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用器皿裝盛,就這般臨空聚在一起形成珠裝,還能用手拿捏,不會被吸收。

2021 年 1 月 2 日

天下竟然有如此的神物。兩眼頓時放光。

「可真是神奇!本王有生以來第一次見!」時不時撥動下手中的水珠,像是要一再確定手中水珠的真實性。

「這珠子就如長眉仙翁所說,只要心中所想,便能知曉過去未來,我已經吃下兩顆,現在就只剩這一顆!」水月惋惜的望著龍正軒手中水珠,眼底的笑意卻藏也藏不住。

這是聚賢茶樓里的茶水所制,魔法凝集成形而已,看似神奇,只不過是個茶水珠子而已。不拿出點東西糊弄下,怎麼會讓大魚上鉤。

「知曉過去未來?」龍正軒一愣,雙眼再次回到手中的水珠上,眼神中多了份不明的情緒,人也變的深沉起來。

「今日肅王被雷擊一事,正是這顆水珠帶給我的啟示。所以我才擅自獨闖肅王府,得罪之處,還望肅王恕罪。」水月然起身,想要再次俯身行禮,乞求原諒。

龍正軒看的出神,掃了眼,趕緊擺手說道:「不必如此大禮,水姑娘這也是情急之下的不得已為之,本王有何可以怪罪的?不是姑娘,本王可能已經死在這電雷之下。話說回來,本王倒是應該感激水姑娘才是。」

話鋒一轉,龍正軒有接著問道:「既然是心中所思,才會夢中呈現,那為何水姑娘會想到本王?」

質疑中帶著厲色。果然帝王家就是生性多疑,不過,這也在水月然的預料之中。

「這……」

「說……本王不怪罪!」說是不怪罪,可話中已經透露著不容質疑。

「我朝繁榮安康,基業十分穩固。既然是這樣,所以,我許下願望,想看看是否我朝能夠一直國泰民安下去。誰知,讓我看到……」

水月然咽了下口水,聲音跟著顫抖起來。假裝害怕的雙手抓住自己的臂膀,渾身抖動著。「城門破,改朝換代!」

「什麼?」龍正軒眉頭緊鎖,這後果,誰都承受不起,當下臉色一沉,問道:「可看清怎麼回事?」

「沒有,只是夢見有個長相像老鼠一樣的人,站在肅王府門前,大肆喧囂,一手拿劍,指著身後一幫五花大綁的婦孺,一手拿著拿著地圖,大喊『潛伏多年,今日終於重現天日。劉忠枉你忠心赤膽,卻還不是栽在我手中!』之後我便被嚇醒。」

「長得像老鼠?難不成是吳師爺?」印象之中,只有他最為符合。

聽到龍正軒的自語,水月然覺得時機已到,便添油加醋的說道:「長眉老者說,窺探未來,已違天機,所只能看其一刻。

由於害怕,我就許願是希望找到癥結所在,就見到肅王殿下被雷擊一幕。肅王殿下英明,自是能找出當中的關鍵。」

水月然說的也算直白,只要稍微想到前後事情,也就能串起來。關鍵是龍正軒能信她幾分。

龍正軒面露遲疑,水月然假裝小心的問道:「剛才隱約聽肅王說到府中有吳師爺這號人物,只是不知他現在何處?如果能見山一面,或許便能知曉他是否是民女夢中之人。」 龍正軒如夢初醒,一拍桌子。「對,本王怎麼沒想到!走,隨本王來。」說著便起身。

臨走之前,臨行前不忘收好手中的水珠,灌入不知從哪裡來的瓷罐之中,收入懷中。

水月然譏笑,既然你如此喜歡,那就送你個美夢。響指一打,白色光點悄悄沒入龍正軒的懷中。

連續拐了幾個彎,走到了府邸的最西邊。小小的兩層樓閣,與之前所見的富麗堂皇有著天壤之別,灰牆紅瓦,如果不是龍正軒在前帶路她都懷疑是不是走岔路,不要說華麗,連精細都談不上。

