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的玄火大刀,一刀精準的劈在這枚水箭的箭尖上,將這道威力兇猛的水箭,打成一片水霧。

2021 年 1 月 1 日

呂光也被這道水箭的巨大威力,被震的虎軀一震,退後一步,但並未受傷。

「好——!」

「呂大人太強了,這一招戰技精湛無比!」

在三位武尊後面觀戰的眾監工、工頭和礦工們,頓時爆發出一陣興奮的歡呼喝彩聲。

但是呂光和瘦個子、胖墩三人,沒有絲毫得意之色,反而神色沮喪無比。

他們跟鱉獸尊交過很多次手,對鱉獸尊的戰法早就熟悉無比。

鱉獸尊的水系血脈非常強,最喜歡用這種水箭去消耗對手的實力。等把對手的實力耗個七七八八,它再用它堅硬無比的鱉甲,進行近戰碾壓。

他們三名武尊只會近戰符文戰技,但鱉獸尊卻是遠程獸符和近戰獸符都有,非常嫻熟。

偏偏,礦道的地形,對鱉獸尊的遠、近戰法都極為有利。

「颼!」

「颼!」

「颼!」

果然,鱉獸尊不斷張口噴射出密集的水箭,穿過數十丈的距離,不斷朝他們爆射打了過來。

這礦道狹小無比,躲都沒辦法躲閃。

他們三人無從躲閃,也沖不過去,只能硬著頭皮去接招,將不斷射來的水箭硬抗下來,陷入疲於應付的困境之中。

後面的礦工們不知他們的真正情況,以為他們和鱉獸尊正斗的勢均力敵,不斷的給他們大聲歡呼鼓勁。

「該死!這頭鱉獸尊太狡猾了,這是要把我們活活耗死在這裡啊!」

呂光心頭大急。

他們三名武尊初期合起來的元氣,也不如這頭鱉獸尊那麼充沛。在這礦道內對耗元氣,他們有敗無勝。一旦元氣耗光,就是他們的死期!

他們根本無處可逃,現在小月潮汐還未過去,礦道外的島嶼上足足有十多頭海獸尊在爭奪地盤,爭搶吸取月華的最高位置。

若是出去,被眾海獸尊們圍攻,比死在礦道內還更慘!

胖墩武尊揮舞著玄土棍,朝一枚水箭擋去。「砰!」,水箭被一棍打散。但是他也被水箭所蘊含的巨大衝擊力打的跌退了小半丈遠,悲聲道:「大哥、二哥,看來咱們兄弟三個,今日要喪命在這礦島上了!」

瘦個子武尊也慘然,「早知道今天要死在礦道里,咱們何必圖礦山的這點元石,還不如在東萊城那繁華之地待著!掙了再多元石,也沒命去花!」

呂光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拚命揮動玄火刀,接連硬擋了近一二十餘道水箭的巨力轟擊受了內傷,跌跌撞撞後退,終於撐不住,「噗嗤」噴出一大口血來。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葉凡早已經悄然出現在鱉獸尊身後數十丈的礦道中,看到鱉獸尊在和呂光、瘦個子和胖墩三位武尊在實戰元氣戰技,進行廝殺。

葉凡並未立刻出手,暗中尋思著。

這條狹長的礦道,空間過於狹窄和筆直,無法施展開來,並不適合人族武尊戰鬥。對這頭防禦力極強的鱉獸尊反而非常有利。

他在島嶼外面對上鱉獸尊,憑藉《血翼》飛行符文,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但《血翼》這種可戰可走的飛行符文,在礦道內也施展不出來。少了血翼,便少了一份安全。

