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是讓木靈小心眼前的陸羽,而是要小心自己背後真正的危險。

2021 年 1 月 2 日

可惜的是,木靈完全領會了林溪的意思,卻搞偏了楊善的警告。

木靈根本不知道身後的事情,一直面對著陸羽嚴陣以待。

不對,也不能說是嚴陣以待,因為木靈只是傻傻的待在那裡,看著陸羽向自己投擲匕首,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似乎木靈根本不懂得運用自己的修為反抗,在面對襲擊時,只能像一個弱女子一樣等待暴行臨身。

這樣的行為雖然讓人忍俊不禁,卻也算是幫了陸羽一把。

沒有任何的阻攔,陸羽的匕首順利劃破空氣,從木靈的身旁劃過,沒入了木靈身後的河中。

陸羽所用的這把匕首是在進入獸谷之前,陸羽專門找人定製了。整把匕首都是用深海寒鐵打造,比普通大小的匕首重得多,鋒利無比,寒氣逼人。

在從木靈的身邊劃過時,雖然這把匕首離木靈還有一段距離,可匕首的鋒芒還是讓木靈膽寒,嚇的木靈連汗毛都豎了起來,手臂上更是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有生以來木靈第一次感覺死亡離自己如此之見,嚇得她彷彿連心臟都快停了。

直到匕首已經從自己身邊劃過,木靈才慢慢反應過來,自己並沒有被陸羽的匕首擊中。

慶幸自己「大難不死」的木靈,在長舒了一口氣的同時,小腦袋也稍稍轉動了一下,心裡有了一絲奇怪。

雙方之間如此近的距離,以陸羽的實力,就算是閉著眼睛也能打中自己呀,怎麼會打偏呢。

難道陸羽是故意的?或者是楊善他們的出現,讓陸羽投鼠忌器了?

這個時候,岸邊終於傳來了第三句警告,也是最清晰的一次警告。

「小師妹,小心你的背後。」

神花洛 陸羽剛才那一擊沒有打中木靈。讓木靈茫然,不知為何。可岸邊的楊善幾人卻清楚地看到了陸羽攻擊的方向。

也看清了木靈身後的東西。

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陸羽意欲何為了。

聽到楊善他們讓自己小心身後,木靈也終於狐疑的向身後看了一眼。

木靈自然也記得,剛剛的時候,陸羽就說自己的身後有東西。

如今大師兄他們也讓自己小心後面,難道剛才陸羽沒有說話。

不明所以的木靈終於轉身看清了身後的情況。

而這一看,將木靈嚇得更厲害了。

剛剛的那一擲,陸羽拼盡了全力,鋒利的匕首順利沒入水中,擊中了目標。

就算有河水的阻隔,可被這樣一把匕首擊中,也不是一件多好受的事情。

那妖獸吃痛,憤怒的從水中冒出來,嘴裡發出嘶嘶的怪聲。

妖獸冒出水面的那一刻,正好是木靈轉頭的時候。

無巧不成書,這個時候,天上的風突然大了一些,正好將遮蔽遮蔽住月亮的那片雲彩吹開。

銀白色的月光重新灑向大地,照耀到河面上,讓木靈清晰地看到了這個從水裡冒出來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

出現在木靈面前的是一個光溜溜的肉柱,整個肉柱要比木靈和陸羽加起來都要粗,上面鑲嵌著一塊塊明晃晃的鱗片。因為剛剛從水中躍出,不停有水花從上面滴落下來。銀白色的月光照耀其上,反射出了森森的寒光。

在那粗壯的肉柱頂端,是一個猙獰的巨大頭顱。扁平的腦袋上,兩個如同燈籠大小的眼睛射出森冷嗜血的目光,盯著自己眼前渺小的木靈。一條長長的蛇信不停地從嘴裡冒出,發出嘶嘶的聲音。

那是一條非常大的巨蟒,僅僅冒出水面的部分就有三丈多長。

而巨蟒身前不到三米的地方,就是已經被嚇住的木靈。 看著近在咫尺的龐然大物,木靈幾乎連怎樣呼吸都忘記了。

木靈可以發誓,這是有生以來自己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如此清晰的看到一隻如此巨大的妖獸的模樣。

這如果放在別的環境里,木靈或許會因為如此驚奇的經歷而感到激動高興,會因為如此新奇的經歷而記憶猶新。

可現在,木靈的心中只剩下的無盡的恐懼。

在面對陸羽的匕首時,單純無知的木靈尚且被嚇的不知如何應對。現在在這頭巨大的妖獸面前,木靈更是徹底喪失了勇氣。

而當岸邊的楊善幾人看清那隻妖獸時,也忍不住暗吸了一口涼氣。

楊善連忙大喊道:「那是六階妖獸黑澤蟒,極善水性。在水裡,我們誰都不是它的對手。我們在這裡先盯住他,你們兩個趕快跑過來呀。」

跑!

