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們的動作,整齊得就像用尺子量過。這是兵真正的目的,用了覺醒藥劑,他們體內的古代豺族血脈開啟,他們能夠與同伴相互感應。但是,這種感應很模糊,而且不能超過三人。兵才選擇了傘形戰術,每一名豺狼武者,前後各一人,恰好能夠相互感應。這種感應,能夠大大增強他們的默契。

2021 年 1 月 4 日

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揮出如此整齊的刀芒!

傘形戰術大大簡化了士兵之間的配合,但是相反,它對武將的要求極高。位於戰陣最前方的武將,所有的攻擊,將在這裡彙集。而且經過層層傳遞強化的刀芒,到達武將時,已經相當強大,而兵需要同時控制十道這樣的刀芒,難度可想而之。

兵忽然有些出神。

自己終是帶著一支兵團,走上了戰場。上次自己帶兵團上戰場,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他的記憶有些模糊,他自嘲一笑,或許對自己來說,戰場上才是自己真正的歸宿啊。

不過,能戰鬥的感覺,其實相當不錯哩……

兵的撲克臉上,露出一絲由衷的笑容。

他探出右手,忽然朝前方虛抓。

十道耀眼壯大的刀芒,倏地在他手掌前方彙集,化作一個耀眼的光球。

轟!

一股驚人的無形勁氣以光球為中心,轟然四散開來。

無論是散發著淡淡黑煙的箭,還是長度超過十米張著血盆大口的巨蛇,還是形如暴熊般的滿柱,都彷彿被一道無形屏障隔絕,無法寸進。

時間在這一刻,有如停止。

兵的眼中光芒越來越強,像星辰一般明亮。他胸中升起萬丈豪情,自己終有一天,能夠帶領新的南十字兵團,和當代那些絕世名將一較高下!

「喂,各位,我來了!」

輕聲呢喃,如風般消散在空中。

虛抓光球的手掌,驀地張開。

啪!

光球爆裂的聲音,落在三人耳中,卻不啻於驚雷!

一百五十道刀芒經過高度壓縮,又被兵不斷振蕩崩碎,形成數以萬計細碎如沙卻又高度壓縮的刀芒。它們爆開瞬間的光芒令人無法形容!

耀眼的錐形光砂洪流,從兵的手掌噴涌而出。

三人來不及反應,便被洶湧的光芒吞噬。 驟然亮起的光砂洪流,奪走戰場的全部光芒。

光幕前無數人此時霍地起身,滿臉駭然,他們被眼前這一幕震撼得大腦一片空白。而那些武將們,卻是不能置信地看著光幕中的那個身影,就像見鬼一般。

這……是什麼境界的控芒……

當光芒散盡,三人身影露出在眾人眼前。

老風睜大的眼睛中儘是驚恐,他渾身上下,沒有一寸是完整的,密密麻麻無數血洞有如蜂窩,十分可怖。他立在那,一動不動,有如雕塑。

紫晶透明有如礦晶的身體,咔,一聲輕響,她的額頭出現一道裂紋,緊接著。咔咔聲不絕於耳,轉眼間,她的失去生機的臉龐和身體,布滿無數有如蛛網般的裂紋。

滿柱雙臂護住臉,渾身布滿傷痕,鮮血淋漓,但是【暴熊殘血】賦予他頑強無比的生命力,而且他驚人的防禦,也讓他從光砂洪流中倖存下來。他身上的傷勢看上去嚇人,但其實都是皮外傷。

「我要殺了你!統統都去死吧!」

滿柱徹底暴走了,他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暴戾,他雙臂護住面部要害,怒吼咆哮著朝兵撲過去!

只要殺到那個該死的魂將面前,他就可以像捏死螞蟻一般把那個混蛋捏得粉碎!

「殺!」

淡漠肅殺沉喝,突然在他耳中炸開。

一道凜冽的刀光,毫無徵兆出現在他面前。

強烈的危險感,激得滿柱渾身戰慄,他情急之下,體內的鮮血驟然沸騰,蒼穹浮現淡淡的大熊座,一投棕色光芒,從天而降。

滿柱的背上,浮現一個猙獰兇悍的棕熊刺青。

血脈召喚!

無以倫比的力量,在他體內驟然爆發,滿柱覺得周身充滿力量,他渾身的毛髮,泛起一絲銀光!滿柱欣喜狂若,天不亡我,自己竟然在如此關鍵的時候突破!

