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2021 年 1 月 7 日

亘古不變!!

嗖嗖嗖……

玄帝、天尊強者奔襲而來。

速度,快到極致。

慢了?

慢了他們擔心聖器早就已經被別人搶奪而去了。

誰都不敢怠慢。

當然,天玄宗所在的位置是南荒邊緣地帶,這裡在中域的人眼中就和世俗一樣,這是一片貧瘠之地,一片貧瘠之地又怎麼可能有強者在這裡棲身。這也就導致了在這方圓萬里之內只有幾個天尊強者而已,並沒有什麼不朽強者,更加不會有聖人強者。如若不然,這些地皇和天尊強者根本不會如此的興奮。

在不朽境或者聖人面前搶奪聖器?

那才是真正的痴人說夢。

不朽境強者?


聖人?

在地皇、天尊眼中,不朽和聖人就好比那些天人、玄帝眼中的他們一樣。當然,地皇和天尊眼中的不朽和聖人更加的恐怖,尤其是聖人,那已經恐怖到了一種極致,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小的天尊可以抗衡的。

天尊一怒,伏屍百萬。

聖人若是一怒,天地必然崩裂。

………………

天玄宗。

「這……」

看著頭頂那蔓延數萬里的七彩霞光,天玄宗宗主,五大長老,天玄宗所有人神色都一片獃滯和驚愕。七彩霞光意味著什麼,對於一個中域的人而言並不陌生。這就是重寶出世,就算不是重寶,那也絕對是逆天之物。然而……此刻這一切的發生就是因為眼前這座被禁錮了十八年之久的禁忌峰,這也意味著這件逆天之物就埋藏在這禁忌峰內。

禁忌之峰,逆天之物。

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

刷刷刷……


片刻之後,天玄宗所有弟子都興奮了起來。

逆天之物?

一旦天玄宗得到這逆天之物,不管它是什麼,那天玄宗的實力和底蘊必然倍增,他們作為天玄宗的弟子自然也能夠獲得不少的好處。但是此刻此刻,天玄宗宗主和五大地皇長老的臉色卻是凝重到了極致。

七彩霞光?

重寶出世?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個道理天玄宗宗主和五大地皇長老還是懂的。

逆天之物?

這得引來多少狼啊……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個道理誰都懂,可惜此刻周圍這些天玄宗的弟子只想著眼前這即將出世的逆天之物,哪裡還會想到這些事情。但是作為長老,作為宗主,天玄宗宗主六人的想法卻是截然不同,相比於弟子他們想的更加的全面。

七彩霞光?

如果沒有這驚天動地的一幕,那麼,天玄宗宗主自信這禁忌峰內即將出世的逆天之物絕對會成為天玄宗的囊中之物。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搞出如此大的動靜,那麼必然已經驚動了這周邊的一些天尊級強者,面對如此的誘惑,這些人是絕對不可能坐以待斃的,到時候他們絕對會來搶奪重寶,甚至會不惜一切的大打出手。

還有那些地皇。

逆天之物。

這得引來多少『狼』啊。

危機。

前所未有的危機。

一瞬間,天玄宗宗主六人神色凝重到了極致。

轟!!

這個時候,那天際的七彩霞光突然映照在了那血霧瀰漫的禁忌峰上。

血霧沸騰、翻滾。

似乎,恐怖的血霧受到了某種威脅一般。

它在反抗。

刷……

一個人影更是從遠處奔襲而來。

天尊氣息!!

面對來人,天玄宗宗主和五大長老不由一愣,還有在場所有天玄宗玄帝級別的弟子,所有人的視線第一時間落在了來人身上,這是一個白髮老者,但同樣也是一尊天尊級的強者,只不過是一尊低階天尊,不過天尊三段而已。此刻,他那灼熱的眼神死死的盯著眼前血霧瀰漫的禁忌峰。

「哈哈哈!!」

片刻之後,天尊強者一陣大笑。

笑聲震天。

「重寶,果然有重寶即將現世。」隨即,他那興奮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神色激動。

重寶?

彷彿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天玄宗的人?

