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丹妮莉絲靦腆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說。

2021 年 1 月 4 日

這讓葉清夢更懷疑起這次交易來了……

最後還是一旁的凱瑟琳向她解釋了原因:「丹妮的那個徽章是她在上個學年期末考的獎勵,可以向院長提出一個不違反學院規定的要求,不過只有全學院前三的學生才有。「

「凱西。「丹妮莉絲有些嗔怒的看了凱瑟琳一眼,對方則是對著她扮了一個可愛的鬼臉,看到好友的這幅模樣,略感頭疼的丹妮莉絲又無奈地看著葉清夢,「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啦,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什麼需要道格拉斯院長幫助的地方。」

「瞎說。」一邊的凱瑟琳小聲的低估道。

接連被好友拆台的丹妮莉絲再也沒法忍了,拿出自己的法杖轉身就朝凱瑟琳頭上敲去,不想被砸的凱瑟琳自然是撒腿就跑,兩人就這樣在安靜的建築里打鬧起來。

看著嬉鬧在一起的兩人,葉清夢的心中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

能遇到這樣一個人真是太好了……

你也是這樣覺得的吧?賈維斯?

——————————————————————

在穿越了一大半的學院土地之後,三人來到了丹妮莉絲他們的宿舍,一幢兩層樓的小別墅。

宿舍裡面的裝修帶著濃濃的少女風,光線通風的效果也非常之好,剛一進去,看到的就是一個寬敞明亮的客廳,裡面有序的擺放著沙發茶几,看起來很舒服,另外廚房、餐廳、洗手間、浴室這類房間也都統統被規劃在這一層。樓上一層則是幾個人的卧室,一共四間,都帶陽台。兩層之間由一架盤旋而上的木質階梯連接起來。

丹妮莉絲她們宿舍的豪華程度有些讓葉清夢瞠目結舌,細問之下她才知道她們宿舍的另外兩個舍友一個叫蒂娜?布萊特,是之前見過的道格拉斯院長的孫女,還有一個叫瑞琪兒?艾倫,是帝國元帥加里奧的獨女。

而就連一直都表現的像一個天真少女的凱瑟琳,她也是劍聖艾米莉婭的親傳弟子,兩人之間的關係就像母女一樣……

知道這幾個人的身份之後葉清夢有點哭笑不得,雖然除了道格拉斯以外另外兩個人她並沒有接觸過,而且道格拉斯在賈維斯那裡的評價也並不是很高,但是。

這幾個人的背景一聽還是讓人感覺很厲害的樣子啊……

「蒂娜跟瑞秋現在都不在學院里,不過再等幾天假期結束后她們就應該會回來,」做完晚飯之後的丹妮莉絲在餐桌上面對著葉清夢說道,「等她們回來之後我就跟她倆說你住這裡的事,不過清夢你放心啦,她倆都是心地非常好的人,肯定會答應的。」

葉清夢點了點頭。

「這段時間你先睡我的房間,我就跟凱西睡一起好了,待會我就帶你過去。」

躺在床上的葉清夢盯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此時的她身上穿著的衣服、蓋著的被褥、身下的床單枕套什麼都是丹妮莉絲大晚上跑出去給她新買的,蓋在她的身上讓她覺得異常的溫暖。

這種不管是多小的瑣事都有人操心的感覺自從她父母意外去世以後她再也沒有感受過了。

如今能再次體驗一番,真好……

第二天一早丹妮莉絲就拖著葉清夢跑到政務廳去忙她身份的事情,這個時候丹妮莉絲她貴族的身份變得尤其好用,極大的提高了辦事員的工作效率,最後得到了一份極其簡明的身份證明。

葉清夢,女,18歲,無職業。

上面印著一個紅色的獅子頭,那是丹妮莉絲她們家族的家徽。

在身份證明弄好以後,道格拉斯院長那邊也不會為難她們,很快,一張銀邊的卡片被放到了葉清夢的手上。

「這是學院學生平常用的卡片,裡面錄入了你的信息,直到學院的招生考試開始前,你可以用它進入教室、圖書館、宿舍區、食堂等等地方,當然,其中一部分是收費的……」

道格拉斯如是說。

替葉清夢弄好了一切的丹妮莉絲到這個時候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接著向老院長租用了一間研究室之後就向葉清夢表示接下來幾天她需要做一個研究這幾天會比較忙讓她盡量照顧好自己之類的話之後就馬不停蹄的開始她的研究起來。

凱瑟琳也由於劍術練習的需要通常一整天都在她的老師艾米莉婭那裡。

突然兩個人都消失不見導致三人的宿舍變得冷清了起來,基本上只有在晚上的時候才會重歸熱鬧。

百無聊賴的葉清夢只好通過借閱圖書館的書籍回去看來打發時間。

這天下午,葉清夢正窩在客廳的沙發上捧著一本《納尼亞帝國史》。

「我回來啦。」

一個葉清夢從沒聽過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這讓她有點疑惑。

略微抬起腦袋看去,一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站在門口的蒂娜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躺在她們沙發上面的黑髮少女。

