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他不知道喝了多久,突然書房門被輕輕推開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一個女人悄悄走近,嘴裡輕柔地喊著:「晉北哥……」

夏紫諾那天勾引莫晉北失敗,但是她並沒有死心,一直悄悄跟蹤莫晉北的行蹤,今天終於逮到機會了。 沈笑瀾剛坐進辦公室沒多久,就感覺大家的目光有意無意匯聚到自己身上,各個帶刺。

梁菲菲很快發來了消息,旁敲側擊問起了沈笑瀾跟鍾樂早上發生了什麼,沈笑瀾暗自叫苦,心想小常和小袁真不愧是公司的八卦大喇叭,消息傳的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快。

沈笑瀾回復梁菲菲:「我就是早上等電梯的時候碰到了鍾總,順口問了他跟劉穎的關係而已……」

「原來如此,我聽其他人說,好像是你背地裡跟鍾總在交往,劉穎吃醋受刺激所以才瘋了。」梁菲菲發完消息,又切回到小群窗口,辦公室其他女人仍在添油加醋的議論沈笑瀾,從她破格入職到現在,鍾樂和她的交集云云,挺像那麼回事。

梁菲菲看得有些煩悶,揉了揉太陽穴。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是多。沈笑瀾平時跟她關係不錯,倘若真跟鍾總有關係,依沈笑瀾的性子,應該不至於會瞞著她。

沈笑瀾盯著對話框無語。

三人成虎,沒想到事情還越傳越離譜了,連劉穎瘋了都怪她……要不是梁菲菲告訴,她都不知道現在別人怎麼看待自己。

人言可畏,某種程度上來講,唾沫星比鬼怪還要可怕。

「菲菲姐,我真跟鍾總沒關係!」

「我知道,我相信你。算了,做好自己的,別在意別人說的。」

梁菲菲的安慰讓沈笑瀾有些感動。還好有人還相信自己,周圍也不全是指責人的嘴。

劉穎不在,但工作還是要做。沈笑瀾被分配跟財務對接,繼續整理各個事業部新提交上來的發票。

有事做總比閑著好,閑著難免會想七想八。

事已至此,在意那麼多人的目光也無用,倒不如梁菲菲勸的那樣,做好自己的事,管其他作甚。

沈笑瀾忙活半天,抱著一沓整理好的報銷單去財務室。

走廊一拐彎,好巧不巧看見鍾樂和他的助理迎面走來。

沈笑瀾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硬著頭皮就當作沒看見。

「笑瀾,今晚上有空吧,一起參加個商宴酒會。最近投標的那個項目後續還會有一些材料補充,公司這邊我想讓你跟甲方對接,很多事情要跟你交代一下。」鍾樂很自然的叫住沈笑瀾。

沈笑瀾一愣:「我?」

「對啊。這項目之前是劉主管負責協助,不過現在她休假療養了,項目進度不等人,沒法拖著。」鍾樂表情少有嚴肅,並非平時那樣掛著笑容的隨和樣子。

「我、我不行。」沈笑瀾連連拒絕。

鍾樂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如果真是安排工作,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她這樣一個什麼也不清楚的新人來做?臨時起意?不能吧?

如果是為了別的什麼……那更是不能答應了。

「現在臨近半年度績效考評,其他人的工作都挺飽和的,也就你們新來的員工時間還寬裕點。劉主管之前就讓你和梁菲菲打下手……」

「是啊,鍾總,那你就安排梁菲菲跟甲方對接吧。」沈笑瀾忙打斷鍾樂。

沈笑瀾冒失,鍾樂倒也沒有不快之意,反而一笑:「我選你自有我的道理,你晚上跟我去參加商宴就知道了。」

沈笑瀾面露難色:「鍾總,我只是個實習生,說白了就是……臨時工。」

「鍾總說你行你就行。」旁邊的助理看沈笑瀾實在不開化,忍不住也插了一句。

在公司里,員工都是聽從領導安排,像沈笑瀾這樣不識抬舉的,要不是還有點用,估計早就被辭退了。

「這樣吧,有什麼差池我擔著。你接管項目后,日薪翻倍。如果能拿下項目,再加一份獎金。」鍾樂一挑眉,拋出籌碼。

沈笑瀾說不出拒絕的話了。

誰會跟錢過不去?日薪翻倍,豈不是能大大解決最近的財政問題了?