好在,《吸血》和《血燃》等幾門戰技可用,能發揮出不錯的戰鬥力。

尤其是血燃的爆發力。

禁區之狐 「這鱉獸尊的實力正旺盛,先讓它和呂光三人打一場,耗一耗它的元氣!我再伺機出手,一擊必中!」

.。。

呂光被打的噴了一大口鮮血,噗通半跪在地,手中玄火刀插地,勉力支撐著身軀不倒在地上,「我不行了!你們想法子逃吧!」

「大哥,我們都被堵死在這裡,能往哪裡逃啊!」♂→,

「咱們跟它拼了!」

瘦個子武尊和胖墩武尊各持一柄玄金劍和一根玄土棍,一副悲壯之色,擋在呂光身前,準備跟鱉獸尊做最後的拚命。

但是他們中間實力最強的呂光已經快撐不住了,他們二個又能抵擋的了幾下。

眾礦工們終於發現情況不妙,三名武尊根本擋不住那頭鱉海獸。他們恐懼大叫,顫抖著拿著礦鍬和兵刃,卻不敢衝上去。

逃無可逃,這裡就是一個死地絕境。

「吱吱~三個廢物.終於要死了!」

鱉獸尊伸長了鱉頭,得意的大笑。

它跟他們三個也鬥了許久,只是他們一打不贏就逃回礦道內放下重鐵門躲在裡面,一直沒辦法殺死他們。

後來,他們不敢招惹它,它也懶得去理會這三名武尊。

只是最近,這島上又新來一個人族武尊,背上能生出一對翅膀,有事沒事便來招惹它,把它氣的七竅生煙。

這人族武尊能飛上天空,它卻沒辦法對付他。

它再次打上了礦道的主意,也是一個意外,才發現地下河的山壁跟這礦道相連,只隔了一層薄薄的岩壁。

這個發現,讓它狂喜。

趁著月圓之夜的小月潮汐,島上隨從都是海獸尊在汲取月華的時候,它將岩壁撞破,衝進礦道里來,準備找那個人族武尊報仇。

只是可惜,沒發現那個長了翅膀的人族武尊。反而把之前的三個廢物武尊堵在這礦道。

也罷,能逮到這三個廢物武尊,也算是一個收穫吧

鱉獸尊正準備衝上去,用自己的鱉甲狠狠的碾壓死他們三人,享受一番碾壓死對手的快感。

葉凡目光一凜。

不好!

不能讓鱉獸尊殺了他們三個,否則少了三名武尊的牽制,他要對付這頭鱉獸尊也會難度倍增。

前夫,後會無期 葉凡立刻施展閃步訣,瞬間閃出九步跨出數十丈遠,衝到鱉獸尊身後,一拳打在它粗短的尾巴上。

鱉獸尊正要前沖,突然感到鱉尾上一陣劇痛,似乎被錐子狠狠扎了一下,它體內一股的氣血被瞬間吸走。

該死!

是那個背後會長翅膀的人族!

又被他偷襲了!

鱉獸尊對這個被扎的感覺無比熟悉,憤怒咆哮著,原地轉身,張口便朝後面撕咬。

葉凡一拳偷襲得手,血牙拳套吸足了鱉血,立刻飛身後退一二十餘丈。

「水箭!」

鱉獸尊張口,一道水箭在它口中迅速形成,朝葉凡激射而去。

「血燃!」

葉凡體內冰脈血河之中的鱉血,轟的瘋狂燃燒,誕生大量的冰元氣。

所有的冰元氣都灌注入右拳之中,一拳朝前方轟出。

「寒冰之拳!」

一股狂暴的寒冰凍氣,幾乎充斥著整個礦道,瞬間吞沒了朝葉凡射過來的這道水箭,繼續朝鱉獸尊席捲而去。

「咔嚓~~~!」

鱉獸尊呆愕,無從躲避,完全被這股狂暴的寒冰凍氣,給直接冰封凍住,成了一塊巨大的冰塊。

它渾身鐵青,氣血幾乎凝固,獸軀僵直的被冰凍在一塊冰塊之中,依然保持著冰凍前最後一刻張牙舞爪的姿勢,卻動彈不得。

在鱉獸尊的後方數十丈遠處,呂光、瘦個子和胖墩武尊,被眼前這一幕完全驚呆了。

礦道內溫度陡然急降,從烈日酷暑瞬間到了寒冬臘月最冰冷的時候。

好在有鱉獸尊龐大的獸軀擋了大部分的寒流,他們並未遭到猛烈的寒氣衝擊,只是感到渾身冰冷而已。否則,這股狂暴的寒氣,只怕要把他們都給凍住。

雖然身上冰冷,他們卻又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葉凡沒死!他原來是躲在後面,偷襲了鱉獸尊!快,鱉獸尊已經被冰封了,你們兩個趕緊去殺鱉獸尊!它現在動不了了!」

