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過錢小楠清楚,紙包不住火,一旦事情失控,傳出公司鬧鬼的傳言,那許多的小白領估計都會考慮辭職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樂天看了看錢小楠。

「別人見到鬼我不太相信,不過你見到鬼我絕對信。」他說道。

「什麼意思?我就該見鬼了?」錢小楠瞪著樂天。

「沒錯!你見鬼才是正常反應。」樂天點點頭。

「你……你是不是不想做?你要是不想做你馬上就給我走!滿大街算命看手相的,我還找不到能人?」錢小楠怒了。

樂天愣了一下,自己只是實話實說而已,這個女人幹嘛這麼緊張?

「行行行!我不說了還不行?去你見鬼的地方看看。」他馬上轉移話題。

錢小楠哼了一聲,這才帶著樂天繼續往上走。

一直來到十三層。

「這裡是我的辦公室,一般情況下我會加班到晚上九點左右,可就在昨天……我加完了班走出辦公室的時候,卻看到角落一個黑影一動不動!就在這裡!」錢小楠指了指電梯旁的角落。

樂天看了看,依稀發現了什麼。

「會不會是人為的?有人故意嚇唬你?」他問道。

「不會!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我的脾氣,不會來做這些無意義的事情!況且晚上都是有保安巡邏值班的……」錢小楠搖搖頭。

樂天看著角落,伸出手在地上擦了一下。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放在鼻子上聞了聞。

「陰氣……」他嘟囔道。

「什麼?」錢小楠沒聽清。

樂天搖搖頭,示意錢小楠繼續說。

「後來我就呵斥他,走廊的燈卻突然滅了,我嚇了一跳,燈大概滅了幾秒鐘就恢復了,可是那個黑影卻不見了!我本來也以為是人,可是我走過去卻看到一個保安正好走上來……」錢小楠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樂天看了看她。

「去你的辦公室看看。」他說道。

錢小楠點點頭。

兩個人走進了錢小楠的辦公室,這間辦公室可是真夠大的,沙發茶几辦公桌甚至休息室一應俱全。

「你開空調了?」樂天問。

錢小楠搖搖頭。

樂天皺了皺眉,他四處看了看,好傢夥……整個辦公室的寒氣強的嚇人,就算是在這夏日,都可以感覺到一絲絲的涼意滲進皮膚,普通人如果在這裡呆久了,那樂子可大了。

「你幹嘛?」錢小楠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傢伙這動手動腳的毛病還挺多的。

「別動!」樂天捏住了錢小楠的手腕。

錢小楠微微皺眉,這是在給自己號脈?都說這些大仙樣樣通樣樣松,沒想到今天自己還真的見識了……

樂天看著錢小楠,他在估算這個女人還能活多久。今天加班…咕了…明天會更新! “不可以!”

生命古樹的宮殿中,精靈女王面帶慍色,寒聲搖頭,轉身背對着與希芙蓮、秦守、莉莉絲三人,希芙蓮和莉莉絲美眸中噙着淚花,跪在了地上悲傷的低着頭,哀求不已。

“母親大人,他是我們選定的男人,一生追隨的夫君,此身已經許給他了,女兒無論如何都不能繼承女王之位。”希芙蓮淚流滿面的哭道。

莉莉絲也是跪倒在地上,悲慼戚的哀求着,不過卻將狡黠和調皮的眼神偷偷的打量着自己母親的神態反應,靈動的眼珠子晃個不停,秦守跟她大眼瞪小眼,想要拿出一家之主的威嚴,但是莉莉絲卻柳眉輕佻,秋水橫波,滿都是挑釁和炫耀似的得意之色,秦守好氣又好笑,希芙蓮在哪裏悲慼戚的哀求着呢,你丫的倒好,竟然在這裏眉目傳情的得意模樣,妥妥是賣姐啊!

