌,我趙貓兒生死無悔!」

張子陵閉上眼睛,大拇指與食指搓著。

這是他思考時的小動作。

楊過看著單膝跪地的趙黑虎,閉目的張子陵。

趙黑虎臉上沒有一絲的不耐煩,反而是怕被拒絕的緊張。

「好啊,你的黑虎幫我收下了!我給你們一份前程,但是先說好我走的快了,你們跟不上我可不等你們。」張子陵睜開眼睛拉起趙黑虎說道。

「我趙貓兒此生為您馬首是瞻!」趙黑虎又跪下說道。

「還是趙黑虎好聽。」張子陵笑著道。

「我以後就是您身邊一頭惡虎!」

張子陵問了問黑虎幫的情況,南城所有的商鋪每月都會交一份月錢給黑虎幫,黑虎幫有一座賭坊,一家武館。

等趙黑虎離開以後,楊過看著張子陵問道,「你不是瞧不上這些人嗎?」

「不能為我所用我當然瞧不上,但若是能為我所用那他們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張子陵厚顏無恥的說道。

「好吧,等我學好一身武藝就來幫你。」楊過認真的說道。

「好啊。」張子陵笑著點頭。「楊過如果真的覺得很苦就回嘉興來,哥哥怎麼也能養你。」

楊過被他這麼一說,紅著眼說道,「我不管多苦,一定會學好本事回來幫你的。」

晚上張子陵給楊過講了一下九陽真經,他算是終於摸到了門檻。而張子陵的九陽真經抽到以後就自動入門。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內功無時無刻運行。這是一個繁瑣的過程,但是他有耐心做到。

