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過很顯然眼前這妹子對於團長分配給她的‘對象’並不滿意,反而相中了郝帥,仗着自己是所有妹子裏最漂亮的一個,鍥而不捨的想和郝帥發生點什麼。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妹子瞟了一眼那個可憐的兄弟,對着郝帥解釋道,“那不是我男朋友,之前也不認識,是團長分配我和他一組的,我其實想和你一組。”

妹子說着給郝帥拋了個媚眼,撒嬌道,“你帶我好不好?我跟他換一換。”

她說的當然是黎曉曉。

黎曉曉笑而不語。

郝帥笑了笑,委婉的拒絕:“不行!”

“……”女孩瞪了一眼笑的盪漾的黎曉曉,哼了一聲轉身離開去幫旁邊那哥們扶橡皮艇去了。

很快所有的橡皮艇都準備好了,團長拿着喇叭喊所有人到中間集合。

團長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穩重漢子,名字很有意思,叫伍陸柒,驢友團裏的代號是‘閃電驢’,大家都尊稱他爲‘驢哥’。

驢哥自己是做戶外用品店的,十分熱衷於戶外活動,他這個驢友團成立了有三年多,每兩到三個星期必定組織一次戶外活動,騎行、徒步、登山、漂流……五花八門的什麼都玩。

但從沒出過什麼意外,大家對他也都很信服。

所以驢哥一開口,所有人都停止了竊竊私語安靜下來,聽驢哥說話。

驢哥舉着喇叭說道,“雖然路上已經說了很多次,但我還是要強調一遍,安全第一!所有人都給我穿好救生衣!戴好安全帽!並且互相檢查一下,所有橡皮艇也要再檢查一次!確保萬無一失!各小組長再檢查一下對講機!”

“等會我和穆南先走,你們跟在後面,千萬別搞錯路線!按照計劃漂流!明白了嗎?”

大楓山上這條河是有支流的,他們規劃的路線是從這裏漂流到停車的平灘區,這段河流沒有太多石頭,坡度平緩、流速也不算快,屬於新手也可以玩的地方,不會出什麼危險。

而若是不小心跑到支流可就危險了,那條支流水流湍急石頭密佈,是高手才能玩得轉的地方。

大家紛紛表示明白,又檢查了一遍裝備,之後驢哥和搭檔穆南首先下了水,大家開始了今天的漂流活動。 其實說句實話,漂流這種專業性比較強的娛樂活動,這個驢友團裏高手還真不多,除了驢哥之外六個個帶隊的隊長很多也都是半吊子水平,比如郝帥。

不過這段河道比較安全,所以驢哥也不太大擔心,畢竟都穿着救生衣呢,又全都會游泳,就算翻船落水了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被帶的人很多都是第一次玩漂流,興奮的不得了,看着驢哥和穆南划着橡皮艇瀟灑的順流而下,一個個興致勃勃的也下水了。

郝帥和黎曉曉是最後一組。

看着黎曉曉將花盆放進一個改造過的雙肩揹包掛在胸前,然後坐進橡皮艇,郝帥十分的無語。

“我說,你爲什麼不把花放車上啊,帶着爬半天山還帶着漂流,你不累嗎?”

黎曉曉嘿嘿一笑,“別說帶盆花了,我就是扛着你爬山也不會累啊!”

這可是大實話,打從喝了楚阿姨的骨頭湯又獲得了高級夜叉血脈之後,黎曉曉的力氣一天比一天大,體力一天比一天好,就剛剛爬山,他幫郝帥揹着所有裝備都沒流一滴汗,倒是輕裝上陣的郝帥累的呼哧呼哧的。

“況且,”黎曉曉抹了抹Lily的葉子,“Lily也想玩漂流呢!”

郝帥:“……”

郝帥無語了一下,抓着船槳將橡皮艇推離岸邊,“抓緊,坐穩了!”

橡皮艇開始快速的順流而下,隨着水流幅度很小的顛簸着、耳邊聽着水流的嘩嘩聲,不時的有水珠子打在臉上身上,倒真是挺好玩的。

Lily的花朵轉動了一下。

什麼?

黎曉曉側頭,將耳朵貼到胸前的花朵旁。

前面有隻水鬼?等級還不低?有三級?

麻的,我還真特麼是非酋體質啊,隨便出門玩一下都能碰到個三級鬼!簡直和柯南小盆友的死神體質有的一拼了!

黎曉曉抓緊了橡皮艇上的安全扶手,問了一句,“郝帥,我給你的護身符帶着沒有?”

