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抱拳行禮,恭謹說道。

2021 年 1 月 9 日

葉行道微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眼睛深邃,靠在了背後的椅子上。

葉白再次行了一禮,向外退去。

片刻之後,屋中只剩下葉行道一人,他目光幽幽,忽然間他開口:「傳我命令,廢除葉白貶落為奴的命令,廢除葉白守陵三年的命令,廢除葉白一切罪責,恢複葉白葉家第七子身份,恢複葉白繼承人身份,恢複葉白內府一切許可權,即刻起,立即執行,不得有誤!」

門外,九輪烈日高懸,萬里碧空如洗,婆娑樹影下,葉白兩指摩擦著手中溫潤軟玉一般的青玉鍛體術,一身白衣,丹鳳眸子勾起。

微風拂過,落葉飄蕩,衣角蕩漾。

ps:第二卷完,葉白要崛起了,葉老魔要開始殺人了。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這本書我要崛起。

… 行走在葉家諾達的府邸之中,一個個僕從婢女露出一絲驚愕之色,隨後想到內府剛剛傳出來的測試成績,點頭彎腰,恭敬異常。

三天前,他同樣是從這裡走過,到處充滿了「不詳之人」「死而復生」「精進人亡」的聲音,可此時,餘下的只有恭敬,只有幾乎彎到了與腰平齊的後背。

下人奴僕是一個家族中風向轉變最快的一群人,不管曾經怎麼樣落魄,一朝得勢,便是萬人來投。

無視這些人,葉白穿過層層院落,向內府住宅區域走去。

片刻之後,一個古樸的院子出現在他的眼中,牆壁斑駁,青木小門,院子西北角落一片匆匆綠綠的竹子伸出低矮的院牆,隨風搖曳。

院子中隱隱間有聲音傳來,顯然是有人在。

葉白遙望,似是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忽然淡然一笑,邁步向前走去。

……

院子之中,葉立坐在輪椅之上,身後是葉雲。

「六哥,恭喜你得到青玉鍛體術,待你腿傷好了以後,便可立即修鍊這門功法,以你的天賦,想必不出三年,便能修鍊到小成的境界,不出八年,甚至就能跨入大成境界,到時候,府主老去,而六哥你恐怕尚未三十,那時誰能與你爭鋒,家主的位置絕對是你囊中之物。」葉雲鼻青臉腫的臉上帶著難以遮掩的興奮。

葉立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若是葉立坐上府主的位置,那麼他的身份地位都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日後的葉家絕對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這豈能讓他不激動萬分。

葉立聞言臉上雖然也有著淡淡的喜色,但不知怎的,卻忽然想起了這個院子曾經的主人,這讓他情不自禁臉色陰沉下來。


「葉乾還沒有回來嗎?當日你帶人前去抓捕葉白到底發生了何事,是誰將你打成這番模樣?葉福為什麼到現在也同樣沒有音信?」

昨日葉雲前來向他彙報之時,他正好處於斷腿剛剛重接,被父親那段話震撼的時刻,再加上得知葉白沒有被殺的消息,暴怒無比,根本就沒來得及考慮這些,但今日,家族測試中葉白強勢崛起,恐怖無比的踏上了七寶玲瓏塔第六層,兩者聯繫到一起,這讓他心中極為不安。

「還沒有,葉福也同樣沒有音信……」葉雲說道這裡,面色變了變,看到葉立陰沉目光掃來,囁嚅道:「是……」

嘭!

而就在這時,院落青木小門忽然傳來一聲巨響,門栓斷裂,兩扇門撞在牆壁上發出巨大的碰撞聲。

「是我,對嗎?」

人未至,聲已先到,一個清秀少年背著雙手,一身白衣,出現在青木小門口。

正是葉白!

末世為王 ,笑了笑,道:「呵呵,這不是六哥嗎?七弟來看你了。」

隨後不顧他難看的臉色,邁步走了進來,望著坐在輪椅之上的他,眼中有著奇異的目光:「六哥,聽說你腿被人砍了,不知哪個王八蛋如此大膽,簡直混賬之極,他不知道你是我葉白的六哥嗎?還是你沒給那混賬東西報我葉白的名號?」

葉立臉色難看至極,葉雲面色漲紅,如同火燒一般,只覺一股衝天的怒火要爆發出來,卻又被葉立制止住了。

葉立目光陰沉無比:「七弟,為兄身有不適,不送。」

「哦?為弟也看不得?」淡然的聲音從葉白口中傳出。

這一幕似乎極為熟悉,讓葉立腦中微微眩暈,似是想起了數日前發生的一切。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話語,同樣的人物,唯一不同的就是地位發生了轉變,一切來了一個大逆轉。

葉白背負雙手,並沒有向葉立走去,反而朝著牆角那片清脆的淚竹走去。

院落依舊古樸,竹子依舊清脆,有所差異的就是院子換了人,竹子斷了節。

拉過眼前的竹子,只餘一人之高,上端早已不見,斷裂處微微枯黃,參差不齊,留下或長或短的尖刺。

「為弟來看看你,也看不得嗎?」

葉白手指撥棱了一下頂端的竹節處,一個微微突起的綠包出現,綠油油,飽滿晶瑩。

斷竹發了新芽!

