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心裡也明白,都怪他自己太衝動了,這下徹底把方雪兒的大哥給得罪了,以後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了。(未完待續。。) 「這個蠢蛋,想要追求雪兒妹妹,連老大都不認識,我還沒見過這麼蠢的傢伙,真是好玩兒!」幻靈興緻勃勃的談論著。

2021 年 1 月 19 日

楚輕狂臉上也堆滿了笑意,開心的道:「方兄,你也太不厚道了,故意不告訴那傢伙你跟雪兒的關係,成心讓他吃醋是吧?」

方野聳了聳肩,淡笑道:「那小子太衝動了,不然的話,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聶問天爽朗的大笑道:「醋,可不是那麼好吃的,那小子被揍的真冤。雪兒也夠壞的,也不提醒提醒那小子。」

方雪兒淺笑著搖了搖頭,無辜的道:「我哪插得上話啊,反正有我哥在,那傢伙也討不了好去,交給我哥就是了。」

小時候,方野沒少為她跟人打架,方雪兒依然懷念著那種被哥哥保護的感覺,今天終於又感覺到了。

有哥哥在身邊,她感覺很有安全感。

跟著方雪兒,方野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天寶商會所在的宮殿群里,這裡的天驕府弟子也有不少,見到方雪兒一行人進來,目光都轉移到了他們身上,都在背後議論紛紛,卻也並未再次出現護花使者要大戰方野的局面。

穿過了幾個大殿,方野深深的被天寶商會的底蘊給震撼住了。

有座宮殿中放置的全都是千年靈藥以上的靈藥,連萬載靈藥都見到了幾十株。

有座宮殿中擺放的都是些天階靈器以上的神兵,甚至他還見到了一件殘缺的聖兵!

有座宮殿中放滿了各種各樣的丹藥,功效各不相同。丹香撲鼻,不乏五品、六品的丹藥,令人心動。

不僅僅是這些,還有蓋世大妖的骨骼。煉製各種神兵利器的材料,威力巨大的符篆,猙獰兇殘妖族幼獸,等等,琳琅滿目,絢麗多彩。

方雪兒清澈的雙眸靈動異常。身上氤氳的五色光華散發著夢幻般的光彩,淺笑著介紹道:「天驕府的所有修行資源都要拿貢獻值來換取,貢獻值可不好獲得,跟紫晶一樣貴重。」

方野心中驚訝,對於靈晶的價值,他了解的很清楚。

最普通的靈晶是白晶,純凈無暇的靈晶是藍晶,再高級的就是紫晶,據說紫晶是鴻蒙紫氣凝結之後的形成的,是聖賢級別的強者才能夠接觸到的存在。價值非凡。

還有一種更高級的黑晶,是一種世界本源的混沌氣所凝聚而成的,那種東西更加少見。

靈晶之間的兌換比例是一百比一,一枚紫晶就相當於一百枚藍晶,相當於一萬枚白晶。

而在真正的流通之中,一枚紫晶的價值將會超過一萬枚白晶。大約價值一萬一千枚白晶左右,那也沒人願意拿高級靈晶換取低級靈晶。


而在天驕府,一點貢獻值,就價值一枚紫晶,也就是說,一萬多枚白晶,才能夠換取一點兒貢獻值,難怪方雪兒會說貢獻值並不好賺取了。

方雪兒朱唇微啟,繼續道:「想要得到貢獻值,可以用紫晶來直接換取。一枚紫晶換取一點貢獻值,也可以用黑晶換取,紫晶以下的靈晶,不收。」

方野等人暗自咂舌,到了這裡。低於紫晶的靈晶基本上就沒什麼用了。

方雪兒稍微頓了頓,又道:「可以用神兵利器來換取,天階初級靈器價值一百貢獻值,中級的j價值一千貢獻值,高級的價值一萬貢獻值。天階靈器以下的兵器,不收!功法武技也跟神兵利器的比例差不多。」

