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其實是一位往世武帝,漫長歷史年代唯一一位逃脫了天帝監控的武帝,後來自斬修為,一直都在東躲西藏,因為偶然的機會,通過時空裂縫,來到了天荒界,因為天荒界的天道法則不全,他的實力一直都在下降,曾與絕世戰神亦有過數面之緣,受到絕世戰神的囑託,對葉青羽曾有額外的照顧,贈予了丹方。

2021 年 1 月 4 日

也算是一位奇人。

如今,他自由自在行走於大千星域各大界域星球,採藥煉丹,逍遙自在,與丹神、醫神的關係極好,可以算是鐵三角,不問世事,猶如閑雲野鶴一樣,神龍見首不見尾,偶爾現身與凡塵俗世之中,留下驚鴻一現的傳說,生死人肉白骨,是許多人傳說之中老神仙一般的存在。

今日葉青羽大婚,李時珍當然是要到場的。

不僅僅是因為葉青羽如今身份尊貴,也不僅是因為昔日的故交之情,更是因為他與葉青羽極為投緣,昔日他是葉青羽煉藥煉丹之路的引路人,而如今,葉青羽在這方面的造詣已經遠超他,贈給他的一百零八陰陽八卦丹爐,堪稱是煉丹煉藥聖品,讓李時珍覺得自己畢生以來醉心丹道想要煉製一枚永恆之丹的夢想,彷彿依稀可以實現了。

人聲鼎沸。

光明城之中響起一片歡呼聲。

婚禮進行到了最為重要的程序。

人群中,秦止水面帶著微笑,神情平靜,內心卻是激動無比。

如今的他,已經不僅僅是聞名整個大千星域的強者,被公認為當世的刀術大家,無雙刀皇的尊號,也是武道世界的一段神話,這位昔年一腔熱血抗擊蠻族的正義武者,曾經三宗三派傳人之中少數幾個能過顧全大局且與葉青羽有著極為深厚的私交的當世大俠,更是以其俠肝義膽而受到各方的尊重,他無心權勢,醉心於刀術刀法的修鍊,曾經進入過御天道場,在帝術神像之前悟道,如今距離武道皇帝境界,也只差一步之遙,是一位真正古典意義上的武者。

在秦止水的身邊,站著的是他的妻子,還有兒子女兒。

「爸爸,是神帝叔叔,他今天真的好帥。」剛剛不到三歲的兒子,坐在秦止水的肩膀上,低聲地到。

一邊,美麗嫻熟的妻子聞言笑了。

她想起了昔日無雙刀城被外域強者入侵,丈夫重傷垂死時,正是葉青羽從天而降逆轉了一切,讓近乎於絕望的她,重新擁有了幸福,她知道,像是這樣救世主一樣的事情,葉青羽已經做了太多,整個大千星域都是因為葉青羽的庇護而得以存在,但她依然從內心深處感謝葉青羽,看著身邊的丈夫和兒女,他們及時她的整個世界。

在秦止水所在方位,還有一些來自於昔日雪國三宗三派宗門中的人物。

龍虎宗昔日的龍子,如今的掌門吳尚龍,也在其中。

而除了吳尚龍之外,紫薇宗掌門李銳,也是其中之一。

這個昔日膽小懦弱,但卻心懷正義,在生死時刻能夠為所愛之人獻身的紫薇宗弟子,如今已經執掌紫薇宗兩千多年,修為厚積薄發,實力並不遜色於秦止水,在大千星域之中也算是能夠排上號了,也以公正仁義而聞名天下,在他的經營之下,如今的紫薇宗也早就走出了天荒界,得以發揚光大,李銳可以說是紫薇宗開宗立派以來威望、修為、功績最高者,歷代先祖亦是無能出其右者。

李銳看向婚禮慶典禮台方向的眼神,卻是微微含著熱淚的。

他依舊清晰地記得,兩千三百多年前的一天,正是葉青羽,出現在紫薇宗山門中,親自指派他為紫薇宗的掌門,更是傳授指點他武道修鍊功法,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他能夠有今日的身份地位,一切都是葉青羽賜予他的。