鍾樂走後,沈笑瀾立刻用傳聲鈴聯繫冼星堯,告訴了他鐘樂的安排。

沈笑瀾不放心的問:「師父,怎麼才能查驗鍾樂這個人有沒有問題?一定要你親自看過才行嗎?」

冼星堯很快回復那倒也不必。鍾樂要是受到邪神強烈影響,身上必定會沾染污穢邪氣,如果能取得鍾樂貼身的東西回來,讓他驗一下氣息即可判斷。

沈笑瀾暗地有了盤算。

這鐘樂似乎對自己仍有些想法,晚上既然她還要參加商宴,不如就趁機拿點他什麼貼身的東西回來,早一點解決問題。

有了目標,沈笑瀾頓時提起了興緻,也不再排斥跟鍾樂有糾葛的事了。

……

傍晚時分,下班時間,沈笑瀾找了個理由跟梁菲菲說要早點走,就一個人匆匆背著包下樓了。

站在大樓前做賊心虛般東張西望了半天,沈笑瀾總算盼到了一輛黑色保時捷卡宴。

鍾樂親自開門,請她上車。

沈笑瀾鑽上車關門后,透過半透明車窗看到梁菲菲和小常、小袁從不遠處走來。

……也不知道她們看沒看到自己上車這一幕?梁菲菲倒也算了,只是這小常、小袁如果看到了,不知又會傳出什麼閑話去。

沈笑瀾覺得頭疼,閉上眼嘆了口氣。現在也顧不及這些了。

跟鍾樂共處后駕駛座上,沈笑瀾始終戒備,也有些尷尬,不知道要說什麼,盡量靠邊坐。好在鍾樂忙著翻看文件,倒也安靜,並不跟她搭話。

車行了大概半小時,停在一家豪華五星級酒店門口。鍾樂很紳士的請沈笑瀾下車,助理則先去停車了。

來的時候,沈笑瀾也補了補課。

所謂商務宴請通常是指因為商業需要而舉辦的活動,多為合作夥伴之間或公司之間為某項業務,如洽談會,簽合約,慶祝某項合作等等而舉辦的宴會,通常包括酒會和舞會倆個類型。這一次便是酒會了。

這裡可是城東最好的酒店,進出宴會廳的,都是身著昂貴西裝和禮服的優秀商務人士。沈笑瀾今天穿的是素色襯衣加牛仔褲,長發隨意扎了個馬尾,實在顯得寒酸,對照之下覺得自慚形穢,感覺誤入了一個完全不屬於她的世界。

好在她跟著鍾樂,鍾樂有頭有臉,她彷彿也能鍍一層光輝,不會有人另加白眼。

沈笑瀾不會喝酒,跟著鍾樂也就是個安靜的拎包小助理,豎著耳朵聽他跟其他商務夥伴寒暄,自己賠笑兩聲。

「沈笑瀾?」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沈笑瀾吃了一驚,還以為是聽錯了,回頭一看,確實是認識的人。

馮易。

馮易穿著休閑,跟著一個西裝革履的俊朗中年人,看樣貌就知道——那是他爸爸。

「馮總你好!」鍾樂熱絡的上前握手。

沈笑瀾一下子突然明白,鍾樂為什麼會找自己當跟甲方對接的項目聯繫人了。 沈笑瀾之前給劉夢潔打下手做報價單,替梁菲菲準備標書材料,手頭拿到的都是片面信息,並不知道這次項目的甲方到底是誰,現在總算清楚了。

當初在應聘興宏建築集團的時候,沈笑瀾在個人簡介裡面確實寫過自己初高中就讀的學校。鍾樂也不知通過什麼途徑了解到她跟馮易是同學,想要藉此跟馮氏地產集團再多攀上一點關係。