秦守三勾玉寫輪眼傳遞來一個小小的幻術,秦守呲牙咧嘴的賤笑不已,那意思在明顯不過,你不光是坑姐,而且還坑了老子,雖然說最終佔便宜的還是老衲吧,但是誘.惑自己腎上腺素爆表卻自己沒有親自上陣,而是賣姐,這讓秦守恨得牙癢癢,恨不得現在就抓住莉莉絲就地正法,不過考慮到種種不太合適的方案,秦守無奈只能作罷。

莉莉絲做了個鬼臉,歡喜甜蜜的吐了吐香舌,頗有得意洋洋的色彩。

精靈女王滿面寒霜。那不怒而威的嬌美臉蛋上歲月幾乎沒有留下痕跡,她的眼神鋒利的盯着秦守,慍怒未消。怒聲斥道:“秦族長,你未免也太貪得無厭了,莉莉絲是我精靈族的明珠,她肯許身與你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不是麼?這樣我們雙方都能得到安寧,但爲什麼你如此貪婪,不知滿足的還想把未來女王繼承者希芙蓮也……”

“這未免太無恥了,不是麼?”女王胸膛劇烈起伏。情緒波動不已。

秦守面色平靜,但是針鋒相對。多少次的廝殺讓秦守怯懼的心幾乎消失殆盡了,取而代之的則是至高的威嚴和氣勢,那一雙三勾玉寫輪眼甚至不需要轉化爲萬花筒,就具備着讓人難以直視的魔力。但凡是敢與秦守對視的人,無不心靈崩潰,僅僅只是一個照面就能攻破對方的心靈防線,這是精神上的至高壓迫。

精靈女王顯然沒有這方面經驗,僅僅是與秦守的眼睛對視一眼,登時就亂了分寸,手足無措,心靈世界幾乎是坍塌,若不是秦守刻意剋制。恐怕修爲不足的精靈女王此時已經癲狂了,精靈女王驟然間被冷汗打溼了,臉色蒼白無比。呼吸急促,胸脯上下起伏不定,哮喘似的大口喘息,卻是再也不敢正視秦守的眼睛了。

而此時秦守纔不疾不徐的緩緩說道:“愛情無關自私與貪婪,既然她們兩個已經願意做我的妻子,那麼我秦守對蒼天神靈起誓。不離不棄,生死相依。如違此誓,天誅地滅,海枯石爛!你也無權阻止!”

“你!!無恥……”

精靈女王氣的渾身發抖,蔥白修長的手指擡起來點啊點的,顫抖個不停,又似乎想要一指頭把秦守戳死,當然那非常不現實,周遭的侍衛一個個面色都不是很好看,面色僵硬,一方面是因爲秦守的威勢太過可怕,可以說,憑藉現在秦守的力量,橫掃整個精靈一族完全不成問題,即便是守護泰坦石像一起動手,未必能遏制此人,另一方面,這些精靈們恨的是牙癢癢,那純粹是男性精靈的羨慕妒忌恨,你說族內就這麼兩位公主,都是他們心裏最摯愛羨慕的女神啊,偏偏蹦出來這麼一個其貌不揚的傢伙,兩個都納入房中,現在還敢跟女王陛下叫板,要多無恥就有多無恥,要多猖狂就有多猖狂啊!

精靈女王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面色變幻不已,希芙蓮和莉莉絲提心吊膽,心頭七上八下,緊張不已的看着自己的母親大人,同時心頭暗暗下了決定,就算是母親大人咬死了不答應,她們也選擇跟秦守同進退,不因爲別的,單單是秦守這個不離不棄的誓言就讓她們心神迷醉,恨不得現在就軟化在秦守的懷裏,而且分別的痛苦實在是太煎熬了,莉莉絲熬了這三年,幾乎每天都在痛苦中度過,希芙蓮此時也能深切的體會到那種感受了,爲此堅決不會與秦守分開。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告訴您,莉莉絲和希芙蓮現在已經正式成爲曉組織的一員了,將會是未來聯盟中的最高層之一,爲此她們人身完全是自由的,只受曉組織的約束,其他的一切束縛都將不存在。”秦守笑着說道,莉莉絲和希芙蓮手指上都戴有了曉組織的戒指,心神想通的雙胞胎姐妹花分別是南鬥、北斗,就此,曉組織的所有成員就徹底集全了,主線任務也就此完成了!

