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的手快速的點了幾下,立刻又有許多的碎屑飛上了空中。

2021 年 1 月 19 日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在幕瀚之得意忘形的時候。地上的那些碎屑,開始自己動了起來。

他們開始上下飛舞,很多的石塊跳躍到半空中,那些石塊晃的他眼花繚亂的。

在他還沒有看清楚什麼的時候,那些石塊紛紛朝著他砸了過去,彷彿是有人在操控一般。

幕瀚之急忙躲過了那些石塊,不過想了想,手微微一動,一個保護膜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那個保護膜上,有白色金色和藍色三種顏色。將他保護在了其中。

此時,地上的那片廢墟異動越來越是強烈了。

幕瀚之嘴角帶著冷笑,說道:「我告訴你,就算你是鬼魂我也不怕,現在的我,沒有人可以比擬。」

突然,有一聲非常清越的鳳啼迴響在了天地之間。幕瀚之急忙抬頭看著天空。什麼都沒有。

他的目光變得冷冽起來,慢慢的說道:「不管你是誰,都不要在這裡故弄玄虛,我是三界新的主人,違逆了我,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這一點,我很清楚的。」

突然間,那個聲音再度出現。幕瀚之確認現在不是自己的幻聽,千夕顏居然真的沒有死嗎?怎麼可能,明明已經沒有了心。那樣殘破的肢體,她要怎麼活過來?

「幕瀚之,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可聽過?」千夕顏的聲音低緩而有力,似乎來自地底。

然後,幕瀚之就看到,中央的那塊廢墟之上,那些石塊開始快速的揮動起來。

速度比崩塌的時候還要快很多,然後,一道強烈的金色的光芒從中央閃爍起來。

千夕顏慢慢的從台階上走了上去。她的懷裡,還抱著不破的屍體。她看著懷裡的人,目光是非常沉痛的。

她將不破安放在了地上,然後揮手給他打造了一座棺木,看著不破空蕩蕩的胸口,千夕顏的眼中那股仇恨再度開始聚集起來。


蓮落……她連碰到他的屍體都無法做到,她想讓他入土為安居然都沒有辦法。難道,真的要永永遠遠的離開她了嗎?

就在剛剛,千夕顏親眼看到了蓮落死在了她的面前。

他走的那麼的寧靜,他的嘴角還帶著笑意,眼睛是閉著的,似乎很安詳的樣子。但是,他還是走了,不可避免的走了。

他只能看著蓮落灰飛煙滅,她居然什麼都做不了。

她感受到體內的妖丹的涌動,蓮落,你的妖丹,還給你啊。你能不能回來再看我一眼呢?

千夕顏靜靜的站立在風中,狂風吹舞著她的秀髮,同時也輕輕地擊打著她的心。

「幕瀚之,枉費你飽讀詩書,卻不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句至理名言嗎?」千夕顏的手一動,流雲劍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她的雙手握緊了流雲劍,正面面對著幕瀚之,她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強大的力量,不過,她的力量也不輸於他的。

千夕顏的身上,也開始有狂烈的氣息運轉起來。

幕瀚之乍一看到千夕顏,被嚇的不清,可是很快就恢復了他一貫的鎮定自若。

他冷靜的看著面前的千夕顏,聲音冷淡的說道:「你不是死了嗎?怎麼會活過來的?」

千夕顏歪著頭看著幕瀚之,然後嘴角俏皮的一笑,自嘲的說道:「是啊,我明明已經死了的,我是怎麼活過來的呢?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幕瀚之的眼中戒備加深了,看著此時的千夕顏,說道:「我殺了你一次,就不會介意殺你第二次,我倒要看看,你能復活多少次!」

說完,幕瀚之的身體就快速的往下撲了下去,速度快如閃電,不過千夕顏也並不簡單,她閃身輕巧的躲避了過去。

躲過去之後,千夕顏突然伸出了兩根手指,說道:「幕瀚之,我可以回答你這個問題,我告訴你,我只能復活兩次,只有兩次而已,所以,你再要殺我,我就是真的死了,你明白嗎?」