不用楊善說,木靈都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想辦法跑。

而且,木靈比誰都想要跑。

可讓木靈感到無能為力的是,她的四肢手腳這個時候已經完全不聽她的使喚了。雖然她的心裡也在不停的催促自己趕快跑。可實際上,木靈現在連動都動不了。

木靈就是像一尊矗立在水中的雕塑,只是站在那裡定定的看著眼前恐怖的妖獸,其餘的什麼也做不了。

木靈的整個意識,聯通她的思維一起,都被凝固了。

就在木靈不知所措的時候,一股大力突然從木靈身後傳來,將陷入獃滯的木靈驚醒過來。

經過剛才的那一下阻擊,陸羽總算是及時趕了上來。

看著如同一尊雕塑一樣的木靈,趕過來的陸羽連一句口舌都不願意多費,直接從後面攔腰將木靈抱起,然後轉過身拚命地向河岸游去。

楊善剛剛說的話,木靈或許沒聽進去,可陸羽卻牢牢地記住了。

在水裡,他們誰都不是這條黑澤蟒的對手

唯一活命的機會,就是儘快逃到岸上去。

猛然被陸羽拉到懷裡,木靈下意識的尖叫一聲。可這一聲尖叫剛剛喊出口,一股陌生的雄性氣息就瞬間將木靈包圍。

木靈的動作一下子僵在了那裡。

要知道,木靈除了小時候被玄木真人抱過以外,就從來沒有和其他的男人有過親密接觸。就算和許流他們在一起,平日里也只是師兄弟之間的打打鬧鬧而已。

如今,自己突然的被陸羽抱在懷裡,那股陌生的氣息讓木靈非常不適應。

反應過來之後,女性的矜持立刻讓木靈本能的掙紮起來。

而陸羽此時正抱著木靈逃命,一感到懷中女人的異動,陸羽也馬上低聲喊了一句:「想要活命,就別給我亂動。」

先被陸羽偷窺,接著又被陸羽突然抱在懷裡,如今又被陸羽恐嚇。

這如果放在其他時候,被接二連三欺辱的木靈早就將陸羽大卸八塊了。

可此時此刻,木靈剛剛經歷了一生中最恐懼的瞬間,身後近在咫尺的黑澤蟒更是嚇的木靈魂飛魄散。

而陸羽的警告也適時地提醒了木靈此刻的局勢。

再加上陸羽說話的語氣冰冷生硬,冷漠中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木靈在聽到陸羽的話后居然真的停止了掙扎。

事後,就連木靈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當時那麼聽話,究竟是因為害怕身後的黑澤蟒,還是害怕那個時候的陸羽。

亦或者,兩者都有。

木靈雖然停止了掙扎,可被一個男人抱著,木靈始終都有一些不適。而且,木靈現在身上只穿著一件裡衣,還全被河水浸濕了。

如此一來,這種不適感就加更明顯了。

木靈伏在陸羽的耳邊,低聲說道:「陸羽,你先把我放下來,我自己游過去。」

即便是在這種危機關頭,在聽到木靈的話后,陸羽也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自己游過去!就你?

別到時候身後的黑澤蟒一動,你又嚇的趴窩了,到時候還得我回過頭來把你拖回去。

陸羽最後給木靈的回答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閉嘴。

聽到陸羽這**的兩個字,木靈先是俏臉漲紅,委屈的撇了撇嘴,狠狠地瞪了陸羽一眼。

然後,也不知道木靈想了些什麼,居然就真的乖乖閉嘴了。

陸羽之所以拒絕木靈的要求,不是說抱著木靈有多舒服,陸羽捨不得放下來,實在是陸羽現在不敢吧木靈放下來。

雖然木靈的修為要比陸羽強,可木靈之前的表現早就讓陸羽對木靈失望透頂,陸羽現在對木靈的能力已經徹底失去了信心。

空有一身修為,對敵經驗卻如同一張白紙一樣,幾乎為零。面對危險時的反應,居然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

俗話說的好,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除非陸羽想把木靈扔下來當誘餌。不然的話,現在放下木靈,看似是減輕陸羽的負擔,卻只會讓兩個人死的更快一點。