500w信仰力+三次抽獎機會+飛雷神第三段時空間結界。

那五百萬信仰力對於秦守來說幫助並不是很大,最讓秦守有收穫的還是三次抽獎機會!要知道,穢土轉生可是隻有在抽獎中才能得到的,根本無從兌換出來,而且每次的抽獎都能開發到好東西,讓秦守興奮不已,但現在並不急着抽獎,等積攢足夠的人品再說,飛雷神第三段時空間結界可以說是無比bug的存在,在設定的結界中,對手所有的攻擊都能被轉移到外界空間從而無效化,這一過程甚至只需要秦守的一個眼神就能操縱自如,而自己的攻擊則能夠百分百的施展出來,但凡是身處時空間中的人,將會無限度的被削減了戰鬥力!

“曉組織,未免也太霸道了吧!干涉我精靈一族的內政麼?”精靈女王冷冷的迴應道。

“不敢。但是也不是不行。”秦守同樣強硬的說道。

“好了,每個人都少說兩句吧。”

就在秦守和精靈女王針鋒相對,差點兒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大長老蒼老的聲音傳了回來,彷彿隨時都會斷氣似的亦步亦趨的挪着緩慢的步伐,白髮蒼蒼,如風中殘燭,僅僅只是看上一眼都能感覺到其生命正在接近終點,大長老德高望重,所有精靈一族的族人紛紛見禮。秦守也不敢怠慢,拱手讓禮。

大長老平靜的坐了下來。面帶沉穩的微笑,第一句話就讓秦守樂開了花,只見大長老不急不慢的對精靈女王說道:“露絲,有些人的命運雖然是註定的。但事在人爲,總是可以更改的,就如同我們精靈一族,我在五年前占卜發現在星象中,精靈一族在未來的魔界浩劫中將會徹底被滅族,半點兒血脈都無法延續,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星空亂象,遍佈凌亂荊棘的危急中。有着生機,或許我精靈一族能夠活下來的機率大大的增加了。”

五年前?那時候貌似自己還沒來大陸。秦守暗暗想道。

精靈女王驚疑不定的問道:“爲什麼前後的占卜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大長老沉沉的咳嗽一聲,隨後就是劇烈的呼氣聲。哮喘似的難以爲繼,四肢都在抽搐,彷彿下一刻就控制不住的與世長辭,在場的所有人面色不由得一緊,不由得慌亂起來,就在所有人準備將大長老擡起送到生命輪盤中去的時候。大長老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啊噗……”

隨後大長老的臉色變得重新紅潤起來,砸吧了一下舌頭。蒼老的臉上綻放了一朵菊花,寬聲笑道:“不好意思,剛纔說到哪裏來着?”

在場的提心吊膽的所有人不由得一陣哭笑不得,剛纔真是緊張的不得了,大長老可是精靈一族的支柱,他如果真的隕落了,那麼精靈一族的天就已經塌了,不用等浩劫的到來,恐怕就要面臨真正的浩劫了。

“真正能給我們精靈一族帶來生機的人,就是你,秦守!”大長老緩緩的解釋道,“沒人能算出你的命格,這就意味着你的命運是虛無的,可以帶給既定命運者以改變,是你的出現,才讓大陸數之不盡的生靈的命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甚至極端到,由你來決定生或者死。”

“什麼?”在場的所有人不由得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面露震驚之色。

秦守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大長老的占星術果然了不得,能算到這麼多的事情,秦守已經是信了八成了,而自己所謂的命格虛無,恐怕就是系統在作怪,讓自己穿越到這片大陸,並且因爲自己的突然出現,擾亂了所有人的命運既定的曲線,徹底改變了他們的命運,比如說大皇子龍傲天這個悲情的人物,如果秦守不曾到來大陸,現在的龍傲天依然是千年來第一天驕,神胎大成之日,又是一位少年至尊;比如說與秦守發生交聯的少女們,採離也好、莉莉絲她們也罷,與秦守有了交集,那麼命運也發生了改變,隨着秦守修爲不斷的提高,這種影響將會無限度的擴大,甚至能影響到整片大陸億萬生靈的興衰。