方野和楚輕狂、聶問天相視一眼,各自吞了口唾液,難怪天驕府的底蘊這麼深厚,人家根本就看不起那些一般的東西,收神兵都只收天階靈器以上的。

方雪兒話語不停的介紹道:「還可以用靈藥來換取,千年靈藥價值十點貢獻值,兩千年的價值二十點貢獻值,三千年的價值三十點貢獻值,萬年藥王價值一百貢獻值。聖葯,按照功效,價值一萬到十萬貢獻值不等。低於千年年份的靈藥,不收!」

方野心中都快麻木了,千年靈藥的價值就跟大蘿蔔似的,用千年靈藥來換取貢獻值,也太不值了。

方雪兒望了望方野,嬌笑道:「天驕府還收丹藥,三品丹藥以上就收,一枚三品丹藥價值十點貢獻,四品丹藥價值一百點,五品丹藥價值一千點,以此類推。嚴格說起來,這丹藥的門檻倒是相對低一些,哥哥你是煉丹師,用丹藥來換取貢獻值倒是划算一些!」

方野心中微動,四品丹藥的價值就跟萬載藥王差不多,看來還要把煉丹水平提上上來才行啊。

接下來,方雪兒又介紹一些其他的兌換比例,妖丹的要從四品妖丹開始收,也就是妖王境界妖獸的妖丹,四品妖丹價值三點貢獻值,五品妖丹價值三十點貢獻,六品妖丹價值三百點貢獻,以此類推。

有關一些材料、符篆、陣法、秘法等物,都有著各自不同的兌換比例,但並不像其他的那樣明確,都是按照各自的功效給出貢獻值的高低,方野也僅僅記了個大概。

楚輕狂嘴角一直在抽搐著,有些無語的道:「有資格拿來換取貢獻值的,都是珍貴的東西,就連天階初級靈器都只能換取一百點貢獻值,這些貢獻值又能換取什麼東西?」

方雪兒眸若秋水,紅唇潤澤,美得如夢如幻,淺笑道:「那些用來換取貢獻值的物品,都可以用貢獻值換得到。只是,用貢獻值換物品的時候,要多花費物品所值的貢獻值的一成貢獻。就拿天階初級靈器來說,用天階初級靈器來換取貢獻值有一百點貢獻,但是你想要用貢獻值購買的話,需要一百十一點貢獻值才行。」

聶問天瞪大雙眼,感慨道:「這樣一來,經過無數年的累計,大部分寶物還是都落在了天驕府手中啊。貢獻值還有什麼用?」

方雪兒巧笑倩兮,不厭其煩的解釋道:「貢獻值的用處可多了,比如,一點貢獻值可以在九天玲瓏塔之中呆一個時辰,一點貢獻值可以在靈虛界中呆一個時辰,開啟古聖天域等奇特的區域也需要一定的貢獻值才行。可以這麼說,在天驕府,有了貢獻值就可以擁有一切。」

方野暗自感慨貢獻值的功效之大,稍微沉吟了下,向著方雪兒詢問道:「雪兒,你知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靈藥的種子賣?」

「靈藥的種子?」方雪兒有些奇怪。

方野輕輕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九色蘊靈盆和萬象玄黃鼎的牽連太大,他連小妹都沒敢告訴,就怕萬一小妹無意中說漏嘴,那可就是彌天大禍。

方雪兒秀美微蹙,拉著方野走向裡面,找了個堆滿了靈藥的宮殿踏入了進去,讓方野眼中大亮。

這個宮殿之中堆積的不是別的靈藥,全都是靈藥的種子和幼苗!

方野上前詢問了一番,很快就得知,一點貢獻可以得到十顆種子!一株千年靈藥就是十點貢獻,也就是一百顆種子,一株萬年藥王幼苗就是一點貢獻一個,還真是划算啊!

