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懂音樂的人,同樣被富有節奏感又震撼的節拍深深的吸引住。

2022 年 2 月 6 日

連蘇輕沁也沒有想到,傅宴在鋼琴上還有這樣的造詣。

特別是聽著台下一大片的女生瘋狂喊話的樣子,她才認識到,傅宴這個人,比原書給她的感覺更加立體了。

他是原書的那個傅宴,又區別於原書的傅宴。

……

所有的節目表演結束后,並不意味著這次慶典就此結束后。

後來接著還有各位混的不錯的校友等人上來合照,以及……

蘇輕沁沒有想到,她也就讀了不到一年的高中校長也來了。

而且,還是和傅宴高中學校的校長一起來的。

此時,他們兩人正在陪著十幾個人同框拍照。

沒錯,她和傅宴。

不知道學校領導是出於什麼心理,還讓他們兩個站在中間,兩位校長各站在他們旁邊的位置。

除了學校的攝影人員在拍照外,還有好多人對著他們這群人就是一陣猛拍,

台下,王憨憨也拿著攝像機對著他們老大一陣猛拍。

這種時候不拍照留作紀念,什麼時候才拍?

。 「陛下——」

劉忠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陛下,心下有些糾結,就這樣送回去真的好嗎?

萬一他們回去泄露了宮中秘密怎麼辦?

這麼一想,劉忠也就擔心的問了出來。

陳玦輕笑搖搖頭,沒回答,倒是魏巍看了一眼陛下,開口給了一個解釋。

「劉總管,他們身為眼線入宮多年,宮裡有什麼秘密是他們沒有送出去的?」

「正大光明的送他們出宮,一是為了告訴百姓,宮中也有給陛下安插眼線。

二則是告訴世家們,讓他們收斂一些,手莫要神太長。」

「是哦!」他怎麼就沒有想到呢?果然還是陛下聰明,連這都想到了!

乍然得到一個解釋,劉忠腦子瞬間靈光的拍了下腦袋。

「瞧瞧,是奴婢多慮了,還是陛下與魏指揮使考慮周到。」

劉忠一雙極其火熱的眼睛帶著三分寵愛七分崇拜目光轉頭看向陛下。

不愧是他伺候的陛下,陛下不僅心善,還聰明。

假日時日,這天下百姓總會知道陛下的好。

被迫害的大臣們:心善?你確定?

在魏巍正準備要離開的時候,心善又聰明的陳玦從御案左手邊找出一沓奏本扔給魏巍。

「謝家家主謝溫仁背叛朝廷暗地裡勾結胡人傳遞信息,陷害忠義將軍韓斌遠。」

他淡漠的聲音響起,「你帶著執金吾與朕的旨意圍剿謝家,謝家三歲以上不論男女斬首示眾,三歲以下貶為官奴。

順便搜刮謝家家產,以充國庫。」

「屬下領旨!」魏巍神色嚴肅說完,在陳玦的授意下轉身離開。

事情解決了,陳玦神情放鬆下來,肚子突然又傳來幾聲「咕咕咕」的聲音。

「咕咕咕——」

陳玦神色漠然淡定的看了一眼劉忠,劉忠立馬領會其中意味。

他道:「陛下,您稍等,奴婢早就讓御膳房的人做好了早膳,奴婢這就讓人傳膳。去。」

說完,劉忠飛快的跑出去的。

沒過一會兒,就有宮女們依次端著早膳過來了。

做這個皇帝差不多也有快半個月的時間了,每日的膳食是他最為期待的。

不愧是御膳房出品,瞧瞧這精緻程度,不論是擺盤還是膳食本身,都堪比米其林大廚了。

不對,應該是米其林大廚做的還要高出百倍千倍!

現在沒了眼線,自己終於可以放心大吃了,哈哈哈!

飯後,陳玦心情大好,閑來無事決定出去御花園走走。

畢竟來這麼久了,他還從來沒有到除卻文化殿、紫宸宮任何一地方。

卻不想他剛到御花園不久,就碰到了兩個女人在爭吵。

不對,應該是一個女人在大聲嚷嚷,另一個人低頭跪著沉默不語,看著頗有幾分可憐。

陳玦遠遠看著,看著其中有一個人的背影倒是眼熟。

這邊劉忠立馬開口,讓他知道為什麼眼熟了,「陛下,貴妃娘娘在哪兒,可要過去?」

哦,原來是她啊!

