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僅被炮彈集中的士兵,發出了痛苦哀嚎。

2022 年 4 月 16 日

連防毒面具被撕碎的士兵,也在捂住口鼻,拚命的向後撤退。

戰爭是殘酷的,後面的督戰隊,可不管你的防毒面具是不是打破的了。

炮擊怕什麼,天上有皇軍的飛機,他們會找到川軍的炮兵陣地,給予摧毀。

機槍咆哮起來。

盯著退下來的日軍,又繼續向山坡攻了上去。

他們離中國軍隊剛才開火的戰壕越來越近了。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譚望嵩終於打響了第一槍。

佯攻很阻擋視線,更何況經過硫磺彈,芥子毒氣彈的戰壕陣地,五顏六色煙霧,阻擋了視線。

甚至他們都沒有留心到,兩側看似岩石的地方,居然是川軍的暗堡。

步槍,機槍,擲彈筒,義大利迫擊炮,吞吐著火舌發出了對侵略者的怒吼。

川軍在用武器,宣洩憤怒的情緒。

滕縣是南北兩線同時開戰的。

板垣征四郎儘管帶著兩個半師團北上,憂心忡忡,飛行員轟炸時候發報的消息。

山頭上是空的。

儘管他們按照目標和計劃。

把炸彈和毒氣彈投擲到預定地點。

沒有遭受任何火力阻攔,沒有發現川軍的蹤跡,還反覆來電詢問,究竟情報是不是準確。

臨城日軍昨天休息了一天,今天向著臨城東北方向的山脈前進。

分路前進的幾個旅團不約而同的路上踩到了中國軍隊幾顆地雷。

讓工兵檢查雷區,卻發現什麼都沒有,地雷很零星,造成的結果,足足耽擱了半天的時間。

直到下午一點多,才到達臨城東北,橫在滕縣和臨城之間的這座山脈。

等他下令構築攻擊陣地,構築夜間的防禦工事。

完成以後,天都快黑了。老刀的小木屋中,花和老刀坐在桌子上,雪蘭則是縮在房間的角落中不知是在休息還是睡覺,懷中還抱着一隻渾身烏黑,卻只有四足的位置雪白的貓。

「這隻貓妖還跟着你們?」

「她和結香的關係好,那件事情之後就一直跟着她……」

「所以你和那個陳夫人……結香,是怎麼回事?」

《綻靈記》第027章.上山 第3188章恐怖的貔貅獸

與此同時,何森和三眼銀狐也戰鬥到了一塊,二者也是殺得難解難分。

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三眼銀狐根本不是何森的對手,雖然此時依舊能勉強招架對方的殺招。

只是,只需要一些時間,何森定然能將三眼斬於刀下,到時候,林天成這邊的潰敗之勢必然成定局。

「這是什麼?」

正在大戰中的何森一聲驚呼,只見數道流光殺向自己,等到穩住身形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是林天成手下的異靈小隊。

