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過他沒有離開的意思。

2021 年 1 月 6 日

兩日後,離寅忽的回頭看過去,只見天地間一聲啼鳴驚殺四野八方,震得天地偕盪,翻的靈力波動將整片天空都彷彿攪得翻覆。

五彩霞光綻裂,從雲層間擠出來,立即將整片世間彷彿都籠罩在一層神聖的光輝。

「神獸幻影。」識海里傳出傳音神念的話。

「神獸幻影,這是怎麼回事?」離寅不明問道。

「應該是巫族想盡一切秘術所造成的。」傳音神仿說道。

「神獸幻影?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離寅眯著眼睛盯著天地間的霞光。

「當然很厲害,雖然幻影比不上神獸本身的強大,但要知道這可是神獸幻影,比聖獸更加厲害的傳說之獸。」傳音神念說道。

就在這時,遠處的青川城此時也傳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

只見天雷滾滾,黑雲壓城,一隻百丈巨鬼魔影彷彿自黑暗的地獄里復活,站在了人類世界,俯看著一切世人,世人渺小得有如螻蛄一般。

而這時,遠處的神獸幻影也徹底脫化而出,竟然是一頭百丈大小的奇怪牛身。

此牛出現時,天閃雷鳴,火焰濤天,伴隨著無盡奇怪明光,讓人心神顫抖哆嗦。

哞!此牛發出一聲滔天叫聲,震得離寅心神都是一顫,險些有些不穩,直接就要倒在地上,此獸的神威實在太過霸道。

唐雲訶更是輕呼一聲,竟然心神不定,就直接要摔倒。

好在離寅及時反應,伸手一下扶住此女,要不然此女還真有如旁邊那些人一般,紛紛無力倒在地上。

「這就是神獸?太可怕了,我們在他面前,比螞蟻還要弱小,它幾乎渺視一切。」唐雲訶后驚說道。

「神獸,比聖獸還要高階的存在,自然有著它的威武。」離寅鬆開了扶住唐雲訶的手。

唐雲訶臉上微微浮過一絲霞紅,把目光順向木川城方向。

此時神牛已經操控天地神力,一下子沖向了木川城。

木川城上的黑鬼手握八條天雷鎖鏈,立即也與神牛斗在一起,兩人神物之間的驚天大戰,波及範圍瞬間蔓延百里。

離寅和唐雲訶兩人立即遁逃開。

一些稍微跑得慢些人被波動一卷,頓時紛紛落在地上,身死道消。

百里之外,離寅望著前方雷閃電鳴,整個世界彷彿都要被毀滅一般,濤濤洶湧的力量不時傳過來,即使是百里之外的餘波,也讓人大為變色。

「這些神獸之力,只怕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頂尖力量吧。」唐雲訶面色變化說道。

離寅倒是神色沒多少變化,但心中還是為之震驚:「縱然是靈脈九轉,才能夠與之抗橫。」

前頭的大戰一直持續了三天三夜這才漸漸消停。

不過眾人依然不敢貿然靠近,都只站百里之外,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沒人想身當先足。

就在這時,前方天空中傳來一聲雷暴聲音:「巫族想就此消失不成?竟然敢逆我聖門之威,我聖門定然會將此仇記下。」

「堂堂聖門,竟然與鬼怪為伍,還為之正,你不覺得丟臉,我都覺得可棄,我呸,聖門早已不再是當年天下為公的聖門。如今的聖門只想著一派獨大,早晚有一天,聖門同樣也會覆滅。」天空中傳出一女子的聲音。

「哈哈哈!好狂妄的口氣,竟然想滅我聖門?你是怕自己活久了?」空中傳出一個雷音狂笑。

「老娘還真是活久了,有種你來殺我啊!」女聲變得蠻不講理。

「巫蠻娘,你當真想死不成。」老音怒斥道。

「老娘還怕你不成。如今鬼物被滅,大家殺進去,可以爭取人生果了。」女聲忽的一聲令下,所有人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食人魚,立即就涌了過去。 「我們也走。」