就是那個在得知自己受傷后,第一個趕過來看她的女人蔣貴妃。

「算了,不見。」

記憶里這女人不太惹,對原身糾糾纏纏,恨不得整個人貼在原身身上。

一副溫柔小意的樣子,喊著:「陛下,妾身胸口疼,你揉揉~」

對外卻又是另一副面孔,囂張跋扈,但凡原身對誰獨寵了一些,她就加倍的懲罰那個人。

不過,這位蔣貴妃雖然囂張跋扈了些,但對原身卻是真心實意的喜歡。

在那本小說里,蔣貴妃是在原身死後唯一為他流過淚的女人。

甚至為了給原身報仇,不惜委身與男主,找機會刺殺男主。

就為這事,男女主還為此鬧了大矛盾,揣著懷胎三月孩子離宮出走。

這樣的女人是原身的,算了算了,自己還是不要招惹她的好。

陳玦搖搖頭,抬腳就要轉身離開。

哪知蔣貴妃身後似乎有眼睛一樣,一轉身就看到了心心念念的陛下。

「陛下~」

一聲嬌嬌柔柔的聲音遠遠傳來,陳玦腳步一頓,更想快點離開了。

可是他人還沒走,背後就被一道柔軟的牆撞上。

一雙手劃過腰身將他抱住,「陛下,阿柔好想你。」

陳玦身體微僵。

從未談過戀愛碰過女人的他愣著,此刻都不知道雙手該往哪兒放了。

蔣柔見陛下不理自己,有些生氣,「哼,陛下還說愛重我,偏偏現在都不願轉身見我了,可見你們男人的嘴就是騙人的鬼。」

想到近日陛下一直不見自己,蔣柔越說越委屈,默默地抽離雙手,拿起綉帕邊小聲哭泣邊抹眼淚。

陳玦:「……」

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原身!

這還是陳玦第一見到了蔣柔這種女人,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安慰。

他瞥了眼一旁把自己當作空氣的劉忠,給他使了使神色,快給朕想辦法解決她。

劉忠眨眨眼,心領神會。

「貴妃娘娘,瞧您這說的,陛下最近養傷的日子最是記掛您了,您在陛下這裡就是心尖尖。」

「當,當真?」蔣柔抽抽噎噎的看了眼沒回頭看自己一眼的陛下,不太確信問道。

「真,當然真。貴妃娘娘,您可莫要哭了,不然陛下又要心疼了。」

「哪裡真了,他都不轉身看我一眼,可見心裡就是沒我。」

蔣柔又是秀眉一皺,委屈道:「也不知道是被哪個小妖精給勾住了,被本宮知道了,一定不讓她好過!哼!」

「哎喲,貴妃娘娘,您可就錯了。陛下不轉身是因為——

因為陛下病了幾日,這不是怕您見了傷心么,您一傷心,陛下就跟著傷心。」

還是劉忠會哄女人。

沒一會兒,蔣柔就眉開眼笑抬了抬下顎,驕矜道:「這樣啊,那本宮就大度一些原諒你了。」

「噢,說到受傷——」

蔣柔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

也不管他願不願意,一把扯著陳玦的腰帶讓他轉身過來。

被迫轉身的陳玦:「???」

誰能告訴他蔣柔力氣這麼大!

一定是原身的身體太弱,對,一定是這樣的!

陳玦心裡安慰道。

「好了,朕現在很好,愛妃不必擔心。」

盯著蔣柔那關心的目光,陳在心裡嘆了嘆氣。

照著記憶里原身與蔣柔的相處,往前面的小亭子里走去。

「那是誰?」

眸光瞥向遠處跪在地上的女人,陳玦正準備抬腳走過去,人就被蔣柔給往回拉。

「那不過是個小宮女罷了,陛下不要在意,那邊的花好看,陛下陪妾過去看看可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房間內吃的正香,沈益立下「一切隨意」的餐桌規矩,大家都沒有多少拘謹,感覺這頓飯吃的很爽。

他們在細細品嘗平時沒錢吃也沒有機會吃的建康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