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五班男生也很樂,本來想賺點小錢的,沒想到來了這麼多冤大頭。他擡頭一看,看到高二三班的班花方若喬走了過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你也想賭?”五班男生一愣,三班班花出了名的漂亮,確實比五班的要清新溫柔得多。要知道五班的班花,可是個女漢子破壞狂:“怎麼賭?你想賭舒暢多久會輸?”

“我賭,賭舒暢贏,和史艾遷的一樣,如果他三十秒沒贏。算我輸。但是我零用錢最近剩下不多了。”方若喬微皺黛眉,一副爲難的模樣:“要不,我就壓五萬吧。”

‘噗’史艾遷一口氣沒順住,險些嗆死。這漂漂亮亮的方若喬,實在是太腹黑了。她是準備把人家往死裏坑啊。

果然老爸說得對,女人絕對得罪不得。越美的女人,越是如此。

五班男生收了轉賬,同樣在學院APP上畫了押,他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兒。怎麼這兩個三班的名人,都押注在了舒暢會贏身上。明明這個機率,實在是百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沒有。無論怎麼計算,他都不覺得舒暢有贏的機會。

他有些不安,連忙掏出手機計時:“三十秒準備,開始!”

30秒,倒計時。只要撐過這三十秒,他就贏了。賺來的6萬塊錢,足夠在學校的店鋪裏買一本上好的符咒書。

金辨將軍陣中,舒暢看圍着自己的四人老是轉來轉去,他看煩了,決定率先攻擊。

“好!很好!”坐莊的男生心臟一跳,這是真好。陷入金辨將軍陣中,被困住的人一旦攻擊,就會被拖入消耗戰:“這舒暢果然是傻子,智商太低了。我看他別說三十秒,十秒能不能撐得過,都不好說。”

可接下來的一幕,徹底讓所有人閃瞎了眼。

金辨將軍陣,困妖困鬼,更能困人。哪怕是現在舒暢已經升級到了4級,實力達到了白袍二階初期。但仍舊感覺有些棘手。

陣法由最靠譜的馬競牽頭,這小子的基礎不錯,主持的將軍陣滴水不漏。但奈何這四個傢伙畢竟只是二階學徒,會用的道法太少了。物理攻擊,沒有人敢率先冒頭,怕打不過舒暢。

他們在比拼耐心,只要舒暢一攻擊,別兩個學生就會拖住舒暢的節奏。而李波和馬競便會用自己最拿手的道術,劈頭蓋臉的將舒暢殺掉。

奈何舒暢,從來不按常理出牌。

他向前竄了一步,三班的兩個學生立刻從陣法裏迎向他,手裏拿着教學用的桃木劍,朝他的臉和喉嚨刺來。

“定!”舒暢迅速咬破中指,在左手掌上畫了一道定身咒。將第二個學生定住後,他一腳踹在了第一個學生的臉上。那學生口吐鮮血,牙齒都掉了幾顆,遠遠的落在了人堆中。

四缺一,金辨將軍陣就這樣給破了。

圍觀學生們目瞪口呆,腦袋上一長串的草泥馬飛過。

“老子剛纔是不是眼花了,舒暢用的是十大雞肋咒法,定身咒?”坐莊的男同學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這特麼才三秒鐘,陣就破了。 處女座的旅 打臉啊。想着他不由得打了個冷噤,自己收了史艾遷和方若喬6萬塊錢,一比十的賠率,那可是60萬啊。賣光全身的血,怕也賠不起。

“還不算贏,這還有三個咧。” 異世邪妃 男生強自鎮定。

被定住的那個學生,在一秒後,也鮮血橫飛的被舒暢踹暈了。

馬競果然不愧有兩把刷子,他眼見舒暢打暈了兩個學生,破掉金辨將軍陣後,竟然面不改色。手裏的桃木劍攻擊舒暢下盤,他心裏篤定,舒暢用的搏擊術雖然厲害,但是不知爲何有一種虛浮感,下盤不穩。

他的弱點,就在這兒!

