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中年人一點頭,就消失無蹤了,從始至終,這中年人的來去,沒有激起半點風聲,更沒有帶起半點能量波動。

2021 年 1 月 6 日

就沖這一點方恆就知道,這個中年人,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唳。

就在這時,輕輕的聲音響起,卻是金鷹也清醒過來了,警惕的目光看著那個中年人消失的地方。

「鷹兄,不要擔心。」

方恆立刻說道,「如果他真是想要對付我們的話,就不會幫助我們了。」

聽到了方恆的話,金鷹的眼神一閃,最終點了點頭。

「對我不感興趣么?」

就在這時,方恆自語道,「對我不感興趣,就是不想插手我的事情啊,這也好,別人救了我就已經夠麻煩了。」

沒有再多想,方恆的眼睛,就再次閉上。

……

三個時辰之後,石床上的方恆,正苦笑著看著面前的一個紅裙少女。

「我說,梅兒姐,這增神散我已經喝了十碗了,沒必要在喝了吧。」

「不行,你身體這麼弱,不多喝點怎麼能好,聽話,這是最後一碗了。」少女睜大眼睛說道,對著勺子吹了一口,就送到了方恆的嘴邊。

見到這一幕,方恆苦笑更濃,這個少女明明才十一二歲,卻非要讓他喊姐姐,他要不喊就哭,對此方恆也沒什麼辦法,只能捏著鼻子認這麼一個小姐姐。

張開嘴巴,方恆勉強把這一碗葯喝光,卻在這時,少女變戲法似的又拿出了一碗。

「姐,我真不能再喝了。」

方恆手指一點自己圓滾滾的肚子,認真道,「在喝我肚子就受不了了。」

「不行,最後一碗。」少女認真地說道,手指一點旁邊的金鷹,「你看它,它都喝了三十碗。」

金鷹眼睛眨了眨,對方恆露出了一抹笑意,之後就再次閉上,似乎在幸災樂禍。

「它是妖獸啊!」方恆愣愣的說道,「我沒它這麼大的身體。」

「哦。」

少女一愣,似乎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笑道,「對,我忘了。」

方恆徹底愣住了。

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少女,天真,可愛,還有著虛武境一重的恐怖境界,卻偏偏沒有一點常識。

「可我都已經熬了這麼多,你要是不喝,不就是浪費了嗎?」

突然間,少女自語道,眼中竟漸漸蒙上了一成水霧。

「我喝,我喝!」

一看這少女又有要眼淚泛濫的趨勢,方恆立刻點頭,一把連葯碗拿到了手裡,仰頭喝光。

「恆弟好樣的。」

少女破涕為笑,手掌一動,似乎還要在拿。

「等等!」方恆立刻說道,「梅兒姐,我現在已經喝飽了,是極限,這樣吧,剩下的我抽空在喝。」

見到方恆圓滾滾的肚子,少女思量了一會兒,最終點頭,「好吧。」

「呼。」

這時候的方恆才鬆了一口氣,試探著問道,「梅兒姐,你,沒去過外面?」

「沒有啊。」少女搖了搖頭,睜大眼睛說道,「我爹說外面的人都不是好人,不如生活在大山裡舒服。」

「原來是這樣。」

方恆點了點頭,明白了過來,怪不得這少女沒有任何常識,整天生活在大山裡,不接觸外界,怎麼能懂這麼多。

有心還想在問些什麼,方恆卻沒有再問。

之前中年人已經說過了,他對方恆不感興趣,方恆也不要對他們感興趣。

這是保持陌生人的態度,方恆明白,自然不會違反。

「我出去走走。」

突然間,方恆站起身來,有些吃力的向著外面走去,少女卻也站起身來,扶住了方恆的胳膊。

「恆弟身體這麼弱,還是要我幫忙才對,正好我帶你去這裡看看好風景。」

聽到了少女的聲音,方恆苦笑一聲,卻也沒怎麼拒絕,就這麼直接走出了房間。

剛一出去,中年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方恆的眼前。

眼神一凝,方恆輕輕掙開了少女的手,抱拳道,「前輩。」

「嗯。」

中年人點了點頭,「想去走走了?」

「是。」方恆點頭。

「走走是好事。」中年人淡淡道,「你這是神傷,正需要這好山好水養心育神,不過這需要你自己一個人去看。」

「爹,我也要去。」

少女立刻說道,中年人卻是直接搖頭,「你過來幫我整理一下藥,爹的手又疼了。」

「是嗎!我這就去幫爹整理!恆弟,你不要走太遠。」

嗖!

