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提大日宗因為日冕古神突然遭受重創,直接閉關不出,北風神城內,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那可是一名古神強者的分身投影啊,就連他們的城主大人都無比忌憚,不敢輕易得罪,結果竟然被此人引發的空間震蕩給瞬間毀滅了……

眼前這人,該有多強大?

「這裡……似乎已經出了荒神域?」

剛剛出現的神女戰士,似乎還有些迷糊,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閣下,此地確實已經出了荒神域,這裡是靠近天水郡的北風神城!」北風天神恭恭敬敬道。

眼前這個神女戰士給他的壓迫力,甚至要比九玄古神還要大的多,絕對是一名不可招惹的強者!

當然,具體有多強,他只能大概分辨出,此人應該還只是古神級強者,應該並未達到神君境界。

「天水郡在什麼地方?屬於哪個州?算了,這一切和我也沒什麼關係,我只是來找人的!」

神女戰士說完之後,直接將目光投降了校場的外圍……

「你們看,她朝著我們這裡看過來了……」

「難道她要找的人是我們?」

「可是,我們剛從下界飛升上來,不可能和神界的強者有什麼交集啊?」

「……」

蘇欣兒,何倩,火雲兒等女一個個都感覺到非常奇怪,可是她們明顯能感覺到,此女要找的人,就在他們中間,那炙熱的目光是錯不了的。

「她要找的人,應該是我……」

就在這個時候,藍盈盈怯生生的說了一句……

「盈盈,你……」

蘇欣兒還沒有說完,藍盈盈的身影就開始不受控制的朝著那神女戰士飛了過去,最後落到了神女戰士的一旁……

「盈盈……你幹什麼?放開她!」

下方的葉擎頓時急了,飛身上前,想要將藍盈盈帶回……

要說這藍盈盈與她之間,雖然她不是自己的女人,感情雖然比不了蘇欣兒與何倩,但也算的上是極為要好的朋友,下界大戰的時候,幫過自己,最初的時候,甚至還救過自己的命!

而且他一直知道,藍盈盈的一顆心,其實是一直掛在他的身上的,只是他已經有了蘇欣兒與何倩,對藍盈盈的感情,只能順其自然。

現在眼看著藍盈盈,竟然被那名神女戰士給抓了起來,自然是開始著急起來。

甚至顧不得那神女戰士是一名比之前的日冕古神投影分身強大的多的神明……

「放肆!」

神女戰士神色一愣,隨手一揮,一股強大的神力,直接將葉擎打回地面,而葉擎則是拍拍屁股,直接站了起來……

「咦?你的實力倒是不錯!」

神女戰士出手很有分寸,剛才那一下的力道,對於一名真神強者來說並不致命,但也會給對方一個不小的教訓,只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葉擎竟然連皮都沒破……

「不要傷害他!你是誰?為什麼要找我?」藍盈盈著急的看向葉擎,然後用憤恨的眼神看向神女戰士道。

「我是奉神主之命,接你回去的……他……難不成是你的情郎?」

神女戰士神色古怪道……

「你瞎說什麼,他……他是我的朋友,嗯,很好的朋友!」藍盈盈雙頰通紅道。

神女戰士見此,不由得一拍額頭……

得了……

以她活了數十萬年的閱歷,自然是看得出藍盈盈和葉擎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關係……

「唉,這可就麻煩了,神主……怕是不喜歡有他的存在啊……」神女戰士苦惱道。

她跟隨神主數十萬年,對於神主的脾氣,還是知道一些的,不喜歡男人!

或者說……

曾經被傷過,所以,對男人有了偏見……

「你……你不許傷害他,不然的話,我是不會跟你回去見什麼神主的!」藍盈盈怒道。

「這可由不得你,我若是想帶你回去,你怕是沒有反抗的能力吧……」神女戰士輕輕搖頭道。

「現在的我是反抗不了,但是等我見到了你們的神主,當了聖女,自然能反抗!」藍盈盈盯著神女戰士,一字一頓的說道。

從當初,師父帶著她們一群兄弟姐妹去截殺來自R國的強者失敗,之後被葉擎救了一命,那一刻起,她的眼中就只有他了……

只是,世事無常……

她先是被百花谷的台上長老帶回了百花谷當聖女,沒能和葉擎接觸,緊接著又被太初聖地搶了回去,還是當聖女,又錯過了一段機緣。

好在葉擎滅了太初聖地,把她救了出來,然後她在一旁默默的看了葉擎三十年!

