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心中一動,詢問天台散人,從何得知周天秘法詳細訊息,天台散人一怔,也沒多問,如實道:「在三大至高天之一元洞天秘境,收藏地書總綱,記載三百六十五周天秘法詳細名目,七曜大人身為廣靈帝尊,曾經得以觀摩過!」

2021 年 1 月 11 日

地書總綱!

霍玄聽后臉色微動,立刻拜請這位,相求地書總綱訊息,無論多大代價,也願意接受。天台散人稍一沉吟,點頭道:「這件事本座會跟七曜大人商量,估計的話……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地書總綱,記載周天秘法詳細訊息,卻無修鍊法門,不算太過重要。正因為如此,天台散人才有幾分自信,替霍玄求來。

霍玄有事相求他們,同樣,這三位在拍賣會結束后,聯袂前來,也是有事請求他。

只見天台散人臉色一正,右掌平托在胸前,整個人瞬間爆發出浩蕩如天威的磅礴氣機。坐在一旁的霍玄,幾乎難以承受,臉色變了變,大聲道:「城主大人,您這是……」

「小友看仔細了!」

天台散人神情不變,右掌緩緩一翻,掌心竟有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宛若一方世界,蘊含煌煌天威,不可觸犯。

「此乃本座不傳之秘,掌上乾坤,主攻,威能籠罩之下,如乾坤倒轉,山河破碎!」低沉話語至此,天台散人一收勢,周遭立刻恢復正常,加諸霍玄身上的龐大威能氣機,消失彌散而去。

「小友,你看本座這掌上乾坤,威力如何?」這時,天台散人笑著沖霍玄問道。霍玄抹去頭上冷汗,方才這位猝然出手,他弄不清情況,著實被嚇了一大跳,此刻,方知對方是向自己展示秘法威能。

「很強!」平定心緒,霍玄思忖一下,說出這兩個字。這位稍顯秘法威能,便有如此威勢,足見這門掌上乾坤秘法不凡之處。

「本座這門掌上乾坤,在周天秘法排名六十九,主攻,威力絕大,較之小友的三頭六臂法身只強不弱!」天台散人話到此處,緩緩道:「本座有意用此法來交換小友的三頭六臂法身,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交換秘法,雙方有利。霍玄僅僅沉思片刻工夫,點頭答應:「沒問題!」他同時笑著相問,自己三頭六臂法身在周天秘法排名多少。

「一百零七位!」天台散人直言回道:「此法屬於輔助類秘法,能夠大大增強體修戰力,我們三兄弟之中,我和老三都是法體雙修,故而此法對我等二人有著大用處!」

霍玄聽明白了,想了想,笑道:「城主大人這門掌上乾坤,應該屬於極稀少的主攻秘法,拿來跟晚輩交換三頭六臂法身,似乎有些吃虧了!」

「差不多,無所謂吃虧不吃虧!」天台散人爽朗一笑。霍玄沉思一下,又問:「晚輩求教,周天秘法和觀想法門二者之間,誰價值更高?」

「這……」三位強者不知霍玄是何用意,目光對視,最後還是天台散人開口,替霍玄釋疑:「如果是天書記載的三十六幅觀想神圖,其價值當然遠在周天秘法之上,若是仙界流傳的普通觀想法門,其價值就比不上周天秘法了!」

霍玄聽后想了想,又問:「三位大人身上,可有普通觀想法門?」天台散人一聽,奇聲道:「小友,你的意思是……」霍玄點頭:「晚輩想要一門普通觀想法門,可以再拿出一門周天秘法跟三位大人交換!」

「難道霍兄弟擁有偽仙根迄今。仍無觀想法門修鍊?」石斧心直口快,問出此話。霍玄笑而不語,沒有回答。

天台散人和金珠子互視一眼,這兩位心思縝密,已經猜出霍玄心中用意。沒有多考慮,金珠子開口,道:「我跟老三修鍊都是普通觀想法門,所不同的是,我的觀想法門名曰,屬於水行之道。而老三觀想。暗合金行土行之道,小友想要哪一種都可以!」

從這位話語中,顯然他們同意跟霍玄交換。

「就吧!」霍玄也沒所想,隨口說道。石斧在旁聽了。豎起拇指大聲道:「霍兄弟。有眼力!」自己所修觀想法門被挑中。這位還是頗為自豪。

「晚輩通曉的周天秘法,三位大人應該都有所了解,除了三頭六臂法身之外。還需要哪一種,儘管言明!」

「小無量真印!」

在霍玄話音落下,三位強者幾乎異口同聲,有此選擇。

霍玄面有奇色。小無量真印亦屬於輔助類秘法,對他而言,似乎並無大用,但是這三位卻是都挑中此法,不免心中奇怪。若按常理,他以為這三位挑選六丁六甲天神令才對!

