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們可是知道,黑魂有多大,世界有多大。他們到這裡來,只是任務,他們完成任務,得到積分報酬。若不是這個任務的報酬不錯,又沒有什麼危險性,他們誰願意來這麼一個偏僻無人知曉的角落?

2021 年 1 月 3 日

即使天興星群毀滅了,對他們而言,也不過任務失敗,犯不著去得罪一個可能有著深厚背景的傢伙。因為那往往意味著戰鬥,他們不喜歡戰鬥。

「那就等等吧。」林長老十分老到,他的年紀不小,很有耐心。

「好!」雲長老也同意了。

兩人最擔心的,就是對方如果對黑魂有敵意,那就無法避免地產生衝突。在他們這個年紀,實力再往提升非常困難,他們到這裡只不過是混日子,戰鬥對他們而言,能避則避。

剛才鬼爪的大師級武技,把他們震懾住。

兩位身份尊貴的長老,都老老實實在那等,其他人更是大氣不敢吭一聲。

場面怪異得很。

三名魂將守著唐天,一群人在一旁小心陪著,而正主唐天呼呼大睡,睡得極香極沉。眾人還得忍受唐天一直沒有停歇的呼嚕聲。

小姑娘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景象超出她的想象。緊接著,她看向唐天的目光充滿了狂熱的崇拜!

太帥了!

太霸氣了!

做人做到這地步,才是真正的人生啊!

她已經完全忘了唐天以前的各種不靠譜不著調,眼前的唐天,給她上了極其生動的一課,而唐天立即上升為她心目中的偶像。

那些所謂的強者,和老師比起來,簡直就是渣渣啊!

什麼時候,自自己能做到老師這地步啊?

自己竟然找到一位這麼厲害的老師,小姑娘自己開始得意起來。

時間悄然流逝。

當唐天悠悠睜開眼睛,蔚藍的天空收入眼底,疲倦和勞累一掃而空,渾身充滿無窮的精力。

啪,他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和往常一樣舉臂高呼給自己打氣:「哇哈哈!新的一天,神一樣的少年,沖沖沖!」

眾人一片石化,目瞪口呆。

剛睡醒的唐天,完全忘了睡前自己做過什麼,此時他精力充沛,戰意昂揚,只是腦子還有些迷糊,一心想著修鍊的事。

當他忽然發現鬼爪他們三個時,兩眼放光:「啊哈,你們也在啊,來吧,修鍊修鍊!哇啊啊啊,今天一定要把那些破銅爛鐵統統幹掉!怎麼樣,嚇倒了吧!神一樣的少年人生就是這麼充滿幹勁!」

「喂,麻煩你先看看周圍。」兵提醒道。

「周圍?」唐天一愣,腦袋刷刷地轉動,黑壓壓的人頭,一張張陌生的臉,頓時讓他有些心虛,他拉過兵,小聲地問:「喂,大叔,我們最近沒欠錢吧?他們幹嘛那樣看著我們,是要打架嗎?好像人有點多啊!」

兵一臉古怪地看著唐天:「睡前的事情,你一點都不記得了?」

「睡前?」唐天撓頭,皺眉苦思:「好像是在吃東西,我記得吃得挺爽的。不過,睡覺前,不都是吃東西嗎?難道我把他們的東西都吃完了?然後大家都餓肚子了?他們也太小氣了吧,吃了點東西而已……」

他聲音越來越弱,旋即道弱弱地道:「要不,我們花點錢,給他們買點吃的?吃不飽確實蠻可憐的。」

兵:「……」

魔笛溫聲提醒唐天:「我們已經抵達武侯府。」

「武侯府!對對對,是武侯府!」唐天眼前一亮,掃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充滿讚歎道:「哇,武侯府的人真多!啊啊啊,我明白了!這下真明白了!他們都是來迎接我們的吧!哎呀呀,武侯真是太熱情太好客了,師興眾動的,多不好意思!」

眼角抽搐的魔笛忍不住糾正:「是興師動眾……」

說完魔笛就後悔了,太丟人了!

「喔喔喔,是興師動眾!」唐天從善如流,他臉上笑開了花,這場面,這規格,一看就是最高待遇啊!唐少年心中得意萬分,十分帥氣地向眾人揮手致謝:「大家辛苦了!」

所有人:「……」 明侯的眼角抽動,雖然他忌憚唐天的實力,但是這話,說得他無地自容。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林長老卻呵呵一笑:「呵呵,不辛苦!」

那一臉的和藹可親,剎那間不知看呆了多少雙眼睛。林長老,以嚴厲而著稱的林長老,什麼時候露出這樣的表情?

