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早將一切都料在了心裡,知道何正會怎麼反駁,也早就做好了完全拆穿對方的準備。

2021 年 1 月 7 日

「我受了傷你看不見嗎?既然受傷了,還怎麼演示?」

何正惱羞成怒地道。

「只怕你根本不會那個功夫吧!」

林淵的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銳利,有種將一切掌控的趨勢,冷然道:「既然何副谷主不敢演示,那就讓我來給你演示一下!」

「你來演示?」

此言一出,便是引來四大長老和蕭慕容的側目,為何林淵來演示,演示了有什麼用?


「各位太上長老,還有蕭師叔看好了!」

林淵不語,將左手緩緩抬了起來。

轟咔!

陡然間,他一拳轟向了一旁一顆在大戰中殘存的古樹。

嘶嘶!

咔咔!

那大樹受他一拳,升級迅速枯萎,漸漸地樹榦變得乾癟,樹葉變黃,紛紛是從樹枝上飄落了下來,不多時一顆千年古樹,已經變成了一根枯木。

「現在,蕭師叔可以撕開他右手上的繃帶了!」

林淵滿是殺機的眼神再度鎖定住何正。

蕭慕容眼神中有些疑惑,不過看到林淵如此篤定,還是準備照做。


「嘶啦!」

繃帶撕裂,那一剎那,何正眼神中有一閃而過的殺機,但他並沒有選擇立即出手。

頃刻,何正的右手暴露出來,那是一隻乾癟無比的右手,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老、枯黃……和林淵剛才一拳轟下去的千年古樹有什麼區別?

「為何何正右手的傷勢與林淵那一拳的效果一模一樣,難道這傷勢是林淵造成的?」

這一刻,眾人臉上再也掩飾不住疑惑。

「何正,現在你還想作何解釋!?需不需要我把數月之前,你穿著紫袍、提著綉有九字燈籠追殺我,卻因為大意反被我一拳擊傷的事,詳細給諸位太上長老描述一遍,再來反駁你?」

同一時間,林淵面目猙獰,步步緊逼。

九字燈籠!追殺林淵!反被林淵所傷!

這一刻,四位太上長老和蕭慕容再傻,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何況他們本身不傻!

「何正!?」

所有的目光全都盯死了何正。 「哈哈!好!我只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出來我右手有問題的?難道就因為我用袖袍擋住,你就確定我右手一定有問題?」

何正再也不反駁,因為到了這一步,言語上的反駁已經沒用了!

他只想知道,林淵是如何看出來是他的?

林淵冷笑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要讓你死都不知道為什麼!」

「是上面殘存的死亡氣息嗎?我已經掩飾得很好了,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何正自行猜測。

林淵根本不說話,實際上右手上的死亡氣息何正的確掩飾得很好,他能發現對方是就九燈完全就是意外!

首先他發現何正是魄指證的,曾經在入宗考核上企圖用精神衝擊暗殺他的人。

但當時他還沒有將何正與九燈聯繫在一起,直到看到對方的右手一隻隱藏在袖袍之下,有種故意而為之的意思,下意識地他就用意識之眼刺探一下,這位暗殺過他的仇人究竟在掩飾什麼。

這一刺探,終於是震驚了他!

他豁然發現,此人的右手乾枯無比,竟和死亡之拳留下的傷勢一模一樣!

重生好媳婦 ,他猜到了一切!

「何正,身為武道谷副谷主,卻是血矛殺手!更是『九燈』中的第九燈,你作何解釋?」

一切都已經明了,趙太沖厲聲喝道。

「哈哈,解釋?」

何正大笑,下一刻面色陡然變得猙獰,「我的解釋就是殺了你們!」

唰!

毫無預兆,何正左手之上便是出現一把翠綠匕首。

左手運匕,一匕扎向一旁的蕭慕容。

「全盛狀態的你尚且不被我放在眼裡,就憑現在的你?」

蕭慕容冷笑,不慌不忙咔擦一聲先捏碎何正的右手,繼而才是右手點出,霎時,那雪白色的指尖陡然閃出一道可怕的劍氣。

轟咔!

何正偷襲的翠綠匕首直接被劍氣打飛,連蕭慕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人劍合一!指尖劍氣!蕭慕容,你的進步好快,難道已經要凝聚劍勢了嗎?」

偷襲未成的何正斷去一臂,痛得嗷嗷直叫,但他的雙目卻死死盯住蕭慕容,眼神又震驚,又忌憚。

「將死之人知道那麼多幹嘛?」

蕭慕容冷笑一聲,道:「何正,給你最後的機會將血矛的機密信息泄露出來,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蕭慕容畢竟身為執法堂堂主,對摺磨人的玩意兒當然知道得不少。

四名太上長老靜觀其變,早已經不將何正當成星月穀人,所以蕭慕容怎麼折磨他,他們都不會插手。

「嘿嘿,殺我?你以為身為九燈之一,何某真的連一點壓箱底的本事都沒有嗎?」

何正冷笑。

「冥燈!」

嘩!

一眨眼間,何正手中便多了一盞黑色的燈籠,但眾人還沒有看得真切,陡然間黑芒大作,天地間依舊是被黑光充斥滿,再也看不見別的東西。

「不好!他要逃!」

眾人大驚,林淵連意識之眼都刺探了出去,最終卻發現周圍空無一物,對方跑得也太快了。

「不對,這是幻境!」

林淵醒悟,周圍連四位太上長老和蕭慕容都不存在,只有一種解釋,看到的是假象!

