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于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冷的說道:「有病!」

2021 年 1 月 4 日

顧鶴洋看到于飛身上的號碼牌,心中一喜:「你也是參賽選手?運氣真好,竟然被你混進了第三輪!如果我兄弟郭遠遇到的是你,恐怕今天站在這裡比賽的就不是你了。」

「你說誰?郭遠?你兄弟?」于飛本來不想理會這個莫名其妙的人的,但他卻提到了郭遠,而且話里話外似乎都覺得郭遠是要遠勝於他似的,真的讓他有些啼笑皆非。

「喲!這裡怎麼這麼熱鬧呀?于飛兄弟,我今天來給你加油助威,不會不歡迎吧?」姚靖存走了進來,他的身後跟著的則是汪權一幫人。

「姚哥說的哪裡話,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于飛說道。

姚靖存又轉向了顧鶴洋,笑道:「鶴洋,你還不知道吧?淘汰郭遠的不是別人,就是我兄弟于飛。」

「這怎麼可能?!」顧鶴洋轉而向許波元求證。

許波元點了點頭,「是的,小郭還受了點傷。」

顧鶴洋鬱悶的點了點頭,心中暗罵郭遠太不爭氣,不過為了不讓許波元有兔死狐悲之感,顧鶴洋馬上又說道:「我明天去看看他。」

「顧少去的時候別忘記帶一些煎蛋,聽老一輩人說,吃哪補哪。」汪權打趣說道。

許波元面色堅毅:「顧少,我今天的對手就是這個于飛!您放心,我一定會擊敗他,給小郭找回場子的。」

「恩!哥相信你!」顧鶴洋拍了拍許波元的肩膀。

「肉麻兮兮,行,我們走了,你們在這繼續肉麻吧。鶴洋,不是我說你呀,你這性取向呀,越來越模糊了,當心成基佬!」姚靖存打趣說。

留下顧鶴洋咬牙切齒,卻也無可奈何。

前兩場比賽打完,于飛和許波元緩緩走上了擂台。

「三分鐘對話時間。」裁判已經換成了職業七品的高手,以保證能夠及時阻止比賽雙方,讓他們不會受傷。

「我必須說在業餘選手中,你很強!但可惜,你遇到了我。我會讓你知道職業和業餘之間有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許波元戰意滔天說。

于飛並沒有搭理他,他的腦海中再一次回想許波元的武道特點:精通冰魄拳,攻守兩端都非常出色,技術全面,可以說幾乎沒有明顯的短板。以于飛目前的武道水平和他拼經驗,比基礎,耗體力基本上就是有輸無贏的結果。

那麼就剩下一途了,在他的身上嘗試一下新近領悟和練成的穿雲十擊吧!這也是他進入職業級之後第一次全力施展穿雲擊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此時,看台之上,秦玉峰透過深色的墨鏡注視著擂台。

這小子的氣質越來越沉穩了,竟然有了幾分職業級武者的味道!NND,年紀大了,眼神都不好使了,這才幾天的功夫?他怎麼可能突破到職業級?

如果這小子的穿雲十三擊練到第七擊贏下許波元應該沒有問題。但關鍵的是,這小子修習武道的時間畢竟還太短,雖然悟性驚人,但也只是悟透了三擊而已。

而他的動靜樁應該也還沒有練成,這一次恐怕是要輸了。希望他不要受到太重的打擊!

這曉光也真是,于飛是他的小師弟,他怎麼能給他安排這麼強的對手呢?雖說老頭子曾經說過類似的話,但曉光也年紀一大把了,好賴話分不清嗎?