三日前在此發生的一切流轉在葉立的心頭,幾乎一模一樣的話語,讓他一股無名火起,這火超脫了語言的嘲諷,出離了憤怒,儘管葉白沒有任何羞辱性的話語,更沒有挑釁的行為,反而卻看似是一直保持風度,彬彬有禮,但卻就是這種風度,這種有禮,更加讓他難以接受,難以承受。

就算是腿上傳來的隱隱疼痛,就算是父親昨日的話語還停留在耳邊,但他就是有一種憤怒,難以抑制的憤怒,怎麼遮掩怎麼強行壓制卻都壓制不住。

「葉白,你什麼意思?少在這裡給我貓哭耗子假慈悲,我葉立的事還輪不到你管,給我滾出這裡。」


其實早就已經撕破了臉,既然不想再壓抑,葉立又何須假以辭色。

但葉白似乎充耳不聞,目光緊緊盯著斷裂竹節處飽滿的綠包,片刻之後,他幽幽的聲音才響起。

「六哥,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葉白鬆開手中的斷竹,撲稜稜彈了回去,又撞擊到其他竹子上,瞬息之間,一片簌簌竹葉搖曳聲。

他轉身看了一眼周圍熟悉的景色,這具身體在這裡生活了十四年,一草一木,一磚一瓦,盡皆熟悉無比。

他大步向前走去,無視葉立葉雲緊緊盯著的陰沉目光,穿過院落,踏上台階,猛然轉身,遠處小黑山磅礴高大的山影映入他的眼帘。

他微微低頭,掃向葉立:「多謝六哥這些時日幫我照看我的老宅,現在我回來了,你可以滾了。」

葉立面色陰寒的如同能夠結冰一樣,眼中冰冷無比,似是可以將人凍結。

「若是我不呢?」冷冷的聲音在他口中傳出。

「呵呵。」葉白輕輕的笑聲響起,丹鳳眸子仿若一朵花盛開,嘴角勾起,露出滿嘴雪白的牙齒。

葉雲一直在旁觀望,沒有說話,此時卻突然感覺到一絲寒意,雖然是在笑,但那雪白的牙齒卻讓人感到了一種兇殘。

如同老魔一般的兇殘!

「六哥,你這樣不好。」

葉白笑意盈盈,不顧葉立葉雲難看無比的臉色,接著說道:「與其被我打出去,不如老老實實的滾出去,至少,留住了面子,你說是不是?」

咔咔!

葉立拳頭握緊,關節發出清脆的響聲,目光陰冷無比,盯著葉白一動不動。

片刻之後,他狠狠瞪了葉白一眼,道:「葉雲,我們走!」

葉白原地大笑,囂張無比,如同一個仗勢欺人的大壞蛋。

「六哥,不送!」


ps:感謝書友半曲離歌的打賞,感謝0313天旺、percival、中華夢我的點贊,感謝還有諸多默默無聞推薦收藏支持的書友,感謝特意冒泡支持的魅惑的流年,感謝眾位好友的積極評論和建議,鳳眸在此謝過了。

… 武道高低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衡量,武道修為,肉身之力,功法境界,其中修為和肉身是根基,而功法則為提升修為,鑄就根基的手段。

根據效果不太,功法可以分為兩類,一是修鍊功法,二是戰鬥功法。

有些功法的效果是提升武道修為,有些是提升肉身強度,這類的功法屬於修鍊功法,目的在於鑄就根基,還有些功法的效果是用來提升戰力的,這樣的功法則屬於戰鬥功法。

當然,很多功法都兼有數種效果,比如牛魔練氣拳,既能積累精元提升修為,也能同時提升戰力,對於煉體也有一定的效果。


但每一種功法側重都有所不同,牛魔練氣拳最主要的效果是積累精元,葉福所修鍊的鍛骨功法是強化肉身,葉立的虛靈劍是提升戰力。

不是沒有能三者同時提升的功法,但這樣的功法,卻不是低級武者所能得到的,而且,這樣的功法也並不是就一定非常強悍。

功法貴在精而不在多!

