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二者,同源。

2021 年 1 月 2 日

儘管霹靂銀針和這些古樸的木頭樁子,外型上看起來大為不同,但實際上,這二者在某些方面有些神似之處。

霹靂銀針,狀若飛針,質感如銀子,但實際上這霹靂銀針材質,自然不可能是銀。

霹靂銀針摸起來冰涼,如同金石一般,但卻又和金石完全不同。若不是易立將之拿在手裡的把玩,自然是不同察覺到這其中細微的差別,因此,霹靂銀針摸起來的感覺,對於易立來說,是獨一無二的。

可是,在這些歪歪扭扭的木頭樁子上面,易立觸摸到的時候,亦是察覺到獨屬於霹靂銀針的那種感覺。

正是這種微妙的感覺,讓易立堅信,霹靂銀針和面前這些封印了太古神奴的木頭樁子,是同源!!

一道飛針入銀,卻是和這古樸詭異的木頭同源,易立不敢相信的同時,但二者觸手的感覺,分明是一模一樣。

而面前女子,見了易立拿出來霹靂銀針的時候,其眼睛微不可見的一縮,雙目之中流露出了絲絲得驚訝之色,而後又是變得複雜起來,但這些深色的變化,終究是極快得,是易立不曾見到的。

但易立分明感受到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原本一片死寂的古洞,這個時候,其內竟是各自傳出了些許動靜,如同移步時摩擦大地的嚓嚓聲響。有的,更是架在這腳鏈碰撞時,金屬摩擦刺耳的聲音。

易立回顧周遭,不動聲色中將手中的霹靂銀針收了起來。

「你稱這些木頭為……神木?」易立抬起頭來,盯著嬌媚的女子。

嬌媚女子淡淡一笑,對易立說道,「可否能把你先前拿出來的那東西,再拿出來,讓我一觀?」

易立環顧周遭,察覺到一些古洞內,瀰漫出來了極其強大的氣勢,冰冷而令人窒息。

好在他面前有封著古洞的木柵欄……

易立只是察覺到了這些木頭的詭異之處,不僅能夠將這些可怕的存在給封住了,而且這實力詭異莫測的女子,竟是稱這些木頭為「神木」,這就有些讓人想入非非了。若自己的感覺沒有錯誤的話,那麼……自己一直以來使用的法寶霹靂銀針,實則也是神木,只不過這神木,為什麼成了銀針樣子的法寶,易立無法弄清楚其中的變化。

「可以,不過我能否問你些問題。」易立抬起了頭,看了一眼那女子,神色微愣。

先前這女子距離他約莫有一丈遠,他看其面目,是一片朦朧模糊,顯然是這女子使了神通故意遮掩了真容。但這次易立看去,卻見到了這女子的真容,心中故而微微一驚。至始至終易立心中的警惕之意,便是不曾散去,在了這女子臉上如此美艷的面貌,易立自然是下意識地運轉玄功,去抵禦這女子的魅惑之術,只是待易立慌亂了幾息后,他察覺到,一切如常。

易立心中暗自鬆口氣的同時,卻不得不驚嘆於這女子的容顏,國色天香,妖嬈如妖。

先前在遠處被她的魅術所惑,見其容顏,只是心中震蕩不已,只覺得美艷,細細想來卻是一片模糊,而眼下近了,得見真容,方知如同天人一般。

「可以,我能夠告訴你的,都可以告訴你。」

易立點點頭,心道,關於這世界,他知道的實在是如同滄海一粟,面前這女子,顯然不凡,見識廣博,只是能夠乘著機會一番請教。

「能否告訴我你們的修為……」易立跟著小不點鱷龜來到了這裡,見了被封印著這些強者,單單是氣勢,便是讓他覺得極其得壓抑。

女子淡淡一笑,輕拂耳邊垂下的一絲秀髮,一動一靜之間,千萬種風情難以述說。

「可以,我是半步歸涅。」

「歸涅?」易立一怔,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五氣朝元境的修為,可以被稱作大能修士。而五氣朝元境之後,便是碎空,碎空修士,肉身可以在空間中能夠抵擋空間之力,被稱作是半神的修士。而碎空之後,便是歸涅,這一境界的修士,元神不死,那麼便不入輪迴!!壽元很是悠久,歸涅之後,再進一步,自是證道脫俗,成了仙,證了道,自此之後逍遙無邊,樂享大自在大自由。

而半步歸涅,那便是半神的修士中極其強悍的存在!