但舒暢的弱點,自己哪裏不清楚。基礎搏擊術畢竟是從技能上來的,自己的身體沒有經歷過淬鍊,許多地方都有破綻。

“空盾咒。”他在左手掌上迅速一抹,將血跡抹散後,又畫了一道空盾咒。

一道無形的障礙出現在了馬競桃木劍的前方,他那把學校發的教學用木劍猛地碰到硬物,頓時破碎。舒暢整個人跳起,用力踩在空盾咒上,躍了兩米多高。居高臨下,他一個手肘擊下馬競。

“臥槽,又是十大雞肋咒法之一的空盾咒。這舒暢,到底是怎麼繞過雞肋咒法的詛咒的?”圍觀的學生們,瞪大了眼。

馬競嚇得撒手,甩開斷裂的桃木劍,一狠心想要掏懷裏的符咒。這些符咒是他省吃儉用買的,現在爲了爬的更高,攀李波的大腿,他現在也顧不上浪費不浪費了。

舒暢哪裏容得他觸發咒符。

每一張符咒都是一個巨大的危險,若是高三生畫的,威力還不一定大。但怕就怕那些符咒是從學校商店買來的,由老師們畫的正品符咒。那威力可是海了去了,舒暢不一定承受得住。

雖然舒暢覺得,以馬競白袍二階中期的實力,也不一定能激發的了正規符咒。

“手給我放回去。”他在空中轉身,一個後空踢,踢在了馬競朝懷裏掏的手上。馬競這次沒來得及躲開,慘叫一聲,手軟噠噠的垂了下來。

他骨折了。

舒暢得勢不饒人,又是一腳狠狠踢在馬競下巴上。這比他高了一個小階的同學,眼珠子一翻,也暈了過去。

6秒鐘,搞定3個人。

“臥槽,這小子絕對不可能只有白袍一階巔峯。他分明是白袍二階。”坐莊的同學大叫着,渾身都在發抖:“史艾遷,你們合夥騙我。”

“我從來沒有說他是白袍一階啊。哪怕人家舒暢是白袍二階又怎麼樣,普通的白袍二階,你能打得過李波、馬競四人?”史艾遷撇撇嘴。這傢伙可是畫押過的,耍不了賴了。

“不科學,這完全不科學啊。舒暢不是傻子嗎,他的魂根不是很低嗎?”五班的同學用力抓自己的頭髮,抓的頭髮大把大把的往下掉。

他歇斯底里的喊道:“我還沒輸,人家李波雖然是白袍二階初期,但是他可是李家旁系,手裏肯定有好東西。臥槽,臥槽,李波你特麼準備幹啥?”

就在他大喊大叫的時候,本來就站的比較遠的李波,眼見舒暢幹掉了他的3個馬仔,立馬就準備溜了。

舒暢打暈馬競後,正準備去抓他。李波猛地大叫一聲:“舒暢,你媽的不得好死。老子今晚要是熬了過去,找我哥弄死你丫的。”

“哼。”舒暢冷笑,看來這李波,今晚是留不得了。至於殺了李波,學校怎麼說,李家怎麼搞。他奶奶的,殺了再說。人生得意須盡歡,留下這挑樑小丑給自己使絆子,不是他舒暢的風格。

可沒想到,李波竟然也是個狠人,硬是生生撞破了二樓的窗戶玻璃,落入了深深的黑霧當中。

衝過去的舒暢眼看着他消失在黑霧裏,再也看不見。哭笑不得。

噬魂奪骨的黑霧翻滾不息,李波一落進去,怕是萬萬不可能活命了吧。這傢伙是真怕他了呢!

解決了李波後,舒暢捆了馬競三人後,從他們懷裏搜了些符咒後,這纔來到史艾遷和方若喬身旁,隨口問了一句:“紫月呢?”

話一出口,本來喜滋滋的準備數錢的史艾遷,立刻苦起了臉來。

(感謝沖田修椅,以及別外幾位讀者的打賞。) 第733章機場往往比婚禮殿堂見證更多真摯情感

祝林聽到這話,額頭冷汗更加不停冒出。

記得曾經已經警告戴禮,千萬不要做出傷害夫人的事,千萬不要阻止先生夫人恩愛。

他倒是好,要麼不做,一做就是直接逼走夫人。

先生好不容易遇到夫人,好不容易尋到一個理由,能將夫人綁在身邊,如今事情變成這個局面,先生絕對不會放過戴禮。

「祝林,先把你槍給我。」

陸司寒說出這話,不帶一絲情感,看著戴禮那種眼神,好像正在看著一個死人。

他可不缺忠心,他缺南初!

戴禮咽下一口唾沫,迷茫看著先生,直到現在他也不解,不過就是一個替身,至於如此興師動眾?