唐一退出戰場便開始調轉方向,兵凝聚光團,刻意有個停頓,就是為了給唐一爭取時間。

而當兵發動時,唐一已經率隊,返身殺回。

所以當光芒散盡,唐一已經殺到滿柱身旁,出刀的時機,可謂天衣無縫。然而,哪怕事先經過多次的訓練,這一刀的結果,依然距離唐一的要求很遠。

光砂洪流的光芒和威勢,不僅震懾了其他人,連唐一手下的武者,也受到極大的衝擊。導致真正能夠揮出手中彎刀,只有三十五人,而記得唐一囑咐,盡全力揮出彎刀的,只有二十人。

換作南十字兵團,這樣糟糕的表現,足以讓這支隊伍的士官羞愧欲死,足以讓整支隊伍關禁閉。

但是此時,已經足夠!

唐一的控芒遠達不到兵那般出神出入,但是他大師級的刀法,在這樣的小範圍控芒,卻能夠發揮出驚人的威力。

唐一揮出的刀芒無聲輕顫,三十多道刀芒,被磁鐵吸引般沒入其中。

在外人眼中,這些刀芒是沒入唐一的那記刀芒之中,但其實它們是貼著唐一的刀芒,以微小的距離組成一片刀群,它們以極高的頻率高速振蕩。

刀芒瞬間觸及滿柱的手臂,銀色的毛髮光芒暴漲,令人牙酸的聲音金屬切割聲和滿柱的慘叫。

刀芒沒入滿柱手臂的一半,血液噴涌而出。

劇痛讓滿柱發出有如野獸般的凄厲慘叫,然而詭異的一幕出現,噴涌的鮮血在極短的時間內自動變小止住,傷痕開始緩慢癒合。

真是可惜,如果隊伍訓練有素的話,一刀便可以解決。

這個時候,身後的部下已經指望不上,這些菜鳥們絕對來不及揮出第二刀,這是需要武將發揮個人武勇的時候。這也是為何低階武將往往對個人武力的要求很高,在局部戰場,出色的個人實力往往是打破僵局的利器。

唐一面無表情,馬背上身形微伏,手中的***,渾若無物,如拈輕羽。

刀光薄如蟬翼。

大師級的刀法,讓他在電光火石間,揮出二十二刀!

二十二記刀芒,精準無比地沒入滿柱手臂的傷口,無一分偏差!

唐一如一陣風般,從滿柱身邊一掠而過。

身後,兩隻手臂飛上天空,滿柱神情驚恐,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他的喉嚨浮現一抹血線。

唐一止住沖勢,調轉馬頭,輕催馬徐行。

馬背上,唐一橫刀立馬,淡漠肅殺,威嚴盡顯。

噗!

此時滿柱喉嚨間血沫噴涌而出,仰面而倒。

恰在此時,老風同時倒下,氣息絕滅。而渾身布滿裂紋的紫晶,啪地化作滿地碎片。

三人,盡滅!

司馬笑已經笑不出來了,他盯著光幕,臉色有些陰沉。他當然看得出來,這支所謂的兵團,確實是一支炮灰兵團,連基本的訓練有素都達不到。可就是這麼一支炮灰兵團,卻如此強勢,算下來,死在他們手上的天榜強者有四人之多,重傷一人。

從戰績上,這絕對不是一支炮灰兵團。

司馬笑的目光,落在兵團的兩名魂將身上。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戰績,所有的原因,都在兩名魂武將身上。之前的情報,只有那名提著***的魂武將。司馬笑萬萬想不到,唐天手上竟然還另外一張王牌!

那張撲克臉一般滑稽的撲克臉說不出的可笑,然而想起剛才那驚才絕艷的表現,沒有人笑得出來。司馬笑第一看到有武將,能夠把戰鬥揮灑絢爛得像藝術家一般。

更令人拍案叫絕的,卻是精準無比的戰鬥計劃。整個戰鬥過程,從頭到尾,全都掌握在這兩名魂武將手中,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統率高的魂武將不可怕,控芒細膩多變的魂武將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聰明的魂武將。

這已經不是聰明啊,是多智近乎妖的頂級魂武將!

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反應,全都落在對方布下的陷阱之中,一環扣一環,這三個傢伙死得一點不冤。便是司馬笑這樣的梟雄人物,心中也一陣發冷。把他換成三人的位置,他自忖也不一定能做得更好。

他手下也有武將,但是一比之下,水平高低立判。

如若這支兵團,再訓練有素一點……

司馬笑相信,今天晚上,一定有很多人睡不著。

司馬笑瞅了一眼師兄,卻不禁一愣,師兄的目光,緊緊盯著渾身黑炎的唐天。

屠如海臉色一變再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場戰鬥竟然會陷入如此局面。他覺得穩操勝券的蒙薇,陷入苦戰,而三人對付一個炮灰兵團一定手到擒來,結果卻三人一照面就被別人幹掉。

蒙薇……

他如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蒙薇身上。只要蒙薇能勝,那就有翻盤的機會。

他的目光,再度投向蒙薇。

馬背上的兵,心中沒有半點得意,這樣的勝利,對於他來說,沒有半點值得誇耀。唯獨有點不同尋常之處,便算是有點紀念意義而已,自己帶領兵團第一戰?