「周天秘法,有些局限仙家天賦,有些則需要修為達到一定高度,方能彰顯威力!」天台散人釋疑,笑著對霍玄說道:「小友,你這門小無相真印,論及周天秘法排名,尚在掌上乾坤之上,其真正玄奧神妙之處,或許……只有小友斬屍成就金仙位,方能體會!」

另一旁金珠子打趣道:「若是小友覺得吃虧,我三人也可重選,說實話,你那另外兩門周天秘法,我等也是眼饞得很!」

「無妨!既然三位大人選定了,就是它呢!」

之後,霍玄痛快拿出一枚空白玉簡,將這兩種周天秘法銘刻在內,交給天台散人。後者也取出兩枚玉簡,分別是觀想法門,交換之後,雙方皆大歡喜。

「小友,你我兩家同氣連聲,感激的話本座就不多說了。」天台散人神情愉悅,笑著對霍玄說道:「以小友天賦異稟,修鍊掌上乾坤,相信很快便有所悟,至於三弟的觀想法門,小友若要修鍊需謹慎,仙家如果同時修鍊兩種觀想法門,頗有限制所在,一旦覺察不妥,就要立刻停止,以免損及自身道基!」

「多謝城主大人指教!」霍玄滿臉感謝。他心知自己用意瞞不過這位,其相求觀想法門,主要就是想掩飾自身所修,以免將來回返北天宮,泄露底細,惹來麻煩。

三位強者來意達到,隨後告辭,臨行之前, 太子,娘娘又打架啦!

「一月之後,待晚輩處理好手頭事務,便跟大人成行!」

…………

送走三位強者,霍玄召集玄火記眾高層,聽取彙報,此次拍賣會成果。拍賣會舉行三天,所得收益達到數億中品靈石,這其中,還不包括最後壓軸拍賣所得。


對此,霍玄很是滿意,有了這筆龐大收入,仙城籌建花費再也不用發愁。

「除了廣靈天正在興建的七座仙城,其餘下靈天地域,你們要抓緊時間跟諸天宮聯繫,清剿仙魔遺地,獲取領地,籌建仙城!」

這是霍玄第一道諭令。緊接著,他目光環視眾高層,緩緩道:「此次拍賣會過後,我玄火記定然聲名大噪,更甚之前,咱們可以趁此機會,將勢力慢慢滲透中靈天和上靈天。」

「如果東家能夠再煉製出一些神通符籙,莫說中靈天,就算是水潑不進的上靈天,我玄火記勢力也能滲入!」開口說話的人是智者銀尊。為了口徑一致,此老現在也改了稱呼,稱霍玄東家,但是背地裡,來自小元界的舊屬還是尊稱霍玄為聖王。

「銀尊有何妙計?」霍玄笑著相問。銀尊輕撫長須,慢悠悠道:「很簡單,咱們只要放風出去,凡屬有我玄火記分行店鋪開設的天域仙土。每若干年,就拿出一定量神通符籙出售,不過出售對象有限制,必須是本土天域勢力的仙家,這樣一來,那些阻止我們進入的各方天域大勢力,不看僧面看佛面,想要獲取我玄火記秘制神通符籙,必定要開放他們所在天域!」

「好!」

霍玄點頭贊道。此計甚妙,幾乎不費多大氣力。只需用神通符籙為引。就能順利幫助玄火記開拓中靈天和上靈天市場。

稍一沉思,他對銀尊吩咐道:「這樣吧,以百年為限,每一天域仙土。我玄火記拿出五枚神通符籙出售。具體事宜勞煩銀尊你來操作!」

「屬下遵命!」銀尊站起身來。恭聲領命。

各大天域,每百年投放五枚神通符籙,數量雖然太少。但是物以稀為貴,這樣才能體現神通符籙珍稀之處。另外,最大局限神通符籙不能量產的原因,還是神骨難求,若能空閑下來,霍玄該是好生琢磨研究,看看能否以其它材料代替神骨來煉製符籙!

