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可是個三國迷,一下子就想起了張松獻給劉備的那張西川地圖,後者就是憑藉西川地圖,一路長驅直入,最後成為西蜀皇帝。

2021 年 1 月 2 日

可是就算是這樣,這個地圖也不值兩百萬悟性點吧!

就在衛小天打算向系統問到底的時候,忽然發現地形圖出現了變化,並不是因為放大或者縮小的那種,而是當中有一個不規則區域變成了白色,而原先標註的凶獸名稱也消失了。

這個紫霄山脈地形圖竟然有實時反饋功能!

衛小天頓時震驚了,這一下他再也不疑惑這個地形圖為什麼能夠價值兩百萬悟性點,簡直比什麼西川地圖牛上一百倍有沒有。

「系統,快老實交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衛小天義正言辭的說道。

「本小爺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你騙不了我!」

「叮,這個地形圖之所以會變化,是因為在當初煉製時以地脈石為基,而地脈石來自於紫霄山脈核心地,故此稱為紫霄山脈地形圖。」畢竟衛小天是系統的宿主,一聲令下,系統也不在遮掩。

「就是因為這個地脈石,你才願意出兩百萬悟性點?」

「叮,沒錯!地脈石是非常稀有的物品,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當作煉器材料,常常用於牽引地氣……」系統詳細的做了一番說明。

「我勒個去,這不是相當於引發天地之氣嗎?」

衛小天是一點就透,甚至是舉一反三,想到其中關鍵后頓時臉色一僵。

「也就是說,這個地脈石屬於紫霄山脈,也就僅僅只能牽引紫霄山脈的天地之氣,一旦脫離這塊區域,就沒什麼用處了?」

「叮,宿主理解十分正確,所以還是將它兌換成悟性點吧!」

聽到系統再次兜攬生意,衛小天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兌換是遲早要兌換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俗話說得好,好鋼用在刀刃上!

有了紫霄山脈地形圖,哪怕實力一般般,也完全可以在紫霄山脈中趨吉避凶,挑選出既快捷又安全的路徑。

只要準備周全,再加上一點實力和運氣,深入紫霄山脈腹地再安然無恙的走出來,絕對不是問題。

難怪這十幾個小門小派會對童雅一家下黑手,如果不是虎嘯盤龍鎖的使用實在太過特殊,說不定早沒他衛小天什麼事了。

很顯然,這事與最近紫霄山脈深處發生異動脫不了關係。

不過按理來說,童雅一家子都是凡人,身懷如此重寶應該時刻小心翼翼,深怕被其他人知曉,收藏得嚴嚴實實的才對,又是如何被這十幾個小門小派知道的呢?

答案已經是呼之欲出,肯定有反骨仔!

如今要是回頭去追童雅一行人,以衛小天的速度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現在還不能把姦細揪出來。

眼下這十幾個先天境武者已經被衛小天擊殺,所以需要有個傳話的人,讓那些隱藏在背後的門派,知道紫霄山脈地形圖已經被人給搶走了,也就不會再去找童雅母女倆的麻煩。

衛小天將紫霄山脈地形圖慎重其事的收入背包,畢竟是兩百萬悟性點,放在儲物戒指里實在不安心。

他跟著從儲物戒指裡面隨意抽出一塊令牌。

金陽山!

仔細回想一番,一個面容浮現在腦海中,衛小天控制著自己臉部肌肉一陣抖動,幾息之後便換上了一副新面孔。

如今萬事俱備,是時候實施計劃了! 在紫陽城東南方向百餘里地有座小山,名為金陽山。

數十年前有幾個不得志的武者匯聚於此,建立了個小門派,因為以金陽山為基地,故名為金陽派。

金陽山坐落在主流河道的一個分支上,人族一向都是依水而居,因此在小山周圍建了個鎮子,名為金陽鎮。

凡人想要成為武者,首先必須要有途徑,相較於紫陽城的高門大戶,金陽鎮的首選自然是金陽派。

畢竟對於這裡的居民來說,只要省吃儉用一些,供自己孩子去金陽派學習還是沒什麼問題。

一旦能夠成為武者,至少起點也高出一大截,人們總是為了理想而活,倘若沒有理想的話,甚至連鹹魚都比不上,至少鹹魚還想著該怎麼翻身呢!