“帶着呢!沒想到你還那麼迷信,放心吧,雖然我剛剛學會,但這種河道還是應付的來的,前面就是岔道了,你抓緊啊。”

郝帥叮囑黎曉曉,同時抓緊了船槳,小心的控制着橡皮艇,他可是謹記着驢哥的叮囑,千萬別拐岔道上去了!

這個時候,第一組出發的驢哥和穆南已經到了岔道口。

驢哥是漂流老手了,穆南也不是萌新,之前有過兩次漂流的經驗,雖然還沒把握獨自駕船,但當個安靜抱大腿的鹹魚還是綽綽有餘。

至少不會像有些萌新連鹹魚都不會、把駕船的大哥坑的不要不要的。

這段水流不急,也沒有需要躲避的大石頭,驢哥智珠在握、談笑風生、吐沫星子伴着水珠亂飛:

“穆南老弟,我跟你說,也就是照顧這次隊伍裏新人太多,我才選了這段河,如果都是老手,我們就直接去猴仙山了,那山上的漂流水道才叫刺激!就大楓山這河,我閉着眼睛都能過!”

穆南有點崇拜的看着對面的驢哥,“那是那是,我記得上次在羣裏看到過你們發的猴仙山漂流的視頻,看着都熱血沸騰,感覺真特麼刺激,等我水平上來了,也得跟您去一次!”

“哈哈小意思!”

這時候,就在橡皮艇將將到岔口的那一瞬間,底下忽然流過一縷妖水,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帶着驢哥的橡皮艇提溜提溜的轉了個彎,等驢哥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岔道上了!

驢哥懵了一下,旋即老臉臊的通紅。

剛剛還吹牛逼說自己閉着眼睛都能過這段河呢,結果下一秒就被打臉了,啪啪啪的,好疼……

“呃……”穆南也有點傻眼,“驢哥?咱們走錯路了?”

“走神了走神了!”驢哥尷尬的笑了笑,“不過沒關係,這邊雖然陡了點,但比起猴仙山的河道還是差遠了,也就是靠岸之後多走幾步路回營地的事兒,你別害怕!”

“我沒害怕。”穆南搖搖頭,有些疑惑,“驢哥,剛剛給我的感覺好奇怪,你明明是順着水流往前面劃的,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拐這邊來了?就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水下拉了咱們船一把似的。”

“你也有這種感覺?”驢哥皺起眉,“我還以爲是我的錯覺……”

兩個人沉默下來,都有點心裏發毛,穆南忍不住在胸口劃了個十字。

岔道上的水流速度更快,這幾句話的工夫,橡皮艇已經漂出很遠了。

不得不說驢哥的技術真是好,這段河道大石頭到處都是,他控制着橡皮艇愣是一下都沒撞到,讓穆南很是體驗了一把驚險刺激的高速漂流。

只是,他們後面的人就沒那麼好運了。

第二個下水的就是之前在郝帥旁邊給橡皮艇充氣的那位大哥,雖然比不上郝帥,但也是帥哥一枚,因爲常年玩戶外的關係皮膚曬得黝黑,乍看之下倒是和某型男明星有幾分相似,他在團隊羣裏的暱稱就是‘小黑’。

小黑帶着的新手就是那個這次組團最漂亮的妹子雯雯。

他在過岔口的時候,遇到了和驢哥一模一樣的情況,莫名其妙的就拐到了岔道上。

小黑哥的技術也不差,沒有任何慌亂,疑惑了一下就認真的操縱着橡皮艇躲避着河道上大大小小凸出水面的石頭。

可他對面的雯雯可不像穆南那樣當鹹魚當的那麼敬業,她一看他們竟然拐到了那麼危險的河道上,立刻就破口大罵,“你是白癡啊?!會不會划船啊?!團長不是說岔口直行?我都記住了你記不住?!豬腦子啊!現在怎麼……”

小黑哥被罵的一生氣一個哆嗦,差點撞上了一塊大石頭,好驚險才躲過去。

“啊啊啊——”雯雯剛剛和那大石頭擦身而過,嚇得臉都白了,一邊尖叫着一邊就撲到了小黑哥身上,雙手緊緊拽着他的救生衣。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橡皮艇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尼瑪……別亂動!坐回座位去!”小黑哥手忙腳亂的控制着橡皮艇又躲過一塊石頭。

但雯雯不但沒老實,反而更變本加厲了,一邊撕扯着小黑哥一邊怒吼,“停下來!快停下來,我要下船!”

麻的智障!停你妹啊停!我倒是想停呢,這怎麼停?!

嘭!

