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過,他倒是想混入怡花宮深處。反正擁有萬界王圖,隨時都可以出來。不會遇到什麼危險,而且,他從花淡雲的口中知道,怡花宮的深處,有無數的寶藏,在大墓之中探索了萬年,獲得的東西之多,比他這樣直接探索大墓要快得多。

2021 年 1 月 2 日

他如果能夠混入怡花宮深處,直接把對方的寶藏搬空,實力會提升到達一個可怕的境界!

這就等於是辛辛苦苦挖金礦,不如直接去金庫之中偷竊。

大墓就是一座金礦,而怡花宮就是金庫。金庫之中,全部都是提煉好的黃金。

「來吧,你們怡花宮如此咄咄逼人,我就成全你們,讓你們暫時掌握護道聯盟,受點委屈在,我進入怡花宮之中,獲得利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要把你們怡花宮全部搬空,讓你們一無所有,在大墓之中探索數萬年得到的寶藏,神通古路之中億萬年的積蓄,統統進入萬界王圖之中!」

楊奇心中已經起了一個巨大惡毒的主意。

暫時金蟬脫殼。

「既然如此!有這麼多的好處……….那我也就幹了。」楊奇想了想,「不知道能否先給我一點好處?秘魔宗可是給了我很多好處的。」

「哼!」馨師妹獰笑起來:「你還想要好處?我先殺了你再說!」

「好了,馨師妹,他既然加入我們怡花宮當做神將,就是我們的屬下,我們一向都是善待自己人。」蘭清的臉上顯現出來一絲笑容,阻止了馨師妹,隨後一揮手,頓時一道光芒降落下來,落入楊奇的手掌上,化為了一枚珠子:「這是一枚神界珠子,絕世法寶,叫做萬化氣珠,可以溶解體內一切異種真氣,你得到了秘魔宗的灌頂,體內氣息不調和,龐大的力量不能夠動用,只要吞了萬化氣珠之後,體內的修為會凝練成為一種萬化真氣,乃是我們怡花宮的鎮教之寶,萬化寶典中的秘籍神功,修行起來,對你很有好處。」

「好!」楊奇細細探索著這萬化氣珠,一口吞了下去,果然就感覺到一股強大能量輻射了出來,使得身軀之中的真氣更加凝練,各種真氣開始歸一,轉化。

許多女子看見他吞了萬化氣珠,臉上都顯現出來一種奸計得逞的笑容。

「哼!」

「此人吞了萬化氣珠,以後無論怎麼修行,體內的真氣都會轉化為萬化真氣,萬化神力,到時候整個人的性別都會化去,變成不男不女的太監,正好服侍我們怡花宮的女子,到時候等他萬化神力大成,就可以從神將轉化為公公。作為我們的忠實奴才了。」

原來,這萬化氣珠的功能,乃是把男子修士轉化為太監。

楊奇對於這一點,卻是心知肚明,他吞了萬化氣珠,實際上在體內早就被吞天真氣融化,根本對他造不成傷害,而且他研究了萬化氣珠中的能量,發現了許多怡花宮的奧秘。

「好了,你吞了萬化氣珠,就是我們自己人了。馨師妹,你現在沒有什麼意見了吧。」蘭清笑道。

馨師妹這個時候,臉上顯現出來了鄙視的笑容:「很好,很好,這下真的是自己人了。以後進入了怡花宮,過一段時間,如果神將不當了,提升修為,就來伺候我吧。」

「好了,現在把神陣放開,我們下去,接受護道聯盟的大權!」

蘭清師姐猛的一揮手,對著楊奇發號司令。

楊奇在這個時候,倒是很聽話,只是內心深處在陰陰冷冷,他早就計劃好了,怡花宮勢力,現在只能夠虛以委蛇,哪怕是放棄護道聯盟大權,天道氣運暫時讓對方吸收,只要自己保留火種,就能夠翻盤!