而易立距離這女子的修為,生生是差了約莫將近三個大境界,實在是有點遠……

他穩了穩心神,問道,「什麼是太古神族?」

那女子巧笑盼兮的神色,陡然間變得凌厲,她盯著易立,目光充斥著冷意,「我們,便是太古神族!!」 這女子的神色陡然間變得極其凌厲,不復先前的笑意。

而是冷冰冰得說道,「我們,便是太古神族!!」

似乎因為易立提及太古神族四個字,深深觸動了她靈魂深處的傷疤,故而從內及外,表現在這女子的臉上,便是極其凌厲的冷意。

易立不置可否,再次問道,「那麼,什麼是太古神奴?」

女子陡然間抬起頭來,若有所思盯著易立,細細打量了他片刻,而後冷聲道,「知道這些和你有關係么?」

女子既然不做任何直接的答覆,易立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其實從這名女子的神情變化中,易立也差不多知曉了所謂的太古神奴,亦或者太古神族之間的關聯,毫無疑問,太古神族是存在著的,但絕對不是這方世界內,類似趙山河之輩自稱作的太古神族。眼下看來,所謂的太古神族,其實是太古神奴,而真正的太古神奴,實則另有其人。

這裡面牽扯的,怕是很廣了,不是眼下易立所能夠弄明白的。

但有一點無需質疑,那就是一旦某一天,遇上了真正的太古神奴,那麻煩就大了!

畢竟,太古神奴的實力,就已經是這般強悍,而他們的主子,怕是會讓人升起絕望的念頭吧?易立心中這般想道。其實此時的易立也絕對想不到,不久的將來,他捲入了一場驚天的動蕩中,而他,卻是這場動蕩中,絕對的主角。而配角,便是那真正的太古神族,神秘莫測的太古神族,單單是他們的奴隸太古神奴,便是足夠一指將此時的易立點死。

「古玄境,你問完了沒有?」女子冷笑著盯著易立,笑容有些詭異。

易立微愣,這女子竟是能夠看出自己的修為是古玄境,實在是不簡單。

「既然說起了古玄境,那麼也就談談古玄境吧……」易立毫不掩飾,「有一人曾經跟我說,破解古玄境的方法,可以在中土大地上求得。前輩修為已經是半步歸涅,定是見多識廣,不知道前輩認為,這話是否是真得??亦或者,破解古玄境的方法,又可以在何處尋到?」

女子輕聲笑道,「你這是在向我請教破解古玄境的方法麽?」

這女子一笑,笑容燦爛,一瞬間所有的陰霾都會被其笑容所驅散。但易立心中時刻沒有放鬆對她的提防。而且,這女子如今的修士已經是半步歸涅,年齡怎麼說也得上百了吧?想想,百歲老人,即便年輕時美艷傾城,天下無雙,但這般年紀恐怕也是雞皮鶴髮,不忍直視了吧?最是紅顏遲暮,這般想想,易立的心中便有了膈應,不再覺得這女子天生媚意,那麼恐怖了。

他所見的女子,只當她是百歲老嫗罷了。

「算是吧。」易立也是一笑。

女子面色少了幾分笑意,而是頗為凝重起來,看起來似乎是真得在指點易立,「我在給予的同時,便也剝奪。我將跟隨著你,直至死亡!」

易立一聽這話,心中不是滋味。

「秘法雖遠在中土,亦當求之。」女子又道。

易立聽了這話,便點了點頭,面上流露出些許凝重,「還不曾請教前輩名諱?」

「趙子衿。」女子輕啟朱唇,皓齒如雪。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名字不俗,晚輩的名字就有些俗了,易立,不值一提。」