呂光狂喜,大聲指揮道。

「老三,我們一起上!」

「好!」

大佬從直播開始 瘦個子武尊和胖墩武尊也驚醒過來,手持玄金劍和玄土棍,急忙飛奔衝過去,朝鱉獸尊亂劍亂棍打過去。

「《渾土棍法》!」

胖墩武尊厲嘯,揮舞著玄土棍。

玄土棍上泛著一層黃色光暈,「砰!」,一棍狠狠的砸在鱉甲上,把鱉獸尊打趴在地上。

鱉甲上的寒冰碎塊四濺,但是鱉甲無恙,並未給它造成什麼傷害。

「噗嗤!」

瘦個子武尊一劍刺出,扎在鱉獸尊的一隻後腿上,刺破了堅韌的鱉獸皮,刺出一個劍洞大小的血窟窿來。但鱉獸尊的氣血幾乎被凍僵了,沒有血流出來。

兩人狂喜,精神大振。這麼久以來,這還是他們二個第一次這麼爽快的打傷鱉獸尊,而且鱉獸尊還沒辦法還手。

一通亂棍和亂劍下去,鱉獸尊的後腿被刺出好多血窟窿來,它也被亂棍砸的昏頭轉向。

但是鱉獸尊的獸軀,絕大部分都被鱉甲覆蓋,無法傷到它的要害。

「嗷~!」

僅僅過了一小會兒,鱉獸尊便迅速從這股寒冰凍氣之中恢復過來,被二名武尊刺的它後腿疼痛難忍,猛然轉身,渾身鱉甲朝二人撞去。

「砰!」

瘦個子和胖墩武尊頓時被撞飛,玄器脫手。

「不好,鱉獸尊從凍氣中緩過來了!」

「該死,它的力氣怎麼還這麼大?我們殺不死它啊!」

二人差點吐血,嚇得從地上爬起來,連玄器都顧不上去撿起來,慌亂便往呂光所在的洞口方向逃命。

「二個廢物,敢傷本尊,我要吃了你們!」

鱉獸尊正憤怒的要追咬他們二人。

突然,它感到自己的鱉尾上,再次被狠狠的扎了一下。一股氣血,被迅速吸走。

「嗷~!」

鱉獸尊頓時痛的抬頭,幾乎要流出兩行憋屈的鱉淚來。

頓時想起來,還有一個強敵還在它背後呢。

那個該死的長翅膀的人族武尊,一直偷偷的躲藏在後面伺機偷襲,它幾乎把那個狡猾的人族武尊給忘了。

鱉獸尊顧不得去追殺瘦個子和胖墩武尊,再度回頭調轉身子,準備追殺葉凡。

就在這時,它的一雙細小的鱉眼,頓時看到礦道前方出現一片冰藍色的寒流凍氣,朝它撲面而來。

「咔嚓!」

鱉獸尊滿臉呆愕,整個獸軀遭到寒冰凍氣的衝擊,再度被冰封凍住。

瘦個子武尊和胖墩武尊嚇得魂不附體,正飛快的逃命,發現後面鱉獸尊掉頭去追殺葉凡,再次被冰封了。

他們這次卻不敢再輕易過去。

「你們二個廢物,再等什麼,趕緊殺過去!難道要等葉凡死了,你們二人自己去對付這頭鱉獸尊?!」

呂光氣的破口大罵,要不是他現在身負重傷,他恨不得親自衝過去,把鱉獸尊的後足砍下來。

「對哦,趕緊殺回去!」

「現在是對付它的最好時候!」

瘦個子和胖墩武尊幡然醒悟過來,趕緊沖回去拾起各自的玄器,猛然朝鱉獸尊後足和鱉尾亂刺,亂棍狂砸。

鱉獸尊渾身被冰凍,開始沒有任何感覺。但是隨著氣血漸漸重新流暢,它頓時感到鱉尾痛的厲害,二個武尊在瘋狂打它的尾巴和後足。

哪怕是縮進鱉甲里也沒用,他們的兵刃可以捅進來。鱉甲上有六個小洞,覆蓋的並不嚴實。

鱉獸尊快要被氣瘋了,又是這招。

那個長翅膀的武尊和這三個廢物武尊,在礦道的一頭一尾夾擊它。它掉頭對付誰,另外一邊就衝過來,令它煩不勝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