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了凡道:「你們應該知道我們是炎黃子孫,在很久以前黃帝留下了很多東西,其中就包括中華武術,但慚愧呀,到現在為止,沒有多少人在願意練武了,姬志我這幾天對你的考驗,發覺的還是很愛武術的,也很有毅力與悟性,要想練好武術這兩樣缺一不可。」

2021 年 1 月 5 日

姬志點頭道:「是。」

了凡繼續道:「羅漢拳只是最基本的拳法,卻也博大精深,每次練都有不同的感受,所以不管以後怎麼樣都要繼續練下去,」後面這幾句話是對著忘塵說的。

忘塵道:「是,師傅,徒兒謹記。」

了凡又道:「佛法是從古印度傳到中國的,可考究的是據說是從中國漢朝傳過來,到唐朝是盛行。達摩被稱為中國的禪宗初祖,所以大多數人認為,這時候中國才有了佛教,但真正的從黃帝時期就有人到中國傳過佛法,並幫助過黃帝平定中原。這些事情鮮為人知,所以武術里包含了很多的佛法。」

姬志是越聽越糊塗心道:「跟我講這些幹嘛,我管他佛法什麼時候到的中國幹嘛,反正我打死都不當和尚,雖然佛曰的那些什麼「放下屠刀啦,救人一命啦」我很認同的,這是讓人行善的,這是好事,但我還沒能看透呢,我打不了回去做善事還不行啊。」

了凡道:「小施主,我跟你說這些只是讓你知道,佛教從很早以前就有,在中國可以說不比咱中國的道教晚。武術很多也是從佛法里演變出來的,所以武術是博大精深的東西,你一定在學武術的時候別忘了多學習學習佛法,這樣可以把身體里的戾氣凈化,這在你以後會對你有幫助的」

姬志道:「是。」

了凡道:「不好意,老衲說多了,現在也許你無法領悟我所說,但以後你一定會用的上。接下來我就說下武術吧,我剛也說了你見忘塵演練的都是最基本的,接著,看好了……」

了凡說著手掌向左一拍,只見他也沒怎麼用力,看著只是輕輕一揮手似的,平台邊左邊的一棵大樹「咔嚓」一聲折斷了。

「哇,哇,啊、哇,不是吧,玩呢?這怎麼可能?」姬志震驚的跑到斷的只剩下半米來長的樹榦前說道。

忘塵也道:「師傅,你得功力又有長進了,之前可沒這麼輕鬆就把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一掌斷啊。」

「喂,你倆是不是合夥欺騙我的?這棵樹是不是忘塵你之前動了手腳的?電影特技?怎麼弄的?」姬志還是不敢相信長自己的眼睛說道。但他不得不信,因為樹的斷處不是新的,還散發著樹的香味呢。

了凡微笑道:「老衲獻醜了,老衲是看小施主聽不進我所講的話,所以才露這麼一手讓施主看看的。」

姬志道:「不敢,師傅所講的一切姬志都謹記在心。」

在之前姬志對了凡的話確實不屑一顧,又不好意思駁了了凡的面子,裝作很願意聽的樣子,但還是被了凡看穿了,露了一手后姬志是徹徹底底的是認真聽了。

了凡繼續道:「在之前我說施主姓「姬」,又說跟佛有緣,而且還不惜我的靈丹妙藥把你救活,又讓忘塵教你武功,你很納悶這是為什麼,是與不是?」

姬志道:「確實,我很是不解。」

了凡看著忘塵道:「不僅你不解,忘塵你是否也不解,而且很是怪為師。」

忘塵道:「徒兒確實也不解,他的傷根本就用不著「九轉還魂丹」來治,更用不了三顆。」

了凡望著忘塵慈祥道:「我之前給你說過大的災難就要來了,你可否記得?」

忘塵道:「徒兒記得。」

了凡道:「有災難就要有人來拯救。」

忘塵道:「這師傅也說過。」

了凡道:「徒兒可明白?」

忘塵沉默了一會激動道:「哦,我明白了……」

了凡道:「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忘塵道:「是,師父。」

姬志望著這師徒二人在這一答一問的,奇怪問道:「你們在打什麼啞謎?什麼不可說,不可說?」

了凡道:「天機不可泄露,恕老衲不能相告。」

「什麼呀,神神秘秘的,你不說我還不想知道呢。切。不可說還說這麼一大堆」姬志這個氣啊。

忘塵道:「志哥,不是我們不告訴你只是現在告訴你對你不宜。」

了凡又道:「小施主,你的一生註定不平凡,來這裡也是命中注定的,從這裡出去你將開始新的人生。」

「怎麼現在聽著像是算命的在給我指點我的人生呢!」姬志心道。嘴上道:「那麼,請師父明示我以後將會怎樣。」

了凡不答卻說:「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凈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這一切都是一種心境。心若無物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參透這些,一花一草便是整個世界,而整個世界也便空如花草。」

