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的手中,持著一桿戰戟。

2021 年 1 月 5 日

「當初在紫星秘境的時候,便想要將你們兩人弄死,煉化成身外化身,卻不料你們兩人的運氣好,竟然逃脫了出去……這一次,我三人聯手,在這盤龍星城的核心之地中,你們兩人,插翅難飛。」

敖無塵淡淡的說道。

「龍族……竟然已經同異族聯手了。」

無煌深吸一口氣,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不然……你們以為,我龍族憑什麼可以安然無恙的煉化那顆碧落天丹?」

「那個什麼雨師逆天,也是一個蠢物……碧落天丹,可以助人入道,達到一個與整個世界共呼吸的境界,用這等寶貝,換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簡直就是世上無二蠢材。」

敖無塵的臉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

無煌和水元忻兩人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絕望。

大荒石碑上,排行第二,第三,第四的強者聯手,他們兩個是絕對沒有或者出去的希望的。

現在,他們只希望,林笑不要現身,也不要輕舉妄動。

能夠將龍族與異族聯手這個消息傳出去,才是最為重要的。

……

「我的丹,又豈是那麼容易煉化的?」

林笑並沒有現身,他聽著敖無塵的話,嘴角閃過一抹嘲弄。

林笑還正愁著,龍族不去煉化那碧落天丹呢。

「可惜,這敖無塵沒有使用過碧落天丹,不然我現在就可以讓他去死。」

林笑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冰冷。

他的身形,緩緩的顯現出來。 832

「你怎麼出來了!」

無煌和水元忻兩人,見到林笑竟然顯現出身形,頓時間,臉色大變。

「沒想到,你竟然出來了。」

彌羅天的臉上,流露出了一抹笑意,「原本,我還以為,你會繼續躲在暗中呢。」

「無影天衣是你羽族的東西,我穿著這個,跟沒穿沒什麼兩樣。」

林笑將無影天衣脫了下來,「若是你真的受傷了,這東西可以瞞過你,可惜你沒有受傷啊。」

「你穿著的,不過是無影天衣的本體之上,裁剪下來的一小部分而已。真正的無影天衣,在我的身上。」

彌羅天點了點頭。

「所以你瞞過了窺天鏡的窺探。」

林笑開口說道。

「你究竟是誰!」

突然間,彌羅天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她的目光中,都爆射出了一道道的紫色光芒。

「我發現……若是我想要掌控這根羽毛,必須要將你斬殺……似乎,我們是宿敵!」

彌羅天並不知道這根羽毛是什麼。

若是她知道,這根羽毛,便是當年斬殺禹餘道人的緋蒼之羽的話……怕是她立刻就會知道,林笑便是掌控輪迴的那人了。

輪迴在下界,尋找一個又一個的宿主,但是每一個輪迴宿主,都會遭受到不幸。

在那個輪迴的宿主主動顯現出來之前,就算是異族的准聖,也休想推算出那個輪迴的宿主,究竟藏在何處。

不僅僅是下界,在星空當中,在仙界之內,也有輪迴的宿主。

在那一戰,輪迴可是被打的四分五裂,化作了無數的碎片,散落在整個盤古世界。

「是啊……我若是想要掌控我手中的那件寶貝,也必須要殺了你,得到那根羽毛才行。」

林笑聳了聳肩,開口說道。

「你就是仙界的那個什麼雨師逆天?現在正在和仙族的那群老頑固們發動戰爭的那人?」

驀然間,魑痕開口了。

「正是。」

林笑點了點頭。

「現在,你那個什麼大夏神朝,是受到我聖族庇護……若是沒有我聖族在那方時空之外,堵住進入那方時空的大門,你那個什麼大夏,早就滅亡了。」

魑痕的嘴角,閃過一抹笑意。

此刻的魑痕,早已經沒有在十相天國中,那氣急敗壞,與頹喪的氣息。

有的只是衝天的霸氣,與絕對的自信。

在十相天國中,他因為自身法則推演程度不高,並不是頂尖的絕世強者。

但是在這外界……除卻星爵之外,他不懼任何人。

就算是星爵,魑痕也有信心一戰。

「是啊,多謝了。」

林笑看著魑痕,十分認真的說道:「若非是沒有你們,軒轅,有熊,公孫三族,想要滅我大夏,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麼不如你們加入我聖族如何?」