吞了萬化氣珠,正是讓這些人安心。

反正,自己的核心人馬,都進入了萬界王圖之中,留下來的只是護道聯盟一些老古董而已。

當下,整個怡花宮的人,猛烈降臨了天道運轉神殿!整個神殿深處,剎那之間變化成為了花的海洋,花得世界。

在天道運轉神殿之中,許多護道聯盟的老古董看見這一切,臉上都顯現出來了恐懼的神色,他們早就受到了楊奇的警告,連忙跪下去,大聲呼喝:「怡花宮諸位女神,千秋萬古,永世不朽…………降臨我護道聯盟,使得我們虛空生花,蓬蓽生輝…………」

一個個的讚美詞潮水似的涌了出來。

本來,這些怡花宮的女子降臨護道聯盟,準備大開殺戒,要殺幾個不聽話的存在,殺雞給猴看,震懾全場。

但是現在這些人如此懂事,當下這些女子也就算了,畢竟她們先集中氣運,把氣運調整過來才是重要的,這些人現在都是自己的財產,殺了引起恐慌,氣運不協調,那也是損失。

「好了,大約你們都已經明白!」蘭清開口說話,剎那之間,聲音傳遞四面八方:「你們現在,不是護道聯盟,已經是怡花宮的人了。你們盟主,已經加入了怡花宮中,成為我們的神將,現在,你們心中,只能夠有怡花宮,知道了么?」

就在這說話之間,楊奇就感覺道,天地大運逆轉,剎那之間,就沒有加持在自己身軀上,而是飛向了大墓深處的怡花宮中。

不過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聖王865_聖王全文免費閱讀_更新完畢! 「還有,你布置的這個神陣,十分弱小!稀鬆平常,而且護道聯盟的仙界鋪墊得太大,我會重新設置,把你陣法的一些原圖交出來。我把護道聯盟縮小,更可以抵禦進攻。就算是秘魔宗的大規模攻擊前來,完全無法攻破我們的堡壘!」

蘭清揮揮手,再度道。實際上,她看見蘇杉的這座大陣,密密麻麻,十分精妙,有心探索一下,就要逼迫出來蘇杉交出陣圖,好完全掌握護道聯盟,同時探索蘇杉身上的奧秘。

「好的。」蘇杉此時好像是知道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老老實實的把陣圖交出來了,讓蘭清觀看。

蘭清一看,果然陣圖之中,蘊含天地奧秘,神界真理,不由得臉色一變,把陣圖收起來道:「這件事情,你去了怡花宮,就不要提起了,知道了么?等我立下大功勞,回到怡花宮,會重重賞賜你的,而且你去怡花宮當神將,我會吩咐其中的人照顧你的。」

「是!」蘇杉點頭:「多謝栽培。」

「婉師妹,嵐師妹……你們兩人,回宮一趟,帶著他前去,知道了么?同時從宮殿之中,取出幾件法寶來,我要把這個護道聯盟再次凝練一番,縮小規模,不然處處漏風,秘魔宗的一些人前來,肯定會對我們造成攻擊,現在護道聯盟是我們聚集天地大運,建立功勞的好時候!不能夠讓別人破壞,要保護好。」

蘭清再次吩咐起來。

蘇杉心中一陣冷笑,就知道自己的計謀得逞了。

原來,他暫時放棄護道聯盟,是因為以後的形勢越來越艱難,就算是抵擋住了怡花宮的進攻,通神古路之中另外的大門派層出不窮,難以抵擋,不如就交給怡花宮,讓她們去抵擋,征服一個個的仙界,而且凝練護道聯盟縮小,是他辦不成的事情!正好藉助這些人完成,等待護道聯盟完成到達了一定的地步,他就可以展開萬界王圖,收入其中!

這怡花宮的人,都可以一網打盡。

現在他是包藏禍心,張開羅網,等待這些不知死活的女子進來,到時候就來個瓮中捉鱉!這些女子和他玩心機,實在是太嫩了一些。小小把戲,早就被他看穿。

也就是說,他現在隨時隨地,都可以重新奪回護道聯盟的大權,並且還可以磨練護道聯盟的弟子。

借刀殺人,趨虎吞狼等計策,讓他運用得是爐火純青,一些就等待這些女子,為他把護道聯盟縮小了。

「走吧!跟隨我們去怡花宮?」

就在這時,兩個點名到的女子走上前來,一左一右,夾住蘇杉,似乎是押送一般,向深處飛了出去,蘇杉也不反抗,任憑這兩個女子施為。

等待蘇杉一走,那馨師妹開口了:「清師姐,那蘇杉身上蘊含許多奧秘,怎麼輕易就放過他了?我們因該把他擒拿下來,狠狠逼迫,使得他一切都交給我們。我看出來,此子並不老實。」

「放過他?怎麼可能?等他進入了我們怡花宮,有他好受的。等於是龍游淺灘,虎落平原。」清師姐道:「莫非你以為,他進入了我們怡花宮,還有自由不成?成為神將,只能夠老老實實為我們怡花宮做事,將來成為太監公公,更加會對我們怡花宮死心塌地。」