方野想了想,順手就從九色蘊靈盆裡面拔出來了十株千年靈藥,返回到剛剛那個收靈藥的大殿中換成了貢獻值。

為了防止被人看出來什麼,方野拔得那些靈藥之中,有的是剛剛夠千年年份的靈藥,有的是三千年年份的,有的是五千年年份的,總共換了接近三百點貢獻,全都被他用來購買了千年靈藥的種子。

「這位公子,你怎麼要一下子換取這麼多的靈藥種子?」有個天寶商會的侍者忍不住心底的好奇,向著方野微笑著詢問。

方野神秘的笑了笑,道:「我是個四品煉丹師,馬上就要衝擊五品煉丹師了,最近在研究一些種子的生機,嘿嘿,咱可不差貢獻值!」

「哦,原來是四品煉丹師大人!您好年輕啊,以後必定會有一番大成就,歡迎下次繼續光臨!」那個侍者的眸子中充滿了崇敬,對方野的佩服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兩三千的幼苗和種子被他栽到了九色蘊靈盆之中,也只佔據了一小部分的地方,方野心底卻感覺踏實了許多。

不管怎麼說,有這些靈藥種子在,被九色蘊靈盆激發一下,三個月後就是成品的靈藥,就算不用靈藥換貢獻值,用千年靈藥來煉丹,也能煉製出更加高級的丹藥,省卻了許多原料的問題。

方野收購大量種子的事情,方雪兒和楚輕狂等人雖然疑惑,但方野沒說,他們也都沒問,還真以為方野是準備煉製什麼丹藥。

方野又用儲存的一些三品丹藥替每人都換取了幾十點貢獻,暫時不用太多,夠他們在九天玲瓏塔內修鍊的就行。

若不是擔心一下子換取太多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方野說不得就要拿千年靈藥換取幾百點兒的貢獻值了。

有方雪兒的帶領,一行人沒少受到路人和侍者關注的目光,他們在許多大殿中又逛遊了一番,最終離開了去。

方雪兒返回到了玉玲瓏那裡,方野和楚輕狂等人都又回到了潛龍山脈,靜靜的等待著兩天後的尊主講道。 「鐺!」

悠揚的鐘聲響起,彷彿直接響在了眾人的靈魂深處,振聾發聵,給人一種明悟的感覺。

方野從山谷中衝天而起,遙望鐘聲傳來的方向,嘴角盪出一絲笑意。

遠處,一座籠罩在彩霞間的巍峨神山若隱若現,芝蘭吐蕊,靈禽翱翔,彩霞噴薄,朦朧中透出一種莫可言狀的仙家之氣。

傳道山!

這是一座不顯現於天驕府的神山,唯有在每次講道的時候才會出現。

傳道山擁有著異常神秘的力量,像是與天驕府的各個區域都相通著,任何地方都可以在短時間內進入傳道山。

當然,九界十八域已經不在天驕府的大世界之中,傳道山對九界十八域沒有任何的影響。

「傳道山出現了,走吧,尊主講道,這種機會可不容錯過。」楚輕狂沖旁邊一座山峰上踏上虛空,向著方野和不遠處的聶問天招呼一聲,當先朝著傳道山的方向趕了過去。

方野和聶問天相視一眼,緊跟上楚輕狂的步伐,幻靈和小黑各自佔據了方野的一個肩膀,悠然自得的隨著方野前往傳道山。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傳道山下,但見山高無盡,瑞彩蒸騰,神樹璀璨,奇葩盛開,處處流轉著靈動的道韻,氤氳著祥和寧靜的氣息。

方野心中暗自驚訝,剛剛來到傳道山下,他就已經可以感受到一種神秘而玄奧的道韻,非常有助於自己感悟天地大道。

這座傳道山傳承了無盡的歲月,常常有著那些對天地至理感悟極深的修士在這裡講道。有些大道真理已經融入到了整座傳道山中,讓得整座傳道山都變成了一座悟道仙山。

方野和楚輕狂等人踏上傳道山的台階上,恍如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似的,隱約覺得整個傳道山更加的巍峨高大了。

轉頭望去。背後一片虛無,潛龍山脈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遠處還有其他弟子踏著道韻攀登的畫面,傳道山更顯神秘。