許波元見不管他說什麼于飛都絲毫無動於衷,也覺得無趣,也閉了嘴。

裁判看了看時間,高聲宣布:「比賽開始!」 他的話音剛落,于飛便如同入魔的猛虎一般向著許波元沖了過去。

江倩一直守候在側,此時則更是連按快門,一張張于飛的英武照片就這樣誕生了。

穿雲十三擊的特點是又快又猛,講求的是武道中的寸勁,進攻非常犀利。于飛就是要用攻擊逼迫許波元防守,以己之矛,攻其之盾。

許波元號稱攻守平衡,從另外一個方面說就是攻擊和防守均不突出,這就是于飛的機會。

許波元好整以暇,絲毫不見慌亂,他的比賽經驗何其豐富,在過往的比賽中,不是沒有對手打得和于飛一樣的主意,但卻罕有人成功,他有他的底蘊,有他的驕傲。

「穿雲第一擊!」電光火石間,于飛已經欺身到了許波元的近前,左手如雲翻滾,亂花迷眼,右手如刀,在一片雲霧中倏然切出,無聲無息,卻威力奇大,速度之快,角度之巧,讓很多方家讚歎!

許波元當然也非等閑,冰魄拳悍然出手,擂台之上的溫度憑空下降了幾度,竟然讓于飛的動作顯得有些生硬。在如冰如霧中,許波元的拳頭向著于飛的掌緣,以拳力之猛,回擊掌擊之鋒銳,可以想見,如果這一下碰實了,吃虧的定然是于飛!

于飛身形如風中雲彩,輕盈一側,雖是躲避卻並未喪失先手。

「穿雲第二擊!」

左臂如同虎尾,借著側身之勢,橫掃劈擊,兩擊之間的轉圜幾乎無跡可尋,渾然一體,似乎許波元的應對都在他的考慮之中。

許波元凜然,後退一步,以肘相迎,同時後腳蓄力,只要之一下擊實,或者于飛後退,他都會迅速跟上,以冰晶爆搶攻。

豈料于飛既未決然碰撞,也未後退避其鋒芒,左掌在許波元的肘上輕輕一碰,借著他的反擊之力,向右前方斜跨一步,右掌如槍從左臂的掩護中猛然刺出,直奔許波元的喉嚨!

「穿雲第三擊!」

冰魄拳營造出來的冰冷氣息被一擊而破!裁判不由上前一步,隨時準備擋住于飛這一擊。

這一連串的動作可謂精彩之極,于飛攻得極快,不防守,不後退,出招行雲流水,轉圜極為流暢,普通的武者如果進入狀態慢的話恐怕已經在這他這幾招間敗北了!

許波元守得也是極為精彩,雖然場面上被于飛壓制,但見招拆招,未露絲毫敗相。

兩人之間雖然連身體的碰撞都非常少,但精彩程度絲毫不比拳拳到肉差!

四下里響起一連串的叫好聲。

「看走眼了!于飛根本不是業餘一品,他剛剛展現出來的實力,放在職業九品中都算是強手了。以他現在的實力要贏郭遠十拿九穩呀,怎麼會打得那麼艱難?」 全才高手 黃歸說道。

「他隱藏了實力!」盛晃說。

胡曉光終於笑呵呵開口了:「他並沒有隱藏實力,打郭遠的時候他確實是業餘一品,而今天看他的實力應該有職業九品的水平了。」

「胡大師,您是說于飛是這兩天才突破的?」

胡曉光點頭,其實這一點不難想到。只不過說出來太過驚人,所以以黃歸兩人的經驗和眼光竟然都不敢往這方面想。

「這怎麼可能?如果是剛剛突破的話那也該是個弱九品,但他現在的實力說是突破一年也沒人會懷疑吧?」黃歸說道。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厚積薄發吧?」盛晃猜測。

「對了,于飛所使用的功法頗為不凡呀,許波元的冰魄拳享有盛名,但比起于飛的功法似乎還略有不如。」作為資深的職業級武者,黃、盛兩人對於飛的拳法竟然不是很熟悉。

「很明顯是有名家傳承的。」胡曉光微笑說。

看台之上,秦玉峰頻頻點頭,這小子的穿雲十三擊越來越像那麼回事了。和郭遠對戰的時候,于飛僅僅練成了三擊,勉強領悟了第四擊,但也僅僅是單個招式,無法發揮功法的特點,但今天就不一樣了!

只是可惜了,于飛也只練成了三擊,第四擊都不知道有沒有完全領悟,否則以許波元的實力恐怕很難撐到第七擊!

