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人群路過她們軍帳的時候,花琉璃和羅曉蝶帶著那少年便混入了人群當中,倒也沒有引起別人的懷疑。

2021 年 1 月 10 日

三人亦步亦趨的走了一陣,前邊不知道是誰像先摔倒了,緊接著,便有人尖叫起來,原本密集的人群因為站立不穩,而全都踩在了一起,一時間,慘叫聲不絕於耳。

「娘娘!」羅曉蝶護住花琉璃,緊緊拽著身旁的那少年,神情緊張。

「怎麼回事?」有兇狠的衛士把前邊摔倒的人群給拽了起來,狠狠的抽了幾鞭子。

「他們太狠了!」羅曉蝶還沒說話,便看到那少年突然沖了出去,用力奪下了那衛士的鞭子,朝著那衛士的臉上抽了過去。


只聽「啪!」的一聲,時間驟然靜止,那衛士臉色一緊,一道血痕呈現在了臉上,當他看清楚抽自己的少年的時候,反手便一巴掌朝著那少年的臉上打了過去。


花琉璃臉色一沉,眼疾手快的沖了過去,將那少年一把推開,一腳踢在了衛士高高揚起的胳膊上,只聽咔嚓一聲,是那胳膊被踢的斷掉的聲音。

「你是什麼人?」突然趕來的侍衛頭領冷冷的睨著花琉璃。

「她是我娘!」那少年突然衝到了花琉璃的面前擋住侍衛頭領。

「你娘?」那侍衛頭領懷疑的看了花琉璃一眼,眸光閃爍。

「當然是我娘?」驕傲的少年抬了抬下巴,眼神里的仇恨無法讓人忽視。 第0173章 設伏

斷崖谷地下隧道里,一侍衛對着林宇恭聲說道:“稟報閣主,疾風大盜已經開始打算穿越斷崖谷了。”

林宇屏住呼吸,靜靜的聆聽上面鐵騎越過的聲音,低聲令道:“傳令下去,叫兄弟們做好準備,等大部分疾風大盜達到山谷中間的時候,將用火油浸泡的巨石先都推下去,弓箭手隨即準備放火箭點燃巨石。

待爆炸聲響過之後,吳大哥立即帶着實力修爲較低的兄弟從密道里撤退,辰大哥和我帶着十三個武君級別的兄弟,分兩路衝殺過去,殺他一個措手不及,就算滅不了疾狼和疾虎,也得讓他們脫一層皮,長長教訓,不然還真的以爲我羽林閣好欺負呢!”

林宇的一番命令,讓旁邊的齊壇和石鐵驚的是目瞪口呆,這哪裏像是從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嘴裏說出來的話,簡直就是指揮千軍萬馬,運籌帷幄的將帥。而且計劃周密,攻防有序,實在是逆天之才!

石鐵抱拳一禮,道:“林宇兄弟,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吧!”

林宇見他長得虎背熊腰,身材魁梧,笑道:“有石大叔出馬,留下疾狼和疾虎,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石鐵表情未微驚,疾虎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那可是武王九重巔峯,剛纔他也是拼死才勉強在疾虎手裏走過三招,沒想到面前這個小小的少年,竟然還想留下他的性命,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無論多麼完美的計策,都是沒有用的。剛剛林宇所說的計劃,雖然很是周密,可是最多也就只能對武君級別的人物造成一點威脅,對疾狼和疾虎這樣的武王級別的高手,根本就傷不了他們分毫。

石鐵雖然想了很多,不過倒也沒說些什麼,看着林宇嚴肅的表情,自信的笑容,說不定他還真能創下這樣一個奇蹟。

待到疾風大盜到達山谷中間的時候,突然無數巨石滾滾而下,隨即萬箭齊發,火光充天,頓時間爆炸聲連連不斷,漆黑色的夜片刻之間映爲火紅色的白晝,撕心裂肺的喊叫聲,掙扎聲,哀嚎聲立即就連成了一片。

疾虎見勢不妙,提馬掄刀,怒聲喝道:“不好,我們中埋伏了,快撤!”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龍吟劍藉助火勢,刺破寒風,直逼他的咽喉而去。

疾虎滿肚子的怒火正愁沒地方發呢,見林宇竟然主動找上門來了,怒聲一喝,揮刀橫劈,砰地一聲便對上了林宇的龍吟劍。

林宇的實力修爲不過武君一重,而疾虎的實力修爲卻已達到了武王九重巔峯,兩者彼此差距甚爲懸殊,若是硬碰硬,別說取勝,就是堅持一個回合,對林宇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疾虎見林宇勢弱,冷笑一聲,道:“你個小娃娃,既然自己想找死,你虎爺爺我就成全你。”說完,便怒提真氣,猛催靈力施於刀鋒之間,夾雜千鈞之力猛逼林宇而去。

林宇見疾虎如此凌厲迅猛的攻擊,心中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急身一閃,龍吟劍順勢祭出,藉助風勢猛地迎向疾虎。

砰!砰!砰!