方野跟楚輕狂、聶問天一起,沿著腳下的台階拾階而上,兩側芝蘭盛開。神樹璀璨,前方彩霞紛飛,竟不知身在何方。

陡然,面前的遮眼雲霧盡數消散,方野等人出現在一個神秘的所在。

腳下雲霧蒸騰,一個個數尺大小的青石座位在雲霧中若隱若現,足有成千上萬個,呈扇形圍繞著一個巨大的道台。

强寵頭號鮮妻:陸少,滾! ,場面浩大而肅穆,就算是有人說話也都刻意的壓低了聲音。無人敢大聲喧鬧。

方野尋了個位置坐好,輕輕抖了抖肩膀,肩頭上的那兩個小傢伙也都分別跳到他身邊的青石座位上,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楚輕狂和聶問天也都各自落座,靜靜的等待著天驕府的尊主講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趕來的弟子越來越多。足有一千多人前來聽尊主講道,到得後來,來的人越來越少了。

大部分都是在宗師境界上下徘徊,也有一些人修為深不可測,就連方野都無法看清他們的具體修為,稱得上是天驕盛會。

「鐺!」

又是一聲鐘響傳出,就像是從傳道山內部所發,鍾波蕩漾開來,整個傳道山上都恢復了安靜。

鍾波消失,一個身材頎長的男子盤坐在眾人前方的道台上。黑髮披散,肌膚如玉,雙眸炯炯有神,看起來英俊而瀟洒,彷彿與整片天地融為了一體。

方野的眸子微微縮了縮。此人的修為深不可測,身周縈繞著一股難言的道韻,修為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高的境界,連面容都保持在年輕時的狀態。

如果不是在傳道台上見到此人,必然會以為這是個青年。

英俊男子淡淡的掃了一眼周圍眾人,平靜的開口道:「我會先講解我所感悟的大道,然後再講解法力運用的心得體會,最後會給你們解答各自修行中的疑惑,希望你們不要在我講道的時候打擾。」


英俊男子停頓了片刻,見到無人有異議,便開始了講道:「春來萬物復甦,夏至生機旺盛,秋達枝葉凋零,冬到天地沉寂,四時變幻,峰谷相依,悲歡交織……」

英俊男子講的都是發生在眾人身邊的事情,但是又向著眾人闡述了一種更深層次的哲理,讓得下方的眾人都有一些新奇的感悟,靜靜沉思著英俊男子所言。

隨著英俊男子講的越來越深刻,周圍的虛空中漸漸浮現出絲絲霞光瑞彩,隱約有聖賢誦經的聲音響在眾人耳畔,仔細聽去又什麼都聽不清,讓人心間不由得產生一種明悟。

半個時辰后,講道結束,英俊男子又開始講解一些自己的修行體會,偶爾還會親身演化符文的組合,對於眾人來說無異於指路明燈。

方野將英俊男子的修行體會與自己的修行相互印證,雖然他們所修行的功法武技有所不同,但是在一些力量的運用上,倒是殊途同歸,讓方野所獲頗多。

「有疑問的就提出來,如無所問,今日到此結束。」英俊男子講完自己的心得體會之後,平靜自然的讓眾人提問,要給眾人解除疑惑。

「老師,我的修為比一些師兄弟還要高,動用同樣的武技,為何他們所能夠發揮出的威力比我的還要強?」有個少年當即提出自己的疑問。

英俊男子讓少年施展了下功法,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少年的不足:「我不用看其他人的情況,就可以看出你是根基不穩,這項武技也練得似是而非,你要夯實根基,在感悟這項武技的時候,要更注重氣勢,若是你能夠做到無所畏懼,一往無前。這項武技就掌握的差不多了。」