哪怕他們上交數億星幣的稅收,哪怕他們奉上珍稀的星辰秘寶,林長老永遠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不要說笑容,半點和緩點的眼神都難看到。

「哎呀呀,你就是武侯嗎?咦,長得不太像啊!」唐天看了看小姑娘,又看了看林長老。

林長老笑咪咪地,並不以為忤,但是把一旁的武侯,嚇得心驚膽戰。

武侯輕咳一聲:「這位是林長老,在下武侯,唐師遠道而來,旅途勞頓,快快請進府。」

唐天看了眼武侯,這才恍然大悟。

之前的尷尬,就這麼被化解,所有人都識趣地不再提。

武侯府上下,忙成一片。

本來還對唐天心懷不滿的武侯,此時如臨大敵,神經緊繃。兩位長老也跟著進來,長老們臉上一反常態的和煦笑容,讓武侯心裡更加緊張。

他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不過唯一讓他感到慶幸的是,更倒霉的是明侯。夏安白死了不說,如果唐天真的大有來頭,那麼第一個倒霉的,肯定是明侯。武侯心中慶幸得很,自己沒有對唐天流露出什麼不滿的情緒。

大廳內,大家分賓主落座。

一落座,林長老便笑咪咪地對唐天道:「唐小兄弟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嗯,不是啊。」唐天一坐下來,注意力立即被桌上顏色各異的糕點吸引,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塊綠豆糕放到嘴裡,立即被美味所征服。轉眼間,他幾乎把茶几上所有的糕點掃進嘴裡,嘴巴塞得滿滿,說話含糊不清。

「唐小兄弟家在何方啊?」林長老笑得更親和。

「凶轟秦。」唐天塞滿糕點的嘴巴含糊不清地說著「星風城」。

很陌生的地方……

林長老和雲長老對視一眼,眼中的謹慎更重了一分。

「不知小兄弟今年貴庚幾何?」雲長老擠出笑容問。

「習漆!」唐天有點噎住,撐得兩眼發白。

十七,這下兩位長老聽懂了。

「真是年少有為啊!」林長老擊節贊道:「能在十七歲,便達到六階的水平,委實少見。那小兄弟的血脈可曾開啟?」

眾人心中一驚,果然是天才。

唐天接過小姑娘遞上來的價值逾萬的上等極品好茶,一口氣灌進嘴裡,這才舒緩了一點。

看得武侯心裡直滴血,這都是極品的黃金芽啊,他平日里小心珍藏,不捨得喝。今天特意拿出來,沒想到唐天竟然那麼個灌法,簡直是糟蹋東西。

唐天舒緩下來,嘴上應道:「哦,開啟了兩種。」他的眼睛,盯上其他桌的糕點。

雙血脈!

這下所有人都聳然動容,明侯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之色,而兩位長老默契地對視一眼。兩人心中已經認定了唐天的來歷肯定非同凡響。

這般水平,絕對不是小門小戶能夠培養出來。如此一來,唐天身邊的三位強悍魂將也可以解釋得通。

小姑娘看到唐天喜歡吃糕點,連忙吩咐僕人,繼續上糕點。

從那開始,唐天的嘴就沒停過,那副吃相,連小姑娘都有些不好意思。

別的人或許會因為唐天的禮儀而心生鄙視,但是兩位長**以為常。那些大門大戶里,有的是武痴,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武技上有非凡的成就。

知道唐天的來歷非凡,兩位長老便知道該怎麼辦。兩人本來都是人老成精的**湖,平日里只不過是居高臨下,懶得理會下面諸府。但是此時,各種拍馬奉承像不要錢一樣送出,說得唐天對兩人好感頓生。

這兩人太好了!

武侯和明侯的臉色說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兩位長老的一些馬屁,聽得他們都有些臉色。難怪,別人可以做長老,而他們只能掌管一府,這就是差距啊。

兩人的心情,有著天壤之別。

武侯是穩坐釣魚台,眼下的局勢對他大好。而明侯卻是暗暗叫苦,此時正在絞盡腦汁,怎麼和唐天修復關係。

凌旭在一旁無聊得很。今天唐天的表現,讓他再次看到唐天的進步,突破的喜悅頓時少了許多。此時再聽這些人說著一堆無聊的廢話,心中不耐。他現在滿腦子了都是更努力地修鍊,然後打敗唐天的想法。

他霍地起身,丟下一句:「我去修鍊了。」便徑直朝外走。

「小旭旭加油!」唐天還不忘了大聲喊了一句。

兩位長老瞥了凌旭一眼,雖然凌旭的實力不錯,但是並不值得他們這麼重視。他們的主要目標依然是唐天。

「小天這次打算呆多久?」林長老此時已經和唐天混熟了,稱呼立即變得親近許多。

「我不呆。」唐天搖頭,丟下手上的糕點,認真道:「我有要緊的事。」

「哦,不知是什麼事?我們可能幫得上忙?」雲長老連忙道。

兩位長老都是見慣世情之人,幾個來回,便大致摸清了唐天的性格。唐天雖然大大咧咧,但是性格淳樸,心地善良,這樣的人,沒有人會討厭。而這樣的人,又有著光明前途,誰都願意結交。