留下了一句話后,少女的身影就立刻消失,中年人的眼神中也露出了苦笑之色。

方恆心中一笑,他知道,中年人這是故意說自己的手有問題,支開自己的女兒。

「你剛才做的,很好。」

就在這時,中年人的眼睛看向了方恆,淡淡道,「希望你能保持。」

目光一閃,方恆就知道中年人說他的很好是說什麼,立刻點頭,「前輩放心,不該問的,我絕對不問。」

「嗯,去走走吧,這的確對你現在很有幫助。」

中年人在此點頭,消失不見,方恆也沒在停留,向著外面的小路走去。

嘩啦啦……

走了片刻之後,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突然出現,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水汽,方恆穿過樹林,最終,身體頓住。

「好壯觀。」

驚嘆一聲,此刻方恆的面前,正有著一處高達十丈,寬有三丈的瀑布。

瀑布水流激蕩,方恆看著,眼神也漸漸的迷住,在這一刻,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這股舒適,難以名狀,玄之又玄,卻真實不虛,讓方恆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一下。

噓!

就在這一呼一吸之間,一股灰色的濁氣開始從他的口鼻中飛出,這一下,再次讓他舒服不少,眼前的世界,似乎都更加清楚了。

「這是,體內之濁!」

眼神一亮,方恆能感覺到,自己這一呼一吸之間,是排出了以往吞食的藥材和靈氣當中的臟污!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觀真實世界,察體內之濁,待到濁氣排進,真實的世界,才會呈現在眼前!」

暗道一聲,方恆的臉上露出了喜色,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虛武境所謂的觀察世界是什麼,就是察覺到體內的臟污進行排除,純凈自己!

「這樣看來,此次受傷倒還是好事,要是不然,我體內的力量這麼強,就算有完美血脈,也無法在這股力量下找到濁氣,更無法真正的看到這個世界。」

目光一閃,方恆知道,自己有完美血脈在身,有洞察之力和計算之力,平常他都使用習慣了,不知不覺中,就養成了依賴性。

現在自己身受重傷,完美血脈和黑暗之門都封印在自己的體內,這時候的他,才是第一次真正通過自己真正的肉眼和感覺,來觀察這個世界。

「看來這時候的我,才是真正的自我,而自我是一切的基礎,這意味著只要我的自我提升,那麼我的一切也都會隨之提升,等到我真正觀察清楚這個世界的時候,想必我的靈魂就會恢復,同時我的血脈和力量,也都會被真正的蘇醒,並且,會變得更強!」

暗道一聲,方恆的雙腿就是一盤,直接坐到了這瀑布旁邊,認真的觀看起來。

「哈哈,恆弟很會找地方嘛,一找就找到了最好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在了方恆的耳邊,下一刻,梅兒就站到了方恆的面前。

「呃…媚兒姐,你不是幫你父親整理藥材嗎?」

方恆一愣,喃喃的問了句。

「是啊,我整理完了就過來了啊。」梅兒睜大眼睛說道,「對我來說,那些事太簡單了。」

「呃。」

方恆一點頭,就不再說話了。

憑心來說,方恆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少女,天真,可愛,還幫了自己,他已經把她當妹妹看待了。

只是,中年人的話還響在他的耳邊,他知道,自己不能違反。

「怎麼恆弟,你不高興嗎?」梅兒見到方恆不說話,立刻問道。

「沒有。」方恆搖了搖頭。

「那你為什麼不說話。」

方恆沉默,他不知道怎麼說。

「我給你講個笑話吧。」見到方恆還不說話,少女再問了句。

方恆苦笑,搖了搖頭。

「難道,恆弟討厭我嗎。」梅兒見到方恆的反應,認真的問道,大眼睛中布上了一層水霧。

「沒有,絕對沒有。」方恆立刻搖頭,認真道,「我只是想靜靜。」

聽到了方恆的話,梅兒立刻露出了笑容,也一下坐在了方恆的身邊,「我陪你一起。」

「好吧。」

方恆無言,只能點頭。

片刻后,當方恆正打算仔細觀察一下這世界的時候,突然間,梅兒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曾經有一個弟弟。」

方恆一愣,目光看向了梅兒,卻見此刻的梅兒的眼中充滿了回憶,以及,一抹傷心。

沒有介面,方恆安靜的聽著。

「我的弟弟,小時候可漂亮了,我經常抱著他去別的山上玩。」少女喃喃的說道,「可是沒過幾年,弟弟就長大了,長的比我還大,我抱不動他了,所以,後來是他天天帶我去山上玩。」

「弟弟說過,以後他一定要當天下第一武者,所以我不用學武,因為弟弟說他會保護好我的。」

聽到這裡,方恆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似乎看到了一個少年,在山頂上大喊要成為天下第一的景象。

「可是,前年的時候,我弟弟死了。」

聽到這話,方恆的身體一震,笑容一下收斂。

梅兒的眼神也一下被傷感充斥,「是的,弟弟死了,爺爺也死了,只還有我和我爹了。」

「爹很傷心,我也很傷心,所以,我就說弟弟沒死。」

「這樣,爹就不會傷心了,對嗎?」

話語說著,梅兒就看向了方恆,期待的問道。

方恆一愣。

他知道那個中年人的境界很恐怖。

達到了那個境界的強者,怎麼會無法分辨死亡?

怕是梅兒越是這樣說,中年人心中的痛才越大。

只是中年人卻沒有否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