姬志鬱悶心道:「我原來覺得你這老和尚不像電視里說的那樣絮絮叨叨的,這一直說話都很正常,怎麼今天突然玩起高深來了,難道這個是間歇式的?」

了凡又道:「施主可否明白?」

姬志道:「師傅可是說我該多問,一切隨緣,不該把未來看的太重。」

了凡道:「小施主很有悟性啊,這句話說的很有禪機。」

姬志心道:「瞎說咱也會,就你能說些別人聽不懂的話啊。」

了凡又道:「不管小施主以後做什麼事,不管何時何地都要結善緣,做善事。」

姬志道:何為善?何為惡?」

了凡道:「小施主說話越來越有禪機了,不入我佛門卻有可惜啊,只不過此地廟小容不下你這位大神。」

了凡越說聲越小,姬志不解道:「師傅在說啥?」

了凡道:「哦,沒什麼,佛曰:「人無善惡,善惡存乎爾心」,小施主要記住,剛才說到小施主新人生,你得人生將會不平凡,剛施主也聽到老衲與忘塵的對話,說世界將要有劫難,老衲不能多說,但告訴你,這劫難跟你有關係,在這你是第一步,小施主在出去以後去趟武當山,有些事情你將會明白。」

「跟你這老和尚說話頭都疼,羅里吧嗦的,一會不能說,一會又說一大堆,你神經病吧,有劫難跟我又有什麼關係,還讓我去武當山,我好不容易從和尚堆里逃走還想讓我再去道士堆里走一遭啊。你有病我可沒有。」姬志聽到了凡說道武當山憤憤的心道。

姬志道:「不知師傅所說的到底是什麼事?到現在我是越聽越糊塗呀。」 了凡道:「有些事情是註定要經歷的,有些責任是必須要承擔的。你所不知道的不一定不存在,我知道施主現在還有些不信,也怪老衲沒說明白,老衲也不能說太明白,時候未到,但今天老衲所說的你要記住,等到了那時候你就會明白老衲所說的了,今天就到這裡吧,這幾天可以再跟忘塵學習武功,他會給你講解一些格鬥招式和格鬥技巧,相信在你去武當山之前用的到。」

了凡說完以後起身向山洞走了去。

姬志望著了凡的背影對忘塵道:「你師父是不是病了,要不帶他去看看醫生。」

忘塵怒道:「你才病了呢,沒看到我師父一掌就把那棵樹打倒了嗎,像是有病的人嗎?」

姬志道:「也是啊,那為什麼他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大堆,又念經又禪機的,我哪能領悟的了呢。」

忘塵笑道:「也不怪你,換做我我也聽不懂的。」

姬志點頭道:「確實,這都是在我能接受的範圍外呀,什麼劫難呀,跟我有關嗎?又要去武當的,我都懷疑我是不是穿越了,等我下山了我看看是不是回到清朝或更早了,最讓我不解的是了凡怎麼一揮手樹倒了,是不是剛地震來,正好把樹震倒了。」

剛才了凡在沒敢問,姬志怕了凡又說不可說,或說些更離譜的事出來,這會了凡走了心中所有的疑問都一股腦的說給了忘塵。

忘塵也不解的道:「什麼叫穿越啊?回清朝幹嘛呢?」

姬志一拍頭說道:「oh,mygod,我看我真的穿越了,你連「穿越」這個詞都不知道。」

忘塵道:「我不是跟著師父,就是去山下找師弟師侄他們,他們都只知道參禪,打坐,我上哪知道去啊。」

姬志問道:「那你說今年是哪年?」

忘塵道:「13年啊,怎麼了?」

姬志舒口氣道:「哦,沒錯,還好我沒穿越,穿越是現在流行的電視劇,電視劇知道吧?」

忘塵道:「這我知道,寺里看過。」

姬志驚訝道:「寺里還有電視?」

忘塵道:「對啊,不過只讓看些佛法傳教的宣傳片,有時候方丈不在時偷著看過,但也沒見過穿越啊!」

姬志道:「穿越並不僅限於回到過去,也可穿越到未來,或穿越到平行空間、平行世界、平行宇宙,或是同一時空同一時代,a穿越到b身上.還有可能空穿,穿到一個沒有歷史記錄(架空)的時代,還有可能穿到異時空(也可以說是在千分之一的概率下掉進了黑洞的時間誤區,導致時間錯亂。你的,明白?」

