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過這傢伙可是不到嘴不放手啊!只要一有機會,便會跑來死纏爛打,可真是讓的柳飄飄煩不勝煩,對這陳宏更是厭惡到了極點。

2021 年 1 月 17 日

而這次便是這傢伙心中期待的來到拍賣行后,先是因為外面的流言蜚語被自己未來的岳父大人狠狠的「教育」了一頓,而後好不容易見到心中的仙子后,又莫名其妙的被侮辱外加鄙視一番,鬱悶的來到拍賣場準備包間,誰知道主事人卻告訴他包間滿了,而且裡面的任何一個都不簡單。

讓他不要得罪,讓得本來有著踢人打算的他,不得不取消掉這個念頭。

一臉不痛快的來到下面的普通座位,然而卻發現竟然沒有位置了,在掃視了好幾遍后,才發現在那偏僻的角落還有一個位置,卻沒想到又被人阻了下來,這讓他本就不好的心情幾乎到了爆發的邊緣。

「好……很好,我會讓你知道,你的舉動,到底有多麼的愚蠢。」

陳宏臉色陰沉的有些可怕,話語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話語剛落,也不管周圍人,陳宏便是猛然爆起,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一個箭步急沖向那不遠處正在向這邊走來的黑袍人攻擊而去,曹健仁顯然沒想到對方敢在此地動手,環城拍賣會是何等勢力,敢在這裡動手完全都是腦殘,而曹健仁顯然也知道這規矩,方才敢說出如此囂張的話。

陳宏運掌如刀,速度快如疾風,對著曹建仁脖頸猛拍而去,絲絲寒氣瀰漫出來,將他的手掌映襯得宛如冰雕,晶瑩剔透。

黑袍之下有些稚嫩的英俊臉龐立刻有些慌亂,他沒想到對方真敢破壞規定,讓得毫無防備的他在對方的猛攻擊下,顯得有些措手不及,倉促抬手勉強擋住了陳宏的攻擊,可已經被強橫的勁道震退了數步,曹健仁的臉色有些發白,顯然,吃了個暗虧。

見到對方竟然能夠擋下自己一擊,陳宏的臉上也是泛起了些許訝異,不過旋即撇了撇嘴,略顯刻薄的嘴唇微微微一掀,冷笑一聲,旋即五指一握成拳,又是一拳狠狠的轟向了眼前的黑袍人,在那拳頭之上布滿的冰藍色光芒,攝人的寒氣彷彿凝成了實質化,將曹建仁牢牢鎖定。

顯然,陳宏不打算給這藐視他的傢伙絲毫脫身的機會。

剛還沒穩下身子的曹健仁,又看到的攻擊到來,頓時臉色難看,他可清楚的知道,這陳宏雖然人品操蛋,但天賦還可以,早已達到靈識境界,可自己僅是靈力境後期修為,與其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

眼看陳宏凌厲無比的拳頭要轟中對方的身體之時,一股溫和的白光忽然擋在了前方,陳宏感覺自己的拳頭擊在了一團棉花之上,絲毫沒有效果,與此同時,一道略有些憤怒的嬌喝聲在陳宏等人的耳邊想起,讓的憤怒的陳宏不禁臉色一變。

「陳宏,你幹什麼,還不住手,你當這裡是你陳家不成。」嬌喝之聲從不遠處傳來,皆都下意識的望去,只見一名女子蓮步款款而來,身材高挑,身著紫色裙袍,肌膚如雪,纖細柳眉,瓜子臉,鮮紅欲滴的紅唇勾動起一抹嫵媚,雖然臉上帶著憤怒之色,但那股妖嬈之態卻無法抹去。

她的聲音極具誘惑,讓人光聽聲音便有種小腹火熱躁動的感覺。

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勢下,讓開始的歷天也沒反應過來,待到清醒要前去幫忙時,卻被這聲嬌喝吸引了過去。