“我們精靈一族的命運由這個人來決定……”大長老臉上閃爍着智慧的光芒,微笑很有親和力,對着始終蹙眉的精靈女王說道,“在一族的存亡面前,女王繼承人顯得微不足道了,莉莉絲和希芙蓮你們兩個能與絕情神王的絕情淚神器共鳴並非是偶然,除了你們天生的資質之外,還有着對情的感悟,既然是秦守讓你們心中有了波瀾,那麼就不要去壓抑它,或許這纔是真正的順遂了天意,浩劫之後,精靈一族能否倖存,都只能靠你們的努力了。”

“他真的……”精靈女王還是有些難以置信,但是由大長老親口說出來的話,由不得她不信。

“好!既然是大長老的話,那麼……就便宜這個傢伙了!”精靈女王不得已妥協了,希芙蓮和莉莉絲喜極而泣,精靈女王咬牙切齒,“但是我女兒的婚禮怎麼能寒酸呢,現在就着手操辦,這個傢伙女人太多了,要是怠慢了我女兒,我纔不會答應!”

當天晚上,精靈一族就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精靈女王的兩位公主,正式出嫁給宇智波一族族長秦守,整個婚禮得到了生命古樹的禮讚,舉族歡慶,熱鬧非凡,希芙蓮和莉莉絲欣喜甜蜜,終於修成了正果,莉莉絲得意洋洋的拍着飛機場似的胸脯傲嬌不已,一個勁的強調自己的計謀深遠,要不然不會這麼容易成功的,頓時讓希芙蓮哭笑不得,賣姐都這麼冠冕堂皇,實在跟秦守的臉皮有的一拼了。 樂天好一會沒說話,一直盯著錢小楠看個不停,一邊看還一邊搖頭。

「怎麼了?」錢小楠也被樂天看著渾身發毛。

「你要死了。」樂天語不驚人死不休。

錢小楠實在忍不住給了樂天一個白眼,前不久說自己要早夭也就罷了,好歹還給自己來了一個有貴人相助,現在直接說自己要死了?

「我建議你該吃點啥吃點啥,該喝點啥喝點啥……」樂天繼續說道。

「閉嘴!我讓你來是抓鬼的……不是讓你來關心我的個人問題的!你現在就給我直說,我這辦公大樓里半夜出現鬼影的事,你能不能處理?能的話你就留下,不能你馬上給我滾蛋!」錢小楠呵斥道。

這話說的已經是極為不客氣了,要不是看到樂天那一晚幫過自己的份上,錢小楠現在就要喊保安了。

樂天沉默了片刻,點點頭。

錢小楠哼了一聲,還不是向錢看?還以為這個傢伙有點骨氣呢?

樂天四下看了看,又走出了董事長辦公室,在整棟大樓里逛來逛去,他走了一圈卻發現自己居然找不到寒氣的源頭?

「今天不會陰溝裡翻船了吧?」樂天嘟囔。

他再次走回了錢小楠的辦公室,錢小楠也沒去理會樂天,她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面看著一份合同。

樂天拿出了一片柳葉,他將這片柳葉在手中不斷的纏繞,柳葉彷彿有靈性一般的在樂天的手指間飛舞。

「出!」

樂天抖手將柳葉扔了出去。

他還是發現寒氣最重的地方其實就是這間辦公室!至於那個黑影……只是被寒氣吸引過來的孤魂罷了。

只要寒氣消失,他們自然也會消失。

柳葉居然直直的飛向了錢小楠。

「啪!」

它無巧不巧的貼在錢小楠的胸口。

錢小楠嚇了一跳,她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前,一片樹葉貼在上面,她看了看窗戶,窗戶關的挺好的……

「衣服脫了!」樂天看著錢小楠。

錢小楠眼睛一瞪。

「快點!」樂天催促。

「你做夢!」

錢小楠哼了一聲。

樂天微微皺眉,他湊了過去,伸出鼻子聞了聞。

錢小楠的臉都紅了,雖然對自己有想法的男人挺多,但是像樂天這麼不要臉而且膽子大的還真的是絕無僅有……

「你是不是不太愛乾淨?」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樂天嘟囔了一句。

「你胡說八道什麼?」錢小楠冷聲說道。

「那我怎麼從沒見過你洗澡?而且……你的身上一點也不香!」樂天看著錢小楠。

錢小楠翻了個白眼,她伸出手指著自己的辦公室外面。

「滾!馬上滾!」她呵斥道。

樂天一動不動,他好像還在直勾勾的看著什麼。

錢小楠真的是無語了,也終於是徹底怒了,這個王八蛋……但現在還盯著自己的胸看個不停!