此時此刻,直接被他無視了。

見狀,天玄宗宗主和五大地皇長老的視線瞬間碰撞在了一起。

殺!!

他們六人雙目之中殺機凌冽。

天尊強者?

眼前這白髮老者雖然是天尊強者,但是和天玄宗宗主一樣是低階天尊,如果天玄宗宗主配合五大地皇長老,絕對能夠將他擊殺。雖然天玄宗宗主六人清楚來奪寶的絕對不會只有眼前一個天尊,但是現在畢竟只來了一個,如果之後的天尊級強者也是一個個到來,那麼天玄宗完全可以將他們一個個擊殺,至於那些地皇則是可以直接無視。

重寶?

天玄宗也不想輕易放棄。

刷……

可是,就在天玄宗宗主六人準備動手的時候,又是一個人影從遠處奔襲而來。

天尊氣息。

重寶未現,卻已經出現了兩個天尊。

兩個低階天尊。

面對這一幕,原本準備出手的天玄宗宗主和五大地皇長老則是收斂了他們心底的殺機。兩個天尊,就算他們聯合也未必能夠將對方擊殺,而此時此刻天玄宗的弟子也是陷入了沉默之中,甚至一個個神色之中更是閃過一絲的凝重。

兩大天尊?

這時他們才意識到現在的情況。

重寶出世?

必然引來無數強者。

情況,不容樂觀。

刷刷……

又是兩尊地皇奔襲而來。

禁忌峰,一片死寂。

刷刷刷……

一個個人影不斷的從四面八方奔襲而來。

地皇數十人。

天尊四人。


眨眼間,禁忌峰前,虛空之中,一個個人影傲然而立。那一個個地皇、天尊強者讓天玄宗的弟子徹底的驚呆了,平時連一個地皇都很少見,但是此刻卻出現了數十個地皇,最重要的是除去天玄宗宗主之外還有三個天尊強者,甚至之中還有一個中位天尊——天尊五段。


地皇、天尊級強者分為:低階、中位和高階三個層次。

一段到三段是低階;

四段到六段是中位;

七段到九段是高階;

天尊五段,這個人絕對是眼前的最強者。

氣氛,詭異至極。

氣氛,更是凝重至極。

此刻,所有人的眼神都死死的鎖定著眼前血霧瀰漫的禁忌峰。至於天玄宗這個主人卻是早就已經被人遺忘了,甚至是無視了,所有人來這裡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奪寶,他們自然不會在意天玄宗的人。對此,天玄宗的宗主心底只能夠感到一絲的無力,面對如此多的強者,這裡即便是天玄宗的地盤,那此刻也不是他說了就能夠算數的。

不滿?

有什麼資格表示不滿?

強者為尊。

奪寶?


那就各憑本事。

嗖……

突然,一個高階地皇似乎已經安奈不住了,在眾人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他直接沖向了眼前血霧瀰漫的禁忌峰。他這是準備率先沖入禁忌峰,然後直接奪得那禁忌峰之內的逆天之物,至於奪得寶物之後會如何,他已經不去想了。

先拿到再說。

轟!!

高階地皇的舉動瞬間惹怒了在場所有人。

包括那三大天尊。

「找死!!」

「寶物是我的。」

…………

一個個不滿的聲音直接響起,一個個強者不斷的沖向血霧瀰漫的禁忌峰。

這……

天玄宗的人見狀不由一愣。

沖入血霧?

找死!!

「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凄厲的慘叫聲突然響起。

怎麼回事?

那原本緊隨高階地皇準備沖入禁忌峰的強者身形瞬間停滯在了虛空之中,他們的視線更是忍不住落在了那慘叫聲來源的方向。無疑,那慘叫聲來自於之前那尊高階地皇,然而此刻所有人看著他都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高階地皇?

此刻,高階地皇全身血霧瀰漫。

他痛苦掙扎。

刷……

剎那間,高階地皇全身血肉瞬間消散,只留下了一堆白骨,同時那白骨更是從半空之中墜落,掉落在地上,直接摔成了一段段白皙的人骨。這一幕,更是看呆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那三名天尊強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