離寅和唐雲訶兩人一起跟著大部分人群來到青川城外,此時的青川城早已變成廢墟,整個青川城表面出現數個幾十丈大小的巨坑,城中再無一處完好的之地,可見那兩獸之間的戰鬥有多恐怖。

離寅和唐雲訶兩人只是微稍停了一會,就立即化作兩道遁光向著東方遠去。

一路上兩人沒有任何停留的意思,沒過幾天,便與整個散修隊伍拉開距離。

「太玄門的地境我也不是太熟悉。」唐雲訶盯著離寅說道。

離寅此時正盤坐在一處山頂上休息,馬不停蹄飛行了數天數夜,他的靈力也消耗了不少,得先恢復才能繼續趕路,畢竟這裡是太玄門的地境。

「你的那些手下呢?」離寅默聲問道。

「他們身份特殊,不適宜暴露,所以沒跟著我,不過我和他們都有暗中的聯繫辦法。」唐雲訶說道。

離寅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等趕到東方后,他就會立即出界海,橫渡界海,想必唐雲訶也不會願意跟著一起,當然,就算唐雲訶願意,離寅也不打算帶著她,橫渡界海太危險,離寅即使已經渡過一次,也沒多少把握。

唐雲訶悄悄盯了一眼離寅,注意到離寅始終閉著眼睛,看上去冰冰冷冷的,無奈把目光又不得不挪開。

小半天後,離寅恢復全部靈力。

正準備起身繼續趕路時,忽的眉頭一動,人就迅速朝著西方方向飛了過去。

唐雲訶不明所以,不過還是迅速跟了上來。

兩人遁行數里之後,一下落入下方樹林,又潛行了幾里后,在一片山頭上停了下來。

此時離寅站在山頂之上,望著前頭正在翻滾的一片幾十丈大小的紫雲和藍光正在激烈交斗。

這兩人竟都是靈脈七轉修者。

十幾丈大小的紫雲是一件銅鐘法寶,法寶中不時喯出一大片大片的奇怪紫雲,這些紫雲一下纏住藍光,就要將藍光往銅鐘里吸。

藍光倒也是極其厲害的寶物,似一條奇怪長蛇,鋒芒異常,縱然被紫雲困住,竟然也能夠暴發出鋒芒,將紫雲絞處粉碎。

不過兩物相交不久后,明顯藍光還是落了下風,漸漸地的變得支持不住起來。

「道友當真要對許某人趕盡殺絕嗎?」遠處傳來一個式微的聲音。

另一個聲音也立即響起:「在下倒也並非是當真要置道友於死地,若在下拚命的話,道友早已經躺在地上了。在下已經如此留手,道友身為許家中人,還是不願如實相告,那可是當真寒了在下這份好心。」

式微的聲音說道:「在下已經說過多少遍了,在下當真不知道人生果的秘密。」

人生果!離寅聽到這三個字,立即兩耳幾乎豎了起來。

唐雲訶也是一臉驚色,明顯對這三個字大為意外。

「哼!道友可莫要以為在下當真是那麼好糊弄的,你身為許家的長老,在許家地位極高,要說你不知道人生果的消息,在下可不信。要不然這一路,道友也不會被人追殺了。若是道友再不說出實話來,在下可就手下不留情面了。」另一個聲音威脅說道。