僕人所住的房子,果然低人一等。

一行人,連同水月然張總管,再加兩位侍衛,一共五人,走進這略顯幽暗的房間,頓時感到擁擠起來。

柏木床上躺著一個人,蒼白的臉,雙目緊閉,動也不動。

「吳師爺?吳師爺?」張總管叫喚了兩聲,拍了怕吳永的肩膀,也沒能把他從昏睡中喚醒,朝著龍正軒搖了搖頭。

「你看,可是他!」手指向床上的人,龍正軒問道。

「回肅王殿下,容民女走進些看個仔細,萬一弄錯,豈不事大!」

龍正軒點點頭,水月然蓮步輕移,走至床邊。

中了她魔法的人不睡上幾天,是不會醒的。不過,現在這場戲你可是主角,少了你,怎麼唱的下去。

趁人不備,把昨夜的文書悄悄放進他原本收藏之處,也算是物歸原主。

微弱的一絲白光閃入吳永的耳朵。水月然暗笑,好戲開演了。

眼珠子一轉,大驚失色的叫了起來:「好像是……啊!肅王殿下,看他的手臂,藏有利刃。」

龍正軒鎖眉,沉聲道:「搜!」

在張總管的摸索下,果然在他手臂內側找出昨夜暈倒前藏好的匕首。雙眉緊蹙,隱隱感覺似乎有事要發生。

果然當手摸過胸前,感受胸口不平,存有異樣,他隨即就要翻查。

就在此時,吳永雙目忽然睜開,反手一扣,三指已經牢牢的扣住他的脖子。剛被拽出一點的文書又被他塞了進去。

兩個侍衛見狀,機警的拔刀指向床榻,雙手打開把龍正軒護在身後。

等認清形勢,吳永心中大叫,不好。眼珠子一轉,手立刻鬆開,起床跪倒在地:「不知殿下到來,屬下惶恐。昨夜臣子被賊人所傷,這才醒來,還以為落入賊人手中,剛想拚死一搏傷了張總管實在抱歉!」

龍正軒聽之眉色一動,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本王可不曾記得你會武功。」

「臣幼年學過一些皮毛,也只是為強身健體,花拳繡腿,談不上是武功。剛才的也是出於本能,微臣也不知道怎麼會傷了張總管。」

吳永面不改色,繼續解釋,言辭誠懇,神情淡定,若不是之前見過她本來面目,就連水月然也差點相信他所說。

就是出於本能才驚覺恐怖。只有這個時候本能才是最真實的。龍正軒神色微便,厲聲喝道:「休得多言,你懷中是何物?交出來?」

吳永面色一緊。剛才就覺得有些古怪,沒來得及細想。

昨夜好似在打鬥中,文書已經丟失,此時怎麼又重新回來他的懷中。雖然只是輕輕的一瞥,他卻能肯定,這就是他的拓本,不會有錯。

拳頭緊攥,氣氛一下變得微妙起來。 龍正軒如夢初醒,一拍桌子。「對,本王怎麼沒想到!走,隨本王來。」說著便起身。

臨走之前,臨行前不忘收好手中的水珠,灌入不知從哪裡來的瓷罐之中,收入懷中。

水月然譏笑,既然你如此喜歡,那就送你個美夢。響指一打,白色光點悄悄沒入龍正軒的懷中。

連續拐了幾個彎,走到了府邸的最西邊。小小的兩層樓閣,與之前所見的富麗堂皇有著天壤之別,灰牆紅瓦,如果不是龍正軒在前帶路她都懷疑是不是走岔路,不要說華麗,連精細都談不上。