次日,石斧來訪,還帶來一人,隸屬中天宮,一位金仙級別殿主。此人給霍玄帶來一整具星空巨人屍骸,還有零零碎碎一些神骨,說是受七曜仙帝諭令,將這些親手交給霍玄。

霍玄見了,大喜過望,興奮難以自抑。按照先前經驗,一整具星空巨人骸骨,精鍊之後,足以煉製五百枚神通符籙,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神骨,他估計中天宮拿出的材料,足夠自己煉製六百枚神通符籙。

而對方,只要求五十枚神通符籙,這中間霍玄就要狠狠賺上一大筆。

真正令他興奮的是,中天宮金仙殿主帶來這具星空巨人屍骸,保存頗為完好,連血肉都尚存,如果交由毒母吞噬,又將替他孕育出不少實力強悍的蟲將護衛。

除了神骨材料,那位金仙殿主還帶來足足一百枚仙石靈源,說是替拍賣會最後壓軸現身的那位神秘強者,償還購買兩枚神通符籙的費用。

天宮財大氣粗,霍玄自然不會客套,欣然收下,並且拍胸口保證,一月之內,必定按照七曜仙帝要求,交付五十枚神通符籙。

並且,他還承諾,日後只要中天宮能收集到神骨材料,玄火記一力代為祭煉,製作神通符籙。那位金仙殿主聽了,也是很滿意。

當晚,霍玄安排盛宴,招待石斧和中天宮那位金仙殿主。散席之後,霍玄還悄悄奉上一筆心意,石斧那邊都是自己人就免了,那位中天宮金仙殿主,霍玄塞給一個囊袋,其內有各種各樣天級符籙五百枚,外加神通符籙一枚,按照拍賣會售價,不折不扣乃一筆龐大賄賂。

那金仙強者見了,也是歡喜不已,連聲讚賞,霍玄前途無量,玄火記日後若遇上麻煩,在中天宮區域,直接報他名號即可。

打通關節,奠定良好關係。深諳天宮內部潛規則的霍玄,不費多大氣力便攀附結交了一位金仙強者,付出之物,將來定會百倍千倍回報。

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

收起裝有星空巨人屍骸及零碎神骨材料,霍玄迫不及待,進入九絕塔空間內。


「毒母,你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

來到九絕塔空間,巨大湖泊旁邊,入眼無數蟲衛漫天飛舞,還有毒仙,夾雜其中。霍玄揮手之間,一龐大如山嶽的巨人屍骸出現。

湖泊中心,陰陽轉生花化體搖曳,一個曼妙身影顯現,正是毒母。

「主人,你從哪兒又得到一具星空巨人屍骸……似乎,跟上次那頭有些許不同?」毒母手指那具星空巨人屍骸,伸出粉紅色舌頭,舔了舔誘人朱唇,一臉貪婪模樣。

自從上次吞噬大量太古遺種以及一具星空巨人屍骸之後,毒母道行增長飛快,足足提升了三階,她的本體陰陽轉生花似乎能通過吞噬異種血肉,提升自身修為,並且還能孕育出強大後代,堪稱逆天!(未完待續……)

… 中天宮拿出的星空巨人屍骸,的確跟上次霍玄擊殺那頭有些不同,二者軀體都是龐大如山,形貌也相似,只是肌膚色澤迥異。

霍玄擊殺那頭星空巨人,肌膚呈灰褐色,形同岩石,而這頭星空巨人肌膚呈淡青色,泛出金屬光澤。

其中區別,霍玄從天台散人那裡得知,號稱神之後裔的星空巨人,也有不同種族,精擅不同術法神通。他在虛空之地擊殺那頭屬於山岩巨人,而中天宮這頭則屬於黃金巨人分支,青銅巨人。

星空巨人血肉可以入葯,能夠煉製出提升仙家肉身的丹藥,價值不凡。中天宮這頭青銅巨人屍骸,血肉完好,並未剔除,這對霍玄來說是最大驚喜,他心中推測,可能中天宮那位七曜仙帝,不想讓自己白費苦工,變相奉送巨人血肉,算是辛苦費。

「老規矩,血肉歸你,骨骼不能動用分毫!」霍玄笑著說出一句。

「多謝主人!」

毒母大喜,一聲輕嘯,.漫天飛舞的蟲衛蜂擁而去,足有數十萬之多,青銅巨人屍骸瞬間被淹沒,無數蟲衛開始大口大口吞噬巨人血肉。沒過多久,體型如山的青銅巨人血肉不存,只剩森森白骨,一隻只肚子漲得滾圓的蟲衛,撲扇羽翅,搖搖晃晃投向毒母本體。陰陽轉生花花體搖曳,花盤綻放,射出道道黑白光束,幾息間便將數十萬蟲衛攝入體內。

霍玄在旁觀望,沒過多久。孕育萬毒的湖泊之上,飄起十九枚肉卵,個個無比巨大,通體淡青,泛出金屬光澤,遠遠看去就像浮在湖泊上的金屬小島。

經過上一次,霍玄心裡清楚,毒母本體陰陽轉生花以天地十九絕毒本源,融合青銅巨人血肉,塑造出這十九枚肉卵。最多十年就能孵化。屆時定會給他帶來大驚喜!

