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已經昏迷了三天了,還沒有度過危險期。

2020 年 10 月 25 日

“老夫人,你到一邊休息一下吧。”沐澤擔心的看着老夫人,自從少爺出事,老夫人就一直沒好好的休息。

“我不礙事,我還想看看。”

“那老夫人要不要好些東西?”沐澤關心的問。

老夫人搖搖頭,現在她什麼也吃不下去。

“對了沐澤,可可那個丫頭醒了嗎?”歐陽老夫淡淡的問着。

“恩,哥哥護士小姐說她醒了。”

“那就好,她沒事吧。”

“看樣子是沒事了。”沐澤彙報着,看着老夫人擔心的樣子,不禁皺了一下眉頭。“老夫人,我聽見交警說,發生車禍的時候。少爺是保護在副駕駛上的人才受傷這麼重的,不然按着道理,少爺可以避免受傷的。”

泰國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歐陽老夫人點點頭,能想到撤保護的是誰。

她嘆了一口氣。

“沐澤,我是不是做錯呢?”歐陽老夫人無奈的問着。

沐澤低頭,知道夫人指的是什麼事情,可是這件事她不好說什麼。

“我不敢說。”

“你和我這麼久了,有什麼不好說的。你就說了,我也想知道我到底錯沒錯。”歐陽老婦人看着擇木,這個跟在她身邊伺候她半輩子的人。

“老夫人是希望少爺可以早日走出陰霾,而可可小姐是最好的人選。只是,如果利用了其他無辜的人,只會節外生枝。”沐澤緩緩的說。

“我只是想知道撤是不是喜歡可可,才利用了可可的哥哥。”這次的事情不知道是對是錯。

她只是想測樣一下撤是不是真是的喜歡可可,如果是的話,知道玉鐲是可可哥哥偷的,他必然是很生氣的。不過,撤是很生氣,她故意離開就想把這件事交給撤來出來。但是沒想到的是,居然發生車禍。

歐陽老夫人嘆了一口氣,接着就看見門口的人。

“可可?”

方可可坐在輪椅上看着歐陽老夫人,眼中有着一絲擔心,也有着愧疚。

“奶奶。”

“丫頭,你怎麼從牀下下來了?”看見可可,歐陽老夫人關心的問着她。

這個丫頭應該是嚇壞了吧,發生車禍她也一直在昏迷的。 不過還好這個丫頭沒大事,她也可以鬆了一口氣。

瞬間,可可的眼睛紅了起來。

“奶奶對不起啊,都是我都是我。”

“傻孩子,這件事和你沒關係,你不用道歉。”歐陽老夫人摸着她的頭,貼心的說。

歐陽老夫人越是這樣,可可的心越是不安。

她看着窗戶,可以看見裏面的歐陽撤,他上着呼吸機,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看着歐陽撤,她的眼眶又紅了起來。

“奶奶,撤沒事吧?”她真是的很擔心那個男人看着他的樣子,她的心真的好痛。

他是爲了自己才這樣的,他爲什麼要救自己而受傷呢?

如果不喜歡她何必那麼救自己把自己傷得那麼重?她開始糊塗了,開始不清楚那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一會這樣,好、一會那樣,弄得她的心好亂。

歐陽老夫人看的出可可很擔心撤,她嘆了一口氣。

“撤還沒醒來,他的傷是比你的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醒來。”歐陽老夫人無奈的說。

可可擦擦眼眶,她的臉幾乎要貼在玻璃上了。“撤,你一定不可以有事的,一定要好起來,一定要。如果你不能好起來,我都沒命還給你,我會

內疚一輩子的。”她說着,眼淚再次止不住的流了。

歐陽老夫人摸着她的頭,眼中有着一絲寵溺。

而就在這個時候,歐陽撤的手指動了一下,檢測儀有了動靜。

可可看着醫生和護士小姐急急忙忙的進入病房,開始給歐陽撤檢查。

她眨着眼睛,一動也不敢動,直到醫生從裏面出來。

“醫生,病人怎麼樣?”開口說話的是歐陽老夫人。

“病人已經醒了,但是還沒脫離危險。”

“那可以進去看看他嗎?”歐陽老夫人雞婆的問。

醫生點點頭。“可以,不過時間不宜很久。”

“好。我知道了。”說着,奶奶率先進去,而可可先進去,可是又不知道可不可以。

她有什麼資格進去?