樂天突然伸出手。

錢小楠吸了口冷氣,這傢伙敢摸自己?

她抓起旁邊一瓶墨水瓶,看也不看的向樂天扔了過去。

「砰!」

手藝不錯!正中樂天的腦門。

樂天的腦袋被砸的猛地向後一仰……

單單是這樣也就罷了,關鍵那墨水瓶里還有大半瓶墨水,樂天的頭上、臉上、身上……正面幾乎無一倖免!

樂天一開始以為自己是被打出了血,他倒是沒在意,伸手抹了一把。

一股奇怪的墨水味傳來,樂天看了看自己的手。

錢小楠看著面前這個黑鬼,她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可是下一刻她就笑不出來了,因為樂天居然撿起了那個還剩一小半墨水的瓶子對著錢小楠扔了過來。

正中錢小楠的胸前!

除了臉……錢小楠的樣子比樂天還要凄慘!

兩個人瞪了一會眼珠子……

「王八蛋!我宰了你!」錢小楠怒斥。

她不單單是嘴上罵罵,人也從辦公桌里沖了出來。

樂天一看,這女人這是瘋了?他急忙退了一步。

錢小楠舉起胳膊就要去給樂天兩個大耳光!自己是什麼身份?居然讓一個算命的這麼侮辱?

樂天挑了挑眉,他突然伸手推了錢小楠一把。

錢小楠一個趔趄就倒在了沙發上,結果高檔的真皮沙發也被染上了黑色的墨跡。

錢小楠不服,她從沙發上跳起來,撲上去就惡狠狠地咬了樂天一口。

樂天還真的是被嚇到了,這特么是個女人?

除了蘇紫萱那個女漢子,這麼兇悍的女人他還是第一次碰到!

「卧槽!你屬狗的?」

錢小楠再次被扔到了沙發上,這一次就沒有那麼溫柔了,她是被狠狠的摔到了沙發上。

結果錢小楠瘋了一般的爬起來,再次撲向樂天……

「王八蛋……你敢弄髒我的衣服?你知道我這件衣服值多少錢嗎?看我不打死你!」她嘴上還在給自己打氣。

「你神經病啊!」樂天吼道。

他又一次推開錢小楠,他感覺這女人就像是一個已經粘在他身上的狗皮膏藥,這股子黏糊勁實在讓樂天恐懼。

「我就是神經病!你今天不給我道歉,你別想我會放過你!」錢小楠吼道。

這邊的聲音明顯是驚動了隔壁的秘書室。

王秘書急忙跑了過來,可是她看了看董事長辦公室裡面戰火連天的樣子,她猶豫了一下,沒進來……

「我道什麼歉?是你先用墨水丟我的!」

樂天忍無可忍的跳上了沙發死死地壓住了錢小楠的身體。

「混蛋!你給我滾開!你這個老色鬼……」錢小楠罵道。

「我是老色鬼?我今天就色一個給你看看!」

樂天用一隻手死死的壓住錢小楠的兩隻手,然後另一隻手伸向錢小楠的胸前。

錢小楠突然不掙扎了,她好像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對方是一個比她要強壯得多的男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吃虧的一定是自己。

看著越來越近的黑乎乎的爪子,錢小楠突然低下頭,一口咬住了樂天的手指。

「嗷嗚……松嘴!」

樂天一聲慘叫,這女人是真下黑口啊。

他急忙鬆開錢小楠的手,用力的捏了一下錢小楠的臉頰,錢小楠吃痛之下才送開了口。

可是她又死死地抓住了樂天的頭髮,樂天煩的腦袋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