幕瀚之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躲得過去呢?他怒瞪著千夕顏,說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千夕顏悠閑的站在遠處,雙手背在了身後,回頭看著幕瀚之,遺憾的說道:「這個問題,你真的想要知道?知道了,可不要後悔呦。」

幕瀚之已經處於十分憤怒的狀態之中了,他的雙手用力的往千夕顏的方向劈了過去,一股帶著強大力量的各種光刃出現在了空中,那種毀滅性的力量,是足以毀滅整個瑞王府的。


千夕顏卻站在原地並沒有躲避,突然之間,仰天長嘯,一股清越的鳳鳴之聲回蕩在了整個天地之間。

千夕顏的身體快速的化為了一隻鳳凰,大大的尾翼,五彩的羽毛,繽紛的翅膀,美輪美奐。

她,是浴火重生的鳳凰,也是妖界的新王!靈鳳!

幕瀚之瞪大眼睛站在原地,半響才不屑的揚起了嘴角,說道:「我以為你有多厲害,不過是一隻鳳凰,我已經有資格統領三界,區區一個妖王我怎麼會放在眼裡呢?呵呵,你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哦?是嗎?」千夕顏的聲音突然就迴響在了幕瀚之的耳畔。

然後,鳳凰收起了她的翅膀,搖身一變,變回了千夕顏之前的樣子。

千夕顏摸摸自己的臉,似乎回憶起了往昔的事情。

她的雙眸中,流轉著七色的異彩。與生俱來的高貴,讓人忍不住想要跪下膜拜。

淡淡的說道:「如今,我才真正明白自己的身份,我才知道,為什麼我的血如此的吸引人,為什麼那些妖精這樣的趨之若鶩。原來,我竟然是靈鳳。」

「似乎,我要經歷了兩次的死亡,兩次復活才能夠回復我的真身。」

千夕顏淡淡的說著,彷彿是與自己無關的故事一樣。她說道:「第一次的時候,蓮落已經幫我打通了經脈,而這一次,你挖掉了我的心臟,卻正促進了我的重生。」

「幕瀚之,我說過,你會為你所做的一切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千夕顏咬牙說道。

她真的,無法原諒這個人,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價,都一定要阻止他。 今天,就好好的一決高下吧。

千夕顏轉了轉手中的流雲劍,冷靜的看著幕瀚之。

此時此刻,一絲一毫的愛慕都不再存在了。她和幕瀚之之間,沒有了絲毫的關聯。

風聲陣陣,千夕顏的周圍繚繞著繽紛的色彩。那些光芒在不斷的閃爍著。在夜色下變得更加的美麗奪目。

靈鳳的力量開始慢慢的在千夕顏的體內覺醒,千夕顏的周圍,出現了越來越強烈的風暴。

地上原本的一片廢墟開始慢慢的化為了塵埃,在狂風的吹拂中,很快就變得無影無蹤了。

幕瀚之邪笑著看著千夕顏,說道「夕顏,你放棄吧,你是不可能贏我的。」

「呵呵,那就來試試吧,你對自己,也不要太過有自信了。」千夕顏的雙手已經握緊了流雲劍,流雲劍上開始出現了淡淡的藍色的光芒。有白雲一樣的淡淡光芒籠罩在流雲劍上。

流雲劍開始慢慢的閃爍出越來越奇異的光芒,幕瀚之不屑的看著千夕顏,在他的眼中,千夕顏的舉動也不過就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在他可以統一三界的力量之下,區區一個小小的靈鳳又能如何呢?

幕瀚之的手微微的舉起,一股強烈的能量就開始凝聚在了手掌之上,他的手一揮動,加快了那些飛灰的消散。

整個瑞王府幾乎都要被幕瀚之的這個舉動給弄塌陷了。

千夕顏腦中不斷迴響的,都是蓮落的樣子,她在復活的那一刻,親眼看到了蓮落在她的眼前消散了,魂飛魄散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明明應該是她魂飛魄散才對啊,蓮落會這樣,都是她的錯。都是得她的連累。

蓮落不應該死的,就算是死,他也應該墮入輪迴,他不應該是會灰飛煙滅的。難道,真的就要永遠失去他了嗎?