他想著想著,不由得痴了,伸手握住了旁邊妻子的溫暖的手掌。

他的妻子,正是南華。

那個當初他暗戀卻不敢面對的女神,高高在上光華萬丈不敢直視的師姐,如今已經與他結髮兩千多年,為他生了三子一女,從當初那個刁蠻任性自我的小辣椒,變成了如今經過了歲月雕琢的溫婉美麗少婦。

感受到丈夫手掌中的熱度,南華看過去,與丈夫對視,臉上也露出一絲微笑。

當她回過頭去,再去看向遠處婚禮台上的葉青羽,心中也不禁感慨萬千,兩千多年過去了。

這個男人還是這麼英俊清爽,模樣似乎一點兒都沒有變,但身份地位卻像是衝天的神龍一樣只能仰視了,當年的她,自以為身份尊貴,自以為出身極高,也曾在心中暗戀過葉青羽,也曾試圖接近,帶著她的任性和驕傲,就像是每一個心懷公主夢的女孩子都有一個白馬王子的期待,她也曾不切實際地希望得到葉青羽的心的人是自己,但當歲月的塵埃呼嘯而來,從她的身上奔騰而過,夢終於還是醒了,生活教會了她成熟,就像是青澀的蘋果在陽光的照射下終究會紅潤,她從不切實際的公主夢之中清醒過來,踏踏實實地開始自己的生活,與李銳在一起並不是一種妥協,而是她真的很愛身邊這個能夠切切實實地給自己安全感的男人。

還有郎忠郎勇兄妹,也在人群中,以男方親戚的身份出現。

兩千多年過去,他們早就放棄了幫派的經營,加入到了帝國,如今是帝國暗衛部門的負責人,普通大眾和一般的官員,並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但他們暗中的能量,卻足以令武帝級的強者勃然變色。

人群中,白玉卿彷彿是遺落在人間的月宮仙子一樣引人注目,這位白玉京當代掌教美麗驚人,氣質完美到了極點,似是不食人間煙火一樣,儘管光明城之中人影擁擠,但她的身邊,卻空出來了一些空間,沒有人敢靠的太近,這不是懾於她武帝級的實力,而是因為她實在是太美了,美的令人不敢褻瀆,就算是再自信自戀的大人物,面對白玉卿的時候,都會覺得有一些慚愧,彷彿靠的近一點,都是對於這樣一位不沾染俗塵的仙子的玷污褻瀆。

可惜,就是這樣一位完美的仙子,卻無法與婚禮禮台上的那兩位絕世女子一樣,成為今日的主角。

連神帝陛下,都不能得到這樣一個女子,不知道有什麼樣的人,可以得到這位仙子的心?

誘愛99天:司少的天價寶貝 出現在婚禮現場的許多人,都在心中猜測著。

但只有白玉卿自己,心中無比清晰地明白,她其實是悄悄地戀著葉青羽的,但她太倔強也太自尊,哪怕是心裡愛的死去活來願意為這個男人去死千萬次,卻絕對不會開口去表達,也不願意與別的女人,分享自己所愛的人,如果是這樣,那她寧願遠遠地站著,看著他與別的女人成婚,只願送上祝福。

「只要你幸福就好。」

白玉卿在心中默默地道。

怪只怪,認識的太晚,而愛的更晚。

既然比別人晚,一切都註定,那為什麼還要去爭呢?