許波元雖然處於劣勢,但步法絲毫不亂,面對於飛的氣勢逼人的這一擊,他不閃不避,冰魄拳悍然迎擊,一片白芒之中,冰魄拳如同冰龍出洞,撲擊而出!

台下一片驚呼!

于飛的頭腦異常的冷靜,動靜樁達成之後,他可以從對手的細微的動作中判斷他的出招!

雖然許波元的這一招是精心準備,隱蔽性很強,但于飛還是提前判斷出了,化直擊為架,將許波元的這一拳生生架起,左掌再次進逼!

「穿雲第四擊!」

許波元眉頭一挑,只能再退一步!他自認為力量等方面均強於于飛,但卻連直接碰撞的機會都找不到,被逼的步步後退,實在憋屈!

于飛腳步飄忽,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兔起鶻落,卻又沒有絲毫規律可尋。

「穿雲第五擊!」

「第六擊!」

接連的搶攻,逼得許波元繞著擂台退讓!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好小子!竟然不聲不響之下已經練習了六擊了!這才多長時間?NND,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呀!恩,看他在擂台上遊刃有餘,恐怕動靜樁也大成了吧?

秦玉峰翻了翻白眼,覺得自從遇到了于飛之後,他的神經就備受挑戰,如今都變得有些大條了。

「穿雲第七擊!」于飛的雙手快得幾乎看不清,呼呼的掌風讓許波元睜眼都感到為難!不得不以冰魄拳緊守門戶。

于飛卻抬起一腳,踹在許波元的胯上!

這一腳為了不讓許波元察覺,于飛並沒有使很大力氣,但即便這樣還是讓許波元身形不穩,向著擂台外倒去。

台下頓時一陣驚呼,眼見著勝負已分,許波元卻身體一轉,竟然又在擂台上立穩了。

于飛卻微微一笑,身體一盤,一靠,許波元感到一陣大力襲來,無奈的跳落擂台。

「于飛勝!」裁判毫不猶豫的宣布了比賽的結果,從比賽開始到結束一分多鐘的時間裡,于飛牢牢占居住主動,根本沒有給許波元一丁點的機會,即便許波元想和對方決戰都不可得,最終無奈落敗,冰魄拳的優勢絲毫沒有發揮,這恐怕是所有人都沒有想象的結果吧?

許波元狠狠的捶了一下地面!在比賽之前他只想過兩種解決,一種是碾壓式的速勝,一種是于飛依靠速度躲避,經過苦戰艱難取勝,觀看過於飛之前的兩場實戰比賽,他有絕對的信心。但他沒有想到最終敗的會是自己!

「無恥!」許波元低聲罵道。在他看來自己之所以會輸,歸根結底只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于飛之前隱藏了實力,讓他輕敵了;第二則是于飛投機取巧,不敢和他硬碰硬。

對於許波元的憤懣,于飛絲毫不在意!向台下揮了揮手,輕鬆下台。 顧鶴洋麵色難看,低聲罵道:「廢物!」

他沒有想到自己看中的兩個拳手竟然均敗在了討厭的于飛手中。

姚靖存則站起身迎了上去,「祝賀于飛兄弟戰勝強敵。」

于飛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更加看中和結交,當然,他更看中的還是于飛的潛力。

「謝謝姚哥!」于飛也是面露喜色,戰勝許波元就意味著他已經進入了八強,擁有一萬的獎金了!

因為下午還有一場四分之一的比賽,于飛並沒有在賽場久留,到更衣室休息了一會兒。

穿雲七擊對他的體力消耗還是不小的。

秦玉峰也沒有打擾他,在他來看,于飛的自我總結和調整能力已經很強了,不需要他進行臨場指導。

在此過程中,舒雅又打來了幾個電話,從昨天晚上到現在,舒雅已經撥打了十多個電話了,但于飛的手機靜音了,更是為了備戰,贏取兩萬元的四強獎金,他並沒有接聽。西裝和辭職信今天一早他已經讓方辰轉交給舒雅了,現在他已經不再是她的員工。