「道友可真是為難在下,在下當真是不知道。如果知道,在下自然願意用這秘密換自己的一條生路。」式微的聲音說道。

「哼!冥頑不靈,看來在下也是對你太仁慈了。到現在你都還不願意說出來,既是如此,那也就只能讓你先吃些苦頭了。」另一個聲音忽的一強,天空中的紫雲就立即威勢大漲起來。

紫雲立即蠕動,吸食,片刻間竟然暴漲了數倍大小,此時已有三十丈左右大小。

而且紫雲的形態也立即化變,竟是一隻奇怪的吞吃巨蟲,長長的身子,擁有著一個像是池塘大小的巨口。

這等模樣雖是醜陋得很,但此蟲一現,確實也讓那式微的聲音立即臉色變白。

「你難不成還要當真殺我不成?你若殺了我,又如何知道那人生果的秘密。」式微的聲音立即有些害怕說道。

「嘿嘿,這麼說來你是知道人生果的秘密了。」另一個聲音嘻笑起來。

式微的聲音忽的一變,立即又說道:「暗中觀戰的道友,你們若是肯幫忙,在下必定願意相告人生果的消息。此賊原本與我許家還有交情,沒想到得到人生果后,竟然害怕我家族,在下就是死了,也不會將人生果的秘密告訴此賊。」

聽到這話,離寅眉頭忽的一凝,難道被發現了?

自己的斂息術已經足夠高明,就算是唐雲訶,他用【造化】之寶也掩下了此女的靈息靈泄,按說那人應該不會發現自己才是。

「我們被發現了?」唐雲訶也有些意外說道。

此時那哄亮的聲音立即憤怒起來:「可惡,看來不讓你吃苦,你是真不知道後悔了。」

天空中的紫雲巨蟲立即張口喯出一團紫色的光柱,光柱一下擊在那藍光上,頓時將藍光騰起的光罩立即轟破。

「我們要不要動手?」唐雲訶看向身邊的離寅。

離寅暗暗捉住手中【造化】法寶,正猶豫著似乎要動手。

就在這時,遠處的樹林里突然驚起一道雪虹,雪虹一出,立即四周溫度驟然下降,原本高陽烈日的天空,竟然在片刻間下起了一場鵝毛大雪。

大雪飛舞,雪虹立即化作一道雪光,將天空中的那道紫色光柱接了下來。

「飛雪老妖,竟然是你。」先前那嘻笑的聲音立即變了一個聲調,噴怒說道。

「嘿嘿,木道友,許道友和在下也是相識,不知兩位道友所為何事,竟然在此廝殺起來。」出現的飛雪老妖立即幾個哈哈就嘻笑起來。

「飛雪老妖,你一直藏在暗處,會不知道事情究竟為何?你若與我聯手,咱們可以共分人生果。」先前嘻笑的聲音再說道。

「共分?嘿嘿,這可不好說得很。你木道友是出了名的錢包到手,包你命沒有的狠角色,和你聯手,在下可不敢得很。」飛雪老妖哈哈笑道。

「飛雪老妖,憑你的實力,還不夠與木某人一戰,你難道想死不成?」木道友立即變化著聲音,狠狠說道。

「在下確實與木道友還有些差距,不過要是和許道友一起聯手,應該還是能夠驚退你吧。」飛雪老妖笑著說道。

「飛雪道友,你來的正好,快出手,咱們一起將此賊擊殺。」式微聲音的許道友立即說道。

「好!你我兩人就聯手與木道友斗一斗。」飛雪老妖立即五指一掐,四周的空間溫度再次下降到一個可怕的極點,飛雪飄滿天地。 大雪呼嘯,淹沒整片天地,北風長刮,樹木都被凍得爆烈。

紫雲長蟲翻江搗海,喯吐出一道道恐怖的紫色光柱,立即震散大片大片飛雪。

那藍色長蛇巨劍盤繞而空,與紫雲長蟲不時紛斗,牽扯住長蟲。

遠處,三人立即斗在了一起,打得難分難捨。

韓羽和唐雲訶兩人暗暗潛在暗處,絲毫沒興趣參戰的意思。

唐雲訶盯上離寅一眼,說道:「這三人你覺得誰會勝?」

「誰勝結局都一樣。」離寅意味深長說道。

唐雲訶眯著眼睛賊賊的盯了離寅一眼,自然知道離寅的意思。

場中戰鬥激烈無比,不過時間只持續了半個時辰,那位木道友終是不敵飛雪老妖和許道友的聯手,長蟲被凍殺大半,元氣大損,眼看自己再無贏的可能,這人不得不立即逃跑,以免自己身死道消。