歷天偏過頭,望向後方,當下眼中便是掠過一抹驚艷之色,女子雖然俏臉上布滿了憤怒之色,但卻無法遮掩住那讓人眼熱的豐滿嬌軀,那種自然而生的嫵媚風情,讓得歷天都微微呆了呆。

「哇!想不到,竟然是柳飄飄小姐,好美啊!」

「嘿嘿,不知道以後會便宜給哪個男人,如此尤物,簡直……」

「你找死啊你?柳飄飄是什麼人你難道不知道?光是眼前這個陳宏都可以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說說而已,說說而已……」

待看清來人後,周圍也是一片躁動,眼中的火熱之色簡直無法掩飾,對於拍賣雙珠柳飄飄,環城幾乎是無人不識,不僅有著極高的商業頭腦,更重要的是她的美貌在整個環城都是無人可及。

曹健仁怔怔的望著柳飄飄,一時間有些失神,黑袍之下的臉龐蕩漾起莫名的意味。

「飄飄是你啊!其實沒什麼事,我只是跟這人切磋一下而已!」看清來人後,陳宏臉上的陰沉頓時消散,連陪不是,滿臉堆笑著說道。

柳飄飄不耐煩的看了看陳宏,眼中是不加掩飾的鄙夷,又看了看神秘的黑袍人,纖細的柳眉微皺,早已習慣的她,並未在意周圍那不敬的目光,平淡的說道:「我不管是什麼原因,你們若有恩怨可以私下解決,拍賣即將開始,希望兩位能夠給拍賣會一個面子。」

「呵呵,沒問題,飄飄,需要什麼幫助你儘管說,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陳宏輕輕一笑,表情頗為認真的說道。

「我…也沒問題!」黑袍下的曹健仁有些結巴的說道,原本玩世不恭的性格此刻卻沒起到半點作用。這讓不遠處的歷天翻了翻白眼,一陣鄙視。

「好,那就多謝了!既然如此,那麼我宣布拍賣會正式開始,請各位貴客就位。」

聽得兩天保證,柳飄飄薄怒的俏臉瞬間消散,抿著嘴格格一笑說道,那般嫵媚風情讓的眾人不禁為之一呆,兩眼放光。更有甚者,喉嚨滾動,臉頰通紅。

歷天心中暗嘆,不愧是久經商場的人物,臉色變化之快,讓人砸舌,而一談一笑之間,把眾人哄的是團團轉。

聽到柳飄飄的話后,眾人立刻紛紛坐好,陳宏無奈之下只得暫時罷手,不過稍稍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陳宏絕不可能就此罷休,這黑袍人很難走出環城。彷彿在驗證眾人的猜測,在走到曹健仁身邊的時候,陳宏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細微聲音向對方發出了警告:「小子,咱們之間的事沒完,除非你一輩子躲在這裡,否則你會後悔今日對我的不敬。」

「呵呵,我等著。」曹健仁絲毫被對方的威脅話語嚇到,同樣壓低了聲音說道。

聽得他這樣說,陳宏冷哼一聲,臉色陰沉的走開了。曹健仁也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一場戲劇化的打鬥就此收場。

拍賣會就此開始。

這種規格的拍賣會,算得上是歷天第一次經歷,他的心頭,也是有點期待,這裡,究竟是能夠出現什麼好東西?

在那眾多火熱目光的注視下,數位容貌嬌俏的女子走上拍賣台,在她們之前,一位有著萬般嫵媚風情的女子,正是拍賣雙珠之一的柳飄飄。

瓜子般的臉頰雪白如玉,嘴角掛著的淺淺笑容透發出異樣的媚惑,美眸彷彿春水凝華,睫毛微微眨動間,讓人為之迷醉,甫一上場,整個拍賣場地倏地爆發出震耳欲聾般的喧囂聲。

「各位,非常歡迎參加我環城拍賣場的拍賣會,希望諸位今日都能夠滿意而歸。」她用那嫵媚得讓人骨頭有些酥麻的嬌滴滴聲音輕輕說著,甜美動聽,魅意十足,時不時還橫掃媚眼。

這一幕,讓下面的雄性動物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滿臉的火熱之色,他們恨不得衝上去把這要人命的尤物給就地正法了。