一陣猛烈交擊之後,刀光劍影閃過,火光沖天,噼噼啪啪的爆炸聲連連不斷!

林宇和疾虎二人之間的實力修爲在那裏擺着呢,僅僅只是僵持了片刻,林宇就感覺自己的靈力消耗甚巨,這樣下去,撐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枯竭。

疾虎見此,得意的笑道:“怎麼樣,林宇小子,知道你疾虎爺爺的厲害了吧,趕快束手就擒,帶着你的人走,不然的話,定讓你橫屍於此。”

林宇眉頭微皺,隨即眼珠一轉,便計上心來,立即施展瞬移大法,閃了過去。

此時,形勢已經處於白熱化了,林宇的羽林閣雖然佔據了天時和地利,可是整體實力和疾風大盜還有不少的差距,再加上成立較晚,彼此之間作戰的默契程度還遠遠不夠,而且在人數上也不佔任何的優勢。

“黑山蜈蚣,出來!”林宇突然當空猛喝一聲。

頓時間一個黑壓壓的身影砰地一聲落在地上,遮天蔽月,拔山倒樹而來。林宇趁勢一躍而起,直接就跳在了黑山蜈蚣的背上,龍吟劍朝前一指,冷聲喝道:“黑山蜈蚣,殺!”

隨着林宇的一聲令下,黑山蜈蚣砰砰的向前撲去,看的所有人心中都是大驚,沒想到林宇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幫手。

疾虎見勢不好,惡狠狠的瞥了一眼林宇,怒聲喝道:“這個大傢伙是受林宇操控的,各位兄弟跟我一起上,先殺了林宇再說。”

疾虎一聲令下,疾風大盜們紛紛祭出兵器,個個都如同發了瘋一般的餓狼一樣,猛撲林宇而去。

林宇見狀,心中甚喜,猛地喝道:“黑山蜈蚣,給我把他們全都吃了!”

林宇的話音還未落下,黑山蜈蚣就已張開了很是噁心的血盆大口,一個泰山壓頂過去,瞬息之間,撲在最前面的幾個疾風大盜就已被壓成了肉醬,剩下的疾風大盜個個都是心驚膽顫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敢在往前衝了。他們雖然以前嗜血成性,可是終歸還是血肉之軀,終歸還都是有畏懼心理的。

疾虎見狀,心中怒不可遏,祭出一把玄鐵大砍刀,猛喝一聲,便朝黑山蜈蚣的一隻前腳砍去。

林宇見此情景,心中大喜,立即躍起,踏空而飛,龍吟劍在片刻間便已刺破寒風,逼向了疾虎的咽喉。

疾虎見勢危急,隨即揮刀迎向了林宇的龍吟劍,可是他的刀還未揮出,黑山蜈蚣猛然朝他吐出一個黑色光球。

幾乎還沒有反應過來,黑色光球猛地一聲就爆炸了,頓時間塵霧瀰漫,硝煙滾滾而來。

疾虎被震退了數十丈之遠,狠狠的撞在了一棵千年古樹之上,這才定住身形,開始還未站起,就猛吐了一大口黑血。

由於黑山蜈蚣的參戰,疾風大盜片刻間就已經死傷過半,疾狼和石鐵交鋒也沒有討得了絲毫的便宜。

“大哥,怎麼辦,這個黑山蜈蚣太厲害了,我們不是它的對手。”疾狼立即扶起重傷倒地的疾虎,急切地問道。

疾虎兩隻眼睛如同惡狼一般,怒狠狠的瞪了林宇一眼,大聲喝道:“我們撤!”

林宇冷然一笑,用意念和小龍傳音,道:“小龍,該你出馬了,截殺他們,一個都不要留!”