「先生,請您看在戴禮全心全意,忠心耿耿份上,饒他一次!」

「而且我們現在最該做的事情,就是立刻去查航班,夫人離開之前肯定要和舞團成員告別,所以動作不會這麼迅速才對。」

祝林慌裡慌張開口,生怕先生真的一個衝動,直接當場槍斃戴禮,畢竟他與戴禮共事三年,情分不淺。

「如果南初還在,死罪可免,不然,戴禮你該做好死的準備。」

話音落下,陸司寒一把扯開手背吊針,不顧病情嚴重與否,直接下床離開病房,前往機場。

戴禮被這一通警告,嚇的軟軟癱在地上。

「到底做錯什麼,這個女人就是紅顏禍水,難道我有說錯?」

「先生這才和她相處多久,已經被她迷得神魂顛倒!」

等到陸司寒離開之後,戴禮憤憤的說。

「戴禮和我出來,我們聊聊。」顧忌少爺在場,祝林一把拉過戴禮來到外面。

「不是替身,傅南初就是先生消失整整四年,魂牽夢縈那位妻子!這件事情不容置疑,因為已經做過親子鑒定!」

「所以你的情誼算什麼?」

「夫人十八歲跟在先生身邊,當年Y國之旅先生遭遇暗殺,掉落懸崖,正是夫人死死拉住他的手臂,當年前任議長閣下遭遇埋伏,夫人上前為他擋住子彈,只為前任議長閣下他是先生唯一親人,二十歲那年,夫人大出血仍為先生生下兒子。」

「你來說說,你的情誼能否比上?」

戴禮被這一通教訓,腦袋一片空白。

良久他才張張唇瓣,開始說聲。

「這——這我哪裡知道她是夫人,明明四年都是不曾露面,我還以為只是長得相像而已。」

「你的以為,如果真讓先生就此錯過夫人,誰都不能饒你!」

祝林說完,同樣朝著機場趕去,但願一切都還來得及。

戴禮說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畢竟當年那些轟轟烈烈,他不是見證者,根本沒有切身體會。

過去很久,戴禮才有力氣恢復思考,事情都是他在招惹出來,自然也要他來解決。

「你們照顧少爺,就在醫院等著。」戴禮說完,同樣匆匆離開。

祝林跟著陸司寒前後腳一起抵達機場,機場內部人潮湧動,想要找到南初行跡真的很難。

「先生,這是剛才調的帝都飛往W國航班信息,夫人的確購買機票,而且五分鐘后就要起飛。」

「來不及,根本來不及。」

「五分鐘,想在幾萬人次當中找到南初,根本不能做到。」

陸司寒顯出頹廢一幕,原本他的傷口就是沒好,現在這樣一通亂跑,整個人都是虛弱不堪。

「帝都機場緊急通知,郭書儀媽媽,郭書儀正在控制室內等你過來找她,郭書儀媽媽聽到廣播,請你立刻過來!」

「再次通知,郭書儀媽媽,請你過來控制室內,你的孩子已經走丟!」

陸司寒注意力轉到廣播上面,五分鐘時間,自己不能找到南初,但是或許能讓南初看到自己。

這樣想著陸司寒朝著控制室方向狂奔而去。

有人說過,機場往往比婚禮殿堂見證更多真摯情感。

此刻陸司寒穿著病服,無懼人流,逆流而上,跑到氣喘吁吁,僅僅只用兩分鐘抵達廣播控制室內。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廣播控制室內,那位孩子媽媽已經找到孩子,一對母女哭著抱在一起,難捨難分。

機場工作人員看著十分感動,直到陸司寒突然出現。

「這位先生,這邊不是隨便可以進入,如果沒有事情請你出去。」

「給我三分鐘,拜託你們給我三分鐘。」

「你要去做什麼?」

來不及解釋,陸司寒一把推開工作人員,打開廣播外擴系統。

「南初,南初你能聽到,對嗎?」

「這位先生,請你立刻住手,不然我要告你妨礙公務!」

「這個話筒只是我們尋人,不是用來告白!」

工作人員說著就要動手,好在這時祝林衝進裡面,拿出一張軍官證。

「這——這——」

「你們——」

「請您諒解,其實我們也在尋人。」

工作人員看著上面那張特等軍官證,或許他們是在執行某種任務。

控制室內安靜下來,陸司寒終於安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整個機場行人紛紛看著上面廣播,開始議論剛剛那道聲音,很快那道磁性聲音再次出現。