金陽鎮,有間飯館。

衛小天找了個好位子,要了一桌好酒好菜,一邊大快朵頤,一邊豎起耳朵聽著其他客人吹水打屁。

他現在可以說是在等天黑,畢竟月黑風高好辦事,金陽派雖然是小門派,卻也是有點底蘊,千萬不能大意。

「你們都聽說吧,最近可不平靜啊!」

「怎麼會沒聽說,紫霄山脈連連異動,連外面都聽到風聲,伸出觸手,當中不凡強者能人,就連紫霄山脈五大老牌宗門都吃了虧!」

「你說的是那個路人甲吧!聽說此人年紀不大,卻耍得五大老牌宗門的高層團團轉,當中以吹雪谷最慘,臉都被打腫了。」

「不得不說,這個路人甲真是牛!不過現在五大老牌宗門聯合發出了通緝令,活的一萬真元靈石,死的也有五千。奶奶的,要不是我的實力不濟,定要參合一腳。」

「你就得了吧你,那個人可是戲耍五大老牌宗門之人,實力肯定不凡,不是咱們這種雜魚能夠對付的,真要是見到了,最好上報,至少還能換點賞金吃喝。」

「說的也是,哈哈!」

衛小天正在啃著一個香噴噴的紅燒蹄膀,吃得滿嘴都是油,可謂盡顯豪氣,此時聽到這一番談論,頓時就無語了。

我勒個去,有沒有點眼力勁啊?

活的一萬,死的五千?

哪個混蛋給出的標價,買小爺的一根腿毛都不夠好嗎?

彷彿將手中的蹄膀當成了五大老牌宗門,衛小天啃得更加賣力了。

可惜他這番不甘平靜的舉動,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紛紛投來了鄙視目光。

不過很快這幫酒客們就不再關注這個吃香不雅的傢伙,再次高談闊論起來。

「除了這個路人甲,還有一個林石工,前段時間可是把整個紫陽城鬧得雞飛狗跳。」

「不錯,這個林石工也不簡單,紫陽城中一些家族的公子小姐得罪了他,被他狠狠懲治了一番。據說那些公子小姐現在聽到林石工的名字,還會不由自主的瑟瑟發抖呢!」

「那些公子小姐還算好的,你們知道紫陽城的葉家吧,葉家的公子葉元明已經被這個林石工給廢了。」

「嘶……這麼狠!」

「不僅如此,這個林石工還惹到了昇陽學院的院長周正奇。相信你們也知道,周院長可是紫陽城城主的父親,現在整個紫陽城都在通緝這個林石工。」

「不止呢!就連紫陽城的城衛將軍府也發出了懸賞,根據倖存者回憶,畫像里的那個林石工便是當初與宋玉堂杠上之人。」

「咦?當初宋玉堂踢到鐵板一事鬧得沸沸揚揚,怎麼這個林石工就突然冒出來呢?」

「人家是外來的,哪裡認得宋玉堂是誰啊?你敢攔他,不踩你才怪呢!」

「哈哈,也對啊!」

「總之現在是多事之秋,他們神仙打架,咱們躲遠點准沒錯,繼續喝酒喝酒!」

「來來來……」

衛小天越聽越是懵逼,連蹄膀都忘記啃了,心想我什麼時候惹了這麼多這麼大的事,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他對於自己出手絕對是心裡有數,雖說當時自己只是一個臨時教師,卻也是教師的一員,對於不聽話的學員頂多就是小懲大誡而已,怎麼可能打成廢人?

陰謀,絕對是陰謀!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通緝就通緝吧,反正小爺現在已經是千面人,只要讓系統完全屏蔽氣息,就算小爺站在你們面前,你們都不可能認出來!

衛小天只是鬱悶了三秒鐘,便再次與手中蹄膀奮戰起來。

這頓飯一直吃到夜幕降臨,連飯館大廚都驚動了,這是哪裡來的豬,竟然如此能吃?

丟下一把金幣,在掌柜眉開眼笑的彎腰歡送下,衛小天伴著滿天星斗,踏著沉沉夜幕而去。

不得不說,這幫三教九流的傢伙確實消息靈通,除了關於自己的事情外,還談了不少關於近期各方勢力的動向。

當中最矚目的自然是紫霄山脈異動,根據不知名人士透露,三個月之內,必有結果!