忘塵道:「有點明白,我聽師傅說過,確實是可以回到過去的。」

姬志震驚道:「什麼玩意?可以回去?那些都是瞎編的,不是真的。你師傅是不是也偷著看過電視入迷了,我說他怎麼會給我講些亂七八糟的,原來也像我們一樣電視迷呀,剛才你師傅是不是跟我講故事呢?不過那打倒樹是怎麼弄得?魔術?」

姬志還是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找到個可以解釋的理由趕緊說道。

忘塵道:「什麼呀,師傅那可是真的,出家人不打誑語。」

姬志道:「好吧,我暫時信你們吧,是不是可以教我武功了?你師傅可是讓你教我格鬥的。」

忘塵道:「好,不過你得給我講一些穿越的故事。」

姬志道:「還有條件啊,你先教我再講。」

接下來的幾天姬志跟忘塵學習一些格鬥技術,他也曾想了凡跟他說的那些話,聽了凡的話是話裡有話,什麼話都只說個開頭,要開始新的人生是沒錯,從山上掉下來沒有死,可以說是了凡給了他第二次生命,確實是新的開始,災難,這幾年確實災難不少,地震,洪水,沙塵暴,每個國家都多多少少發生了些,跟自己有關,難道自己所在地要發生地震什麼的?這是在暗示讓他離開那裡?還是自己的家鄉發生什麼?這些都是姬志自己的猜測,還要自已以後行善,回去以後我繼續上我的班,我又不搶劫,又沒有什麼仇人的,也不會去行惡呀。去武當山,難道又有什麼奇遇,又掉下去見到個隱世道士,這也太扯了吧。好多事情想不通,但又總去想。

又過了半個月,這天清晨姬志與忘塵早早的等在山洞口前,據忘塵說今天他師父又有話對他們說。

姬志不安的道:「你師父不會又有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告訴我吧?」

忘塵道:「我不知道吔,聽師父說緣已盡,是時候離開了。」

姬志道:「是讓我走嗎?不過這倆月我跟你混熟了,真有點捨不得呀。」

忘塵道:「我也是啊。」

姬志道:「對了,你師父總在這個山洞裡幹什麼啊,這次都兩周了沒出來了。」

忘塵道:「師父在洞里打坐,參禪呢,有時候兩三個月不出來。」

姬志驚道:「那你師父也不吃不喝嗎?」

忘塵道:「洞里有吃的,但每次明明就兩三天的食物,師父卻能待上三四周。」

姬志道:「怪不得你師父那麼瘦呢。」

忘塵道:「不懂不要亂說。」

就在此時了凡從山洞裡走了出來道:「小施主,可好啊。」

姬志道:「師傅,好。」

了凡道:「你在這裡已經快兩個月了,身體也恢復了,也該回去了。」

姬志道:「謝謝師傅的照顧,不知怎麼下山?」

了凡道:「不急,老衲還有話說。」

「蒼天啊,大地啊,他又來了,這又不知說到什麼時候了,我命怎麼就這麼苦呢

。」姬志聽到了凡還有話要說心裡就犯嘀咕。

了凡道:「這次下山下老衲有一事相托。」

姬志道:「師傅有事儘管說,只要我能辦的到的我一定辦。」

了凡道:「忘塵這孩子凡塵未了,所以我想讓小施主帶著忘塵起世間歷練一下。」

姬志道:「這到沒問題,只是現在社會上都要一技之長的,不知忘塵去后能幹些什麼,說實在的如果他不找份工作,我是無能為力養他的。」姬志尷尬的撓撓頭。

了凡道:「這小施主不用操心,忘塵跟著你,只會對你有利而無害。就怕小徒給你惹麻煩,還請見諒。」

忘塵不舍道:「徒弟走後沒有人照顧師父了,徒弟還是不走了。」

了凡道:「為師不用你照顧,再說山下有好多人呢,他們會經常看我的,你隨小施主下山必有所大作為,以後要聽小施主的,不可走上邪路,更不可讓小施主走向邪路,這是你的使命,我的使命是為了點醒他,我做到了,接下來是你完成使命的時候了,剛開始的路是很艱難的,你要照顧好小施主,不可有任何閃失。你明白否?阿彌陀佛」說完合十向天拜倒。