她在心裡自嘲。

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吧。

白玉卿站在人群中看了一會兒,轉身離去了。

一襲白衣白裙,猶如一片皎潔的月光一樣,飄然而去。

從此之後,這個世間再也沒有出現過白玉京仙子,沒有人知道這位白玉京掌教去了哪裡,一直到數千年之後,又一位新的白玉京傳人出現在世間,驚艷了世人,相貌近乎於白玉京一模一樣。

婚禮慶典禮台上,葉青羽沒有注意到白玉京的離去。

但挽著宋小君的手臂充當伴娘的宋青蘿,卻不知道為什麼,第一時間看到了那個飄然遠去的白色身影,看著那個微微帶著落寞卻又有幾分洒脫的背影,宋青蘿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白玉卿的美貌無人能敵,但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愛情都可以用美貌來獲取,而她宋青蘿自己呢?也愛著,但得不到,且還不如白玉卿灑落,根本做不到抽身而去,她挽著妹妹的手臂,用最近的距離,經歷了整個婚禮的過程,對於她來說,這也是一種幸福吧,當不成你的主角,那就當你的配角也好啊。

每個人都有自己愛的方式,也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

婚禮進入到了宣誓的環節。

新郎新娘三人都是至極的強者,宣誓引動了天地共振見證。

道則顯化,道音轟鳴。

黑魔族小公主撇著嘴,看著接受萬千祝福的三個新人,接著又嘆了一口氣,她不由得想到了鳳凰天女姐姐,如今還未復活呢,錯過了今日,也錯過了今生,想當初,自己那個傻姐姐,對於葉青羽是何等的一往情深啊,可是上天對於姐姐又是何其殘酷呢。

「如果有朝一日,姐姐真的復活了,知道這一切,她會不會很傷心呢?」黑魔族小公主心中想著,又搖搖頭,她知道,自己那個傻姐姐,縱然自己傷心,也不會再出現在葉青羽的面前,給他造成困擾,她,實在是太傻了。 婚禮大典在整個大千星域的矚目之下,最終完美結束。

但帝都之中的慶祝,卻一直整整持續了數月的時間,來自於各大界域星球的頂級人物們,甚至將這場狂歡持續了整整一年多時間。

洞房就在光明城中的光明神殿中,當然沒有人敢去聽神帝陛下的窗角。

一年之後,開遍了天荒界天道花朵散去,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官方放出了消息,女帝和女皇都有了身孕。

這無疑是一件舉世矚目的事情。

在御天皇朝和天荒帝國兩大帝國合併之後,御天帝國真正的皇帝,一直都沒有明確下來,神帝葉青羽是整個星域的教父和精神領袖,但卻很少直接干涉帝國的政事,有宇宙級光腦太初的存在,再加上諸多藺爭等級別的絕世英才的輔助,偌大的帝國都被管理的井井有條,蒸蒸日上,很多人都在猜測,神帝陛下對於帝國皇帝之位並無興趣的前提下,很有可能是由子嗣在繼承帝位。

現在兩位神母都懷有身孕,誰先生下皇子,那就意味著帝國的帝位,有了真正的歸屬。

無數人的猜測和等待之中,宋小君首先生產,但生下來的卻是一個女兒,十日之後,魚小杏為葉青羽生下了一個兒子。

兒女雙全。

光明城火樹林的神殿台階上,葉青羽抱著一兒一女,神色淡然而又幸福。

再一年時間過去,兩個小孩子健康地成長,表現出了恐怖的修鍊天賦。

葉青羽依舊沒有宣布御天帝國的皇位的歸屬。

在接下來的十年時間裡,他帶著妻子兒女,遊歷天下,走遍了大千星域的各個界域星球,看到了無數的美景,接觸各地的風土人情,甚至還走出了大千星域,前往血槍星域、紫幽星域、幽冥星域等等域外之地,女兒葉思南和兒子葉聽雨開始懂事,在世界各地都聽到了關於父母的傳說,對於葉青羽的崇拜簡直就是深入骨髓。

遊離結束,宋小君和魚小杏帶著孩子回歸了天荒界域。

而葉青羽則前往各地,去會一會一些故人。

在昔日天荒界的雪地妖庭,葉青羽見到了燕不回。

這位昔日的對手,如今的摯友,在葉青羽大婚的時候,並未前去湊熱鬧,因為陸衡當時正在待產,如今燕不回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親,辭官不做,在雪地妖庭的幽谷之中隱居,而一起隱居在這裡的,還有長公主魚君請,這麼多年過去,她依然是孑然一身並未成婚,亦沒有了追尋武道的執念,只是如閑雲野鶴一樣過著屬於自己的生活,無欲無求。