就這樣的水平,還敢一個人偷跑出來到這麼危險的地方嬉戲,木靈真是不要命了。

現在的陸羽也是對木靈無奈到了極點。

如果這次能活著回去,陸羽真的想去好好問問玄木真人,木靈究竟是不是他親生的女兒。

為什麼他教出來的徒弟一個比一個優秀,自己親生的女兒卻如此廢物。

這差距,未免也太明顯了吧。

陸羽帶著木靈拚命往岸邊游去,而他們身後的黑澤蟒卻沒有立刻展開行動截殺陸羽他們。

黑澤蟒反而將更多的將注意力,放在了岸邊的楊善幾人身上。

身為六階妖獸,黑澤蟒的智慧雖然比不上風豹,卻也差不了多少。

師叔無敵 黑澤蟒敏銳的感覺到,相比於河中正在掙扎的那兩隻「螻蟻」,河岸上的這幾個人明顯要更強一些。

其中有一兩個人,甚至讓它感到了深深地威脅。

如果這幾個人也一起下到河裡,那黑澤蟒絲毫不懼,可以輕鬆地將這一波人給團滅了。

可如今楊善他們在岸邊虎視眈眈,反而讓黑澤蟒投鼠忌器,不敢妄動。

原本黑澤蟒是想借著河水的掩護進行偷襲,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可以一口將木靈吞了。可誰料半路突然殺出一個陸羽來,不僅看到了自己的企圖,還用一把匕首,直接將自己的行蹤給暴露出來。

無奈之下,黑澤蟒只能從水裡冒出來,和楊善他們對峙。

陸羽正是借著這個機會,帶著木靈拚命逃跑。 夜風瑟瑟,在獸谷密林之中,陸羽再一次在鬼門關前踱步。

河中,巨大的黑澤蟒在陸羽身後不到五米的地方虎視眈眈,雖然神情有些猶疑、沒有立即下手。可陸羽並不懷疑對方那足以秒殺自己的實力。

岸邊,楊善六人結為一體,緊張的與黑澤蟒對峙著,如臨大敵。

而在兩者中間,陸羽正帶著木靈,拼盡全力地往河邊游去。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陸羽能順利游到岸邊,就會有了一線生機。

在三方勢力中,最緊張、壓力最大的,其實並不是正在逃命的陸羽和木靈,而是岸邊與黑澤蟒對峙的楊善幾人。

因為只有楊善幾人心裡最清楚,現在的局勢看似達到一種平衡,雙方互相對峙讓黑澤蟒不敢妄動。可這樣的平衡只是一個稀薄的假象,就像一層窗戶紙一樣,只要輕輕一戳,就會破掉。

以楊善幾人現在的情況,人人帶傷、實力不濟的,其實根本無力和水中黑澤蟒對抗。

實際上,楊善是將六個人的氣息全部融為一體,先發制人,搶先一步以氣機鎖定了黑澤蟒,故意驚動了黑澤蟒,這才讓黑澤蟒產生了楊善他們可以威脅到自己的錯覺,使黑澤蟒不敢隨意向陸羽他們出手。

可實際上,楊善他們現在也只是看起來唬人而已,根本就是在裝腔作勢。

如果黑澤蟒真的動手,楊善幾人除了拚命以外,根本沒有其他的手段。

而就算拚命,他們也不是黑澤蟒的對手。

現在的楊善就是一個一戳就破的紙老虎,任何一點意外,都會讓楊善露餡。

為了繼續恐嚇黑澤蟒,楊善的精神已經崩到了最緊的地步,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黑澤蟒的身上。

至於陸羽和木靈,楊善甚至連看都不敢多看上一眼,生怕稍一分心露出破綻。

楊善表面看似冷靜,可手心裡已經滿是冷汗。心裡遍求各路仙佛,乞求時間可以過的快一點,陸羽他們可以儘快游到岸上來。

楊善誠心祈禱,可漫天仙佛似乎都睡覺去了,並沒有聽到楊善的乞求。

就在楊善最緊張的時候,意外還是發生了。

正抱著木靈拚命往岸邊游的陸羽,速度越來越慢。

之前就已經說了,此時的河水水溫很低,陸羽剛剛躍入水中時就凍的打了一個冷顫,咬著牙才撐了過來。

陸羽的身體原本就還沒有恢復,在這樣的水裡游泳,又是就是一件極耗體力的事情。再加上現在陸羽抱著木靈,體力的消耗就更大了。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倒也罷了。可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陸羽感覺自己體力不支的時候,一個突然爆發的隱患,直接將陸羽打入了地獄。

潛藏在陸羽體內的火毒,爆發了。

火毒潛藏在陸羽體內已經好幾天了,剛開始大家還為此憂心忡忡,時刻關注這陸羽的動靜。可幾天下來,火毒絲毫沒有爆發的跡象,陸羽也像沒事人一樣。大家也就慢慢的把心放了下來。

誰都沒有想到,火毒早不爆發晚不爆發,偏偏在這個時候爆發。

也許是陸羽的體力不濟讓火毒有機可乘,也許是因為受到了冰冷河水的刺激,陸羽猛然感到一股燥熱從自己體內湧起,眨眼之間就變成了足以燎原的烈火,毫不留情的煅燒著自己的五臟六腑。

突如其來的痛苦讓陸羽雙目瞪圓,悶哼一聲,竟張口噴出一道烏黑的血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