忘塵看到立刻嚴肅並也合十拜倒道:「弟子明白。」

「這兩人有病吧,說著說著怎麼這麼嚴肅了還跪拜」姬志看到這些有些蒙了心道。

姬志道:「師傅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

了凡道:「佛曰:「萬發緣生,皆系緣分。」老衲也沒什麼交代的了,最後老衲送你句話「笑著面對,不去埋怨。悠然,隨心,隨性,隨緣。註定讓一生改變的,只在百年後,那一朵花開的時間。」切記切記,老衲還有幾句要跟小徒說,小施主暫且休息下。」

了凡說完帶忘塵去了山洞,姬志自己在這想「笑著面對,不去埋怨。」很有道理啊,以後一切事情都笑著面對,也許會是另一番景象吧。馬上就要下山了,不知道公司的人怎麼樣了,應該都以為我死了吧,回去嚇嚇他們,可是我掉下來時什麼都沒拿著,現在兜裡面連一毛錢都沒有,手機也在掉下來時掉到了山底下,怎麼才能回去呢。姬志自己亂想著,想到開心事自己哈哈笑兩聲,想到鬱悶時又獨自嘆氣。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忘塵從山洞了走了出來,後背背著個包袱。

姬志看到后哈哈大笑道:「都什麼年頭了?還背著包袱,你土不土啊,我想你也沒有衣服,只有僧服吧。你要跟著我下山後一定要換了啊,要不帶你走在街上那回頭率就太高了

忘塵撓撓他那光頭道:「我確實只有僧服,不過我的包袱里都是寶貝呢。」

姬志想你哪包袱里能有什麼寶貝啊說道:「好了走吧,你師父不來送你了?」

忘塵傷心道:「不了,咱走吧」

說著帶著姬志從他師父進去的山洞走了過去,原來這個山洞裡面是另有洞天,往右拐以後有很多岔口他們從一條向下的洞里走去。拐了幾個彎,過了幾個岔口終於下了山。 山洞的盡頭是封死的沒有了路,姬志奇道:「我說忘塵啊,你是不是帶錯路了,這是個死洞,出不去啊!」

忘塵白了他一眼說道:「我從小就來回走,沒有十萬次也得幾萬次啊,怎麼會走錯呢,看好了。」

忘塵說完來到山洞的盡頭處,在右手邊的山壁上於忘塵胸口平行的位置按了下去,只聽「咔,咔」之聲,只見山洞盡頭的山壁緩緩的打開了,忘塵帶著姬志走了出來,出來后姬志才看到,原來剛才忘塵按的地方有塊稍微凸出的石塊,此處安有機關,是控制開關,而出來以後緩緩打開的山壁卻是一尊佛像的後背。

此處原本是少林寺里的密道,在很早以前就有,本是寺里有強敵攻擊時所設置的躲避之處,少林寺之所以能從北魏時期屹立到現在,期間數廢數興,少林寺不光靠武功,還有智謀,在少林寺設密道就是其中之一。

姬志看來到一間禪房,對忘塵問道:「這裡是哪啊?」

忘塵小聲說:「這裡是方丈的禪房,此時方丈應該在做功課,我們小聲點,趕緊走。」

忘塵正要帶姬志出去就聽一洪亮有力的聲音道:「忘塵師弟可要出去歷練?」

姬志看到佛像前的蒲團上坐一身穿袈裟的微胖和尚,雙眼明亮,一股不怒自威的氣質,正微笑著看著姬志兩人。

忘塵合十道:「打擾方丈師兄做功課了。」

方丈道:「忘塵師弟客氣了,師兄知道小施主與忘塵師弟要走了,今天特意在此等候,給你們送行。」

忘塵道:「勞方丈師兄費心了。」

姬志也趕忙道:「方丈太客氣了,不敢勞您大駕」

方丈笑道:「小施主客氣,老衲自我介紹下,老衲法號「忘怒」是敝寺的方丈,老衲出家前脾氣暴躁易怒,師傅賜法號「忘怒」,小施主在本寺出事老衲深感不安,但之後聽說被師叔救下,老衲才放心,老衲想其中曲折師叔都跟小施主說了,老衲就不多說了,祝願小施主功成名就,一展宏圖,小施主以後要有什麼困難隨時可以來敝寺找老衲,老衲隨時歡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