當身在其中的歷天聽到眾多的吞口水聲之後,忍不住一陣鄙視,心中暗想:「果然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到哪裡都是狼群啊。」

。 更讓歷天鬱悶的是,聲音最大、最響的,竟然是自己旁邊的曹大賤人!

「嘖嘖!不簡單啊!柳青龍這老傢伙可是生了個好女兒,隨隨便便就把這群小傢伙們給迷的神魂顛倒,有這妮子在,拍賣會的油水可是要大漲啊…」其中一個包間里的灰衣白髮老者,見到這一幕,忍不住發出一陣唏噓。

「格格……」似乎對台下眾人的舉動很滿意,柳飄飄如銀鈴般的笑聲蕩漾開來。

「各位,今天我們拍賣會的第一件東西,是我環城拍賣會的會長,三元歸一境巔峰的強者,柳青龍之作,金鱗劍。」

柳飄飄身後,一名侍女手捧銀盤而上,在那銀盤之上,放著一柄兩尺長許的淡黃色長劍,長劍之上,波光粼粼,宛如眾多的魚鱗一般,而且隱約可見數道符文在其上面若隱若現,淡淡的靈力透發出來,給人以無比堅韌之感。

「柳會長的名頭,我便不做過多無謂的介紹,各位想必應該都已是如雷貫耳,這柄金鱗劍,由柳會長用玄鐵金石製作,堪稱吹毛斷,削鐵入泥,縱然是有著靈力護體的高手,都是極難防禦,堪稱利器。」

「此劍拍賣價格,兩百靈石,各位若是想要增強自己的實力,可千萬不要放過喔。」充滿誘惑的紅唇微微開啟,吐出的酥膩嬌聲,讓得場內眾人骨頭有些發麻,神魂俱醉。

場下的歷天聽到這個價格,嘴巴都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兩百靈石,即便是對於靈力境修鍊者,都算得上天價了。

話音一落,便有著不少人報價。

對於這「金鱗劍」,歷天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他並喜歡用劍,也不擅長使劍,買了也是沒有太大的作用,況且他也是個窮光蛋,身無分文,因此,他也是好整以暇的望著那一路直接飆到五百靈石的價格,嘴中不住的感嘆。

而在這期間,曹健仁顯得頗為安靜,他的目光定在了柳飄飄豐滿的嬌軀上,在難移動分毫,彷彿其他事情對他來說都失去了意義,顯得微不足道,讓歷天感到這貨來拍賣會,是否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得不說,這名叫做柳飄飄的女人是個調動氣氛的好手,她的一顰一笑,都將會讓得場下的價格一陣疾飆,而每當此時,這女人還會對著提價之處送去嫵媚的微笑,頓時,本來還在肉疼的提價之人,利馬精神抖擻。

接下來有著好幾件物品都是以遠超低價的拍賣出去,這讓場下的歷天一陣暗嘆,這女人果然是個十足的「妖精」,在這其中,歷天所拍賣的四枚妖核也是以五十七顆靈石的價格拍賣而出。

這倒讓歷天有些鬱悶,這四枚妖核可令得他與曹建仁險些丟了性命所得,拿來竟然才拍賣了五十七顆靈石,實在讓他心中不怎麼平衡,不過想想倒也正常,低階妖核能有這個價已經很不錯了。

這足以抵得上一個普通家庭數年衣食無憂了。

伴隨著一件件珍貴物品出場,歷天也是大開眼界,丹藥、金甲、戰技、神兵等等等等,應有盡有,看得人眼花繚亂,其中不少東西讓歷天差點都沒有經受住誘惑出手報價了,不過那些東西貴的讓人噴血,歷天實在無力競爭。