雖然,她可以對著幕瀚之笑出來,可以在面對幕瀚之的時候還是淡定自若的樣子,但是,她的心裡是怎麼都無法原諒自己的。

蓮落幫助了她那麼多,到最後的時候,她好像還是幫不到蓮落啊。


幕瀚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要與你一戰。

千夕顏的手中,突然放射出了強烈的光芒,她的眼中,突然就出現了模糊的淚痕。

這一招,叫做流光,是蓮落教給她的第一個招式。蓮落,我就用你教給我的招式,對付這個殺死你的十惡不赦的混蛋,你能看到嗎?

千夕顏手中的流雲劍快速的飛射出去,萬道光芒從中間放射出來,千夕顏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身上也可以爆發出如此強的力量。

現在的她,終於不再整日的需要別人的保護了,她可以有了保護別人的力量,可是,她想要保護的人,似乎都不在了。

那就?那就只有,用這股力量,為她心中最惦念的人,報仇了。

千夕顏發射出來的那萬道光芒朝著對面的幕瀚之快速的沖了過去,將幕瀚之團團籠罩在了其中。

幕瀚之張狂的大笑著,現在的他又怎麼會介意這種東西呢,這些,根本就難不倒他的。

幕瀚之的手緩緩的伸展開來,手中出現了大片大片的金色的符咒。

在周圍形成了一道堅硬的壁壘。將幕瀚之保護在了其中。然後,那道金色的符咒上,各種紋路都開始流動起來,放射出了奇異的光芒。

然後,他只是輕輕的揮動,突然天空中就出現了千萬道血紅的絲線,其中還夾雜著濃烈的血腥之氣,鋪天蓋地的朝著千夕顏沖了下來。

千夕顏就站在原地,看著那些血腥之氣撲面而來,那些紅色的絲線組成了一個牢籠一樣的東西,幾乎讓千夕顏無法逃脫。

千夕顏的呼吸開始慢慢的變得越來越是艱難,在那些紅線之中她幾乎要窒息了。

就好像,沉沒在了一片紅色的海洋之中。千夕顏的雙手輕輕的往上揮動,在那些絲線之間艱難的往前望著。

她可以看到幕瀚之淡然的臉色,嘴角帶著的得意的笑容。

不行,不能讓這個人得逞,一定,一定要阻止他。一定不能放棄。

千夕顏憑藉著腦海中越來越是強烈的意念,開始努力的揮動手中的流雲劍。

「瀚海闌干百丈冰!」

她艱難的揮動著蓮落教給她的招式,在揮動之中,那些絲線開始被她強大的意念掙開了。

然後,一股又一股越來越大的風浪向著前方翻湧而來。

不過因為拿漫天的紅色絲線的緣故,千夕顏發出來的那股氣浪並不能很準確的到達她想要到達的地方。

只能被紅色絲線阻攔在了外面,讓千夕顏覺得很遺憾。

「幕瀚之,別以為這樣你就贏得了我。」千夕顏咬咬牙,輕輕的撫摸著手中的流雲劍。

她到現在還記得,當初蓮落第一次贈給她流雲劍的時候她是多麼的欣喜,她那個時候,覺得自己終於可以做一名劍客了。

後來,她可以和流雲劍心意相通,連蓮落也說她對於劍招的領悟能力非常的強。

而流雲劍,也伴隨著她一次一次的化解了危機,到最後,流雲劍被摧毀。

那是蓮落唯一給過她的東西了吧。她是非常珍惜的,所以,被毀掉的時候,她是很傷心的,不過在那種情況下,根本沒機會傷心。

他們能活下來,還全靠了別人的犧牲。

後來,為了將流雲劍修復好,又兜兜轉轉的發生了好多的事情。沒一點每一滴現如今,都是千夕顏最珍貴的回憶,因為,那都是與蓮落一起的,回憶。

千夕顏慢慢的摸著劍,胸中翻湧著複雜的深沉的情感,就像海浪一下拍打著她的內心。

她再次的舞動了流雲劍,使出那招「瀚海闌干百丈冰。」

此刻,她的心念與流雲劍已經融為了一體,幾乎達到了忘我的境界,心中眼中只有這把與她共同經歷風雨的流雲劍。