此時的異靈小隊身上散發出的氣勢絲毫不弱於應龍和何森帶來的那些狠人多少,雖然還有不如,但是異靈小隊勝在人員眾多。

質量不夠,數量來湊,再加上有三眼正面牽制,一時間即便是何森這樣的老牌強者也被壓著打,一時間憋屈無比,怒吼連連。

最主要的是躲在遠處的一個異靈激發出的術法十分噁心,都是一些諸如詛咒遲緩一般的術法,沾上了一身的實力就要打上不小的折扣。

要知道,強者對敵,爭的就是一絲先機,如今處處受制的感覺讓何森感覺自己一身勇武無處可施,當即氣的要吐血。

戰場分立三處,一時間竟然達到了一種平衡,不過眾人明白這樣的平衡只是短時間的,只要有一點紕漏,戰鬥的節奏就會被改寫,到時候就是一面倒的情況。

只是,在這個機會沒有出現之前,雙方誰也不知道勝利的天平究竟會倒向哪一方。

「吼!」

貔貅獸被十幾人聯手擊中,身形頓時被擊飛出去,怒吼連連。

可就在那些人想要出手幫何森解圍的時候,貔貅獸再次身形一閃沖向敵陣。

在十餘人的圍殺之下,貔貅獸身形一閃,曼妙健碩的身姿生生破開空間,剎那間衝到一名距離自己最近的強者面前,眼中閃過一抹嗜血之色,一道藤蔓宛如流光朝那人刺去。

那名強者也是在生死大戰中磨礪出來的,雖然貔貅獸的殺招來的急而險,可在緊要關頭還是反應過來了,只見他手中長槍一翻,身上靈氣翻騰,一聲大喝對著朝自己刺來的藤蔓殺去。

對戰多次,對於貔貅獸身上這詭異的藤蔓眾人也有了初步的了解,雖然不是很強,但是足夠詭異。

別的不說,就說此時藤蔓刺來的速度就遠超平常,將他嚇了一跳,匆忙中舉槍相迎,想要擋住藤蔓的這一刺。

貔貅獸眼中神色淡漠,宛如神王一般審視眼前的強者,大爪舉起狠狠的拍了下去。

從始至終,藤蔓的刺殺都是障眼法,為的就是掩護自己近身廝殺。

「咔嚓!」

大槍雖然穿透藤蔓,但是也被隨之而來的貔貅獸一爪拍成了兩半,連帶著連持槍的強者也被斬成兩截,一時間鮮血飛濺狂涌,只是意外的是那些血肉來不急掉落在地就被貔貅獸身上的藤蔓吸食一空。

這幅詭異的畫面看在眾人眼中,讓人心中生出一股難以言語的邪惡之感。

一瞬間,所有人都楞住了。應龍愣住了,何森愣住了,他們帶來的那些強者也愣住了,顯然是誰也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場詭異邪惡的畫面,死人不可怕,但是死後的下場讓人感覺到心底生出寒意還是少見!

下一秒,貔貅獸宛如戰神一般,再次衝殺進敵軍的陣營之中,逼迫他們無法身處援手支援應龍和何森滿身傷的藤蔓揮舞,纏繞住一位強者,對於眾人轟殺而來的術法不管不顧,大吼一聲舉起大爪就要斬殺眼前之人。

顯然,貔貅獸是打算以傷換命,逐個擊破不再給對方聯手糾纏自己的機會。

「哼!孽畜你此舉簡直就是找死!」被藤蔓纏住的強者一聲怒喝,手中長刀收起,靈氣幻化出一道巨盾擋在身前。

眾人之中,防禦屬他最強,貔貅獸找到他,可以說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只是,下一秒,爪落,盾碎,連帶著藏身巨盾之後的自己也被徑直斬碎!

「不可能!」應龍帶來的那些人忍不住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一種恐懼在他們心中蔓延。

那個被斬殺的用盾的高手名為應屈,人稱不動明王,即便是在六星道祖高階的強者手下也能接下數招而不敗,如今竟然被貔貅獸一爪斬碎巨盾更是身隕當場,這如何讓人不心驚膽顫。其他的人自然也是深知應屈的厲害,所以此時見他被斬才會有如此大的觸動。

沒有人敢相信,應屈竟然如此輕易就被斬殺,就連遠處的應龍和何森都不敢相信。

貔貅獸的強大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讓他們一時間震驚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表達自己心中的震撼。

「天吶,為何如此勇猛的異獸異靈都在他的麾下!」應龍心中暗恨著說道。

林天成身邊的異獸也好,異靈也罷都是以一敵萬的猛將之才,可恨自己西山府蟬座龍頭之位上千年,竟然沒有一個這樣的好手,這叫他如何不心生艷慕。

對於應龍的驚呼,無人能回答,誰也想不到為什麼林天成能得到這樣一個恐怖的異獸的效忠。

不過,如果實話告訴他們,數日前這隻異獸還是一隻五星道祖高階的異獸,打死他們怕是都不會有人相信。

「此戰我們已經落敗,退吧!」何森暗恨著一刀將三眼逼退,渾身靈力震蕩將身上的詛咒震碎,轉身對應龍說道。

聞言,應龍也明白今日想殺林天成已經是不可能了,當即還是保全實力為上。

「撤退,都撤退!」應龍大吼一聲,一刀將林天成逼退,轉身就跑。

林天成這個傢伙,如今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象,簡直比對上超級異靈還要可怕,已經不可能再繼續圍殺的成功了。氣勢不用應龍出聲示警,眾人此時已經心生退意,在他身形調轉的第一時間,眾多屬下便紛紛調轉身形跟隨身後朝遠方飛遁。

貔貅獸的恐怖驍勇善戰已經擊潰了他們的戰意,如此恐怖的異獸哪裡還是他們能圍殺的,現在只想著如何能夠保住命就不錯了。

林天成穩住身形壓下胸口翻湧的氣息,看著已經被嚇破了膽,根本再也生不出半分戰意,一個個都拚命的逃走的眾人。

當即心念一動,貔貅獸和諸多異靈紛紛飛身衝上去追殺何森,何森臉色慘白,這麼多人林天成一個不追,竟然追著自己不放,早知道自己幹什麼要多嘴和他說什麼殺人的屁話,害的自己現在被第一個點名!