突然間,魑痕說道,「你的敵人,是仙族的那些老頑固……而那些老頑固,同樣是我聖族的大敵。敵人的敵人,不就是朋友嗎?」

「道不同,不相為謀。」

林笑微微搖頭,拒絕的十分乾脆。

「你這樣拒絕,就不怕我異族撤軍,讓你那個大夏,覆亡在那個什麼大商的手中?」

魑痕似笑非笑的說道。

「行啊,你去讓你的族人撤軍吧,我沒有任何意見。」

林笑聳了聳肩,滿不在乎。

這下,輪到魑痕啞口無言了。

他們可絕對不敢讓大商的大軍,攻入大夏時空的。

因為那一方時空當中,可是異族布局中,最重要的一個關口。

現在,仙界北海的事情,似乎已經暴露了……仙族強者,已將將北海的那個祭壇摧毀。

若是被他們再發現了那方時空的祭壇,怕是異族這億萬年的謀划,就要落空了。

留下一個祭壇,還有一些希望。

若是兩個祭壇統統的毀了,那麼異族就徹底玩完,從三清消失之後,到現在那無數年的布局,就徹底的失敗了。

異族不敢賭,甚至他們還要全力的幫助大夏,抵擋大商。

見到魑痕的神色,林笑不屑的一笑。

這個魑痕……在心智之上,並不如星爵。

「說那麼多做什麼……直接將他綁來就是,反正他是一個逆天級的術鍊師,抓過來,餵給他吃了鎖心丹,專心為我族辦事就是。」

敖無塵開口了。

「龍族……哦,不對,應該是異族敖無塵。嗯,異族敖無塵……」

「你說什麼!?」

敖無塵聽到林笑的話,當即暴跳如雷。

龍族最是驕傲,關於龍族的種族,更是不容褻瀆。

現在,林笑竟然將龍族歸為了異族……這對龍族而言,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難道不是嗎?」

林笑冷漠的說道:「龍族不是已經融入到異族當中,成為異族了嗎?莫非,還讓我說,你是聖族敖無塵?抱歉,聖族那兩個字太噁心,我說不出口。」

「你找死!!」

敖無塵狂嘯一聲,手中的戰戟,化作一道金色的光霞,狠狠的朝著林笑爆射而去。

敖無塵的身上,都爆發出了一道金色的氣浪,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在他的身上升騰起來。

一條巨大的九爪神龍的影像,出現在他的背後。

「九爪神龍!」

林笑的眉頭微微的皺起。

「雨師逆天,膽敢侮辱龍族……你死定了!」

敖無塵那巨大的咆哮聲回蕩起來。

他那一戟,已經到了林笑的面門之前。

「不好!」

「上!」

無煌和水元忻兩人,大驚失色。

林笑雖然是尊級術鍊師,但是被一條九爪金龍這般近身,根本就是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在這樣的距離之下,敖無塵出手的速度,絕對要超過各種陣法,法寶,符籙,甚至保命丹藥發揮作用的速度。

呼!

但是下一刻,林笑的身上,陡然間燃燒起一團火焰。

這團火藥爆發的一剎那,便發出了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波動。

那恐怖的力量波動,直接將敖無塵這恐怖的一戟擊退開去。

轟隆隆——

隨後,一座明黃色的丹爐,出現在林笑的頭頂之上。

八卦爐。

原本,這八卦爐被禹餘道人拿去了。

但是現在,禹餘道人已經暫時停止去布置九州結界中的東西,所以這八卦爐,便又回到了林笑的手中。

八卦爐……

先天至寶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將林笑守護在其中。

隨後,又是一座塔型的防禦至寶,將八卦爐給籠罩起來。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無煌:「……」

水元忻:「……」

魑痕:「……」

彌羅天:「……」

這個傢伙,拿出兩件頂級防禦至寶……根本就是武裝到牙齒里,難怪這小子敢來。

除非准聖出手……或者數尊頂級道主同時出手,否則,這世間有誰能夠破開這一件先天至寶,一件頂級的後天功德防禦至寶的防禦?

這個時候,彌羅天恨不得扭頭就走。

無恥!

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重生妃狂,御寵成凰 縱使彌羅天的分身,在下界與林笑糾纏了無數年……但是這一刻,她依舊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林笑的無恥。

已經達到無止境的了。

「殺不死那個雨師逆天,也要全力將雨無煌和水元忻兩人斬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