不過就在這時,歷天的眼睛亮了亮,目光停留在柳飄飄玉手上的東西,而此時,柳飄飄手中拿著一把黑色的古樸長刀,淺笑道:「此刀名為烏邪,乃是一名傭兵在山中古洞所得,雖然沉厚古樸,看不出絲毫奇異之處,但卻可削鐵如泥,吹毛即斷。」

「此刀有些特別,因為就連柳會長都看不出它到底是何材質所鑄,向裡面灌注靈力猶如泥牛入海,毫無動靜,似乎只能當做一般的神兵利刃來使用,但刀身卻堅如精鋼,即便同為神兵亦無法將之銷毀。」

「由於此刀的特殊,我拍賣會決定將其底價定位一百靈石,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購回去研究一番,說不定能夠發現一些秘密呢!」

對於柳飄飄的這番話,不少人不以為然,一百靈石可不是大白菜,拿去買一個連柳青龍這等人物都看之不透的東西回去,這不是蛋疼,嫌錢多麼?沒有人認為自己的見識眼力比之柳青龍還要深。

抱著這種想法的人雖多,但畢竟還有少部分人存有幻想,如果自己可以研究出些許端倪的話,那一百靈石就物有所值。

「一百一!」

「一百三!」

拍賣場的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單調,只有那麼幾人叫價而已,大多數人還是比較明智的。

「二百!」

一道聲音突兀的傳出,直接將價格提到了二百,令不少人側目回頭,只見這叫價之人竟是一個黑袍人,寬大的黑袍將他的全身都包裹的嚴嚴實實,分不清是男是女。

這個人自然就是歷天,他神色平靜,沒有在意那眾多的目光,他出價爭拍此刀,不僅是他現在手無寸兵,與人交戰束手束腳極是不利,而他本身也對以霸道狂猛,大開大合著稱的刀有著特殊的青睞,還是因為這把刀的確有些特別。

一直縮卷在他衣袖裡的紫色小蛇,平日間毫無動靜,但這把刀的出現竟然讓這小蛇有了一絲異動,探頭探腦的似乎想要出來,也許,這把烏邪黑刀的確有它的不凡之處。

即便它僅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堅硬寶刀那也沒什麼,歷天現在正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來增加他的戰鬥能力。

二百的價格一出,頓時令那些本就稀少的幾人閉了口,如何此刻再去提價,恐怕就有些不值了,沒有人願意花重金去買一件沒用東西。

削鐵如泥的寶兵對於修者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珍品。

然而就在歷天心中微微欣喜時,一道陰柔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三百靈石,這把刀,我看上了!」

聲音雖然不大,但在此刻卻清楚的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彷彿充滿了針對,赫然正是陳宏!

陳宏看向歷天,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眼中更帶著濃濃的不屑,歷天眉頭微皺,對方顯然是故意針對,這讓他頗為憤怒。

「三百五!」歷天再次加價。

不少人露出詫異之色,對於陳家三少爺陳宏,環城無人不識,乃是一個十足的跋扈二世祖,鮮有人敢輕易招惹,不料這個全身都被黑袍包裹著的神秘人卻絲毫不買他的賬。

陳宏惡狠狠的瞪了歷天一眼,絲毫沒有罷休的意思,道:「四百!」

「四百五!」歷天再次喊出,他不信後者還會在緊跟不舍。

陳宏正要張口,卻被其身旁的一名矮瘦中年人制止,道:「少爺,老爺交給您的任務非同小可,待會那東西一旦出現,必然競爭激烈,我們沒有必要在一個沒有用的東西上面浪費,萬一……」

「你怕什麼,出了事有我擔著便是。」陳宏不耐的看了他一眼,擺明了不讓這個曾讓他出醜的兩個黑袍傢伙稱心如意,高喊道:「五百!告訴你,此刀本少爺要定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矮瘦中年人嘆了口氣,不在言話了。