「南初,你在聽嗎?」

「已經丟我自己留在這裡整整四年,現在你要離開多久?」

「你是瞎子,根本不能看到我的努力是嗎?」

「因為別人一句話,你就準備離開,我們兩人究竟誰是傻瓜?」

「起碼也要給我一個解釋機會,或許我就犯賤,我就願意被你傷害?」

說完這話,聲音消失幾秒,再次開口,語氣變得微弱起來。

「對不起,我的語氣不好,但是請你,請你不要離開,請你留下!」

相比前面幾句質問,最後那句,陸司寒真的就把尊嚴踩在土裡。

機場議論聲紛紛,都在羨慕這個男人充滿浪漫告白,同時都在猜測那個女生,最後是否留下。

只是兩分鐘轉眼就過,帝都前往W國航班已經起飛,南初依舊沒有出現。

「或許那個女生沒有聽到。」

「對對對,這麼真摯告白,很少會有女生不被感動。」

看著陸司寒這副可怕模樣,工作人員忍不住開口勸說起來。

陸司寒簡直就在強忍眼淚,此刻他的眼眶已經通紅。

只要A國境內,他有辦法能夠找到南初,但是離開A國,意味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紫月被抓走了。”史艾遷嘆了口氣。

人分金木水火土五行,他和紫月的家族同樣都是五行屬金。久而久之,就成了交好的世家。

舒暢一愣:“她該不會是在人堆裏看到了周曉曉,然後傻乎乎的衝上去問罪了吧?”

溫婉的方若喬點點頭:“對不起,舒暢。我沒看好她。”

“這不怪你,紫月這人和她的劍一樣,鋒芒畢露,容不下一粒沙子。”舒暢微微搖頭,拍了拍班花的肩膀:“被殭屍抓過的傷口恢復沒有?”

“恢復大半了。”見舒暢關心自己,方若喬心裏竊喜不已。

殭屍毒只要用對了方法,來得快去的也快。畢竟她被抓傷的地方本就不大。

舒暢摸着下巴:“那仔細跟我說說,紫月是如何被抓走的。那個周曉曉,實力怎樣。”

這件事裏,舒暢總覺得有些蹊蹺。兩隻殭屍是周曉曉用自家給食堂供貨的車運進來的,既然她混在倖存者之間,就不可能帶剩下的那隻公殭屍。也就是說,紫月正面只需要應付周曉曉一人就夠了。

但是紫月身手敏捷,劍術精妙,實力也達到了白袍二階中期。怎麼想,也不應該輸給周曉曉啊。再說了,如果情況不妙,方若喬和史艾遷兩人也不可能不去幫她。三個白袍二階中期,打不贏一個?

說不過去,怎麼想都說不過去。

高二上半期,不知爲何,學校命令所有學生,在期中考試前的實力,絕對不能升到白袍三階。據說所有擅自升級的學生,全都被退學處理了。也就意味着,周曉曉頂多也就是白袍二階的實力。

舒暢在腦海裏搜索了一下上次月考的年級排名,周曉曉都沒有進200名之內。據此類推,周曉曉應該還是白袍二階初期。

越想,越不對勁兒。

“周曉曉最多隻有白袍二階初期。”史艾遷的回答,印證了舒暢的猜測:“但是我們三個白袍二階中期,卻連她一招都接不下。”

“怎麼可能!”舒暢心臟猛地跳了幾下。史艾遷等人的實力舒暢清楚的很,在學校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等級低的,打3個等級高的。這三個等級高的,卻連等級低的一招也沒頂住。實在是太顛覆常識了。

舒暢皺眉:“周曉曉是不是在扮豬吃老虎,其實她在白袍三階以上?”

方若喬搖頭:“不可能。只要一交手,那個周曉曉到底是什麼等級,我們就一清二楚了。她確實只有白袍二階初期,比我們都底一個小階。”

根據兩人的說法,途中紫月曾經跟史艾遷等提及過周曉曉的一些事情。這個女孩是上期末轉學進來的,魂根據說有10左右,中規中矩。她的成績也一直不好不壞。但是很黏紫月。

本來還高冷的紫月被周曉曉黏的受不了,再加上這女孩也不討厭,最後倆人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所以一個小時前,當紫月看到背叛了自己的周曉曉後,勃然大怒,衝上去興師問罪。可是還沒等到她說話,周曉曉反而大喜。

她樂呵呵的說,她早就在找紫月了。沒想到紫月正好自己撞了過來。隨後兩人正面剛上了,紫月抽桃木劍,竟然打不贏。她感到不妙,最後用上了最強的劍法。但是周曉曉仍舊樂呵呵的,伸手就抓住了紫月凌厲的劍。

不止二班的班花紫月嚇得不輕,史艾遷和方若喬也想不明白,爲什麼明明紫月實力更強,而周曉曉根本就沒用什麼厲害的道法,紫月卻完全不是她的對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