陸橫看著葉青羽,彷彿又想到了昔日那位宛如廣寒仙子一樣的寒姐姐,可惜,卻已經消失了,再也找不到。

葉青羽也並沒有告訴陸衡,所謂的魚君寒,其實也絕世戰神製造出來的虛擬人物而已,如今早就煙消雲散。

畢竟對於陸衡來說,魚君寒曾經在她的生命之中,扮演者絕對重要的角色。

之後,葉青羽又去了無雙刀城,與秦止水把酒言歡,這也是昔日的兄弟,如今這個世界上,能夠與葉青羽坦然相處的人,已經不多,而秦止水正是其中一個。

離別無雙刀城,葉青羽前往清姜界。

他遇到了魔蛛族的圓臉親王墨金。

如今的魔蛛族已經算是清姜界中的大族,而墨金也已經成為了魔蛛族有史以來最為偉大的族長,一番談話,葉青羽得知,當年在清姜界大戰之中,暗中保護他的人,是宋小君,魔蛛族與黑暗不動城之間有一種很微妙的聯繫。

流光城中,一些昔日的故人,已經逝去。

葉青羽在墓前憑弔,最後再度離開。

之前陪伴妻兒子女的時候,葉青羽並未顯露身份,去見老友,如今卻是挨個來拜訪他們。

最終,他來到了混沌墟界,來到了毀滅與天帝集團之手后重新再建的界域聯盟神殿之前,這裡有任濮陽的靈位,葉青羽在靈位前跪拜,他如今掌握了重生之術,但可惜任濮陽死去太久的時間,而且並未有絲毫的魂魄留下來,就算是強如葉青羽,也無法將他復活。

這個世界上,終究有一些事情,只能成為永遠的遺憾。

拜見了所有的老友之後,葉青羽找到幽冥擺渡者,來到了極致死地。

兩千多年過去了,一顆新的小世界樹在生死之門水井旁邊生長,枝葉繁茂,彷彿是梧桐樹的樣子,一個鳳凰巢在其上天然地生長出來,巢中有一顆巨大的橢圓鳳凰蛋,散發著晶瑩的光輝,這就是鳳凰天女的復活之始。

當初劉殺雞的復活,只用了不到百年的時間,所以復活之後,喪失了昔日的記憶。

這一次,葉青羽希望能夠徹底完全地復活鳳凰天女,所以用了漫長的時間,在過去的年代里,他一直都在關注著鳳凰天女,而如今,他終於感受到了一襲熟悉的氣息,從鳳凰蛋之中散發出來,葉青羽的體內,有一縷鳳凰天女的血脈。

葉青羽面帶著微笑,在極致死地等待。

他坐在小世界樹下面,不急不躁,一天一天地等待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鳳凰巢中傳來了輕微的蛋殼破碎之聲。

渾身**的鳳凰天女,面色茫然地從裡面破殼而出,她終於真正重生了。

氤氳霧氣繚繞在她的身上,她訝然地打量著四周。

葉青羽出現在了她面前。

「你是……青羽哥哥?」鳳凰天女原本茫然的眼神,逐漸變得清晰了起來,略微猶豫之後,就認出來了,絕美的臉上,漏出了欣喜的笑容,本能地衝過來,抱住了葉青羽。

這是她最本真的感情的流露。

但是很快,她反應過來,觸電般地放開了葉青羽,道:「我……我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

葉青羽溫柔地微笑,取出了早就準備好的衣物,披在了鳳凰天女的身上,道:「不管是滄海桑田,還是斗轉星移,我說過,都會復活你,如今,我做到了,一切都會重新開始……我們回家吧。」 鳳凰天女的返回,讓鳳凰族陷入了歡騰之中。