早上兩個人修行完,楊過將李莫愁買的那套鍋碗瓢盆帶上了。剩下的東西他們都沒有拿,然後就去了悅來客棧。

客棧里黑虎幫找人已經打掃的乾乾淨淨,張子陵笑著說道,「看看滿意嗎?」

楊過從裡到外,上上下下的看了三次。

「張大哥,這裡以後就是咱們的家了?」

「嗯,是的。」張子陵笑著說道。「不過現在先這樣,等著咱們再有點錢,我將這裡好好收拾一番。

悅來名字太俗,到時候這裡就叫英雄樓!」

楊過聽著張子陵說的未來,讓他滿眼放光。

兩個人用了一下午的時間,將客棧打掃了一遍。等著再採購些東西,這客棧就可以開起來了。

當然還要招一個廚師、三個跑堂。

張子陵自己可以做掌柜。

廚師、跑堂可以去牙行招,不過張子陵直接才門口掛了一塊牌子。

卻不想當天下午就來了兩個應聘跑堂的,廚師算是高薪職業看來自己要去牙行找了。

結果趙黑虎來的時候,帶著一個白乎乎的男人。

「公子,這老兒名叫武大!他祖父是御廚,汴梁城破跟著家人逃到了嘉興城裡,他祖父的本事被他學了個七七八八,讓他在這裡做個主廚吧。」趙黑虎笑著說道。

「可以,省的我去牙行了。」張子陵隨口就答應了。一點沒有和趙黑虎客氣的意思。

趙黑虎看張子陵不和自己客氣,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了幾分。

本來附近商戶那天都見張子陵擰斷了牛二的四肢,以為他招惹的黑虎幫,卻不想趙黑虎親至此地給他幫忙。

周圍的商戶都覺得,這個少年定來頭極大不能得罪。

招夠了三個跑堂,楊過帶著他們去採買蔬菜。

趙黑虎找人看了一個黃道吉日就準備開張了。

不過等楊過回來的時候,還帶著郭芙一行人。

「張子陵,你真的要開客棧啊。」郭芙一進門就四處打量。

客棧裡面是張子陵布置的,給人的感覺恢弘大氣。

「看著還不錯。」她接著開口說道,「你開客棧也不告訴我們。」

趙黑虎一眼就認出這是郭、黃二人的千金。

「告訴你做什麼?」楊過總是能替他懟郭芙。 太後娘娘再次見到池玲時,池玲瓏挺著個大肚子,被秦承嗣親自扶進了的太后所居住的慈寧宮。

太後娘娘在回京第二天就召秦王妃進宮見駕,不得不說,這做法也再次強烈昭示了太後娘娘對秦王妃的滿意和看重,更重要的是,對秦王妃肚子里現在懷著的那小傢伙的看重。

因而,這雖然只是太後娘娘自己任性的作為,看在京都眾多勛貴眼中,卻無不成了太後娘娘在特意給秦王妃池玲瓏做臉。

也因此,現在京都這些皇親和勛貴世家,更是將池玲瓏這個秦王妃的重量看的足夠重。

原本還想著,在回京這段時間過去秦王府探望秦王妃,好拉拉交情,現在也覺得還是避其鋒芒較好。

不然,若是一個不當心,傷著了秦王妃腹中那寶貝疙瘩,這事情哪怕她們爹是國公,相公是世子,也絲毫吃罪和擔當不起。

太後娘娘老遠就看著那小夫妻兩人過來了,也是迫不及待的又踏出慈寧宮幾步,親自往前迎了迎。

太後娘娘當池玲瓏走近了時,也是一把拉住她的手,將她好生打量一番。

這一番打量之下,太後娘娘竟也奇迹的發現,池玲瓏這小姑娘雖說已經懷了七月半身孕,然她一張笑臉卻已經白皙細膩,肌膚中白裡透紅,嫩的好似可以掐出水來。

她面上絲毫沒有奇遇婦人懷孕時出現的小雀斑且還罷了。看現如今這模樣,倒是比之之前長相更加出色了許多,便連那氣質。也是柔和中帶著嫻靜婉約,柔柔的宛若朝陽照耀著一樣,只讓看看她一眼,便覺得心裡都舒暢。

然看著她纖細如初的小胳膊小腿兒,太後娘娘也是忍不住嘮叨道:「這孩子,可是肚裡這小魔星鬧著你了?看你現在這模樣,哎呦呦。可真的再好好補補。」

池玲瓏笑著應是,秦承嗣卻只小心翼翼的扶著她。再給太後娘娘行過禮后,便也渾身緊繃的注視著周遭動靜,生恐他一個不上心,就有冒冒失失的小宮娥從花叢或是廊角後邊跑過來。衝撞了池玲瓏。

好在,不管秦承嗣暗地裡,是怎樣將皇宮當做凶獸一般防備的,一行幾人到底還是安然無恙的進了慈寧宮。

池玲瓏端坐在太後娘娘身側,太後娘娘看著她高隆起的腹部,尤其是那下部的尖尖,眉眼都亮堂起來。

她先是拉著池玲瓏說了好些話,之後,有宮娥過來告訴太後娘娘。杜太醫人已經到了,現今正在慈寧宮外邊等著。

太後娘娘聽說杜太醫來了,神情也是抑制不住的激動起來。

反倒是秦承嗣和池玲瓏。此刻卻仿若什麼事兒都不知道一樣,只拿訝異的眼神看向太後娘娘。

之前孫無極給池玲瓏診脈說,她腹中那小傢伙是小世子,有關這個消息,自然只有秦王府中,秦承嗣和池玲瓏身邊的幾個心腹知道。因為消息被嚴格掌控著,並無對外傳出。不管是太後娘娘還是方回京的京城諸多勛貴,自然對此事全都不知。

卻說太後娘娘一邊應了宮娥的請示,讓她快些將杜太醫領進來,一邊也還安撫似地拍著池玲瓏的手,與他們小夫妻道:「這杜太醫專精婦科一道,在診脈上很是有一手,眼下玲瓏滿了七月身孕,是應該讓杜太醫看看她腹中這孩子,到底是個小世子還是小郡主了。」

太後娘娘面上滿是喜氣,秦承嗣一雙劍眉在此時卻也越蹙越緊。

他並不想讓池玲瓏肚中,懷著那孩子是小世子的事情傳將出去,這事情無論對於他還是池玲瓏,都不是好事。

之前早在池玲瓏懷胎還剛滿三月,秦王府對她放鬆了守衛之時,便有許多刺殺、毒害沖著她來,幸好是被孫琉璃和七月全都擋住了;如今,若是池玲瓏已經懷孕滿七個半月,且還是男嬰,若這個消息再傳出去,怕會有更多的人寢食難安,也會有更多的陰謀算計沖著她來。

秦承嗣嘴角微抿,在太後娘娘還想要說別的事情前,也及時開口道:「此事且罷了,不論是男嬰女嬰,總歸這也是本王第一個孩子。」

將池玲瓏拉起來做到自己身側的椅子上,秦承嗣也不顧忌太後娘娘的正在瞪眼看他,也又道:「且讓杜太醫回去吧,這事不可行。哪怕這一胎是女兒,秦王府遲早也會有世子出生,並不急在這一時,太後娘娘且勿操心了。」

太後娘娘眼睛都瞪大了,宮裡的人重男輕女的思想比之宮外平頭老百姓家裡,不知道嚴重多少倍。

她老人家看重池玲瓏的肚子,想知道她肚子那小東西究竟是男是女,又有什麼錯?

遲早要廣而告之眾人的事情,她現在想先知道,不過是想求個心安。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