「大師姐高明,只要他進入了怡花宮當神將,經過一系列的折磨,洗腦,完全就可以為我們所用。」一尊女子道。

「好了,現在對整個護道聯盟進行洗腦吧,讓他們都忠於我們怡花宮,除此之外,調動大軍,擴張!統一四方!同時我們現在凝練護道聯盟的大陣,免得秘魔宗的一些人前來,毀掉了這個根基我們就功虧一簣了。」

「是!」

立刻之間,許多女子都忙碌起來。

頓時之間,整個護道聯盟之中,再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護道聯盟,已經變成了怡花宮的,和蘇杉再也沒有半點關係。

就這樣,蘇杉一手締造的基業,被完全掠奪,招安。在即將進入古墓深處,到達怡花宮中的蘇杉,全身一震,雙目之中,似乎看到了整個護道聯盟的變化,一股隱隱約約的花瓣元氣,散發四周,改變著氣氛和人心。

與此同時,這氣運擴散了出去,開始征服。

那大陣在不停的改變著,脫離蘇杉的掌控,護道聯盟已經完全不是他的了,不過他並不在乎,這是必要的代價!遲早會回來,接收一切,對方越是建設得巨大,就越是正中他下懷。

「走吧,神將!記住,你現在是怡花宮的人,護道聯盟和你沒有關係了。」那押送蘇杉的兩女臉上顯現出來了玩味的笑容,看著蘇杉似乎留戀不舍,心中冷笑連連,嘴裡發出來了警告:「你現在整個人血肉,靈魂都是屬於我們怡花宮,一切都要奉獻出來,知道了么?」

蘇杉不說話,任憑兩女帶入了大墓深處。

只見兩女不停的旋轉,按照一定的軌跡,在大墓的通道之中飛掠,也不知道飛掠了多久,經歷過多少通道,多少巨大空間,大墓位面,轟然一聲,蘇杉就感覺到自己面前的天地變化,一個新的宇宙誕生了,這個新的宇宙,無邊無際,充滿花香,處處明亮,到處都是奇花異草,在那宇宙深處,無數的鮮花星球漂浮著,而在鮮花星球的中央,一尊巨大似花朵的宮殿,出現了。

這就是怡花宮。

「這就是怡花宮在大墓之中營造出來的宇宙?」蘇杉內心深處震驚了,看著這無窮無盡的鮮花宇宙,稍微一呼吸,口鼻之中全部都是萬花芬芳之氣,這些元氣進入了身軀之中,化為滾滾真元,流淌起來。

「滴滴滴,滴滴滴……」文明之碟碎片再次叫了出來,「發現異種能量,蘊含神界陰柔之力,適合女子修行,但是不適合男子,男子長時間吸收元氣,會發生靈魂和物質的變化,變得不男不女,而且再難以恢復。」

「哦?這裡的萬花玄力,居然如此奇妙。不過吞天王的符籙,任何玄力都能夠化解,我倒是看一看,能夠奈何得了我?」蘇杉心靈一動,身軀之中吞天王的符籙開始發生變化,符籙深處把這玄力包裹住,然後吞噬,消化,吞天王符籙深處頓時誕生出來了許多吞天舍利,其中蘊含萬花,被蘇杉稍微一震,神象鎮獄勁的火焰熊熊燃燒,就化為了一股至高的玄力,使得蘇杉的身軀大有裨益。

「經過轉化,玄力趨於平和,陰陽相交,龍虎交融,可以中和體內的至陽玄力。」文明之碟碎片上面的能量系統再次道。

「很好,既然如此,我就可以在怡花宮之中,大展身手!這些女子能夠奈何得了我?」蘇杉心中冷笑,憑藉他的手段,基本上整個怡花宮能夠把他殺死的很少,不過仍舊要小心那傳說中的宮主,一切厲害人物。

在他細細的感應之中,把意念釋放了出去,他就感覺到這博大的鮮花宇宙深處那宮殿之中,有許多強橫的波動,能量指數五百以上的不在少數,自己還是要憑藉萬界王圖避開,才能夠尋找到達怡花宮中的寶庫。

「好了,這已經到達我們怡花宮,鮮花宇宙之中。」押解蘇杉的一個女子道:「遠處那宮殿,就是我們的正宮,不過你沒有資格進入其中,知道了么?凡是男子,想進入正宮之中,死路一條!」