一直以來,鳳凰天女都是鳳凰族自從后凰神時代最為卓越的天才,被整個種族都看作是未來振興鳳凰族的希望所在,可這位天才卻隕落,雖說是為了救御天神帝葉青羽而死,等於是為整個鳳凰族都博得了一份天大的人情,且這些年以來,葉青羽對於鳳凰一族也是頗有照顧,但一位天才的隕落,對於任何一個種族來說,都是巨大的打擊,因為天才向來都是秉天地氣運而生,往往象徵著這個種族的命運,天才的隕落,就是氣運的喪失。

而如今,鳳凰天女返回了。

舉族歡騰。

昔日的老族長,也就是鳳凰天女的父親,如今已經有些老邁了,但依舊是鳳凰族中的鐵血人物,在整個御天帝國之中,也算是強硬派的代表,但是這一次,卻顫巍巍地迎接女兒,禁不住流下了喜悅的淚水。

「父親……」

鳳凰天女的記憶保存完整,認出來了老父親。

兩千多年的歲月,對於鳳凰族族長這樣的強者來說,或許很短,只是數個閉關時間而已,但對於一個失去了女兒的父親來說,卻很長很長,漫長的像是數個世紀一樣。

葉青羽心中有愧疚,在鳳凰族停留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一個月之後,葉青羽離去。

鳳凰族中也慶祝了一個月。

鳳凰天女對於葉青羽的愛意,並沒有減弱絲毫。

她雖然很不舍葉青羽,但還是留在了族中,過去兩千多年的事情,對於他來說是一片空白,因此用了很長的時間,了解到了在自己死亡之後,這段漫長歷史歲月里發生的事情,補上了這段歷史,而儘管鳳凰族已經很消息地去避免讓她知道一些事情,但最終,她還是知道了葉青羽已經大婚了的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間,鳳凰天女先是一怔,旋即一臉的落寞。

那種表情,讓人心碎,無法掩飾。

她一個人,靜靜地在鳳凰族祖地的梧桐樹下,坐了一個下午——鳳凰族得到了葉青羽的幫助,早在一千多年之前,已經尋到了整整的梧桐神樹,但鳳凰天女,卻是首次見到。

「族長,這……也許我們不應該告訴這丫頭。」一位族中的耆老有些擔心。

鳳凰族長遠遠地看著枯坐在樹下的女兒,心中嘆息,搖頭,道:「這些事情,瞞得了她一時,瞞不了一世,早晚這丫頭都要知道……唉,緣分緣分,有緣無分,如之奈何啊。」

鳳凰族的天之驕女,絕色無雙,又蘊含有遠古凰神的血脈,何等的驕傲和尊貴,若是垂青於他人,那必定是這人的榮幸,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天之驕子想要娶鳳凰天女為妻,但也不一定配得上,若是換做旁人,讓自己的女兒這樣的為難傷心,這位以鐵血手段聞名的老族長肯定是暴走了,但偏偏女兒喜歡的是葉青羽,是一位古往今來至高無上的主宰,一個充滿了奇迹和傳奇色彩的人物,面對這樣的人物,老族長就算是再偏心和看好自己的女兒,心中卻也是沒有底。

他就算是想要成全女兒,也沒有那個能力。

世間萬千字,唯情最殺人。

遠遠低看著梧桐樹下女兒傷心落寞的背影,老族長心中難受至極,但最終,也只能轉身離去。

他知道,在這個時候,不管是說任何話,不管怎麼樣安慰,都是多餘,只能讓鳳凰天女更加傷心而已。

都是從年輕時代過來的,他懂得那種滋味。

嘆息著離開梧桐古樹祖地,剛剛回到鳳凰之城,老族長就接到了族中長老稟告,說是御天神帝麾下大弟子白遠行並小弟子田寧,帶人來到了鳳凰城,正在大殿之外求見。

「他們來了?快請。」

老族長不敢怠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