一旁的明侯心中狂喜,太好了,這傢伙不留在天興星群。

「我要去南十字座。」唐天解釋道。

兩位長老驀地一呆,過了片刻,林長老方道:「小兄弟可知南十字座距離此處有多遠嗎?」

「我看了星圖,很遠很遠。」唐天老實道,他旋即啪地握緊拳頭,認真道:「但是我已經下定決心了,無論再遠再困難,我都要去!」

唐天的話斬釘截鐵,兩位長老聳然動容。

片刻,林長老方嘆道,他的眼中儘是讚賞之意:「此去路途,不知有多少危險。但是小天你有如此志向,真讓人羨慕。若是我年輕一些,一定陪你去闖蕩一番。」

說罷,他取出一件玉佩,遞給唐天:「小天去南十字座,那必然途經鯨魚座,我們林家在那裡算不上大族,但是畢竟生存多年,大忙未必幫得上,但是在當地還是有些人脈。小天遇到什麼阻礙之事,帶著這塊玉佩,去任何一家林記鋪子,他們都認得。他們一定會儘力相助。」

唐天一臉鄭重地接過玉佩,由衷道:「多謝林老哥!」

雲長老此時亦取一件銀器,嘆道:「年紀大了,真是羨慕你們年輕人。小天,這件白銀六分儀,送給你。這是我年輕的時候所用,跟我走過不少地方,在天路里辨別方向很好用,裡面記錄了很多我走過的航線。現在我年紀大了,走不動了,把它送給你,希望你能用得上。」

雲長老神色間不勝唏噓,想起年輕時的事迹,不免黯然神傷。林長老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勸慰。

唐天心中感動莫名,他沒有矯情,接過白銀六分儀,大聲道:「雲老哥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辱沒它的!」

雲長老被唐天的模樣逗樂了,哈哈大笑,心中傷感倒是消減不少。

明侯忽然介面道:「如此漫漫旅途,豈能無車?在下手上正好有一輛白銀天馬廂車,速度又快耐力又足,頗為舒適,而且空間又大,修鍊場所,一應俱全。在下平日里,也少有外出,可謂暴殄天物,送到小天哥手上,這才是物盡其用嘛。小天哥,一定要給小弟這個面子!」

唐天看著明侯一臉哀求的模樣,心中詫異,還有人送東西還要哀求別人收下嗎?

一聽明侯的介紹,唐天就覺得自己很需要一輛這樣的廂車。他和凌旭兩人都是修鍊狂,沒有修鍊場所,那絕對是件很糟糕的事。

天馬座的白銀廂車,聽上去就很拉風啊!

「謝謝你啊!」唐天飛快地應下。

明侯大喜,心頭頓時鬆一口氣,胸脯拍得震天響:「能結識小天哥這樣的英雄少年,可是我老明的光榮啊!」

武候大吃一驚,那輛天馬座白銀廂車,明侯花費無數手段才弄到手,一向視若珍寶,沒想到今天竟然大方到把它給送出去。

這傢伙,真夠當機立斷!

武侯心中頓時犯愁了,別人都送了,他總不能不送吧。他要不送,那原本關係好,也變得關係不好了!

可是,送什麼好呢?

林長老送的是人情,雲長老和明侯,送的都是用得到寶物,自己送什麼?

就在此時,小姑娘偷偷跑到武侯耳邊嘀咕了兩句,武侯一臉詫異。

他只沉思幾秒,便笑道開口:「我武侯府秘寶少得可憐,不比各位。小女能與唐師相識,實在是緣份一場。唐師志向遠大,做了我不敢做的事,在下真是又羨慕又佩服。敝府願奉上一千顆六階星辰石,以壯唐師行色。還望唐師切勿推辭,日後若想起小女這名學生,能照拂一二。」

所有人聳然動容。

一顆六階星辰石就要兩萬星幣,一千顆,那就兩千萬星幣!

這麼大的手筆,把所有人都震住。兩千萬星幣,無論放在哪裡都是巨款。

唐天目瞪口呆,他覺得今天就像做夢一樣。

怎麼大家都拚命給自己送東西呢?

真奇怪……

唔,如果每天都能這樣過多好!《不敗戰神》該章節已被鎖定 兵居然會控制機關武甲的方法不對?

唐天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兵可是玩機關武甲的真正高手。唐天都懷疑,這個世界不會有人比兵更精通控制機關武甲,除非南十字兵團還有倖存者。

兵也愣住了,他下意識地停下來。

自己的方法不對?

「不要用以前的方法來控制天空虎。」賽雷的語氣毫不客氣:「它和你以前用過的所有機關武甲都不相同,因為它擁有武魂。」

「武魂?」兵更愣了。

「沒錯!」賽雷神色認真:「你還記得那顆魂珠吧,它已經變成天空虎的武魂。它比你更熟悉這具機關武甲,你應該嘗試著去和它溝通,來控制這具機關武甲。你會發現,它會比你想象得更強大!」

兵聽到這句話,露出驚訝之色:「你成功了?」

「沒錯,我成功了!」賽雷傲然道:「你以為那麼多機關武甲是白拆的嗎?這顆魂珠的品質很好,沒有糟蹋這具機關武甲。現在武魂和機關武甲真正融為一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已經成為一件像秘寶一樣的存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