避無可避,橡皮艇狠狠的擦到了一塊大石頭,在水流的衝擊下一下就翻了!小黑哥和雯雯同時落水,而雯雯還死死的扯着小黑哥的救生衣……

河底,一雙充滿惡意的眼睛,笑看着他們掙扎在水底…… 已經看到那河道岔口的時候,黎曉曉清晰的感覺到了水鬼的存在。

確切的說,是嗅到的。

風迎面吹來,帶來了一陣陣奇異的香氣,那是食物的香氣。

聞一口,就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起大閘蟹、河蝦、桂魚、刀魚……等美味的河鮮。

當然,這香氣在黎曉曉鼻子裏,可比任何河鮮都要更加鮮美。

“郝帥,小心點。”

“嗯。”

剛剛說完,黎曉曉就看到一顆溼漉漉的腦袋從河道岔口的水面冒了出來,並疑惑的看向他。

那應該就是Lily口中的‘水鬼’了,是一箇中年男人的形象,方臉、寬額頭、濃眉大眼,本應是很正氣的長相,可左臉上一道劃過嘴脣的長疤破壞了一切,讓他看起來兇惡又猙獰,眼下變成了鬼,氣質更是陰森森的讓人害怕。

當然,見慣了大風大浪的黎曉曉並沒有害怕,反而咧開嘴,衝他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

真的是和善的微笑。

可那水鬼卻跟見了鬼似的,嗖的一下縮回了頭,再沒敢冒出來。

香味越來越淡,很顯然,那水鬼跑了,被黎曉曉給嚇跑了。

黎曉曉目瞪口呆。

臥槽!你好歹也是個三級厲鬼吧!怎麼能慫成這個樣子?!你作爲厲鬼的尊嚴呢?!

虧我還爲了不讓你逃跑特意對你笑表示善意呢!

然後Lily對黎曉曉說,水鬼跑出它的感應範圍了。

黎曉曉:呵呵……

沒了水鬼作祟,郝帥並沒有碰見那詭異的暗流,很順利的過了岔口,不過過的時候他往那邊看了一眼,立刻驚呼,“臥槽!有人落水了!”

嗯?黎曉曉看過去,果然看到一條女人的手臂在水面揮舞掙扎、浮浮沉沉。

郝帥並沒有驚慌失措,很冷靜的划着船靠邊,在岸邊一塊大石頭的卡位下成功的在快速流動的水流中把船給停住了。

郝帥很慶幸自己準備了安全繩,因爲他知道黎曉曉的水性不是很好,這其實是爲了黎曉曉的安全準備的,不過這會兒倒是派上了用場。

“曉曉,你拽着繩子在石頭這拉着我,我去救人!”

那邊河道拐彎處的水流太急,如果沒有安全措施,郝帥是絕不會冒險去救人的,把自己給搭上就不划算了。

黎曉曉點點頭,“放心。”

以他現在的力氣,在激流中拽着郝帥輕輕鬆鬆,只要郝帥有危險,他能第一時間把他給拽回來。

郝帥沿着邊緣游到了岔道拐彎處,吸了一口氣潛入水中——那條胳膊已經沉下去了,估計是喝水喝暈了。

繩子一沉,被拽了兩下,黎曉曉會意,立刻使勁的往回拉。

郝帥拖着一個昏迷的女人從水裏浮了上來,就着黎曉曉拉他的力道一隻手遊着到了主河道的岸邊,將那女人往只有一人寬的狹窄岸上一放,立刻又遊了回去,同時對黎曉曉高喊,“還有人!”

黎曉曉嘴脣抽了抽,看來那水鬼弄翻了不少人?

郝帥繼續救人,黎曉曉瞅了一眼不遠處那女人,有點眼熟,嗯,就是之前搭訕郝帥的那個美女嘛,只不過……

黎曉曉聳動了一下鼻子,怎麼感覺這女人身上也有一股食物的香氣?雖然很淡,但的確是沒錯,可是……

黎曉曉又仔細看了看那女人,明明是個人沒錯啊,怎麼會有‘鬼’的味道呢?

Lily蹭了蹭黎曉曉,又跟他說了句話。

“啊?你說這女人是鬼?”黎曉曉驚訝萬分,再次打量女人……可就是看不出她到底哪裏是鬼了,明明就是人啊,真是奇了怪了……

腦子裏一道靈光閃過,黎曉曉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經看過的一部恐怖電影,就是泰國那種恐怖故事合輯,其中一個知名恐怖片導演拍攝的短片讓他記憶深刻,那個故事,和他遇到的這事兒,何其相似……

難道,世界上真有那種奇異的事兒?

……也是,鬼能有,血族能有,聖騎士能有,那種情況,爲什麼不能有?