見疾風大盜要逃,辰風跑來問道:“小宇,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要不要去追?” 「把她們兩個擋在最前邊!」那侍衛頭領冷冷的說道。

所有的老弱婦孺被趕到了那護牆上,居高臨下的看著與他們對抗的大燕軍隊。

古晨手裡拿瞭望遠鏡,當他看清楚城牆上站著的那道人影的時候,臉色一變,隨即放下望遠鏡,然後又拿了起來,再次看了一遍之後,才臉色難看的把望遠鏡交到了羅鐵塔的手裡。

「是皇妃娘娘!」古晨黯然的說道。

「什麼?」羅鐵塔臉色大變,接過望遠鏡便仔細的看了一遍,當看清楚城牆上站著的那兩道熟悉的身影,他的心狂跳起來。

「真的是她,這可如何是好?」羅鐵塔臉色難看,來回的搓著手,神情急切。

「要不要彙報給聖上?」那古晨擔擾的說道。

「什麼事情要彙報給朕?」身穿玄色長袍的燕昊一腳踏了過來,凝眉看著羅鐵塔和古晨。

「末將見過聖上!」羅鐵塔慌忙躬身行禮道。

「大敵當前,哪裡來的那麼多的虛禮,可有皇妃娘娘的消息?」燕昊擔擾的問道。

「還沒!」羅鐵塔和古晨對視了一眼,然後搖頭說道。

「去了一夜了,怎的還沒有消息?」燕昊不解的問道。

「末將已經派了人出去接應了,恐怕一會便有消息了,聖上稍安勿躁!」羅鐵塔躬身說道。

「也好!」燕昊點頭說道。

「東吳派使者送來書信!」突然外面一聲高喊,一個侍衛便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送的什麼?」羅鐵塔慌忙走過去,將那書信接在了手裡,忐忑的看了燕昊一眼,遲疑著不肯把書信交出去。

「寫的什麼?」燕昊沉沉的問道。

「聖上!」羅鐵塔的臉上隱有遲疑。

「念!」燕昊冷冷的喝道。

「今日,我軍迎戰大燕,以承乾皇子性命來交換東城,並儘快將我東吳的公主納蘭晴送回,否則,便會殺了承乾皇子,還望大燕皇帝重視此事!」羅鐵塔幾乎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看著那書信,他的臉漸漸得成了陰沉之色。

燕昊神情更是難看,他聽完那書信,短暫的沉默之後,霍地冷笑出聲:「想來東吳真的是自取其辱!」

「聖上!」羅鐵塔欲言又止。


「羅將軍,既然他以承乾皇子的性命要挾朕,那朕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給東吳君王修書一封,若是他們不儘快的釋放出承乾皇子來,便直接殺了納蘭晴!」燕昊冷厲的說道。

「是!」羅鐵塔連忙應道。

很快,燕昊的書信也被送了出去,而東吳君王在看到書信之後,臉色大變,下令做出嚴密的防守措施,並把燕承乾帶到了城牆之上。

「皇妃娘娘,是皇子殿下!」羅曉蝶一看到了燕承乾,便急急的低聲說道。

花琉璃眸光微沉,乍然看到燕承乾的那一瞬間,眼眶也漸漸地紅了。

燕承乾傲然的站在那城牆之上,似乎全然不把那些虎視眈眈看著他的那些士兵們放在眼裡。

「要殺要剮,隨便你們,以為我燕承乾是貪生怕死之輩嗎?」燕承乾稚嫩的聲音里,隱隱的帶了君王的冷厲。

「燕承乾,死到臨頭,竟然還敢嘴硬?」納蘭軒走到了他的身邊,嘲諷的看著他。

「你怎的就知道,我一定會死呢?」燕承乾輕笑著看著納蘭軒說道。

「大燕不交出東城,你便只有死路一條!」納蘭軒狠戾的說道。

「來人,如果大燕不同意拿東城交換,便開始放箭!」納蘭軒冷厲的喝道。

「太子殿下,公主還在大燕!」有人說道。

「放箭!」納蘭軒似乎沒有短暫的猶豫,便從齒縫中突然說出這麼幾個字。

花琉璃臉色一變,只見東吳軍隊已經動手,她雙拳驟然握緊,全然不顧危險的朝著燕承乾撲了過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將他趁亂拖到了身旁。