那女子見了易立的話,面色中流露出微微的凝重之意,「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易立諧音毅力,有了大毅和大力,又有什麼不能做到的呢?」

易立哈哈笑了起來,卻聽面前的趙子衿神色凝重了起來,「你既然已經問了這麼多了,那麼能否把先前拿出來的那根銀針,再讓我看看……」先前,易立便是察覺到了,自己的霹靂銀針,其材質竟是和面前,封印著這些古洞的木頭樁子有些類似,這不大可能的事情,卻實實在在存在的。易立心中亦是存疑,顯然霹靂銀針僅僅只是在易立手中一晃,便已經引起了不少古洞內存在的矚目。

有些古洞,原本死寂一片,此時有一股壓抑著的氣息瀰漫而出,易立雖不至於死亡,但也有種即將要崩潰的感覺,這也是他神識極是強悍,否則的話,在這些半神半聖半仙的人物面前,根本就撐不下去。

他也想要搞清楚,這所謂的神木和自己的霹靂銀針之間,究竟是有聯繫……所以,略微一猶豫,還是拿出了霹靂銀針。

這銀針的出現,頓時令周遭些許古洞內的存在,如同是活了一般,一道道強悍無比的目光,在那黝黑的古洞中,俱都是盯著易立手中的銀針,即便是呼吸,都有些壓抑,一時間,此地便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是神木……沒錯!!」縱使隔著近一丈的距離,她在裡邊,而易立在外邊,趙子衿此時也是用極其肯定的口吻這般說道。她判斷的話語剛剛出口,周遭死寂沉悶的古洞中,便是傳來了些許騷動之意,即便是那些大佬們也都坐不住了。若不是古洞被封著,恐怕早都跑出來將易立撕碎,拿了那神木仔仔細細觀察起來。

「神木,什麼是神木?」易立也是納悶,在趙子衿想要將他掐死的目光中,將這神木收入了自己的口裡,等閑時候,易立一般都是將這根霹靂銀針用作牙籤的,若是煉出了一縷兩縷天邪亟,便是收入霹靂銀針裡面,倒也能將霹靂銀針祭煉成一道大殺器!!

霹靂銀針挑了挑牙縫,刮出來一塊不知道在牙縫裡待了多少天的碎肉,易立便又將之津津有味得咀嚼了起來,這一幕看得趙子衿一陣子噁心,心道面前這古玄境的狼崽子分明是在噁心她!

他想得沒錯,易立就是在噁心她!

看得出來,這些人將神木看得極其珍重,但在易立的眼中,若是不知曉神木究竟是什麼,那這根霹靂銀針的價值,除了殺人,也就僅限於挑挑牙了……

「論起神木,卻是應該從一根手指頭說起吧……」趙子衿白了易立一眼,再也不打算對易立使用魅術,因為她發現自己,在這狼頭的面前,再也沒有辦法使出魅術。

易立叼著的霹靂銀針,差點掉下去,他心中升起了一個很不好的念頭。

不會是……

「你怎麼了?」趙子衿見了易立的奇異之處,古怪得問道。

「沒事兒,咬到舌頭了,老前輩您繼續說!」易立不在意得說道。

縱使趙子衿這般修為到了半步歸涅期的老怪,身為女人,似乎也免不了女人擁有的天性,對於年齡,也是十分的敏感。聽了易立這句話,趙子衿笑眯眯得看著易立,「如果有一天我能夠出去的話,你猜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是……什麼?」易立一愣,覺得這女人思維,跳躍性有點大。

「撕爛你的嘴!!」趙子衿惡狠狠地說道。

易立意識到自己定是說錯了什麼話,略微一想,便是察覺到了其中的差異,可能是因為那麼一個「老」字……當即,易立便是嘿嘿一笑,「還請前輩您不要見諒,呵呵,繼續說,繼續說!!」