現在好不容易來到神界了,她以為自己可以一直這麼看下去,怎麼還有人來搶她?

她的資質真的這麼好,這麼搶手嗎?

藍盈盈十分費解,自己是天生的聖女命?

而藍盈盈的自信,也讓神女戰士有些哭笑不得……

回去當聖女?

你知道神主的勢力有多大嗎?

聖女,就你這實力,連半神都不是,你還真敢想…… 躺在床上的樂果橙正夢見一隻兇猛的狼狗追趕她,任她怎麼跑都逃脫不掉。她急得一腦門子汗,胸口憋悶著似要喘不過氣來。眼瞅著那張血盆大口就要咬到她的小腿上,手機響了,她醒了。

醒來的樂果橙猛地掀開涼被坐起來,往額頭上一摸,都是虛汗。不由十分茫然,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叫什麼。

大腦當機了一會才清醒過來,樂果橙下床穿著拖鞋進衛生間洗澡。溫熱的水打在她的身上,十分舒服,她閉上眼睛緩和了一會,抬手將已經霧化的鏡子擦乾淨。

從鏡子中她看到一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樑,小巧的嘴。鏡中少女長發垂肩,有些嬰兒肥的鵝蛋臉因著水霧帶著紅潤,滿滿的膠原蛋白。

這是她十七歲時的樣子。

確切的說樂果橙重生了,三天前她因一場意外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她用了三天的時間消化自己重生的事實,好在,這感覺並不壞。

她甩了甩頭上的水,穿著睡衣拉開了窗帘,屋裡一下子亮了起來,陽光照在她的臉上,有些刺眼。

重生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快樂的,樂果橙也是。

她的人生就是從十七歲開始改變的,後來的無數次她都多麼想重新來過,好在老天爺終於開眼,給了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剛剛重生的那天,樂果橙感動地把諸天神佛謝了一遍。

樂果橙拉開衣櫃,裡面的衣服並不多,除了她從鄉下帶回來的便是媽媽給她新置辦的,媽媽的眼光都是些蕾絲粉嫩的公主裙,她從鄉下帶來的那些——不提也罷,此刻它們如高雅和低俗涇渭分明的掛在她的衣櫃里。

以果橙現在的眼光她一件都看不上,挑了件沒有蕾絲的小白裙套在了身上,換上一雙板鞋才拉開門下樓。

樓下正在用餐,爸爸媽媽和養妹,一家三口,是那麼溫馨,襯得她這個被遺忘的親生女兒像個外人一樣。

若是真正的十七歲她可能會敏感難過,現在她的心湖上連個小水花都撲騰不起來。人活著就得神經粗大一些,那些賤人都理所當然,她又何必自尋煩惱?

樂果橙微笑著過去,打招呼,「爸媽早,雨菲早。」 世子很皮 一邊拉開椅子坐下,手腳麻利地盛飯。

指望別人?那是壓根就靠不住的。

果然,她媽驚訝的看著她,「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樂果橙也是無語了,這是親媽嗎?你親閨女都已經發燒在樓上躺三天了你知道不?「媽媽,我今天該去上學了。」

果橙不滿一歲就被送到鄉下爺爺奶奶家,直到十天前才回到家中。當時她媽瞅著她身上穿的衣服直皺眉頭,「你奶奶這都給你買的什麼衣服?算了,算了,都扔了我重新給你買吧。」嫌棄的不要不要的。

完全忘記了這是你親閨女好么,給她買衣服不是你這個當媽的責任嗎?

接下來果橙媽花了兩天的時間領著果橙買買買,說是給果橙買的,可果橙媽拿起一件就是,「這條裙子適合雨菲的氣質。」

「雨菲皮膚白,這件紅色上衣雨菲穿了一定好看。」

「這件米黃色的連衣裙雨菲能撐得起來。」

反倒給樂雨菲買了一堆,最後才匆匆給她買了幾件,也沒用心挑,直接按自己的喜好買了幾件粉嫩的公主風。

爸爸又用了兩天的時間幫她辦好了入學手續,回到家的第五天她就開始上學了,一中高二八班,養妹在二班。

一中是帝都最好的高中,官二代和富二代的聚集地。一中是按成績分班的,一班自然是成績最好的班級,二班其次,八班自然是普通班了。

樂果橙因為是從鄉下來的,有些自卑,在新班級也不敢和人說話,就這麼悶頭巴腦的上了三天課,然後三天前的傍晚下了場大雨,養妹沒等她,坐著家裡接送的車先走了,她身上連打車的錢都沒有,冒雨跑回家,當晚就發了高燒。