處置完巨人血肉,霍玄收起骸骨,離開九絕塔,下一刻。他進入千年碑空間。

此次拍賣會。仙石靈源獲取不少。按照霍玄估計,足以讓千年碑修復完好。不過此階段,其小元界舊屬加上眾多親友弟子在內修鍊。因此暫時不急於讓千年碑修復,以免耽誤眾人修行。

經過上次修復蛻變,千年碑空間,擴大足有十倍,遼闊無比。來到之後,霍玄稍一探查眾人修行進度,半響之後,臉上露出滿意表情。

在千年碑輔助下,眾人道行飛快提升,相信用不了多久,都能一舉突破。這些小元界舊屬,親友弟子,還有玄火記中層,將來都是他在仙界擴充勢力的中流砥柱,個個都能獨當一面,值得花費心血培養。

為了替他們營造更好修鍊環境,霍玄開始出手,取出足有十枚仙石靈源,分散落在千年碑空間四周,輔以法陣,加持過後,登時精純濃郁的仙元之氣激蕩而起,形似白霧,蔓延四周。

有仙家在此,深吸一口氣,都會覺察周身舒泰。此刻的千年碑空間,仙元之氣濃郁程度,已經較之外界強盛十倍不止。在此修鍊,定會事半功倍。

做好這一切后,霍玄盤膝坐地,開始祭煉神通符籙。

一月後。

霍玄順利出關。千年碑一月,外界將近六十年,這段時期以來,他日以繼夜煉製符籙,身上神骨用去大半,光是神通符籙就煉製出將近四百多枚,其餘天級符籙無數,還有天台散人拜託修補的仙寶,也盡數完工。

出關之後,他立刻前往天台散人三位強者府邸拜見,交接過後,三位強者喜不自勝,他們真沒想到霍玄手腳如此之快,短短一月,自家交託的活計全部完工。

中天宮那邊,代為煉製的五十枚神通符籙,個個都屬上品,霍玄交給天台散人,由這位代為轉交。次日後,天台散人來訪,不負霍玄所望,替他帶來想要的地書總綱。

「七曜大人有事無法親來,托本座代為感謝小友!」

總裁別把我寵壞 ,語氣一頓,補充道:「再有幾千年,天河顯,三界大戰將臨。小友煉製神通符籙不凡,功用神妙,對七曜大人所屬中天宮有極重大的意義,因此大人想要多求些,此番出宮前往另外四大天宮,收集神骨材料……到時候還要麻煩小友多費神!」

「沒問題!」

霍玄滿口答應。這對他而言,只有巨大好處,還能順便賣個人情,何樂而不為!

二人敘聊片刻,決意明日啟程,前往白雲宗。待天台散人離去,霍玄迫不及待進入千年碑,查閱地書總綱。此總綱非原本,而是七曜仙帝憑藉記憶拓印出的玉簡,霍玄將玉簡放在眉心,心念一動,一股龐大訊息立刻湧入腦海。

一門門神妙玄奧的秘法,呈現在腦海中,詳細闡明諸般秘法威能妙用,具體修鍊訣竅卻無記載。半個時辰后,霍玄長吁了口氣,臉上儘是驚奇興奮之意。

察看地書總綱,他發現,自己通曉的多種秘法,皆是出自無字仙典地書。當年,在小元界,他曾獲得一頁地書,上面記載這兩門周天秘法,經由阿杜傳授、這四門秘法,亦是出自地書周天秘法,還有就是從元寶那兒交換得來的,也是出自地書周天秘法。

如此一來,他一人通曉八門周天秘法,加上不久前跟天台散人交換得來的秘法,合計九門。這九門秘法,按照地書總綱記載,排行最靠前的是,位列二十八。再就是,這門被霍玄視為雞肋的秘法,竟然在地書三百六十五周天秘法之中,排在第四十二位,較之天台散人的要靠前許多!

這讓霍玄驚異不已!