趙子衿此時卻是魅惑一笑,笑容中充斥著令人崩潰的媚意。

易立對此,直接無視,這女人,天生媚骨,一顰一笑之間,便有媚意油然而生,即便是她自己,恐怕也是不知道,那股子令無數男人崩潰的媚意,會在不知不覺中便流露出來。

趙子衿笑著,似乎是在挑逗著易立,看著他綳著臉,強自忍受的神情,自己心中,也是十分舒服。

「妖女……」易立心中只能用這兩個字來形容她。

「說到神木,便不能不提一根手指頭……「趙子衿看著易立的臉色,見他一臉凝重得點著頭,看起來倒是沒有什麼異樣,便開始緩緩地說著,只是目光卻是一隻留神在易立的臉色上。易立先前心中震驚,不由得變了臉色,此時早已經是調整好了狀態,縱使心中如何的震驚,他也不會在表現在臉上,而是如同聽傳奇故事一般,全然不當回事。

而實際上,他越聽,心中便是不由自主得變得火熱。

「傳說中,有這麼一根手指,有點石成金的神奇作用!!」

「點石成金?」易立有些失望,單單是讓石頭變成金子,對於修道者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畢竟,金子這等俗務,對於他們來說,根本無法和靈石相提並論。金子對於世俗中的平凡之人,可能誘惑大了點,而這點石成金的法門,對於他們來說,更是讓人瘋狂的存在。

看著易立失望的神色,趙子衿掩唇輕聲笑了笑,「點石成金……你以為那麼容易?再說了,這裡我只是打個比方罷了。」

易立奇了,「哦,怎麼個點石成金的方法?」

趙子衿搖了搖頭,「這便和神木有了聯繫了!!不過,究竟如何點石成金,我等卻是不知……」

這就讓易立極其鬱悶了,這女人說話有意藏著掖著,三緘其口,話只說一半兒,若是易立領悟不了的話,那麼這女人,便打算在繼續說下去。易立想了想,點石成金,是金石兩種不同的東西之間的變化,那麼那根手指,怎麼有何神木有聯繫了?

難不成……

易立腦海中靈光乍現,「你是說,神木能夠像點石成金一般,變成其它的東西?」

畢竟,易立嘴裡叼著的霹靂銀針,從外表上來看,怎麼都無法讓人聯想到這……會是一根木頭。

趙子衿嘿嘿笑了笑,「孺子可教也。不過,你說的也不對,神木不能變,而是神木,只有在那更手指的作用下,才能發生如同點石成金的變化!!這根手指,被稱作點石成金指,也稱作逆天一指,逆天金手指……如此種種,不下十幾個名稱,但說的,都是這麼一根手指,逆天一指!!」

易立的腦海中,已經是如同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有種預感,很可能這如妖般的女子,嘴裡所說的點石成金指也好,逆天一指也罷,實則是自己的逆天點贊金手指!!即便自己的逆天點贊金手指不是她所說的逆天一指,想必這二者,也有著極其深厚的聯繫。

「眼下,我所知道的,神木被變成了三種狀態……」女人的紅唇輕輕地開啟,聲音變得悠遠了起來,如同是在講述一則神秘而傳奇的故事。

但易立知曉,趙子衿說得,八~九不離十是真話。

「一種狀態便是神木的自然狀態,也就是形如木頭,比如說封印了我等的通天洞前,布下的這些神木!!此木,名為禁木,能夠使禁制陣法之力,憑空無端增大數百上萬倍!!即便是最為一個不起眼的陣法禁制,有了這麼一根短短的禁木加持,未能也會變得極其了不得!!真不知道,這幫老畜生,究竟是從哪裡尋到,這麼寫禁木……」趙子衿一邊說著,一邊比劃著,末了,她嬌嫩掐一把會滴出水的臉上,充斥著的濃濃苦澀之意。

而他比劃的,那所謂的「短短的」禁木加持,便會讓禁制和陣法變得極其了不得的長度,實則約莫是一指的長度!!

這樣一來,這禁木的強悍之處,果真是讓易立刮目相看,不由得倒吸冷氣壓驚了。

有了這般禁木,單憑禁制和陣法,怕也能行走天下了吧?