可是爸媽無一人察覺,還是第二天早晨傭人拿要洗的臟衣服發現的,連忙把她送進醫院。傭人給爸媽打了電話,爸媽也只是交代傭人照顧她,多的就沒有了。

果橙想,她肯定是那天晚上燒絕望時回來的。

她看了一眼身旁年輕許多的爸爸媽媽,和還十分稚嫩的養妹,握著筷子的手緊了一下。爸爸是個靠不住的,養妹是個白眼狼,至於媽媽,果橙的感情就複雜多了。但這一世她絕不會重蹈上一世的覆轍,欠了她的,欠了她弟弟的,她一定要全都拿回來。

弟弟!

想到最後攔在她身前替她挨了爸爸一巴掌的自閉弟弟,果橙的心就是一緊,「媽媽,你怎麼還沒接弟弟回來?」

弟弟被送去了外公家,自她回來還沒見過一次呢。

果橙媽江雪漫不經心的說:「你外公想你弟弟了,讓他在那邊多陪陪你外公吧,何況你易表弟也在你外公家,你弟弟正好有玩伴。」

「不行,不能讓弟弟和江易在一起。」果橙下意識便喊了出來。

什麼玩伴?江易比她弟弟果粒大七歲,一個五歲,一個十二歲,壓根就玩不到一塊去。何況江易就是個小惡魔,前世弟弟就是這次從外公家回來才更自閉更暴躁的,決不能讓他和江易那個小變態呆在一起。

見媽媽和爸爸都皺著眉頭看她,果橙忙解釋道:「江易今年小升初吧,我這不是怕果粒影響他學習嗎?我都回家這麼久了還沒見過果粒呢,媽,我想弟弟了。」她露出一個軟軟的表情。

她媽依舊皺眉,「小易是個仁義孩子,就愛領著果粒玩。再說了接回來讓他自己在家呆著?醫生說他應該多和小夥伴玩耍。」

咒罵果粒是個小傻子,並威脅要掐死他,還逼著他一塊看血腥暴力的片子,這便是媽媽眼裡的仁義孩子。果橙吐槽。

她真不知道怎樣來形容她的媽媽,她的媽媽這輩子就是個天真,年輕時是個小天真,年齡大了就是個老天真,什麼都聽爸爸的,沒有一點自己的主見。

爸爸說她八字不好,生來與他們夫妻相衝,於是媽媽就能捨得把才幾個月大的親女兒送走。還是爺爺奶奶看不過眼,把她帶回老家撫養。若依她爸媽的意思,還不一定把她送到哪養呢。

爸爸說養妹的八字旺家,媽媽就能在送走自個的親女兒后毫無芥蒂的養個別人的孩子。

什麼從福利院找來的,分明是爸爸和初戀情人的私生女。可惜上一世她知道的太晚,養妹已經聯合她親媽把她爸樂益民拉過去了,家裡的公司也被她們掌控了。之後便是被離婚的媽媽受不住打擊,精神恍惚從樓頂上跳下來,弟弟被一群混混踢破脾臟——

一陣鈍痛襲來,似有一隻手在撕扯樂果橙的心臟,疼得她險些無法呼吸,她握緊身側的手,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平靜下來。

「爸,媽,接弟弟回來吧,我和雨菲放學可以陪弟弟玩的——」為了增強說服力,果橙也樂雨菲也拉上了。

誰知媽媽更加不贊同了,「這怎麼行呢?你和雨菲都高二了,又快期末考試了,正是緊要的時候,你還有心思想著玩。你原來學校的教育本來就不行,現在又缺了好幾天的課,還能不能跟上?」對大女兒的成績江雪還是很重視的,「雨菲,你成績好,多幫幫你姐。」

「知道了,媽媽,我會幫助姐姐的。」樂雨菲甜美地應著,她不著痕迹的瞥了樂果橙一眼,繼續優雅而乖巧地喝牛奶。

樂益民對小女兒的表現很滿意,對大女兒說:「你媽說的對,現在對於你來說最重要的是學習成績。」 穿越到自己的小說中 小女兒是他的驕傲,大女兒若是成績太差,豈不丟他的臉?

