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丫的有病吧!

2021 年 1 月 5 日

你怎麼不把你自己的胳膊腿扯下來試試?

一時間,葉夕瑤真恨不得直接衝上去呼這廝一臉翔!

但終究,葉夕瑤還是生生把這口氣壓了下來,然後拉著小白來到旁邊的位置上。

而一看如今有人撐腰了,小白頓時小嘴兒一癟,然後揪著葉夕瑤的衣袖,哭唧唧的說道:

「女人,他欺負我!還讓我自己選,是蒸了還是煮了。然後他還欺負小貝,說小貝吃的太多,要把它和我一起煮……」

葉夕瑤隨口問道:「那小貝呢?」

小白抬手一指,待葉夕瑤抬頭一看,頓時嘴角一抽!

只見此時屋子的一個角落裡,小傢伙噬靈貝竟然被五花大綁的吊在一個衣架上。那可憐的樣子,簡直慘不忍睹!

葉夕瑤頓時氣的瞪圓了眼睛,接著順手抓起旁邊的水果刀,直接飛了過去。

嘭!

繩子應聲而斷。隨即小傢伙噬靈貝便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瞬間沖著葉夕瑤便飛了過來。然後一下子砸在了她的懷裡。

噬靈貝比小白還要委屈,隨後待身上的繩子徹底解開后,更是咔嚓咔嚓動個不停。

而一看噬靈貝奪取了自己的位置。奶娃娃也撲過來,繼續扯著葉夕瑤告狀。

「他還欺負芬兒姐姐,不讓她進來……」

「咔嚓,咔嚓——」

「對,然後還說讓我們滾蛋!」

「咔,咔嚓!」

「還有還有,他還把芬兒姐姐轟出去,然後脫你衣服……哎呀!」

奶娃娃告狀告上了癮。可下一刻,卻忽然慘叫一聲,然後反S性的捂住了自己的腦門!

隨後,待葉夕瑤把小白的手一扯,卻見小白的額頭上,竟忽然腫了好大一個紅紅的大包!

奶娃娃小白疼得都快哭出來了。葉夕瑤先是一愣,隨即猛的轉頭,雙目如火的瞪向洛九天。

這混蛋,簡直了……

葉夕瑤氣的肝疼。隨即伸手摸了摸小白的腦門,然後將兩個小東西打發了出去。而待兩個小傢伙一走,葉夕瑤瞬間抓起旁邊的一個果盤,照著洛九天就砸了過去。

「你長能耐了?挺大一個老爺們,沒事打孩子,有病是吧!」

洛九天利落躲開,但臉上卻絲毫不疼不癢。隨即說道:「我沒打他們,就是沒事逗他們玩一下!」

「那你怎麼不讓人也逗你玩一下?」

洛九天劍眉一動:「你么?」

葉夕瑤一噎,隨即深呼了口氣,道:「還有,剛剛小白說,你脫我衣服是怎麼回事?」

之前那些都是小菜,這個才是大餐!

並且,一想到這廝張嘴閉嘴不認識自己,轉身就各種耍流氓,葉夕瑤簡直眼睛都氣紅了。而一聽這話,原本還閑庭肆意的洛九天,頓時輕咳一聲,隨即目光頗有些躲閃的說道:

「有么?本尊怎麼不知道……對了,厲承你進來!」

「你……」

這混蛋,真是……葉夕瑤頓時瞪大了眼睛。可下一刻,沒等她把話說完,早已等候在房外的厲承便推門快步走了進來。 洛九天算是摸准了葉夕瑤的脈門。

所以待厲承一進來,剛剛一口火氣衝出胸口的葉夕瑤,竟當真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可此時的厲承卻不敢抬頭。

待進門之後,便對著葉夕瑤拱手一禮。

隨即不用洛九天吩咐,便手心一動,一個圓形的銅鏡頓時展現在葉夕瑤的面前。

那銅鏡並不大,只有成人的巴掌大小。但卻古樸精緻,乍一看和尋常銅鏡別無二致,可細看之下,卻發現上面刻滿了神秘的符文。

葉夕瑤一愣,這時只聽厲承解釋道:

「葉姑娘,這是千里鏡。雖然比不得聖殿的水月鏡,卻也有類似的功效。葉姑娘請看。」

隨即,厲承也不廢話。瞬間渾身靈力一動,整個銅鏡忽而微微一顫,隨即懸浮於眾人的面前。

接著,原本死板的銅鏡表面,竟猶如滴落了一滴水滴的湖面,開始泛起陣陣漣漪。然後不過片刻的功夫,一片光影頓時從銅鏡中展現了出來。

「這是……」

葉夕瑤瞬間瞳孔一縮。只見此時的銅鏡中,一片烏雲密布,而在烏雲的正中,一顆碩大的水色珠子,正在不斷的轉動,不時發出陣陣詭異的光芒。

只不過,在那珠子的表面,如今正被一片冰凌包裹著。可那冰凌正在不斷融化,顯然再過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消融。

厲承道:「葉姑娘,這珠子便是蛟族的御水珠。據說可以呼風喚雨,並且只有蛟族才能C縱。

所以,只要蛟族一天不把這御水珠收回,金翼府的雨便不會停!

雖然現在尊上大人暫時將其封住了,可用不了多久,這御水珠便會掙脫而出。到時候定會再次水淹全城。」

葉夕瑤聞之面色一凜,道:「你說的蛟族,就是那個什麼噬太子?」

「對!那個噬太子名叫蛟噬,來頭確實不小。不但是如今蛟族妖聖蛟漠的嫡系子孫,並且本身也是一頭聖妖帥。

而且,據說這蛟噬極為特別,天生頭上帶角,所以妖界一直都在傳,說它是最有龍相的蛟族。若沒什麼意外的話,將來必成聖。」

蛟噬在妖族十分有名,厲承不過稍微一打聽,便將它的底細摸個七七八八。

可聞言,葉夕瑤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蛟噬是聖妖帥,依著她如今的實力,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

所以公然找上門去,肯定不行。可若是將龍珠交出去……面子還是小事,關鍵是海族肯定心有芥蒂。

一時間,葉夕瑤有些進退兩難。畢竟,她雖然冷血,可為此拖累全府的百姓,葉夕瑤終究還是不願的。

而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一旁的洛九天雖然沒說話,但眼底卻閃過一抹精光。

他在等,等葉夕瑤來求他。可葉夕瑤卻看都沒看他一眼,忽而眉頭一動,然後低聲問道:

「厲兄,那御水珠究竟是神物還是什麼?為何會有如此神異的能力?」

厲承一愣,瞬間感到旁邊自己主子眸光一閃。厲承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如實答道: 「御水珠並非是什麼神物。

而是蛟妖一族經過特殊秘術,煉化而成的寶物。

只是具體如何煉化,就不得而知了!」

聞言,葉夕瑤微微點了點頭。

不錯,之前好像聽鯊信說過,那御水珠不過是邪門歪道。

而被海族稱為邪門歪道的,肯定絕非神物。

不過,若那御水珠只是煉化的……

想到這裡,葉夕瑤忽而眸光一閃。當下對厲承說道:

「如此,我想請厲兄幫個忙,能否送我去那御水珠附近?」

厲承直覺的想要點頭。可頃刻間,卻又猛的一頓,然後眼角的餘光瞥向旁邊的洛九天。

此時的洛九天,臉上雖然還帶著笑。可不知為何,厲承總覺得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可面對著葉夕瑤專註的神情,厲承最後還是怔怔的點了點頭,道:「當,當然沒問題!」

得到厲承的應允,葉夕瑤隨即二話不說,轉身到裡間換了身衣服,然後便先行走了出去。隨後厲承剛要跟出去,卻見洛九天竟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身旁。

厲承瞬間心神一凜。這時只見洛九天微微劍眉一挑,同時用著只有兩人能夠聽見的聲音,道:「厲兄,嗯啊?」

洛九天尾音不經意的一挑,厲承整個人直接僵住了。隨後不等厲承解釋,洛九天便已然邁步走了出去。

站在原地的厲承,頓時冷汗狂流!