「你是什麼人?」燕承乾的眼底驟然射出警惕的光芒,待看清楚站在自己眼前的竟是娘親的時候,臉上瞬間滿是驚喜。

「母妃!」燕承乾緊緊的握住了花琉璃的手。

「此處不是說話之地,暫且跟在我的身旁!」花琉璃叮囑他道。

戰爭已經開始,到處都是哭喊之聲,整個場面頓時混亂不堪,花琉璃帶著燕承乾,以及羅曉蝶牽著那少年的手,左躲右閃,逐漸的脫離了整個戰場,朝著東吳境內躲了過去。

「我帶你們去個地方!」那少年急急的說道。

「好!」花琉璃點了點頭,隨著那少年便急急的逃離了戰場。

進了東吳城內,整個城內一片寂靜,與前方的混亂相比,此刻的城內一片寂靜,知道外面在打仗,早有百姓們關門閉戶,整個城內安靜的如同一片鬼城那般。

「我們去哪裡?」羅曉蝶緊張的問道。

「跟我走就是了!」那少年只是在前邊帶路,頭也不回的說道。

「跟著他走!」花琉璃交代道。

四人進了一個偏僻的小巷之內,然後看著一個宅院,便推門而入,那少年待他們進去之後,便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眼見沒人看到,便急忙閃身進了院子之內,順便把那院門給栓死了。

花琉璃打量著這僻靜的小院之內,只見雖然貧窮,但是卻是整潔,尤其是那南牆下,竟是種了一些時令的蔬菜,綠油油的,倒是可愛。

「這裡是你的家嗎?」花琉璃輕聲問那少年。

「嗯!」那少年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你們快些進去吧!」那少年催促道。

花琉璃看了那少年一眼,點了點頭,便進了房間之內,只聽裡面一陣咳嗽,傳來一道嘶啞的聲音:「是柱子回來了嗎?」

那少年先是一愣,接著衝進內堂裡面,呼喊了一聲「婆婆!」便撲倒在炕沿上嗚嗚的痛哭起來。

花琉璃隨著走了進來,看到一個白髮的老婆婆躺在床榻上,暗自垂淚。

「見過婆婆!」花琉璃禮貌的行禮道。

「婆婆,是她們救了我!」那柱子指著花琉璃說道。

「你娘呢?怎的兩個人出去的,回來的卻是一個人?」那白髮婆婆急聲問道。 第0174章 狂暴天地

林宇搖了搖頭,嘿嘿笑道:“辰大哥,放心,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林宇的話音纔剛剛落下,僅存的十幾個疾風大盜就已經全部落馬,疾狼扶着疾虎立即又退了回來。

林宇拍着小龍的腦袋,嘿嘿笑道:“小龍,幹得不錯!”

此時所有人的表情都在瞬間石化了,這林宇手裏到底有多少底牌,剛剛纔召喚出一個實力堪比六階魔獸的黑山蜈蚣,這又召喚出一個滅武君級別和捏死一個螞蟻一樣輕鬆地魔獸……

望着已經無路可逃的疾狼和疾虎,林宇冷聲一笑,道:“兩位,現在感覺怎麼樣?”

疾虎怒哼一聲,道:“你以爲你這樣就能殺得了我嘛,就算是拼個魚死網破,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

石鐵巨斧一揮,旁邊的一塊巨石立即被他劈成了兩半,怒聲喝道:“快說,你們是誰派來截殺我齊家的?”

疾虎仰天大笑道:“就算是說了,憑你們小小的齊家又能怎樣,難不成還想復仇,別再癡心妄想了,趕快把我們給放了,不然的話,等我們的師尊出來,你們全都得死。”

林宇表情隨即閃過意一絲冷冷的殺意,怒聲一喝,道:“都到這個份上了,你竟然還如此猖狂。

疾虎哈哈大笑的應道:“怎麼,你怕了不成?”

林宇冷哼一聲,道:“就算你們的師尊他不來找我,終有一天,,我定會親赴疾風山取他首級的。”

還沒等疾虎回答,林宇龍吟劍順勢一揮,冷然喝道:“小龍,疾虎交給你了!”

疾虎見勢危急,知道小龍的厲害,別說現在自己受了重傷,就是全盛時期的自己,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瞥了一眼疾風山所在的方向,低下頭對疾狼喊道:“三弟,你一定要活着回去,讓師尊他替我報仇!” 說完,還沒等疾狼反應過來,便用盡全身靈力猛地一推,將他拋到了半空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