樂果橙咬了下嘴唇,哀求,「爸,媽,我的成績很好的,期末考試我肯定會考好的,就把弟弟接回來吧,我真的想他了。」她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

迎上女兒哀求的目光,又想起這個女兒打小就沒養在她身邊,果橙媽就有些心軟,「這——」可想到險些賠上性命生下的兒子,她心裡又有些膈應,不由把目光投向一家之主樂益民。

樂益民抬起頭,淡淡的說:「接回來吧,老麻煩岳父也不好意思。」果粒都五歲了,即便和一般的孩子有些不同,但也該送幼兒園了,一味逃避也不是辦法。

「謝謝爸爸,爸爸真好!」樂果橙朝樂益民綻開燦爛的笑容。

樂益民的眼睛被晃了一下,猛地發現這個一向安靜沒什麼存在感的大女兒真會長,全挑著他和妻子的優點長,比活潑開朗的小女兒還要漂亮,等長大了還不知道要吸引多少青年才俊的目光呢。

想到這裡樂益民的臉上浮上淡淡的笑意,敲打了一句,「快要期末考試了——」

話還沒說完就被樂果橙搶了話頭,「我肯定會努力學習,考個好成績,給爸爸長臉。」

樂益民滿意的點點頭,「好,考好了爸爸有獎勵!」只覺得這個沒怎麼在意地大女兒倒也算懂事。

樂雨菲怎會讓樂果橙專美於前,「爸爸,爸爸,我呢?我有獎勵嗎?」她搖著爸爸的胳膊,嬌嗔著撒嬌。

對小女兒樂益民是真心疼愛,「有,有,爸爸怎麼會忘了咱家的小公主呢。」他親昵地打趣。

「太好了,爸爸,我不要別的,我要是考進了校前二十,你就獎勵我五萬塊錢好不好?」樂雨菲歡呼了一聲,殷切的看著爸爸。一邊還不忘朝樂果橙投去得意的目光。

果橙別開視線,心中嗤笑:幼稚!

樂益民遲疑了一下,但仍大方的答應了,五萬塊獎金對於高中生來說多了些,但孩子嘛,還是要多鼓勵的,何況五萬塊換一中的前二十,還是很值得的。

掃了一眼低頭喝粥的大女兒,許是心情好,樂益民又說了一句,「果橙要是考進年級前十,一樣五萬塊錢的獎勵。」雖然他並不認為大女兒能考進年級前二十名,但同是他的女兒,也不好厚此薄彼不是?

樂果橙一怔,隨即就笑開了,「好!爸爸,我肯定會好好考的。」她愁手裡沒錢呢,這倒是個好機會。至於樂雨菲的不滿不樂意,她連半個眼風都欠奉。

不過那獎金畢竟一個多月後才能拿到,她現在得解決眼前的窘況,眼睛忽閃了一下,樂果橙直接開口,「爸爸,你給我點零花錢吧,我身上連打車的錢都沒有。」也算是隱晦的告狀。

果然,樂益民的眉頭皺了一下,對樂雨菲說:「雨菲,你姐姐才從老家來,你多照顧她一些,以後上學放學等你姐姐一起。」

樂雨菲有些委屈,「知道了,爸爸。」

果橙見狀,「爸爸,不怪雨菲,我才來嘛,她一時忘記了等我而已。再說了,我倆不是一個班的,放學時間也不一樣,等著太麻煩,還是各走各的吧,爸爸,我坐公交車就行。」她才不想和樂雨菲一起上學放學呢,那樣行動太不自由了。

「也行。」樂益民並不覺得有何不妥,他本就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小時候求學也吃過不少苦,那時候上學都是步行,能有公交車坐已經是天大的奢侈了。

不過看到有司機接送的小女兒,樂益民的手頓了一下,嗯,小女兒打小就嬌生慣養,大女兒養得糙,坐公交車就坐公交車吧。他拿過椅子上的公文包,點出了一沓錢,「你妹妹每個月有五千的零花錢,這個月爸爸給你一萬,這是兩千,你先拿去,剩下的爸讓秘書給你存卡里。」

「謝謝爸爸!」樂果橙高興地接過錢,心裡明白這是爸爸對她坐公交車的補償,不過她很喜歡這樣的補償。 「你生了一場病倒是學會討好爸爸了,你說你是不是要感謝我呀?」出了別墅的大門樂雨菲就變了一副嘴臉,瞪著樂果橙,連句姐姐都不喊。

樂雨菲心裡才不承認果橙是她的姐姐呢,她聽家裡的傭人提過隻言片語,知道她姐姐是因為八字不好才被爸媽送回鄉下老家的,躲過了十六歲才被接回來的。一個災星,一個掃把星,一個被爸媽扔出去的人怎麼有資格分她的寵?又老土又木訥,她都不好意思讓別人知道這是她的姐姐。

不過她現在倒是學機靈了,樂雨菲想起剛才餐桌上樂果橙的表現,眼底浮上警惕,「你就是再會討好也沒用,爸爸媽媽最愛的人是我。」樂雨菲洋洋得意,她可是福星呢,能給爸爸媽媽和樂家帶來福運的福星,樂果橙怎麼能和她比呢?