蘇杉點點頭,表示自己聽到了,臉上還顯現出來了一些驚訝恐懼的神色,讓押解的兩女很是滿意。

「還有,成為了神將之後,不能夠在鮮花宇宙之中隨意走動,隨時等候命令?」又一個女子道:「現在,我帶你去神將居住的鮮花星球,自然會有人管理你,交代你到底要怎麼做。」

說話之間,兩女打出來了一道靈符,整個人在鮮花宇宙地面上,尋找到了傳送陣,咯吱咯吱的響徹之中,就來到了宇宙深處一顆鮮花星球上。

這鮮花星球又自不同,非常之大,等於是二十等級的仙界,上面河流海洋,風景美麗,的確是一個好出去,但是在鮮花星球上,修鍊了不少的巨大囚牢,蘇杉一眼看了過去,發現那囚牢之中,全部都是關押著男子。

這些男子,似囚犯非囚犯,身穿鎧甲,在囚牢之中沒有自主權,相互交談,看見兩女從傳送陣出來,都顯現出來了恐懼的神色。

「這些就是神將。」兩女道:「為我們怡花宮做事情的。」

「這……」蘇杉震驚道:「這不是囚犯么?」

「對,也可以這麼說,神將都是男子,是我們怡花宮在通神古路上抓捕到的不聽話存在,反抗我們怡花宮的人,這是他們的營房,並不是囚牢,你很快就要成為他們其中一員,知道了么?」一個女子看蘇杉的臉色,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來憤怒。

但是蘇杉只是畏畏縮縮的道:「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此人是一個弱雞,果然沒有進入通神古路之中的人,遇到了強大存在,一下就嚇唬怕了,還是什麼護道聯盟盟主,不過一身玄力倒是非常雄渾,也不知道秘魔宗的人怎麼會栽培他,等過不了多久,就找個機會,把他的一身玄力吸幹了。」兩個女子對望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冷笑。

「好了,你的地位乃是高級神將,比他們地位要高,所以呢,你的營房大一些。」兩女冷笑連連之間,帶著蘇杉來到了一座巨大的營房,也就是囚牢面前。

其中也「關押」了不少男子,這些男子的能量等級,都在五十以上,有的能量等級到達了一百多,都是通神古路上,赫赫威名的存在,可惜現在只能夠成為怡花宮的階下囚。其它的那些營房之中的男子,能量等級都是在五十以下。

就在兩女帶著蘇杉來到了營房之前的時候,突然一群人從遠處的宮殿之中飛了出來,降臨的到達兩女的面前,強大的氣息,震撼全場。

蘇杉看清楚了,來者個個都是身穿鮮艷長袍的男子,但是沒有鬍鬚,人人都陰陽怪氣,似乎太監,連性格都扭曲了。

這些太監到達了兩女面前,其中一尊大太監,蘇杉一看,此人的能量指數居然高達兩百,和自己都相差不多。

「兩位姑娘,你們兩人是秉承花神殿下清姑娘的旨意而來么?」那大太監的首領連忙行禮,雖然氣功高出兩人不少,但是地位明顯低下,不敢放肆。

「是的!田公公。」其中一個女子道:「清師姐命令我們把此人押解過來,他是世俗之中護道聯盟的盟主,得到了諸天秘魔宗的灌頂,空有一身玄力,戰鬥力卻稀鬆平常,你們得多多調教他,他是高級神將,將來有可能晉陞為公公,知道了么?」

「是!」

那大太監田公公連忙道:「兩位姑娘的吩咐,奴婢一定辦到,這是一些禮物,希望你們去交給清姑娘,是我們進貢的一點心意,當然!兩位姑娘也有不少的進貢,我們是不敢缺少的。」

說話之間,這大太監田公公立刻之間,揮手,兩邊的小太監魚貫出來,送上來了許多盒子,其中強大的神性爆發,顯然是不少好東西。

兩女滿意的點點頭:「既然你們懂味,我們就不挑你們的叉子了。否則的話,我們一句話說上去,你們又要遭到煉魂之苦。」

「你們進入大墓之中,經常帶領神將出去戰鬥,獲得不少好處,以後多給我們準備一些,知道了么?清師姐現在完成一件重要任務,很快就要成功,到時候獲得宮主的青睞,地位極高。你們多多巴結,有好處,知道了么?」

「是是是……」

田大太監首領道,「我們一定努力巴結。」

咔嚓!