他平復了一下自己內心中的激動之意,而後緩緩道,「此木名為禁木,應當是屬於神木的一種,那麼所謂的神木,究竟有多少種目?」

趙子衿搖搖頭,似乎也將心中的惆悵和苦悶甩掉了,「我也不知道,傳說中有一百零八種!」

易立波瀾不驚,示意趙子衿繼續說下去,「那麼,神木其中其它兩種形態呢?」

「其它兩種,另外一種,便是類似你手中的霹靂銀針這般,化作了法寶神兵,可能是一根銀針,也有可能是一把利刃,也有可能是一把骨弓……總之,是法寶神兵!」

這可真是奇了。

易立繼續問道,「那麼,最後一種呢?」 神木,傳說中有一百零百種之多。

而,這些神木,竟是能夠在逆天一指「點石成金」的作用下,變化不同的形態。

以趙子衿半步歸涅的修為和見識,她見過亦或者是聽說過神木三種不同的形態……其一,便是尋常正兒八經的木頭狀,譬如這聽了其作用,便讓易立心中不由得想要得到的禁木!!這禁木,即便是手指這般長短,便是能夠成百上萬倍得增加禁制和陣法的威力,嘖嘖,絕對沒有辱沒了「神木」二字。

而第二種狀態,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實際上卻是實實在在發生在易立眼前的情形:如同霹靂銀針一般的神兵法寶,可以是刀劍弓箭槍……老實說,若不是易立親自感受到,自己手中的霹靂銀針和面前的禁木有著某種相似之處,易立是絕對不會相信木頭便變成「刀劍弓箭槍」的。

但,這是事實,不信不行。

而且,易立相信,逆天點贊金手指和這神秘的逆天一指,肯定是有某種聯繫的!!

這種聽起來詭異的事情,也就只有稱得上「逆天」之類的聖物,才能夠做到。

想到,在逆天點贊金手指的加持下,可以氣運加身,易立眼下完全是有理由相信,神木在逆天一指的作用下,能夠變成神兵利器的。

那麼,趙子衿所謂的神木第三種狀態呢?

……

「你大可以猜猜,這神木的第三種狀態,會是什麼?」趙子衿面帶笑意,臉上的笑意,怎麼看都有幾分嘲諷之意。

易立在他的這種笑意下,不由自主住得想到了小不點鱷龜。

「你是說……神木的第三種狀態,是類似鱷龜這般的神獸?」易立長大了嘴巴,詫異之極,一個是活生生得妖獸,而另一個,則是神木植株,怎麼看,這都是兩種完全不同無法聯繫在一起的東西。但是如果這神木的第三種狀態,真的是諸如小不點鱷龜這般的存在,那易立也是會相信的。

不為什麼,因為「逆天一指」這四個字,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再說了,小不點鱷龜本就極其詭異,從體型來看,小不點實在是太小了,按照常理來說,一個屁都能把他給嘣飛嘍,但實際上,這小東西,處處透露著詭異,強悍到了極致,不能以簡單的常理來忖度。

故而,易立完全有理由相信,神木的第三種狀態,極有可能是,類似小不點鱷龜這般的神獸。

趙子衿笑得合不攏嘴,這一時刻,她真得很美,真得!!美的令人窒息,就如同是畫中仙子一般,笑意讓人迷醉。

易立不敢多看,卻聽她笑著說道,「你知道,我從來沒有想到,一隻認真起來大尾巴狼,會這麼可愛!」這妖女的聲音酥酥軟軟的,得虧易立是有大毅力的,若是一般修士,恐怕真得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易立不同,一來是他的心中有大毅力,權且可以這般說,二來是因為這幅皮囊,他雖是有一顆玲瓏的人心,但卻是一副大尾巴狼的皮囊,這就有些尷尬了,縱使真得想要做些什麼,那也斷然是不可能的。

故而易立縱使能夠望己而息心,在這媚骨天成的妖女面前,易立才會無動於衷。

易立冷笑,「你放心吧,縱使你再如何得拍我馬屁,我也不會幫你走出這古洞的!」

「是么?」趙姓女子只是微微一笑。「再猜……」此女眼波流轉,氤氳如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