歷天冷冷的凝視著他,隱隱間似有殺意迸發而出,但突然眉毛舒展,笑道:「呵呵,既然陳家少爺鐘意此刀,那我也唯有忍痛割愛了。」

陳宏微微一怔,緊接著怒火升騰,他知道被對方戲耍了,五百靈石買一把僅是可削鐵如泥的刀,這是何等的闊氣。

「格格,陳宏少爺真是慷慨大方,飄飄在此謝過了。」這句話雖說的溫柔動人,但聽在陳宏的耳中,卻彷彿是在諷刺一般,讓他的耳根都通紅。

在接下來拍賣的物品是一個靈花,叫做聚靈花,也算比較稀有的奇花了,不過歷天有神秘小鼎在,對於修鍊的進展,他並不擔心。

拍賣場的氣氛,始終都是不錯,畢竟人氣在那裡,不過,那些報價提價的都是些場下之人,數十個包間卻是平靜無比,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東西。

歷天平靜的很,也沉默的很,彷彿適才戲耍陳宏,被他忘得一乾二淨。

「各位賓客,下面這件物品是我們拍賣行數個時辰前才接受到的,但我們卻將它放在了兩件壓軸物品之前,可以預見其價值了,想必大家一定很好奇吧!」

就在這是一名侍女手端托盤,托盤上放著三個並算不得太過耀眼的小玉瓶,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柳飄飄笑盈盈的隨手拿起一隻玉瓶在手,晃了晃道:「那就是靈力玉液,或許大家還不是很了解,但經過拍賣行大師鑒定后,此靈藥級別達到二階水準,而它最大的亮點便是…」

說到這裡,柳飄飄陡然止住,扭動著那惑人的纖細腰肢,蓮步裊娜在台上晃動了兩步,直到引得台下喧囂漸起,方才笑著啟動紅唇續道:「便是這靈力玉液非常的精純,幾乎不含半點雜質,眾所周知,但凡丹藥、靈藥之類都會有一定副作用,而且服用時還要費力驅除掉那些雜質後方能吸收,然而,這靈力玉液卻不同,不含雜質的它副作用將會微乎其微,更對修為的提升有著直接的好處。」

。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場下一片喧嘩,不少人眼中都露出了貪婪和火熱之色,一般低階靈藥不僅蘊含的靈力有限,更重要的是其中所含的雜質特別麻煩,服用時驅除雜質就要耗費不菲的時間,有時甚至會得不償失,像靈力玉液這種東西,不少人以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雖然有些疑慮,但拍賣行的信譽在那裡擺著,所以對於柳飄飄的所言,眾人只是短暫的懷疑的片刻就徹底消除戒慮,很多人都升起了頗濃的興趣。

歷天精神一振,下意識坐直的幾分,終於輪到他的靈力玉液了。

「各位,我拍賣行鑒定過的東西不會出現錯誤,所以大家儘管可以放心,靈力玉液,一瓶的底價為一百五十靈石…」


「這是好東西,我出一百六…」

「哈哈,老子最近被阻瓶頸遲遲難以突破,有了這東西看來突破有望了,誰也別跟我搶,老子出二百!」

聲音粗獷雄厚,仿如滾滾驚雷壓下,眾人不自覺望去,待看清來人後,皆是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原來此人名叫方豪,乃是環城中一個冒險團隊的隊長,修為達到了靈識境的巔峰,一手血悍狂刀斬下不下五位同階高手的頭顱,是一個真正的狂人,在環城也算是有數的高手了。

方豪一出價,場內的叫價聲明顯縮減了不少,看來都是被其狂威所攝,不過,環城中實力不弱與他的也算大有人在,而且最近可也來了不少外來人員,現如今,這拍賣場集聚的高手,恐怕已不下於兩手之數。