他手中出現了一枚鑰匙,激射在巨大囚牢之上,那囚牢上面的門戶就打開了,他的臉上顯現出來獰笑:「小子,既然清姑娘讓我好好照顧你,我就一定會的,你現在是高級神將,以後多多立功,在外面征戰殺伐!知道了么?也會變成我屬下的公公,到時候緊緊跟隨怡花宮的腳步,到達神界,地位非同小可。」.. 「呀,今天真是Lucky,要到了福圓前輩的簽名,哈哈哈……」

林原廣志的兩個同伴要到福圓直美的簽名之後,高高興興地走了,而林原廣志卻賴了下來,也不知道打著什麼主意。

為此,李學浩不得不多點一個人的點心和咖啡。而且本來他和福圓直美兩個人的獨處空間,現在變成了三個人,還有一個是毫無自知之明的「電燈泡」。

等到點心和咖啡送上來,林原廣志沒有絲毫客氣,開始大快朵頤。

李學浩和福圓直美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無奈。要是換個人,不是親戚的身份,他們早就不客氣地趕走了。

「廣志,你不和朋友一起嗎?」趁著他剛剛放下咖啡杯的時候,李學浩適時問道。

「你們也是我的朋友……」林原廣志又往嘴裡塞了一個蛋糕,吃得嘴邊都沾上了點心的碎屑,他毫無所覺,仍在繼續吃。

很快,屬於他的那一份點心就吃完了,然後,他意猶未盡地瞄向了某人的點心。

「我的也給你吧。」李學浩把自己的那份點心推過去,只希望他吃完趕緊滾蛋。

林原廣志雙眼放光,迅速地搶過他的盤子,開始胡吃海塞。

李學浩有些瞠目結舌,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家裡被虐待了,吃得就像餓死鬼投胎一樣。

福圓直美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默默地將自己的盤子推到某人的面前,她就是這麼貼心和溫柔。

李學浩抓起一塊蛋糕,把剩下的推回到她面前,意思是兩人一起分享。

福圓直美也抓起一塊蛋糕,臉頰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粉色。

兩人雖然沒有說話,但無聲勝有聲的交流更加讓人甜蜜。

「嗝,吃飽了!」連著吃完兩份點心,又把咖啡一喝而盡,林原廣志打了一個大大的飽嗝,拍著肉肉的腹部,一臉愜意地說道。

李學浩和福圓直美正在用肢體語言交流著,被他這個「粗俗」的聲音毫不留情地打斷了,兩人都有種把他按在地上暴揍一頓的衝動。

「浩二,謝謝你請我吃東西,你不知道,我沒有吃午飯。」林原廣志沒有絲毫身為「照明物」的覺悟,有些意猶未盡地說道。聽他話里滿足的語氣,顯然對這頓遲來的「午餐」非常滿意。

「為什麼不吃午餐?」李學浩順著他的話問道。

「因為來得太匆忙,沒有帶錢出來,一樹和正孝那兩個混蛋,居然也不請我吃飯,說要留著零用錢買花澤未佑的泳裝海報……」林原廣志有些憤憤不平地說道。

「那麼你應該沒有吃飽吧,不如你留在這裡繼續吃,當然我會先付賬的,我和直美有事要先離開一下。」李學浩馬上想到一個甩開他的主意,花一點小錢把這個討厭的「電燈泡」束縛在這裡,可真是太值得了。

林原廣志舔了舔了嘴唇,目光微微一亮,似乎有些意動,但不知想到什麼,又克制地說道:「還是算了,浩二,我已經吃飽了,就跟你們一起去吧。」

「……」李學浩無語,連這麼明顯的暗示都聽不出來嗎?沒辦法,他只能直接點明了,「廣志,我和直美現在在約會當中,你跟著我們……」

「安心吧,我不會偷聽你們說話的,我就站在一邊不說話。」沒等他說完,林原廣志就已經打斷了他的話,一副自己絕不礙事的堅決表情。

「……」李學浩無話可說了,這傢伙到底是真的沒聽懂還是假的沒聽懂,就連福圓直美目光也有些發直,大概是為某個人的無恥厚臉皮而感到吃驚。

「走吧。」吃完了點心和咖啡,李學浩招呼福圓直美起身離開,既然不能光明正大地甩掉林原廣志,那就讓他跟著吧,看他能跟多久。

林原廣志跟著一起出來,他果然距離兩人一步遠,而不是和他們肩並肩,自以為這樣做就沒有打擾兩人的「甜蜜」約會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