直到電話中傳來嘟嘟的盲音,舒雅才無奈的掛斷了電話。桌上放著的正是于飛還回來的西裝和辭職信,原本她還指望著今天于飛辭職的時候當面再向他道歉的,卻沒有想到他連這個機會都沒有給她。

方辰走出總經理辦公室,被黃曉瑩叫住了。

「方辰,于飛今天沒和你一起來嗎?」

「沒呀,他只是讓我把一包東西交給舒總。」方辰說道。

「一包東西?是什麼呀?」黃曉瑩奇怪的問道。

「這我怎麼知道?包的嚴嚴實實的,不過摸起來像衣服。」

「衣服?難道是于飛買來送給舒總的?」黃曉瑩面色微微緊張。

「說不準呀,自從於飛和楚藝分手之後,整個人都有些怪怪的。」方辰搖了搖頭。

「于飛和楚藝分手了?」黃曉瑩的聲音頓時提高了幾分。

「對呀,你不知道嗎?都有兩周了吧?有人看到楚藝在學校和其他男生很親密的走在一起。」

「這麼說是楚藝先移情別戀的嘍!哼!不知珍惜。」黃曉瑩對楚藝的觀感頓時差了很多。本來於飛和楚藝在一起,她也只有艷羨的份,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他們分手了!于飛現在一定很傷心吧?自己是不是應該關心一下呢?

黃曉瑩拿起電話,剛撥了幾個鍵又放下,這麼做太刻意了吧?會不會讓他反感呢?

恩,還是等一等,找個其他的理由再打。

可是,聽說剛分手的人都是很脆弱的,這個時候的于飛不正需要自己的關心嗎?黃曉瑩又拿起了電話。

幾次三番,這個電話還是沒有打出去。

黃曉瑩捶了自己一下,真是太沒用了,連一個電話都不敢打!

出乎于飛的預料,下午四強賽的對手竟然是業餘一品選手庄紹!

業餘選手能進八強已經非常難得了,郭遠作為資深業餘一品,之前才被選為八號種子,也是唯一一位業餘級種子選手。

「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敲掉了兩名種子選手,我恐怕已經被淘汰了。」庄紹語氣輕鬆,能=進入八強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

于飛點了點頭,「不客氣。」

「不過,我現在寧願遇到其他的種子選手,也不願意遇到你。」于飛沒有給四號種子許波元任何機會,恐怕就是一號種子龐辰也不敢說穩勝,實力之強至少可以排進前三!和他對戰根本沒有贏的希望。

「我也是。」于飛促狹的笑了笑。他現在很想再找一名職業級武者練練手,沒有想到竟然碰到了一個業餘一級,現在的業餘級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挑戰可言。

「你可真不會聊天。」庄紹苦笑,「不過,雖然明知是輸,但我也會竭盡全力去打去拼!絕不輕言放棄。」

庄紹的話讓于飛肅然起敬,一直以來他也是這麼做的。

「作為對你的尊重,我會全力以赴!」于飛說道。

「啊?」庄紹的口中發苦:「其實,你可以不尊重我的。」

于飛:……

好在裁判及時結束了這場無聊的對話。

「比賽開始!」

庄紹很明顯看過於飛的比賽,當然不敢讓于飛把比賽帶進他的節奏中,唯一的辦法只有全力去拼!

很明顯,于飛的比賽經驗還不豐富,希望這樣可以給他壓力,讓他出錯!

「砰!」于飛一拳擋住了庄紹的攻擊,直接把他擊退了兩步。為了表達他對庄紹的尊重,于飛跟上一步,右掌如刀,抵在了庄紹的喉前。

「于飛勝!」

NM!竟然……只用了一招!

其實庄紹和于飛的差距並沒有那麼大,如果庄紹穩紮穩打,于飛想要贏起碼需要七八招。但他選擇了為一絲勝機而搶攻,掌握主動的同時,也讓他有了破綻,被于飛一擊而中。

四強!兩萬塊!于飛心中極為激動。

看得庄紹很是無奈,你就不能表現的含蓄一些嗎?考慮一下失敗一方的感受好不好?至於為了擊敗一個業餘一級而如此激動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