「你們認識?」馮易的父親馮遠道看看兒子又看看沈笑瀾。

「爸,這是我初中同學。」馮易笑著介紹。

「叔叔好。」沈笑瀾忙打招呼。

鍾樂見狀一笑:「馮總,居然這麼巧啊?笑瀾現在在我們興宏實習,做我的助理,這個項目也是她幫著整理材料的。」

沈笑瀾跟著也改口叫了聲「馮總」,倒是馮遠道一揮手還是讓她叫叔叔,更親切些。

馮遠道跟鍾樂落座聊起了項目,馮易跟周圍人打了一圈招呼后,跟沈笑瀾到了一邊聊天。

沈笑瀾還是覺得這場面過於不真實。

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地方跟馮易碰面……

商宴是馮氏集團辦的。

馮易面帶笑容,舉止大方,雖然年齡小,但在這些商務人士中周旋得當,像個十足的王子。

這樣的他,是沈笑瀾從沒見過的他,也許才是真正的他。

難能可貴的是,他還保持著少年人的那份心性,沒有成年人的世故圓滑。

「假期這麼短,你還找了份實習啊?」馮易問。

「主要想鍛煉一下。」沈笑瀾可不敢說自己是為了錢而謀生計。

「挺厲害的……我爸讓我到公司幫幫忙什麼的,我都不想動。」

馮易頓了頓,問起了前兩天聚會的事:「那天我提前走了,你們玩到幾點啊?」

沈笑瀾納悶:「呃,你不知道後來失火的事?」

「失火?!什麼情況啊?」馮易有一瞬間失態。

沈笑瀾把KTV發生的事告訴了馮易,也細細觀察著他的反應。馮易表情複雜,有驚訝,有不安,也有難以置信,好像……還有一絲懊悔。

沈笑瀾直覺KTV著火的事跟他或許有些關聯,但肯定不會是他所為,只是不清楚他知道些什麼。

「這兩天你都沒看群嗎?大家都在聊這個事。主要是太可怕了……我們等於是撿了條命。」沈笑瀾一副后怕不已的模樣。

「我這兩天都沒碰手機電腦的,還真沒看群。」馮易回過神,不好意思的笑笑。

沈笑瀾不置可否。

這年頭誰都是手機不離手,年輕人更是如此。她之前初遇到冼星堯的情況下有過什麼都顧不上的時候,這馮易該不會也遇到了類似的事情?

她又想到馮易當時在KTV裡面收到「表妹」發的那些現場照片了。

這事她早上在班群里問過,有幾個人是拍了,但當時並沒有發,而且她要過照片來一看,角度也不對。

「那天你急匆匆走了,是不是家裡有出什麼事啊?」沈笑瀾假裝不經意的問。

「哦,讓你擔心了……是我爸項目上的事。」

沈笑瀾壓低聲音:「是安順街拆除舊牆發現乾屍那事么?我看到新聞了。」

馮易一愣,尷尬的點頭。

這事可瞞不住。就算新聞隱去了項目相關的公司名稱,一般人也能大致猜到些東西。

「後續打算怎麼處理啊?要不要找個法師看看,我認識一個朋友懂這些。」

沈笑瀾跟馮易關係並不近,如果不問他絕對不會主動說起。既然開了這個頭,不妨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繼續追問下去。如果他願意,沈笑瀾也正好讓冼星堯來查上一查。

馮易有些意外,盯了沈笑瀾半天才說:「我爸已經找過大師來看了,不必費心。」

果然,大老闆多少還是會在意這種事,特別是搞地產要動土這一塊的……既然有專業人士看過,那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

沈笑瀾心思一動:也不知道馮遠道請的是什麼樣的人?如果有機會,她還真想見見,順便還能掂量一下自己在行家中算是個什麼水平。

……

商宴結束,沈笑瀾跟在鍾樂後面出了酒店。

時間已經不早,鍾樂喝了不少,臉色微紅,腳步蹣跚。

沈笑瀾以往只看到他在公司不怎麼管事,跟各種類型的女人不清不楚,在辦公室里胡搞,這還是她第一次跟著他接觸商務上的事情,也是頭一回覺得鍾樂算能馬馬虎虎對得上「運營總監」的頭銜。