似乎在流雲劍上,她還可以感受到那個人的體溫。

千夕顏突然閉上了眼睛,閉眼的瞬間,就覺得她似乎能感受到周圍的氣息了,那些紅色的絲線的纏繞的位置,都很清晰的攤開在她的面前。

千夕顏的手開始微微的顫動了一下,然後舉著流雲劍,動作越來越快,頭一次,這麼精準這麼迅速的完成了瀚海闌干百丈冰的每一步劍招。

滔天的巨浪開始在她的身前形成,與那些紅色的絲線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較量,千夕顏的手一伸,身上放射出五彩的光芒。

強烈的光芒過後,她再次顯露出了真身,抬頭鳴叫了一聲,然後巨大的翅膀揮動,將周圍的紅色絲線都掃開。

然後,那滔天的巨浪就再也不受阻礙的到達了幕瀚之的身前。

幕瀚之看著這威力巨大人劍合一的一招,絲毫不為所動。

才只是這點能耐,他還不放在眼裡的。

幕瀚之的手輕輕的轉動起來,然後身前的虛空似乎都受到了他體內力量的影響。變得扭曲起來。

一道巨大的紅色的盾牌就出現在了幕瀚之的身前,那些風浪遇到盾牌之後全部都饒了過去,從幕瀚之的身邊一點一點的消散了。

化為靈鳳的千夕顏,銅鈴大的眼睛中熠熠生輝,她一定不能輸,才這麼幾招,不可能打敗她的。

巨大的冰塊在空中開始形成,咔嚓咔嚓的聲音響動起來,空氣似乎都要凝固成冰塊了。但是,在遇到幕瀚之身前的護盾之後,力量似乎全部被化解開來了。

幕瀚之站在中間猖狂的笑道:「千夕顏,你這樣只是在做無用功而已啊,我根本就不會受傷的,而你呢,我才只使出了那麼一點點的力量,你都快要招架不住了,我勸你啊,還是趕緊投降吧。也許,我高興了,還可以放過你呢,畢竟,我能這麼厲害,你也出了一份力啊,沒有你的心是做不到的。」

千夕顏巨大的雙眼中放射出一道激光,幾乎要將地面都穿出一個洞來。

那道強烈的光柱射在了幕瀚之身前的盾牌之上,盾牌上的紅色光芒開始了微微的蕩漾,但是,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多餘的影響。

千夕顏化為了人形,站在原地微微的喘息,慢慢的蹲下了身子,額頭上不停的有汗水滴落。

怎麼會這個樣子呢。才交手了這麼一兩招,她就覺得如此的疲憊,一定,一定還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的。

難道真的是幕瀚之太強大了嗎?千夕顏半跪在地上,汗水不斷的從臉頰上滴落下來,滲進了身下的土地之中去了。

千夕顏輕輕的摸著那些泥土,嘴角浮出了嘲弄的笑意,說道:「就算是死,我都不會放棄的,更別提投降了。你可以害我死兩次,也不在乎多一次。有本事,便奪去我的命好了,夕顏不會怕的。」

她站起身,流雲劍從空中快速的落回到了她的手上。

在月色的照耀下,流雲劍上面閃爍出了奇異的光芒。千夕顏將流雲劍插到了地上。然後看著土地,腦海中浮現的全是蓮落魂飛魄散的場景。即使是死,他都可以那麼的從容優雅。 「蓮落,你等著我好了,不管輸贏如何,我都要這個人給你一個交代,我都要他付出代價。」

千夕顏手扶著劍站起了身,眼神凌厲的看著對面的幕瀚之,手中的劍光芒越來越強烈。

她的手一揮,劍氣頓時呼嘯而上,繚繞在了上空。

「好啊,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看你怎麼挨得過我的攻擊。」幕瀚之嘴角露出了邪氣的笑容。

千夕顏雙手舉著流雲劍,橫在了身前,準備好了迎接他的攻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