**

御水珠就在金翼府的上空。

而此時,因為洛九天已然暫時將御水珠封住了,所以雨已經停了。

只是烏雲仍在,所以低低的雲層,依舊壓得有些讓人喘不上氣來。

好在有鯊信的幫忙,如今金翼府的積水已經都被吸乾淨了。可即便如此,依舊有不少百姓,決定暫時離開這裡,等事情徹底結束之後,再回來。

畢竟葉夕瑤是天驕,蛟妖如此蠻橫,只要有些血性的人族,都不會生出*著葉夕瑤主動交還龍珠的想法。

可龍珠不交出去,雨就不會停,雲就不會散。百姓只是尋常人,自然是躲開為妙。

為此,身為知府的王德坤特意上報了晏國朝廷。結果以文臣為首的潘相一派,立刻傳回來了消息,說是讓葉夕瑤必須交還龍珠。還說什麼葉夕瑤和蛟族結怨,累及全府百姓,要治罪……

王德坤頓時氣的差點兒暈過去!

不過這些葉夕瑤都不知道。因為此時的她,已經坐著厲承C縱的袖珍機關鳥,來到了金翼府上方的御水珠旁邊。

近看之下,御水珠的顏色更加渾濁。封印的冰凌已經即將消失,同時零星的雨點,更是已然開始慢慢落了下去。

事不宜遲,所以當下葉夕瑤轉頭遞給厲承一個眼色。可不待厲承反應,旁邊的洛九天忽而一笑,接著瞬間起身,邁步走了出去。

如今可是距離地面近千米的高空。凌空踏步,葉夕瑤頓時被洛九天嚇了一跳。可下一刻,只見一團白雲忽而在洛九天腳下升騰而起。

葉夕瑤這才鬆了口氣,可就在這時,卻見洛九天一個轉身,同時一隻手瞬間遞到葉夕瑤的面前。 「過來!」

依舊溫和的嗓音,卻帶著一絲不容拒絕的強勢。

葉夕瑤秀眉微微一皺,抬頭看了他一眼。

四目相對,誰也沒說話。

可葉夕瑤終究不是扭捏的女子,所以待片刻后,還是將手搭了過去!

瞬間,洛九天眼底不禁劃過一抹得意。

隨即一個用力,頓時將葉夕瑤扯進了自己懷裡。

「你幹什麼?快放開!」

葉夕瑤有些不太習慣,反S性的微微掙扎。

「放開?你確定讓本尊放手?」

洛九天的聲音別具深意。葉夕瑤這才反應過來,當下渾身一僵,不再吭聲。

不錯,這裡可是千米高空。洛九天真要鬆手,她就直接呵呵了。

葉夕瑤的順從,讓洛九天覺得很是妥帖。

隨後大手一勾,將那具玲瓏溫軟的身子抱在懷裡,隨即竟不禁伸手摸了下葉夕瑤那白皙如玉的小臉兒一把。

葉夕瑤:「……」

厲承:「……」我什麼都沒看見!

好在,機關鳥離御水珠的距離本就不遠。所以待不多一會兒,洛九天便將葉夕瑤帶到御水珠旁邊。

這時,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間撲面而來。

是洛九天之前封印御水珠的靈力。

可即便如此,葉夕瑤依舊打了一個激靈。洛九天一愣,隨即瞥了眼那御水珠,接著隨手一彈,那抹寒意便瞬間消失無蹤。

但與此同時,御水珠也徹底脫離了封印。頃刻間,只見周圍的烏雲迅速凝結,隨即大量的雨水立刻如同瓢潑般,灑了下去。

頓時,葉夕瑤不敢再磨蹭。當下一個伸手將御水珠托住,接著發動渾身靈力匯聚於御水珠上!

不行!

靈力不夠!

可一想到下方的整個金翼府。隨即,葉夕瑤櫻唇一抿,接著瞬間眉心一動,小正太即刻出現在靈雲之上。

而小正太和葉夕瑤心意相通。所以當下也不用葉夕瑤吩咐,小正太便一個箭步上前,然後伸出雙手按住了御水珠上!

「哼,雕蟲小技,給我燒!」

聲落,只見一團灰黑色的火焰瞬間從小正太手中升騰而起。

開始,御水珠並沒有什麼反應。可漸漸的,只見御水珠裡面的混沌竟開始迅速的流轉,然後越轉越快,接著整個珠子都開始不斷顫抖起來。

可此時的葉夕瑤卻開始神情恍惚,見此情形,小正太瞬間小臉一蹦,接著猛的一抬手,然後狠狠的向著那御水珠拍去!

『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