地書總綱,記載詳細,除了缺少具體修鍊口訣,各門秘法修鍊所需條件限制,一一註解,巨細無遺。如霍玄所料。修鍊。必須要覺醒天賦靈目神通之輩,方有所成,否則的話,就如霍玄現在這樣。雖通曉。卻形同雞肋。沒有多大用處。

「靈目神通……」

口中喃喃念叨著,霍玄腦海中,不自覺浮現一個白髮男子的身影。按照地書總綱記載。他在小元界的故人藍玉,倒是最適合修鍊這門周天秘法。

洞察三界,妖魔鬼怪,一目滌盪,煙消雲散!

這句話就是地書總綱,對於的評價,由此可見,這門周天秘法絕非尋常,擁有超乎想象的神通威能。

至於,排在十二位,其不凡之處,顯而易見,霍玄早就親身體會。按照地書總綱記載,三清者,貪嗔痴,三屍者,善惡執,借三清之力斬三屍,成神位,登無上鴻蒙大道。這句話的含義,霍玄一目了然,就是修鍊之法,能夠助自身斬三屍,成就無上大道。

遑論上清法身妙用無窮,光是其能夠臂助斬三屍證道這一妙用,位列周天秘法第十二位,實至名歸。

還有就是位列二十八位的,地書總綱記載,陰神出,遨遊三界無阻,克敵無形之中。這門秘法修鍊必須條件,就是覺醒天賦意念神通,而霍玄恰好符合,也可以這麼說,這門等同於替他量身打造。


一門門周天秘法詳細訊息,在眼前閃過。排行前十之列的秘法,霍玄有心察看之後,臉色驚嘆,不能自已。這些秘法威能強大之處,簡直擁有毀天滅地之威,無法想象。

就算是他,通曉諸般秘法,還有多種神通手段,若是遭遇精通這些強大秘法之輩,對戰之下,也絕難輕易脫身。

「仙界廣大,能者輩出,看來我還得多加磨練,不能有半點鬆懈……」

口中喃喃說道。他自忖天賦異稟,不弱任何一人,但是直到閱盡地書總綱,方才知曉仙界廣大,藏龍卧虎,天賦驚艷之輩不知云云多少。一路行來,罕逢敵手,憑藉諸多手段底牌就算面對金仙強者也無所畏懼,而今,卻讓他警醒,仙界能人輩出,就算是同階比他強大之輩也肯定不在少數,假以時日,若是碰上這些強勁對手,遭遇之下,能否坦然應對,還是未知之數!

心緒沉重,良久之後,方才慢慢平復。霍玄收起地書總綱,取出玉簡,開始研習起來。

一掌乾坤顛倒,山河破碎!

周天秘法,迥然不一,有些局限各種條件,有些需要花費長時間修鍊,有些卻是可以一蹴而成。屬於後者,主攻,研習修鍊不難,只要通曉口訣,演練幾次,便可運用。

在摸清此法玄奧之後,霍玄又拿出觀想法門,開始研習。這門觀想法門,屬於比較普通之列,只要有足夠功德願力,隨時都可修鍊。

算算時間,千年碑一日夜,外界七百天,應該足夠修鍊一次,加上近些日子積攢,功德願力存有不少,霍玄沒有多想,開始修行此法。

大衍之力散出,慢慢滲入玉簡之內,在某一刻,霍玄心神一震,四周景象不存,眼中所見,一座擎天巨峰聳立,形似巨斧,傲視蒼穹。

峰體微斜,如巨斧欲劈,鋒銳凌厲,挾開天闢地之勢。霍玄心神沉定,開始觀想這座斧山,體悟其神韻所在。

也不知過了過久,霍玄盤坐的身軀微微一顫,人立刻從入定中醒轉。緩緩睜開雙眼,他內視而去,紫府星雲流轉,一柄石斧詭異般顯現,在星雲正中央位置,靜靜懸浮。

而此刻,積蓄多年的願力結晶,消耗一空。

「這是……」

霍玄驚奇,心念一動之下,竟然發覺那突兀出現在星雲中央的石斧,開始隨著意念挪動,隨意顯現在體內五大氣海,五處星雲之內。

毫無疑問,此石斧乃觀想所出,具體功效不明,還待體悟。

報以玩味心態,霍玄嘗試控制此斧在體外顯現,殊料這次沒有成功,似乎缺少某種力量。

奶爸至尊 願力!」

霍玄立刻恍悟。修鍊至此,積蓄多年的功德願力消耗一空,想要驅使石斧離體,顯然不能夠。據他所知,觀想之法用來對敵,只有金仙強者方能做到,而今從這石斧情形來看,似乎只要自身積蓄大量願力,就能辦到。

這一異常情況,讓霍玄驚奇不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