現在黎曉曉對於各種奇葩事件的接受能力已經大大提升了。

已經沒什麼能讓他大驚小怪的了,就算河裏冒出個哥斯拉他也能淡定……

郝帥前前後後一共救了4個人,兩男兩女,正是除了驢哥和穆南之外最先下水的兩組。

當然,他們身上都有‘食物’的香氣。

第四個人被拖上岸時,第一個得救的雯雯醒了過來,得知郝帥救了她,立刻抱着郝帥哭着不撒手,一副想要以身相許的模樣,讓黎曉曉看的牙疼。

然後他就蹚水過去抱起另外一個女孩子沿着狹窄的河岸往下游走去——從這裏過去大概兩三百米狹窄的斷崖河道就結束了,後面就是開闊的叢林區,距離他們的露營地也沒幾步路。

倆人帶着倆女士到了安全的開闊區河岸,黎曉曉懷裏的女孩也醒了,看到自己被黎曉曉抱着,自是一陣感激涕零,表示來世做牛做馬也要報答他的恩情。

黎曉曉:……

怪不得古文小說上,那些美女被救了之後,如果救人的英雄長得好看,那就面色羞赧的表示“小女子無以爲報,只能以身相許”,若是救人的英雄長相欠奉,那就是“小女子無以爲報,唯有來世做牛做馬報答恩情。”

古人誠不欺我啊!

從古至今,科技在進步,社會在革新,唯有這看臉的世界,從未改變過……

真是……MMP!

黎曉曉不想說話,讓郝帥留在這裏看着倆女孩,自己默默的回去把那倆漢子也給扛過來了。

等四個人都醒過來,又休息了一會兒,郝帥和黎曉曉才扶着他們朝露營地走去。

到了露營地跟前,剛好碰見驢哥和穆南倆人溼漉漉的拖着放了氣的橡皮艇也回來了。

“你們沒事吧!”

驢哥看到黎曉曉四個人,鬆了一口氣,“就你們六個?其他人呢?”

他倆從支流那邊走過來,多費了不少時間,沒有意外的話,其他人都應該回到露營地了纔對。

郝帥搖搖頭,臉色有些肅然,“不知道,我和曉曉是最後下水的,他們四個是我倆從河道岔口那救起來的,我沒看到其他人。”

“我們一路從岔口附近走過來的,路上沒看到人,也沒看到船。”黎曉曉補充道。

黎曉曉覺得,既然這四個人死了,那其他六個人也是凶多吉少了。

驢哥心裏一咯噔。

麻的,勞資攤上大事了…… 山上的夜晚總是來得特別早。

黎曉曉和郝帥沿着河道沒走多遠,天色就完全黑下來了。

郝帥掏出強光手電,繼續沿着河道仔細的搜索,尋找着橡皮艇或者屍體。

反正郝帥是覺得那六個人失蹤了那麼久,活着的可能性是很小了。

“好奇怪啊曉曉。”郝帥皺着眉疑惑道,“驢哥選擇露營地的時候可是很講究的,那裏不但是平攤的河灘,水流速度十分緩慢,彎道外側就是柔軟的河灘,連塊石頭都沒有,就算是在上游翻船了,不管是船還是人,也應該被衝下來擱淺在河灘上,不應該不見蹤影。”

黎曉曉笑了笑,“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真相只能是:他們都上了岔道,不然你以爲驢哥爲什麼讓我們倆找主河道,而他親自去找岔道了?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很顯然他也這麼認爲的。”

“可是這怎麼可能啊?”郝帥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一個兩個沒控制好船拐到了岔道上還好說,但總不能所有人都拐過去?最讓我意外的是驢哥,他竟然也陰溝裏翻船拐岔道上去了,簡直不可思議!”

呵呵,因爲有水鬼作祟啊……

當然,這個是不能告訴郝帥的,反正說了他也不信,還可能把自己當神經病。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老司機也會有翻車的時候。”黎曉曉隨意說着,看了看四周,“我們回去吧!該吃晚飯了,好餓。”

“你的心可真大,失蹤那麼多人,你還惦記着吃!”郝帥又不死心的照了一圈河面,才無奈的放棄。

“得,回去吧!看來你說得對,他們應該全都拐岔道上去了,希望驢哥那邊能找到吧!”

“說不定他們等會兒就自己回來了呢!”黎曉曉笑道。

“怎麼可能!”

郝帥一點兒也不信,在他心裏,那六個人肯定是已經死了。

可是,剛剛回到營地邊上,郝帥就看到六個溼漉漉的人正相互攙扶着走過來,不是那失蹤的六人又是誰?

禁忌之戀:追着總裁哥哥跑 揉了揉眼睛,郝帥又確認了一下,一句臥槽脫口而出,“還真自己回來了啊!”

黎曉曉笑呵呵的說着,“我就說嘛,你想太多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