她從她爺爺的嘴裡聽說過這個看上去有些冷淡的少女的來歷。

此時的少女正穿著一身隨意的睡裙,毫不在意形象的攤在沙發上,手上則是捧著一本紅底封面書籍,蒂娜往那上面掃了一眼。

租自圖書管《納尼亞帝國史》,租金每天1個銅幣。

沙發上的葉清夢有些茫然,她並不認識眼前這個身材高挑的漂亮女性,但是對方對於好像非常熟悉的樣子,而且她剛剛的開場白……

是丹妮跟凱西的室友?

蒂娜?還是瑞秋?

但是不管是誰我都不認識啊……

葉清夢感覺很尷尬,一下子也沒有了看書的心思。

不過對方的表現則比她要好上很多,高挑的美女進來之後晃了晃手上拿著的鑰匙,臉上帶著爽朗的笑容,落落大方的對著葉清夢說道:「我叫蒂娜?布萊特,跟丹妮和凱西是室友,你可以叫我蒂娜。」

「你好,我叫……「

葉清夢剛想向對方介紹下自己,但是她冰冷的聲音剛剛一出口就意外的被蒂娜給打斷了。

此時的蒂娜已經坐在了葉清夢對面的沙發上,身子前傾,兩隻手放在茶几上面托起了她可愛的下巴。

「我知道你,葉清夢。「

葉清夢有些吃驚,但是臉上卻沒有絲毫動靜。

蒂娜沉默了一會,就這樣盯著葉清夢看,最後撇了撇嘴。

「切,我還想看下你驚訝的樣子,「並沒有看到葉清夢朝著自己劇本發展的蒂娜有些失望,也不再保持剛才的姿勢,乾脆的躺在了沙發上,」爺爺跟我說起過你。「

葉清夢恍然。

蒂娜的爺爺……沒記錯的話是道格拉斯院長吧……

難怪她會知道我……

這個老頭……意外的好像人很不錯樣子……

「他跟我說我的宿舍里住進了一個有些奇怪的少女。「

聽到蒂娜的這句話之後葉清夢的心臟不能控制的加速跳動了起來。

這是……被發現了?

葉清夢心裡有些慌,這種慌張並不是擔心被人發現自己的來歷有問題,甚至就算是被人發現她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也不是很在乎,通過這幾天對於知識的汲取,她大致了解了那天晚上被她屠殺一空的魔獸在這個世界屬於什麼樣的層次,也間接明白了自己的實力在這個世界來說也大概是屬於頂尖的那一批,所以即使是被別人發現了身份上的漏洞,大不了換個地方重新開始就好。

不過,她不想讓丹妮莉絲知道自己欺騙過她,一點也不。

以致於蒂娜在說到院長道格拉斯給了她一個「奇怪「的標籤的一剎那,葉清夢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他說你成天對誰都是一副冷淡的樣子,怎樣都不會變,「蒂娜接下來的話讓葉清夢平靜了下來,」還說靠近你身邊就會有一種溫度下降的感覺,但是又沒發現你身上有任何法力波動。「

「爺爺覺得你有一種特殊的體質,可能很適合冰系法術的修鍊。不過他最近再忙另外一項研究,沒時間給你測試下身體之類的,但是等這邊忙完了以後,他可能需要你配合他測試一下,所以讓我來給你提下醒,讓你有個心理準備。「

葉清夢悄悄鬆了一口氣。

不是被發現身份有問題就好……

至於蒂娜所轉達出來道格拉斯的話……

老實說葉清夢對於魔法是非常感興趣的,如果以後要加入學院進行學習的話,她也肯定會選魔法學院,至於劍術……

事實上葉清夢再圖書館所借的第一本書《劍術的演變史》就是一本詮釋了這個世界從神話時代開始劍術的演變及其完善過程,窺一斑而知全豹,恕她直言,她不是針對誰,這個世界上的劍術就是辣雞。

除了一個活躍在神話年代之中的人物,書中被沒有提及他的名字,僅僅是用「劍神」兩個字代替。

「劍神」並不是一位真正的神祇,而是一名出身自人類的超級強者,在這個世界之中,通常被認為是神祇的只有兩位,一位是魔法之神赫爾斯托,另一位則是真理之神卡爾薩斯,當時的「劍神」憑藉一人一劍敗盡天下所有強者,最後更是向兩位神祇發起挑戰,雖然最後功虧一簣,被真理之神跟魔法之神聯手鎮壓,但是依然給了兩尊神祇造成了無法恢復的嚴重傷害,以致於兩尊神祇在後世被推翻,形成了現在這樣一個沒有神祇在世的存在……