僕人所住的房子,果然低人一等。

一行人,連同水月然張總管,再加兩位侍衛,一共五人,走進這略顯幽暗的房間,頓時感到擁擠起來。

柏木床上躺著一個人,蒼白的臉,雙目緊閉,動也不動。

「吳師爺?吳師爺?」張總管叫喚了兩聲,拍了怕吳永的肩膀,也沒能把他從昏睡中喚醒,朝著龍正軒搖了搖頭。

「你看,可是他!」手指向床上的人,龍正軒問道。

「回肅王殿下,容民女走進些看個仔細,萬一弄錯,豈不事大!」

龍正軒點點頭,水月然蓮步輕移,走至床邊。

中了她魔法的人不睡上幾天,是不會醒的。不過,現在這場戲你可是主角,少了你,怎麼唱的下去。

趁人不備,把昨夜的文書悄悄放進他原本收藏之處,也算是物歸原主。

微弱的一絲白光閃入吳永的耳朵。水月然暗笑,好戲開演了。

眼珠子一轉,大驚失色的叫了起來:「好像是……啊!肅王殿下,看他的手臂,藏有利刃。」

龍正軒鎖眉,沉聲道:「搜!」

在張總管的摸索下,果然在他手臂內側找出昨夜暈倒前藏好的匕首。雙眉緊蹙,隱隱感覺似乎有事要發生。

果然當手摸過胸前,感受胸口不平,存有異樣,他隨即就要翻查。

就在此時,吳永雙目忽然睜開,反手一扣,三指已經牢牢的扣住他的脖子。剛被拽出一點的文書又被他塞了進去。

兩個侍衛見狀,機警的拔刀指向床榻,雙手打開把龍正軒護在身後。

等認清形勢,吳永心中大叫,不好。眼珠子一轉,手立刻鬆開,起床跪倒在地:「不知殿下到來,屬下惶恐。昨夜臣子被賊人所傷,這才醒來,還以為落入賊人手中,剛想拚死一搏傷了張總管實在抱歉!」

龍正軒聽之眉色一動,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本王可不曾記得你會武功。」

「臣幼年學過一些皮毛,也只是為強身健體,花拳繡腿,談不上是武功。剛才的也是出於本能,微臣也不知道怎麼會傷了張總管。」

吳永面不改色,繼續解釋,言辭誠懇,神情淡定,若不是之前見過她本來面目,就連水月然也差點相信他所說。

就是出於本能才驚覺恐怖。只有這個時候本能才是最真實的。龍正軒神色微便,厲聲喝道:「休得多言,你懷中是何物?交出來?」

吳永面色一緊。剛才就覺得有些古怪,沒來得及細想。

昨夜好似在打鬥中,文書已經丟失,此時怎麼又重新回來他的懷中。雖然只是輕輕的一瞥,他卻能肯定,這就是他的拓本,不會有錯。

拳頭緊攥,氣氛一下變得微妙起來。 當下吳永餘光一掃,把心一橫,抬腳迅速從鞋中彈出幾記飛鏢,目標鎖定龍正軒。

龍正軒人前的兩個侍衛,不是省油的燈,拔出刀劍,劍鋒一轉,腳下一移,飛鏢就輕易的被擋下了。

水月然當然不會讓吳永跑了,縴手一指,原本已經拉開距離的吳永,當下腳下一軟,頓時沒了知覺,跪倒在地。

兩個侍衛一瞧,快步移動,提劍揮去。

吳永見狀,不動分毫,在劍幾乎貼近他的胸膛,他側身一躲,手中多了只飛鏢,恐怕是剛才鞋中截余的一隻,直接插進一侍衛的咽喉。另一個侍衛見狀,手腕轉向,直接刺入他的胸膛。