助理把卡宴停在門口等,鍾樂拉開車門還是請沈笑瀾上車,沈笑瀾猶豫一番,才努力克服了想要避開鍾樂自己打車走的心理。

狹窄的車廂內瀰漫著醉人的酒氣。

鍾樂鬆了松領帶,此刻沒了工作壓力,身邊還有美人陪伴,自然肆無忌憚起來,一伸手便去攬沈笑瀾的肩頭,笑眯眯的說:「今天你表現不錯,值得獎勵。」

沈笑瀾如坐針氈,但表面還得陪著笑:「哪裡啊,主要還是公司實力雄厚,鍾總業務能力強。」

「喲,現在連你也會說這種場面話了?」鍾樂心情很好,嘴角飛揚。

「馮氏集團這個項目,聽馮總的口氣,投標的話我們是十拿九穩了。其實吧,最近他們公司也有些不好的傳聞,導致股票大跌……我們的競爭對手估計也猶豫了,沒有我們堅定……」

沈笑瀾躲開鍾樂魔爪,順勢在他胸口扶了一把,扯下了襯衣上的一個紐扣。

這算是貼身的東西吧,回去後跟冼星堯瞧瞧看有沒有問題……

鍾樂又想靠過來,沈笑瀾用力一推:「鍾總喝醉了。」

「我沒醉……這個項目,十個億哦,要是成了,少不了你的獎金!」鍾樂並不生氣,反而哈哈一笑攥住了沈笑瀾的手。

沈笑瀾費了半天勁好不容易抽出手來,搖下車窗,心裡厭煩不已,只想儘快脫身。

得虧還有鍾樂的助理在開車,不是兩人獨處,鍾樂也不至於能太過輕薄。

被冷風一吹,鍾樂腦子好像清醒了一些,不再湊過來糾纏沈笑瀾。

他揉了揉太陽穴問:「……安順街那個事情你知道嗎?」

「……看過新聞。」

「承包那個項目的是邦定建築,聽說他們招的很多工人都因為那事臨時跑路了。」

沈笑瀾豎起了耳朵,不知道鍾樂會說什麼。

拆牆發現不明不白的乾屍,一般人哪接受得了,不跑路還等什麼? 莫晉北顯然低估了烈酒的後作力,腦袋越發暈眩,只淡淡地掃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就沒了反應。

夏紫諾將他扶到沙發上躺下,伸出縴手,撫著他的臉頰,輕輕地笑了起來。

醉倒了的莫晉北突然抓住夏紫諾的小手,把她給驚嚇一跳,以為他醒了,正想解釋自己為什麼在這裡。

卻沒想被他往下拉,貼上他的胸膛,繼而他翻身壓在她身上,雙手開始在她的身上遊走,他嘴裡還喃喃地念著:「老婆……」

夏紫諾沒聽清楚,湊近了點:「你說什麼?」

莫晉北勾唇笑了笑,又補充了一句:「念念。」

夏紫諾瞳孔一縮,他竟然還在想著夏念念那個小賤人!

她深吸了口氣,不過沒關係。

本來莫晉北和夏念念的婚姻就是聯姻。

只怪她當時還沒有成年,未到法定結婚年齡,所以夏家讓夏念念嫁了過去。

現在莫晉北和夏念念的關係已經岌岌可危。

只要她和莫晉北有了夫妻之實,莫家少奶奶的位置讓她來做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夏紫諾嬌聲地回答:「晉北哥,人家要嘛。」

已經醉得分不清現實與幻境,看不清眼前景象的莫晉北還以為壓的是夏念念,他以為她回來了。

她異常的熱情讓他全身熱血沸騰,他壞壞地笑著:「乖,老公馬上就給你。」

他的手開始撕扯著夏紫諾身上的衣物,掌心撫著她的柔嫩,在肌膚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經驗豐富的夏紫諾清楚知道身上的男人已經動情,她唇邊勾起得意的笑容,張開腿等待著他的佔有。

莫晉北,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可不能怪我!

但是夏紫諾很快就笑不出來了,因為莫晉北還沒有來得及碰她,竟然就醉死了過去。

她咬牙,脫下他的衣服,準備來個女霸王硬上弓。

可當看到他的反應和他本人一樣醉死時,她的臉都黑得出水了。

夏紫諾心一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把兩人衣服全都脫了亂扔在地上,製造出假象,然後拿著手機各種角度一頓亂拍。

早上,莫晉北緩緩睜開眼睛,胸膛被壓得很沉,有個赤果的人趴在他的身上,皮膚冰冷。

他心頭狂跳,難道夏念念真的回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