「三百……」

就在這時,在那二樓的十幾個包間中,傳出了一聲淡淡的蒼老聲音。

能夠身居在包間里的,無一不是在環城中頗具聲威者,他的話音一出,竟然再也沒有報價的了。

柳飄飄美目流轉,環視了在場眾人一圈后,道:「三百一次,三百二次……好,五號包間以三百靈石的價格成功購買一瓶靈力玉液。」

其實柳飄飄也知道,一旦包間內的人插手了,那麼場下都將會心有顧忌,即便出得起價格的人,也會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方豪雖然心中不爽,但也只得認了,況且,還有兩瓶靈力玉液尚未拍賣,他還有很大的機會。

一瓶靈力玉液三百靈石的價格也得上處於那種合理的標準,不低也不高。

對於這種價格並不太高昂的東西,不少人都是可以接受,因此第二瓶靈力玉液,在沒有包間內強者的摻和下,競爭的頗為激烈,而陳宏,赫然也在其中。

「二百五!」陳宏高喝道。

叫價的人立刻少了一些,有些無背景的人對他的身份頗為顧忌,但方豪卻不怕他,對此靈力玉液,他志在必得,毫不示弱,叫道:「三百靈石!」

「四百!」一道聲音幽幽響徹,正是黑袍人歷天,語音中似帶著淡淡的挑釁之意。

「四百五!」

除了方豪外,竟是再也沒有人叫價了,柳飄飄笑盈盈的看著這一切,將目光定在黑袍人身上,繞有深意的看著歷天,他自然知道拍賣靈力玉液的就是這黑袍人,對於歷天的這般做法,卻在柳飄飄的心中冠以「老狐狸」三字。

「五百!」陳宏裝出一副誓不罷休的表情,然而心裡卻在想,只要你在加價,老子保證不跟,讓你也吃一次虧。

然而等了半晌,卻不見有人回應,不僅黑袍人一聲不吭了,就連方豪也閉上了嘴巴,五百靈石,有些讓他接受不了,他打算拍賣第三瓶靈力玉液。


「呵呵,既然陳少爺這麼喜歡這玩意,那在下也就不去爭了,兩個二百五,這價格,真吉利。」黑袍人的話帶著淡淡的笑意,仿似在嘲諷,令愕在當場的陳宏立刻怒目圓睜,眼中仿似有熊熊怒火在燃燒。

他又被人當猴耍了一次,兩次二百五,他忍不住要噴血了,他恨不得立刻將這可惡的傢伙碎屍萬段,但是他卻不得不忍,因為這裡,是柳家的拍賣會。

曹建仁直接對著歷天豎起了大拇指,嘿嘿笑道:「爽!」

柳飄飄笑吟吟的宣布了第二瓶靈力玉液的歸屬。

而最後一瓶靈力玉液在柳飄飄的「推波助瀾」下,終於被方豪以四百三十顆靈石的價格購走。

對與僅僅三瓶靈力玉液就能賣出一千多靈石,歷天還是有點小激動的,他可從來都沒有擁有過這麼多的靈石啊!之前在元氣宗,對於入門弟子每月分發的靈石也是少得可憐,如今居然多出上千顆靈石,對於歷天來說,可算是一筆相當大的巨款了。

伸手摸了摸懷中的黑色小鼎,歷天忍不住緊緊地握了握,這東西,如今僅是開發出一點皮毛就能讓他獲得難以言喻的好處,可以預想到,神秘小鼎定然有著不菲的來歷,歷天真正意識到自己撿到寶了。

「呵呵,各位,接下來便是今天拍賣會的兩件壓箱底物品之一,想必大家一定等的很著急了吧!」拍賣完手中的物品,柳飄飄忽然笑吟吟的道,玉手一揮,高台上的燈光便是黯淡了下來,微微彎身,從台中取出一塊銀盤,銀盤之中,有著一卷紅色的古樸捲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