吳永,反手一拉,直接迎上,胸前正擊一掌,另個侍衛也到底不起,鼻息間也沒了呼吸。

吳永依舊跪倒在地,可眼中的冷酷肅殺,讓人心寒。

這不要命的手法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的。殺手!每個人心中響起這兩個字。

吳永摸著毫無知覺的腳,知道是逃不掉了,仰天一笑,憤恨的蹦出一句:「天不待我!」嘴角便溢出鮮血。

「不好,他要服毒。」張總管指著吳永大叫,可為時已晚,

吳永看著龍正軒得意的挑眉,得意的說道:「你從我這什麼都得不到!」

說完,身子已經支撐不住,向後倒去,致死眼睛都狠狠的瞪著龍正軒。

不需要任何的證明,吳永的行動已經是最好的證據,水月然說的確有其事。

龍正軒眉頭緊鎖,走到吳永身邊,踢了他一腳,一動不動的確定死亡,才在他懷中拿出文書出來細看。

一份是邊疆軍事布局。這是近年的軍事部署,當朝能夠知曉的不出五人,關係著國之命脈。

如果真有人能夠得到這份地圖,絕對可以瞬間擊破邊關的防線,傷國之根本。

他隱藏的也算十分嚴密,十天便會換個地方,也從不曾在有外人在的情況下打開過。

這吳永竟然能找到,王府怕是被翻了個底朝天。

另一份?龍正軒打開一份看似普通的奏書。每往下看一行,他的眉頭緊上一分。

奏書是邊疆副將劉忠所寫。意指邊關冬季時常有游牧民族搶糧食,也是因為冬季天寒,糧食短缺不得已為之。

如今,並未進入寒冬,搶劫一事越發平凡。邊關守將卻只當尋常事件,並沒有嚴加處理。

劉忠思覺事有蹊蹺,怕是鄰國假扮游牧民眾,明為搶糧,實為探明軍情,做攻國做準備。

奏明朝廷,望能細查究竟。

啪!龍正軒一把合起奏書,臉色十分沉重。

事實擺在眼前,所有的線索已經全部串了起來。

劉忠所奏之事屬實的話,只要時機一到,邊疆兵力實力早已探明,再配合手中的軍事部署地圖,小小邊城還不是囊中之物。

一旦失守,將是打開缺口,國破也不是不無可能。

難怪吳永會花言巧語遊說他去掠奪劉忠的祖產,並且請命造別院,原來真的是借他的手來消除障礙。

有劉忠的家人在手作為要挾,還怕劉忠再惹事端嗎?!

如果真的東窗事發,也是他肅王做墊背的,夠狠!

昨夜他也是大意,刺客出現,只是檢查並無缺少任何東西,便也以為就是偷盜財寶的江洋大盜,沒放在心上。

誰知道……怕也是吳永的戲碼,自導自演,同樣為推脫嫌疑,糾察起來,也與他無關。

如果今日真的被雷擊中,趁著府中人員混亂,這文書怕是救被送出了府邸。那後果…… 當下吳永餘光一掃,把心一橫,抬腳迅速從鞋中彈出幾記飛鏢,目標鎖定龍正軒。

龍正軒人前的兩個侍衛,不是省油的燈,拔出刀劍,劍鋒一轉,腳下一移,飛鏢就輕易的被擋下了。

水月然當然不會讓吳永跑了,縴手一指,原本已經拉開距離的吳永,當下腳下一軟,頓時沒了知覺,跪倒在地。

兩個侍衛一瞧,快步移動,提劍揮去。

吳永見狀,不動分毫,在劍幾乎貼近他的胸膛,他側身一躲,手中多了只飛鏢,恐怕是剛才鞋中截余的一隻,直接插進一侍衛的咽喉。另一個侍衛見狀,手腕轉向,直接刺入他的胸膛。

吳永,反手一拉,直接迎上,胸前正擊一掌,另個侍衛也到底不起,鼻息間也沒了呼吸。

吳永依舊跪倒在地,可眼中的冷酷肅殺,讓人心寒。

這不要命的手法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的。殺手!每個人心中響起這兩個字。

吳永摸著毫無知覺的腳,知道是逃不掉了,仰天一笑,憤恨的蹦出一句:「天不待我!」嘴角便溢出鮮血。

「不好,他要服毒。」張總管指著吳永大叫,可為時已晚,

吳永看著龍正軒得意的挑眉,得意的說道:「你從我這什麼都得不到!」

說完,身子已經支撐不住,向後倒去,致死眼睛都狠狠的瞪著龍正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