「的確,我應該謝謝妹妹你。」樂果橙很真誠的點頭,「妹妹,爸爸喜歡看到我們和睦相處,你這樣劍拔弩張,不好!」

故意頓了一下,樂果橙又飛快說:「不過誰讓我是姐姐呢?你小,我不和你計較。」說完挺直腰板仗著身高優勢斜睨著她。

樂雨菲氣壞了,「你算老幾?」身高一米六三的她在班上並不矮,到了一米六八的樂果橙跟前卻完全不夠看,襯得她就像個小學生,真是氣死人了。

果橙微笑,「我算老大!」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樂雨菲,「我,老大,姐姐。你,老二,妹妹。」也學她的樣子用眼角看人。

樂雨菲真的很想把樂果橙臉上的笑容打掉,「哼,你別高興的太早,你以為一中是你們那鄉下學校?到時你考不好給爸爸丟了臉,有你哭的時候。」狠狠地瞪了樂果橙一眼,趾高氣昂地上了等在旁邊的私家車。

樂果橙聳聳肩,壓根就沒把樂雨菲的威脅放在心上。她會考不好嗎?就憑她這顆聰慧的大腦會考不好嗎?到時哭的還不知道是誰呢。

這個時候養妹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之所以對她有這樣大的敵意,大約是覺得她回來分了爸媽的寵愛吧。所以她即便討厭她,耍的也不過是放學了讓家裡的司機不等她之類的小手段,你死我活那是不存在的。

那麼,養妹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身世呢?樂果橙仔細想了想,應該是高考的那段時間,高考那一日,養妹把她鎖在了樓上,以至於耽誤了考試,最終她只能上一所三流大學,還是交了大筆贊助費的,讓爸媽失望至極。

之後的生活便如那電視劇里的狗血劇情,小三登堂入室,養妹與她那個不要臉的親媽把爸爸哄得暈頭轉向了,再加上那個小三又給爸爸生了個健康伶俐的兒子,爸爸本就嫌棄果粒這個自閉症兒子,一顆心自然就全偏了過去。

這一世——既然這一世她提前知悉了劇情,那她一定防患未然,護好媽媽和弟弟。

果橙對媽媽的感情十分複雜,前世她曾怨恨過媽媽,尤其是知道養妹的身世后,她簡直崩潰了。明明她才是親生女兒,媽媽卻疼樂雨菲勝過她。

可是後來爸爸逼迫她聯姻的時候,媽媽卻站在她這邊堅決不同意,也是媽媽以離婚的條件換了她的自由,甚至媽媽最終自殺也是為了不拖累她——

那時她才知媽媽是愛著她的,只是性格使然,她太軟弱,太聽爸爸的話,她所能為她做的只有這些。

鼻子酸酸的,樂果橙深吸一口氣,壓下淚意。

傻白甜就傻白甜吧,老天真就老天真吧,沒有關係,媽媽,這一世,女兒一定守護住你,還有弟弟。

從家門口到公交站台要走十分鐘,這個站台剛好有直達一中的公交車,樂果橙花了四十分鐘才來到學校。

站在一中的校門口,果橙心中激動不已,但很快平靜了下來。上一世這裡是她的夢魘,這一世她一定要風風光光的從這裡畢業,讓全校師生都記住她樂果橙的名字。

一中,我來了,我準備好了!

樂果橙脊樑挺直,如一位美少女戰士,走進了一中校園。

樂果橙循著記憶找到高二八班的教室,正好上課鈴聲響了,她邁進教室眼睛一掃,心中鬆了一口氣,全班只有倒數第二排北角有一個空位,那肯定是她的了。

果橙一臉輕鬆朝自己的座位走去,班上的同學卻十分訝異,這個小美女是誰?他們班上沒這麼個美女呀,難道是走錯班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