歐陽老夫人看着可可,似乎看出她的猶豫,她不禁笑了一下。“丫頭,你不進來嗎?

啊?可可眼眸有着一絲光彩看着歐陽老夫人。“我可以進去嗎?”

“只要你想就可以。”

可可點點頭,“我想。”

歐陽老夫人笑着點點頭,朝着可可招招手。

於是沐澤推着可可進入加護病房。

這麼近看歐陽撤發現他真的憔悴了很多,看着可可心裏一陣難受。

“阿澈,你醒了,感覺怎麼樣?還有沒有不舒服?”歐陽老夫人看着歐陽撤,眼中有着極度的關心。

此時的歐陽撤呼吸依然有些薄弱,他拿下氧氣罩看着眼前的老夫人。

“你……你是什麼人?”

歐陽撤的話讓老夫人和方可可幾乎同時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阿澈,你別嚇唬奶奶啊。”歐陽老夫人有些急了、

歐陽撤依然皺着眉頭,“你……奶奶?”

“是啊,我是你奶奶,阿澈,你不記得了?”壞了壞了,這不是腦子撞壞了吧。

歐陽撤覺得自己的頭很疼,眼前這位老夫人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他不禁搖搖頭。

“阿澈是誰?”

這下早場的人徹底傻住了!

經過醫生的檢查和再三的確定,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歐陽撤失憶了。

他什麼都不記得了,不記得自己的家人,不記得自己是誰。

對於歐陽家來說,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而此時,歐陽浩在病房裏看着歐陽撤,可可就修養了兩天就不想在休息了。她剛想去病房看歐陽撤,歐陽老夫就出現在她病房門口。

“奶奶?你怎麼來了?是不是撤出了什麼意外?”可可緊張的問着。

“丫頭,你別緊張,撤沒事。”歐陽老夫人坐在她的對面,看着可可。

聽見歐陽撤沒事,可可鬆了一口氣。不過看着歐陽老夫人呢嚴肅的樣子,似乎有什麼話要和自己說、

“奶奶,你不是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可可緊張的問着。

歐陽老夫人點點頭,這個丫頭似乎變得聰明瞭。

“丫頭,奶奶有些事情要和你說。”

可可點點頭,“奶奶,你說吧。”

“丫頭,你也知道撤他現在失憶了。”這件事可大可小,雖然不知道這個失憶可以持續多有,她這個老人家都要撐起歐陽氏集團,而且有些事情她

必須要做。

可可點點頭,知道歐陽撤是爲了救自己才傷得這麼重的,這件事她難辭其咎。

“對不起奶奶,都是因爲我才這樣的。”

“丫頭,奶奶沒有怪你的意思。奶奶只是想知道,你喜歡撤嗎?”歐陽老夫人緩緩的問着。

可可愣了一下,沒料到歐陽老夫人會問這樣的問題。

“我……”她緊緊咬着脣,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老夫人嘆了一口氣。“可可,日光今天撤不是失憶。他要是殘廢了或者失明瞭,你願意一輩子照顧他嗎?”

“我願意。”可可想也不想的說。

恩恩,歐陽老夫人滿意的笑了。

“所以,可可你的喜歡撤是嗎?”已經不需要在證實什麼,她能看出這個丫頭是喜歡撤的。

可可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一顆心在澎湃的跳動着。

“好好好,你能喜歡撤,奶奶很開心。可可,奶奶希望你能做撤的未婚妻。”

什麼?

方可可瞬間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歐陽老夫人,她是不是說錯了話?

她當歐陽撤的未婚妻?