「飛雪老妖,老夫記住你了!」

紫光長虹騰空而起,朝著遠去飛遁而去。

「嘿嘿!」遠處傳來一聲邪戾笑聲,四周的飛雪忽的一散,立即就融化開來,跟著原本融化的飛雪忽的一凍,前頭天地間之地,只見所有樹林竟瞬間凍成冰山。

「飛雪老妖,你這是做什麼?」前頭傳來許道友驚恐的叫聲。

飛雪老妖笑聲不斷:「你以為老夫當真是要幫你?老夫要是不先出手,你不是也已經準備對老夫出手了。」

「哼!沒有那紫妖蟲,你以為我會怕了你的冰封。」說著,前頭忽的傳出一聲驚爆聲音,那座冰山竟然轟然一裂。

跟著一道身影立即從前頭飛遁而出。

「好啊!你竟然還藏有天雷子這等厲害法寶,可惡得很,但你以為這樣就能逃得了。」說話間,天空中忽的一聲啼笑,空氣中竟然迅速再次凍結。

那已經飛到半空中的人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一次被冰封起來。

「啊!是天山冰川,飛雪道友,放過我吧。」那許道友立即嚇道。

「放過你,也可以,只要你說出人生果的下落,在下自然會放過你。」此時地面同樣騰起一道白影,白影踩著一片飛雪,正是那位飛雪老妖。

不過此時飛雪老妖身上道衣破爛,數條傷口縱橫身體之上,明顯受傷不輕的樣子。而且靈力波動也虛弱不少。

飛雪老妖剛剛要收服那被冰封的許道友,忽的遠處山頭之上一股濃厚的魔氣立即鋪天蓋地一般的席捲開來,魔氣化成濤濤魔血,一下染去天空,將四周數里範圍內的天空籠罩而下。

「誰!」

飛雪老妖眼看天空中魔血翻滾,立即嚇了一跳,忽忽引起飛雪,要凍結天空中的魔血,但這些魔血可不只是簡單的魔血,而是魔焰。

魔焰與飛雪一觸,飛雪竟然瞬間融化。

這一變化嚇得飛雪老妖眼睛都是一跳。

這魔焰的燃燒之力太過恐怖了。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魔焰之中可被離寅融煉了自己靈脈的赤陽真火,如今得到鳳陽神靈后,他雖然一時半會也煉化不了,但是將鳳陽神靈的火焰用來煉化這魔焰,頓時讓魔焰的威力又增加了數倍。

如此這魔焰之威即使是道級上階法寶也能被融燒。

「在下無意殺人,但你要再不走,那也就別怪在下心狠手辣了。」離寅的聲音沉重而冰冷的響起,伴隨著一股龐大的靈力威武迅速涌了出去。

「靈脈七轉!」

感覺到隱藏在暗處之人的手段,飛雪老人臉色瞬間變得死白。稍微猶豫片刻,他便不再遲疑,立即化作一道雪影,迅速逃之夭夭。

這個時候,韓羽五指一扣,缽盂飛體而出,憑空一掃,將那許道友收入缽盂之中,然後,也不敢停留,就立即朝著東方方向遁逃而去。

一路上,離寅片刻不停,直到和唐雲訶兩人連續飛了三天,足有千里之遙,兩人這才在一片荒山停下。

離寅手指一招,立即將缽盂取了出來,然後五指擴開,將缽盂里的許道友放出去。

只是此時經過魔血侵化的許道友已經變得痴獃。

「我需要探查此人的魂識秘密,你幫我護法。如果能夠得知人生果的消息,對你來說,也有莫大的助益。」離寅對唐雲訶說道。

唐雲訶明白離寅是在擔心她會突然出手暗害,事實上她根本沒有這心思,即使離寅不說出人生果的誘惑,她不會暗害離寅。

「嗯。」唐雲訶沒過多解釋,點頭認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