另外那些外來勢力似乎結成了一個小聯盟,想要向紫霄山脈十大宗門討教一番,應該是有關紫霄山脈異動的利益分成問題。

雖然地點尚未決定,但是時間肯定不會距離太久。

至於其他消息,遠比不上衛小天手中的燒雞有意義。

……

金陽山上,金陽派。

掌門正在和幾位高層開會商議,突然間,會議室的門被踢開了。

衛小天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揚了揚手中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大刀,重重砍在會議室的桌子上。

桌子承受不住如此力量,頓時四分五裂,整個場面看起來氣勢驚人,衛小天十分滿意的看著金陽派眾人的一臉懵逼,高聲喝到:「男的站左邊,女的站右邊,不男不女站中間!」

過了好一會兒,金陽派幾人總算是回神了,他們面面相覷,一個個神情古怪,最後由掌門沉聲問道:「徐長老,你這是發什麼瘋啊?」

衛小天聞言有點懵了,金陽派幾人那如同看傻逼的眼神,很明顯是在盯著他,顯然對方口中的「徐長老」叫的是自己……

我勒個去,先前為了一探金陽派虛實,變成了那個被自己擊斃的金陽派先天境武者,也就是對方口中那個徐長老的容貌。

後來得知金陽派高層都是先天境,最強者也不過是先天境圓滿,對於衛小天來說豈不就是軟柿子,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於是這個逗比在興奮激動之下,忘記把容貌變回去了……

「呃……抱歉抱歉,著急了著急了,你們先等一下哈!」

衛小天打了個哈哈,收回大刀,快步倒退離開會議室,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一秒鐘之後,會議室的門再次被踢開。

「都聽好了,男的站左邊,女的站右邊,不男不女站中間!」

這一回,衛小天恢復了本來面目,比之前氣勢更足更囂張。

而這一回,金陽派的一幫高層也算是搞清楚了狀況,紛紛亮出武器。

「你究竟是什麼人?」金陽派掌門目光如電,憤憤喝道。

「俠盜路人甲!」衛小天滿臉浩然正氣回道!

————————

今天會爆發,請各位書友給俠盜衛小天捧個場,多點收藏,推薦和打賞支持吧! 「聽說了沒有,那個路人甲最近的動向好古怪啊!」

「是啊,先前都是在招惹五大老牌宗門這一等級,最近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竟然盯上了那些小門小派。」

「金陽山、碎星樓、虎牙門、景龍軒等等加上來都有十幾個了,整個門派都被那個路人甲洗劫一空。」

「不僅如此,他甚至還留下一個俠盜的名號。」

「他是不是俠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這一番舉動,僅僅針對這十幾個門派的高層。」

「也不知道那十幾個門派的高層哪裡惹到了那個路人甲,全部無一倖免,不僅自己身死道消,就連辛辛苦苦創建的門派也一朝分崩離析。」

「哈哈,說到這個還有一件趣事,那個路人甲在干翻那十幾個門派的高層之後,竟然還親自給那些門徒發放遣散費,據說每個人都發了一筆小財呢。」

「聽到這些,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路人甲這個人了,行事作風猶如天馬行空、羚羊掛角一般無跡可尋,真是怪哉怪哉!」

「不得不說,在五大老牌宗門聯合通緝之下還敢如此高調行事,這是在故意打臉吧。」

「嗨,管那麼多幹嘛,咱們只需要擦亮眼睛便可,現在提供路人甲可靠消息者,有一百塊真元靈石的獎勵呢!」

「卧槽,這麼多,看來我得立刻通知下去。」

「我也是!」

經過俠盜路人甲一連串的高調行事之後,終於是激怒了五大老牌宗門,重金懸賞之下,一張無形的大網已經在紫霄山脈區域鋪開。

衛小天跑到第十個小門小派的時候就已經有所察覺,發現周圍出現越來越多的五大老牌宗門之人。

可是那又如何?

咱可是千面郎君,就算是站在你的面前,你都不可能認得出來。

所以,五大老牌宗門他們通緝他們的,衛小天自己干自己的,要是機會不錯的話,還可以順便額外帶走一波經驗,何樂而不為?

這一番折騰下來,衛小天不僅屁事沒有,反而是大賺特賺,樂開了花,古訓果然不欺人,殺人放火金腰帶啊。

至於五大老牌宗門,則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可以說非常得丟人,被紫霄山脈區域的其他宗門暗暗笑話。

尤其是與五大老牌宗門對立的五大新貴宗門,更是逢人便說,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以此來打擊五大老牌宗門的威望。

這就有點像同一省份內的幾所大學正在搶生源,雙方的師資底蘊都不相伯仲,但是建立得越久的大學,就越讓人有信任加成效果,可千萬別小看這一點,往往會成為新生選擇天平上的重要砝碼。

五大老牌宗門對於路人甲一事自然不可能善罷甘休,卻對這一條滑不留手的泥鰍也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好辦法,目前能做就是不斷加大懸賞額度。

十萬真元靈石,無論死活!

衛小天看著告示欄里新發布的通緝榜,心中倒是有些自得。

嘖嘖,這才過多久啊,懸賞金就從一萬真元靈石變成了十萬真元靈石,看來這五大老牌宗門總算是認清了小爺的價值。

不過,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小爺是不是要更加努力一點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