“奶奶,你在說什麼啊。”

“怎麼?你不願意?我是說讓你當撤的未婚妻。”

“可是他……”

“你嫌棄他失憶了?”歐陽老夫人不禁問着。

“不是的。”可可搖搖頭,緊張的看着歐陽老夫人,“我沒嫌棄、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是不嫌棄他。只是,他現在誰都不記得,而且……他並不喜歡我。”

“你怎麼知道的。”歐陽老夫人搖搖頭,“丫頭,你也說了撤現在失憶什麼也不記得,自然不記得自己會有一個未婚妻,所以奶奶希望你能當撤的未婚妻,留在他的身邊。”

可可眨着眼睛還是有着不解。

“爲什麼?”

“就當是奶奶和你的協議吧。”歐陽老夫人緩緩的說。

“協議?”

這次,可可不解了。

歐陽老夫人點點頭,“只要你同意做阿澈的未婚妻,那麼奶奶就幫你把你哥哥放出來。”

這招算是順水推舟了。

可可咬咬脣,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當歐陽撤的未婚妻,這件事她從來不敢去想。可是,她心動了,她真的心動了。

看着歐陽老夫人的目光,她點點頭。“好的,我答應你。”

“真的?”老夫人眼中有着一絲驚喜。

可可點點頭,其實可以做歐陽撤的未婚妻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可以就在他的身邊,照顧他也是她的心願了。雖然不知道歐陽撤什麼時候可以恢復

記憶,但這段她會好好珍惜的。

“丫頭,要氣看看撤嗎?”自從上次只見過一起,可可大沒去見她。

她知道這個丫頭想什麼,因爲撤失憶了,所以這個丫頭不敢去看。

可可點點頭,其實她也好像去看,心裏想得要命。但是因爲他失憶了,所以他內疚的要命。

病房裏,歐陽浩削着蘋果,時不時的看着大哥。

“大哥,你真是的失憶了?”歐陽浩真的不敢相信,大哥會失憶。

歐陽撤按按自己的頭,最近他常常感覺到頭很疼的樣子。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歐陽浩,“你真是我弟弟?”

“要不要驗dna啊。”歐陽浩沒好氣的說着。這個問題大哥已經問了還多遍了,他真是不嫌煩。’

歐陽撤的臉上沒什麼神奇,然後看着歐陽浩。

“你是明星?”

瞬間,歐陽浩擡起頭,眼中有着一絲錯愕。

“你記得了?”

“沒有,我看見你出現在電視裏。”歐陽撤給出吐血答案。

歐陽浩不禁嘆了一口氣,雖然大哥失憶了,可是他有一點沒有變,就是說話一樣會氣死人,而且一點也不可愛。

“你說你叫什麼?”好一會,歐陽撤緩緩的開口。

歐陽浩再次覺得自己要吐血了。

他切好了水果,放在一邊,認真的看着歐陽撤。“我叫歐陽浩,是你的弟弟,而你叫歐陽撤,歐陽是集團的主席。老哥,要不要我把你打醒?”

真是很可惡啊,老哥這個樣子真是讓人擔憂。

他什麼時候纔可以恢復記憶?

這個真是讓人蛋疼。

歐陽撤看着他,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而就在這個時候,歐陽老夫人和方可可走進病房。

“撤,”歐陽老夫人看着歐陽撤,眼中有着無盡的擔憂,“好些了嗎?”

歐陽撤點點頭,有些生硬的開口,“奶奶。”

“恩。”歐陽老夫人點點頭,嘴角不禁下來了一下。“最近身子好些了?還有沒有難受的地方?”

“沒有,我現在很好,除了……記不得自己是誰之外。”他覺得自己好得不能再好了。

“老哥會開玩笑了。”歐陽浩不禁笑笑。

接着,他看着一邊的小鹿,摸摸她的頭,“小鹿,你最近瘦了,要記得多吃啊。”

啊?可可不禁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你這混小子,不要對大嫂動動腳的。”歐陽老夫人拿着柺杖打了一下他的頭。

大嫂?

真是驚世駭俗兩個字。

歐陽浩是徹徹底底的呆住了,看着奶奶,又看看小鹿。

“大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