就如青玉鍛體術,積累精元的速度恐怕還不如白級下等中一些頂尖的功法,對戰力的加成更是沒有半點,但它卻可以打造出一個強悍到恐怖的肉身,金剛不壞,霸道無缺,普通刀兵反手間就能打成碎片,除去真正的法器,就算是一些殘破的法器,徒手間也不是不能擊碎,若是放在地球上的戰爭之中,這樣的肉身就是一輛坦克,除非是有更高等級的存在,不然在同階中,完全就是碾壓一切,橫掃無敵。

而且,青玉鍛體術一旦小成,肉身幾乎沒有力盡之時,耐力悠長無比,恢復能力同樣無與倫比,這樣的存在,簡直是變︶態一般的存在。

但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青玉鍛體術同樣有它一個極大的缺陷。

這個缺陷並不是修鍊困難,而是修鍊困難無比。

以葉立的天賦,在葉家年輕一輩中可以排入前三,即便是整個幽州城,四大世家,無數少年人,但卻也絕對可以在少年一輩中排入前十,但即便是如此,卻也需要幾乎三年的時間才能將青玉鍛體術修鍊到小成的境界,八年時間達到大成,而且這還是葉雲略帶恭維的話,做不得准。

葉行道同樣是少年之時得到的青玉鍛體術,而且還是完全憑藉自身的實力,雖然不是天生神力,但在肉身方面卻也有著遠超常人的恐怖天賦,年紀輕輕,肉身便有三千斤的強悍力道,可就是這樣,如今他已將近知天命的年紀,三十多年的修鍊,才跨入宗師境界。

青玉鍛體術的修鍊難度可想而知。

而且這還不止,青玉鍛體術可以鑄就出一個強悍無比的肉身,但同樣的,肉身強大的同時,所能積蓄的精元卻也比其他人多了數倍不止。

但這對於修鍊青玉鍛體術的人來說,卻並不是一個好事,而是天大的麻煩。

青玉鍛體術最大的效果是打造肉身,修鍊時所吸收的天地精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被消耗用來強化肉身,積蓄精元速度極為緩慢,甚至連白級下等的功法都比不上,因此,肉身所能積蓄的精元比其他人多數倍,也就代表著要比別人花費數倍的時間才能跨入下一個境界。

同等級中確實可以碾壓,甚至越級戰鬥也不是不可能,但在武道修為上,卻會被人遠遠拉下。

同樣的時間,他人可能已經跨入化精期,但修鍊青玉鍛體術,卻可能還是養精中期。

「有一得必有一失,古人誠不欺我!」葉白坐在院中石階之上,目中幽幽,盯著手掌間的傳承石。

將修鍊青玉鍛體術可能帶來的好處和壞處全部理清,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青玉鍛體術修鍊起來的確困難無比,若是以這具身體原先主人的天賦,恐怕至少也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才能達到小成的境界,但是……哈哈……」

他嘴角裂開,放肆地大笑起來,囂張無比,聲音傳盪四周,令離得這個院子稍近一點的僕人奴婢一個個心中嘀咕不已。

他眼中精芒大放,拳頭緊緊握在一起,心神感應丹田中高高懸挂的黑色書籍。

「但這一切都我來說,全部都是他么的在放屁!」

一道黑色光芒倏忽間自黑色書籍上席捲而出,在他手中一個旋轉,留下滿手白沫,隨後仿若一股吃人的妖風一般,又退回丹田。

嘩啦啦!

黑色書籍書頁一陣翻動聲,第一頁之上,光芒大放,耀眼之極,讓人睜不開眼睛。

片刻之後,一個精英剔透的白色傳承石圖案出現在其上。

位置略微靠後, 老板請務必開除我

兩行仿若蝌蚪一般的奇異文字浮現在晶瑩傳承石圖案之後,依舊是完全不認識,但葉白目光掃過,卻瞬息之間明白了其蘊含的含義,不過,就在他明白了第一行文字所代表的含義后,嘴角瞬間抽搐起來。

「不入流功法,低等武者所創,無習之必要,垃圾。」

與牛魔練力拳的評價說明完全一模一樣,沒有一個字的變化。

我想讓你愛這個世界 ,威力有限,但現在的這門功法可是青玉鍛體術,號稱葉家鎮族神功的強悍功法,是葉家無數少年夢寐以求不惜血拚都要爭奪的功法,葉行道更是憑藉這本功法隱隱間有成為幽州武道第一人的趨勢。

但是,在黑色書籍這裡,卻依舊是落得一個不入流功法的評價,這怎麼能讓葉白接受?