接下來,又有十幾人接連向著英俊男子問出了自己的疑惑,英俊男子也都一一解答,讓得其他人也都有所收穫。

英俊男子見到無人再問。身周化出道道青色的霞光,很快消失在道台上,前來聽道的眾多弟子也都開始相繼離去。

「聽尊主講道,就是不一樣,我感覺好像明悟了什麼,要趕緊回去靜坐參悟。」楚輕狂的聲音中充滿了興奮。迫不及待的拉著方野和聶問天返回。


當他們從傳道山上下來的時候,再次出現在潛龍山脈之中。

回首望去,傳道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剛剛的一切恍如一場夢境。

聽了尊主講道,方野也有些感悟,尤其是其中一些涉及到空間之力的講解,更是讓方野感悟頗深,讓他又一次觸摸到了宗師境界的門檻,而且,竟然有一種難以壓制的感覺。

方野也明白。自己的根基已經深厚到了極致,再壓制著不突破的話,對自己也不會有太大的用處,也是時候進行突破了。

當下,方野與楚輕狂和聶問天告辭,返回到自己所在的山谷中。心神沉浸到一種古井無波的境界之中。

當第二天清晨的陽光灑落在潛龍山脈中的時候,整個潛龍山脈再次煥發了生機,龐大的天地靈氣如同潮水般向著方野所在的山谷湧來。

「嗡!」

一株遮天大樹衝天而起,大樹上的枝葉翠綠欲滴,隔著很遠都能夠感受到一種濃郁至極的生機。

遮天大樹上的千萬枝葉輕輕搖曳,一股股熊熊的火焰從樹葉間噴薄而出,轉眼間就化為漫天烈焰,將半邊天空都給燒得通紅。

接下來,遮天大樹紮根的虛空中開始滲透出絲絲黑色的水滴,很快就匯聚成一片黑色的汪洋。

方野的天地異象完全的釋放了出來。隨著時間的推移,異象上空漸漸的開始凝聚起一層黑色的雲層,越積越厚,覆蓋著整片天空。

天際的雲層也越來越厚重,一道道雷光電蛇在雲層中起舞。青紅黑三色雷電如龍似鳳,透出一股磅礴的天威。

幻靈和小黑在周圍守護,楚輕狂和聶問天也退到了遠處,遙遙望著天際的劫雲。

「方野人也開始渡劫了,火木水三種屬性的劫雷,而且還都是各種屬性內最純正的顏色,這小子也夠厲害的啊。」楚輕狂望著天際的劫雷,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或許昨天那個尊主的講道對他有所啟發,天驕府卧虎藏龍,我們來這裡,還真沒白來。」聶問天也笑了笑,身上的血腥味兒似乎都微微消散了一些。

「轟!」

雷海中竄出一道巨大的火紅色閃電,帶著磅礴的天威,穿過方野的天地異象,向著方野所在的山谷呼嘯而去。

方野清嘯一聲,迎著劫雷衝天而起,一拳將那道火紅色劫雷擊的粉碎,絲絲雷電之力被他吞噬到體內,很快就煉化成他自己的力量。

方野如今的肉身跟尊主級的強者差不多,這些雷電之力對他已經沒有太大的影響。

雷聲轟隆不絕,一道又一道的雷電接連降落,將方野整個兒淹沒在雷電的汪洋中。

隨著雷電越來越狂暴,方野的肉身也開始出現一道道或大或小的裂痕,方野體內九龍破功法自動運轉,快速的修復著受傷的軀體。

方野眉心中的那個三種屬*錯的神秘印記快速的旋轉著,瘋狂的吞噬著雷電中的屬性之力,融入到他體內,煉化成自己的力量。

「唳!」

忽然,一聲清啼響徹雲霄,天際那浩大的異象開始有了變化,火海劇烈的波動了下,一個巴掌大小的硃紅色小鳥從火海中衝出,一下子衝到了天邊的雲層之中。

天際壓落的滾滾天威都像是被驅散了一般,高空的劫雲掙扎了幾下,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道紅影再次沒入無邊火海之中,緊接著,巨樹、火海、黑水都快速的收回到方野體內。

方野將雷電的力量吞噬的一乾二淨,靜靜的站在虛空中,感受著體內磅礴的偉力,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在他的眼中,周圍的虛空都已經變得徹底的不一樣了,隱約可以看到虛空中摺疊的空間之力,對於空間法則也有了一些領悟。

宗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