「劍神」也由此得來了這個稱號,並且讓後世的人類對於劍術推崇備至。

對於書中所提到的這個「劍神」,葉清夢是嗤之以鼻的,她很懷疑這段神話傳說的真實性,作為證據的就是一直發展到現在的劍術,雖然說這個世界上劍術的種類很多,劍的款式也是多種多樣,但是事實上,她從所看到劍術,不管如何變化,都擺脫不了讓體內能量外放這樣一個套路,大多都是憑藉體內能量的「質」和「量」取勝,很難有技巧可言。

這也讓她對於這個世界的劍術感到失望,沒有了繼續研究的性質,

與之相比,她從來沒有接觸過的魔法,顯得有趣多了……

因此,在結束了一開始的緊張之後,她也慢慢升起了一絲期待的情緒。

葉清夢點了點頭,示意她明白了蒂娜所說的。

「話說回來,丹妮應該在研究室忙我知道,爺爺也有跟我說過這個,不過凱西哪去了?還有瑞秋,她還沒回來嗎?「

「凱西這幾天一直在她老師那裡,至於瑞琪兒小姐,我還沒見過她……「

葉清夢說出了她所知道的。

「不應該呀,瑞秋她應該比我要早些回來才對,「蒂娜皺了皺眉,「這混蛋,肯定又偷偷一個人玩去了。「

在一旁的葉清夢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接著兩人又簡單的聊了會之後蒂娜表示需要回卧室有點事情就嗒嗒嗒的跑到二樓去了。

等到她再下來的時候手上拿著兩個抱枕,其中一個被她強行塞在了葉清夢的身後。

「這樣靠著看書會舒服點。「

說完就靠著另一個抱枕窩進了旁邊的沙發里,眯著眼睛休息起來。

有些懵逼的葉清夢盯著書,卻怎麼也看不進去了。

丹妮莉絲一直到天色快要完全黑下來的時候才回到宿舍之中,在她剛剛打開宿舍裡面的魔法燈之後,含在嘴裡的一句「我回來了」還沒說出口,一雙手就悄悄的覆住了她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

對方故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不想讓丹妮莉絲輕易的猜出來。

有些無奈的丹妮莉絲翻了個白眼。

「蒂娜,別鬧。」

「切,一下就被猜出來了,真沒意思。」

一開始躲在門後面的蒂娜歪了歪嘴,鬆開了遮住丹妮莉絲眼睛的手。

身高比蒂娜矮上一個頭的丹妮莉絲顯然對於她一點也不懼怕,臉上一本正經的在她胸口摸了一把:「好像又變大了誒。「

面對丹妮莉絲的這種調戲,蒂娜無所畏懼,驕傲地挺了挺自己的胸口:「老娘每天洗澡的時候都在給它按摩,哪像你,一馬平川。「

丹妮莉絲無奈,反駁的聲音明顯的無力了起來:「注意形象。「

蒂娜昂起了修長的脖頸,輕輕的「哼「了一聲。

一邊沙發上的葉清夢有些羨慕的看著兩人互動。

「凱西跟瑞秋還沒有回來嗎?「

掃了一眼宿舍的丹妮莉絲有些疑惑。

「凱西應該還在艾米莉婭劍聖那裡吧……只是瑞秋這個混蛋,明明明天就要上課了,結果她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蒂娜看起來對於瑞琪兒有著很深的怨念。

「可能她有什麼急事吧,」丹妮莉絲也沒細想,轉而問向蒂娜跟葉清夢兩人,「你們吃過晚飯了嗎?」

葉清夢搖了搖頭,她其實不是很餓。

「我想吃丹妮你做的麵條。」

蒂娜脫口而出。

丹妮莉絲有些不想理她:「那我們先一起出去吃吧,正好學院外面好像有一家不錯的餐館。「

「外面的餐館多不好啊,他們廚師的手藝不一定有丹妮你好不說,所用的食材也不一定是最新鮮的,而且那邊的環境也不是很好,萬一再在吃飯的時候遇到幾隻特別討人厭的蒼蠅……「

聽到丹妮莉絲的建議之後蒂娜變得喋喋不休起來。

「我請客。「

周圍立刻變得安靜起來,蒂娜面帶笑容,像一個誰都挑不出來毛病的淑女,好像剛剛的吐槽不是她說的一樣。

「丹妮你的建議太棒了。」

蒂娜此時的聲音溫柔的讓人起雞皮疙瘩。

葉清夢面無表情的看著一秒變臉的蒂娜,心裏面早就變得哭笑不得。

這個人設……有毒吧?

等到三人打理好、換好衣服正準備出去吃晚餐的時候。

凱瑟琳回來了。

此時的她臉上紅紅的,還掛著未乾的淚痕,眼睛也腫了起來,通紅通紅的,裡面還噙著淚水,到現在還一下一下輕輕的抽泣著。

還沒等三人問她怎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