「媽蛋……」葉白狠狠呸了一口,再也說不出來話了,他不打算再理會這簡直有病的黑色書籍。

向第二行文字看去:「可直接吞噬,恢複本體能量或者直接銷毀,亦可煉化為武道種子,進而直接掌握這本功法,但強烈不建議這樣做,垃圾功法,費時費力,強烈建議銷毀。」

雖然隱隱間猜到第二段文字的含義可能不會是什麼好話,但真明悟了其含義,葉白還是忍不住有暴走的趨勢,完全一模一樣的文字,連個標點都沒有變化。

葉白滿臉黑線,有種想要將黑色書籍拆開,看看到底什麼樣的功法在它那裡才算得上是入流。

放棄了這個不現實的想法,略過開頭和結尾,他低沉的聲音響起:「直接煉化。」

隨著聲音落下,頓時黑色書籍上晶瑩傳承石圖案發出幽幽光芒,隨後慢慢漂浮而起,化為了真實一般的存在,然後「嗖」的一聲,自高空掉落,落入一條略顯粗大的裂縫之中。

葉白緊緊盯著,但片刻之後,卻完全沒有反應。

「怎麼回事?」他面色瞬間嚴肅起來,感覺到絲絲不妙。

但再次過了片刻功法之後,裂縫之中,依舊沉寂無聲,沒有半點反應。

忽然之間,他心中一動,心神向黑色書籍「看」去,原來的地方出現了第三段奇異文字。

「能量不足,不足以支撐武道種子破殼而出,可提供妖血土,火陽玉,玄冰液,精金石,枯雷青極木作為肥料,亦可直接耗費壽元強行催化。」

ps:我能說為了想這五種材料的名字,我整整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嗎?想死的心都有了,上網查,看別的書中的名字,自己想,甚至連以前上學時買的《全國中草藥彙編》都翻出來,真有一種砸鍵盤的衝動!!!

… 「看著」書中列舉出來的五種材料,葉白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拳頭握起,有種一巴掌將其拍死的衝動。

「妖血土,火陽玉,玄冰液,精金石,枯雷青極木。」根據腦中的記憶,每一種都是價值萬金的物什,堪稱天才地寶,尋常人難得一見,即便是在幽州城這個龐大繁華的城市中,也不見得有幾家店鋪中有一種,即便有一種,那也是鎮店之寶一樣的東西,就更不說是集齊五種了。

而且五種材料中,若是仔細尋找,前四種還略微容易一點,但枯雷青極木,卻是真正的難得一見,四大世家之中,也不敢說每一個家族中都擁有此種珍稀之極的寶物,就算是族老之類的位高權重之人,也輕易動用不得,葉白一個普通家族子弟,就更加不可能了。

枯雷青極木因遭雷擊,產生奇異的效果,擁有種種妙用,無論是煉丹還是煉器都是極品材料,價格更是昂貴無比,單單它一個的價格恐怕就抵得上其他兩三種材料的價格,一般人根本就負擔不起。

而且青極木本就生長極為緩慢,十年時間恐怕還不到一尺,遭受雷擊之後,大部分枝幹焦黑,沒有半點用處,唯有中間的一截樹心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枯雷青極木,這就更加提升了它的珍稀。

這還不止,枯雷青極木渾身焦黑,極難分辨,如同乾枯的樹枝一樣,就算是一些經驗老道的鑒定大家見了,若不動用特殊的手段,也根本分辨不出來,曾經有人花費數萬兩的錢財買了一截枯雷青極木,但到了使用的時候卻發現是假貨,傳聞中還有鄉下老農撿到枯雷青極木,卻當做尋常柴火用來燒火做飯了,被人發現時只剩下一截焦炭,讓人惋惜長嘆。

葉白面色陰沉,喃喃自語:「這枯雷青極木如此珍貴,讓我如何去找?」

他摸了摸自己的腰間,當初從府中帶出來的錢財,只剩下數十兩而已,這讓他嘴角再次狠狠抽搐起來。

「前四種材料加起來大概需要三四萬的銀錢,再加上枯雷青極木,恐怕全部集齊,所需花費不下七八萬,這麼多的財富,就算我將自己賣了也不值這個價啊!」

他站起身來,院中踱步不停,急速翻動著腦中原本這具身體主人的記憶。

「沒下人,沒莊園,沒酒樓,沒店鋪……嗯?每月例錢二十兩,父母不曾留下任何產業,沒有任何外來金錢渠道……?」葉白尋找一切可能留下財富的記憶,但幾乎翻遍,除去零星一點,沒有任何大額的收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