不過他實力不足,卻沒有任何辦法,只好拿出混元傳音童將消息告訴四位太上長老。

轟!轟!轟!

就在林淵說完沒有多久,便是一陣山崩地裂的攻擊之聲,幻境被四位太上長老以蠻力破去。

「人已經跑了……」

趙太沖目光審視了一圈周圍,何正早已經不知道蹤跡。

「出賣師尊的肯定是他!我早晚會把他找出來碎屍萬段的!」

蕭慕容一改往日的和煦,面色狠辣。

「放心,血矛動作頻頻,他不會隱匿太久的。這次多虧了林淵發現何正的真實身份,不然後患無窮。」

老嫗的目光投向林淵,到現在都還有些驚訝於林淵是怎麼發現何正的身份的。

林淵也沒有解釋,他現在在想另外一個非常關鍵、想了許久都未曾想通過的問題。

那就是血矛為什麼要懸賞他!


本來他不可能想通這個問題,但是現在突然發現在入宗考核上偷襲過他的何正居然是第九燈,那曹卓是誰?


何正偷襲他,無非就是想讓曹卓獲得第一進入星月谷,這麼說來,何正、曹卓二人之間必有聯繫!

但這件事,他暫時不打算聲張,血矛的勢力滲透得太厲害了,直接針對曹卓恐怕會打草驚蛇,此事最好的處理方法是和蕭慕容暗中商議,藉機從曹卓身上釣出大魚才是最關鍵的!

心中主意已定,林淵便不說什麼了。

這時,趙太沖道:「好了,將其他人的屍身收拾起來,我們先回宗門吧。」

「恩。」

眾人點了點頭,各自去尋找本宗門隕落長老的屍身。

同時,蕭慕容則注意到了更多的東西,那就是被他和四大太上長老聯手斬殺的神勇境殺手,將他們的面罩一一取下之後,竟發現全部是他花費極大功夫才調查到那份名單上的人物!

也就是說,他費盡心機,才查出一些血矛在各宗高層安插的姦細,然而所有的姦細卻都死在了這一戰之中!

名單精確到一個不差!

「這是借刀殺人!血矛是怎麼知道我查出的名單上究竟有誰的?」

蕭慕容大驚,心中浮現無數個疑問:「究竟是誰泄的密?何正?按理說,師尊絕不會把這樣一份名單給他看到……」

究竟是誰?

星月谷中難道還有地位更高的姦細?

這幾個太上長老?

想到這裡,蕭慕容無比震驚,卻什麼都不敢說,星月谷的複雜情況超出了他的預期!

「好了,走吧。」

幾位太上長老沒有發現蕭慕容的異常,不多時見所有的屍身都找了回來,當下便是道。

蕭慕容也沒有多說,眾人收拾好屍身,沿途返回。

「誒,有點麻煩啊。四個老東西也從星月谷里出來了,我貿然上去定然會大打一架……」

遠處,一燈僧人躲在一顆大樹樹冠之中,唉聲嘆氣。

他的計劃是在這裡和林淵再次碰頭,但星月谷四大長老的出現卻將他的計劃完全打破了。 陸青風死後,整個星月谷哀鴻一片,人人對血矛都恨之入骨。

尤其是武道谷,最近幾日,走在路上的弟子很多都是流著眼淚。

當然,更多的人選擇了拚命修鍊,發誓將來一定要找血矛報仇。

蕭慕容的住處。

由於發生了陸青風的事,已經完全打亂了蕭慕容歷練的計劃,他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去龍盪山空間了,而是留在谷內忙碌,一邊處理谷務,一邊布置部署針對血矛的事。

這一日傍晚,林淵突然造訪。

「蕭師叔。」

「什麼事,林淵?」

蕭慕容有些詫異地看著同樣沒去龍盪山空間修鍊的林淵。

「關於何正的事,有件事在蒼耳山之時我沒有說出來。」

林淵道。

「什麼事?」蕭慕容一臉奇怪。

「在入谷考核之時,我與煉器谷另外一個弟子曹卓競爭到關鍵時刻之時,何正曾經試圖用精神衝擊刺殺過我……」林淵將當初的事說了出來。

「什麼?」

蕭慕容作為執法堂堂主,又掌管情報的事,對於林淵入谷考核之時那番風波當然聽說過,此時聞言,神情立即一震,道:「你意思是曹卓也是血矛的姦細,何正想讓他加入星月谷?」

「是的,這是我的猜測。」林淵點點頭,道。

「曹卓現在在哪裡?」蕭慕容的目光中湧現出殺機。

「他還在器神陣里,我的建議是先不要動他,現在各宗確認的姦細都被剷除了個乾淨,唯有他是唯一確定的姦細,我們應該從他身上順藤摸瓜,找到更多的姦細以及血矛中人。」林淵提議道。

「你說的不錯,派人暗中監視他,一定能找出更多血矛中人。」

蕭慕容現在的殺機慢慢消退,變得更為睿智起來。

林淵不再多說,該說的他已經告訴蕭慕容了,而對方作為執法堂堂主,必然知道接下來怎麼安排更合理。

林淵離開了武道谷,再次回到煉器谷星月殿。

但今日,星月龍光並不在,據接替星月龍光在這裡看守大殿的長老說,自從他上次送林淵離開后,就一直沒有回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