好吧,這也算兵團的話。

兵的目光,卻不自主地落在遠處天空渾身包裹著黑炎的唐天。

唐天的血脈不正常,這他早就知道。弱點武場的那次,唐天之前吸收的侏儒血和羽人血,吸收的過程,也和一般人完全不一樣。

他對唐天的血脈,也好奇無比。他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銅牌會在唐天手中。銅牌來自唐天的父親,唐天的父親和兵團,又是什麼關係?

所有謎團的線索,都可以從唐天的血脈中,找到蛛絲馬跡。

黑炎……

等等!

兵猛的瞳孔擴張,天空中那個渾身籠罩在黑炎的身影,給他一種陌生至極的氣息。

不對勁!

兵和唐天在一起的時間很長,加之平時督促唐天修鍊,對唐天的氣息熟悉無比。唐天之前用孔雀明王眼,雖然氣質有所變化,但是氣息沒有本質的變化。

天空中那個黑炎籠罩的傢伙,氣息都已經截然不同。

到底是怎麼回事……

兵駭然時,天空中的唐天,有所動作。

蒙薇手中的劍,亮起濛濛光芒,鯨魚座投下的星座之力源源不斷地沒入其中。血脈召喚,對於武者的損傷極大,一般來說,不到生死關頭,武者都不會使用。蒙薇的情況卻非常特殊,她可以激活血脈召喚,卻不會受到損傷。但是,一年只有一次機會。

在她的戰鬥生涯中,她只用過一次血脈燃燒。

這是第二次,醇厚而充沛的星座之力,沒入劍身,她體內的血脈與之相呼應,這一劍,她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斬開蒼穹。

除了面前的唐天。

劍身的星座之力,彷彿也察覺到危險,嗡聲輕顫。星座之力,竟然源源不斷地投入,似乎連天空浮現的鯨魚座,也感受到危險一般。

這種異常的情況,讓蒙薇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就在此時,被黑炎包裹張開雙臂的唐天,忽然垂下左臂。

那是……

蒙薇瞳孔一縮。

唐天右臂伸得筆直,手掌在虛空輕輕一握,一股黑炎流入他掌中,化作劍柄,被手掌握住。

握住黑炎劍柄的手掌,緩緩向身前收。

蒙薇對這個動作再熟悉不過。

那是……抽劍出鞘的動作!

難道……

蒙薇臉色大變,心臟驟然狂跳。忽然,她的瞳孔收縮如針,瞬間布滿驚駭。

虛空如鞘,一把黑炎流淌的劍,被唐天的手掌緩緩從虛空中抽出。 劍約巴掌寬,卻有兩米五長,比唐天的身高還長,劍身筆直,沒有護手,濃郁的黑炎沿著劍身流淌。

渾身籠罩著黑炎的唐天,持劍而立。他的氣息變得完全不同,狂暴而陰冷。

蒙薇的劍在戰慄,體內的鮮血,幾乎要凝固。

星座血脈,是在星座之力的長期浸潤下,形成和進化的。這也讓血脈和星座能夠進么溝通。血脈召喚,就像秘寶的武魂燃燒。不同在於,秘寶的武魂燃燒會讓秘寶煙消雲散,而血脈召喚,同樣損傷極大,可若是能夠硬扛住,卻有一定機率,能夠讓人蛻變。

蒙薇體內的血脈完成度非常高,她與鯨魚座之間的溝通,也遠比一般的武者要容易得多。

但是同樣,她對星座之力的變化,也更加敏感,

當唐天渾身冒出黑炎時,鯨魚座的星力劇增,似乎想壓制唐天身體的黑炎。但是唐天從虛空中抽出那把劍時,鯨魚座投下的星力便迅速地減少,它似乎感覺自己無法取勝。

連血脈召喚,也沒有勝算么?

蒙薇苦笑,她的目光,落在唐天身上。

這個傢伙……到底是誰?

鶴抬頭瞥了一眼天空中的唐天,心中升起一絲憂慮。唐天此時拿劍的姿勢,絕對不是生手。而鶴很清楚,唐天的劍法粗淺得很,而且……唐天現在的氣息……太陌生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