何森身上力量瘋狂爆發,身形閃動,躲開了數道術法,只是最後依舊沒躲過漫天的藤蔓,被重重的抽打在了身上,情急之下,何森伸手抓住身邊的一個屬下丟向貔貅獸。

貔貅獸見有人敢擋住自己襲殺何森,當即沒有二話一爪將對方接過來,他要讓來犯之人知道,敢動自己主人者都得死! 「嘿!之前沒有好的武器,我拿你們沒辦法,但是現在有這傢伙,你們等死吧!」李鑫岩咬著牙道。

手中迅速重新拉回那四柱分體炮筒的控制桿,李鑫岩分別同時操作著四柱分體炮筒在空中畫出來一個四邊形,四邊形的四條邊彼此交叉,極為規則地道道掠過四個紅色分體的行進路線,分體粒子炮筒點狀攻擊,在空中拉出一串略微有些弧度的粒子鏈。

粒子炮是能夠連續射擊的,只要能量供應能跟得上。之前的很多炮筒充能需要過程,根本做不到能量的迅速補充,巨靈神在這方面比絕大多數炮台要強得多,它下面有近百的充能通道,能量蓄積基本上是在幾十毫秒就能完成,而頂端的炮筒又少,這便是他最大的優勢,能量充足炮筒又不多,完全可以連續射擊。

雖然從原理上來說它是簡單的炮台,但是越簡單的東西,碰上了將粒子炮台玩了八年的李鑫岩,其威力反而越大。

李鑫岩把它玩出了花!

眼見粒子子彈組成的弧度掃射無論如何也躲不開,天空中的四塊分體紅色流星見狀又變化了,他們改變了分散狀態,重新往一塊聚!奧卡洛斯眼見兩個維度的方向躲不開被擊中的命運,便在第三維進行收縮,這樣分體粒子炮的攻擊就全部落在了空處。

李鑫岩冷笑一聲,然後再次啟動主炮筒,戰場上又是一道光華從地面射出!李鑫岩的手指基本上十指全在用,每一根指頭都在控制著一樣東西,將射擊技能發揮到了極致。在看起來像是彈鋼琴的手指操作下,主炮筒也同時啟動了,五道粒子流如同纏繞在一起的跳動的音樂線,將奧卡洛斯的四塊軀體鎖在了其中,如無意外,在下一刻將徹底將其絞殺在空中。

這次看起來躲無可躲。如果奧卡洛斯聚合在一起,那麼他面臨的將是空氣阻力對於合體過程的阻礙,以及合體后巨靈神主炮的驚天一擊。如果奧卡洛斯分開,那麼分體炮台的掃射就是他需要面對的一個難點,粒子流對於小型機械獸基本是炸成粉末的威力。

事情卻在這時候又出了變化。奧卡洛斯卻沒有再往一起合體了,他的四塊改變了自身形狀,四塊身體居然有些微的尾翼生了出來,尾翼伸出,四塊分體在空中繞成一個環轉,居然像是套在主炮粒子流上的一串項鏈,在旋轉中首先躲過了主炮的攻擊,然後順著分體炮的子彈先後方向的旋轉又躲過了那些螺旋上升的分體炮子彈。

李鑫岩已經接近獰笑了,他好像已經預料到奧卡洛斯分體的運動方式,手底下一變,四道分體炮筒的行進路線反向一變,奧卡洛斯分體根本沒想到李鑫岩突然來這麼一招,旋轉勢頭來不及停下,反方向毫無預備地便與粒子流撞擊在了一起。

「嘭嘭嘭嘭」的四聲悶響,粒子炮彈與奧卡洛斯分體撞擊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響,但是與其他碰撞又有不同,空中瞬間有四個看起來像是空間透鏡的變形閃過,在弧狀的空間變形面前,粒子炮彈像是撞到了一面看不到的牆,連炸出的光華都沒辦法透過這面牆,而是沿著弧形軌跡向著四周慢慢擴散出去,根本沒有轟擊在奧卡洛斯的分體之上,而是與奧卡洛斯分體之前的弧狀的空間變形裝了個實力相當。

弧狀的空間變形之後,奧卡洛斯分體向後彈射,借著爆炸之力不僅停止了向下的下墜勢頭,而且還反向空中彈起。然後四塊分體控制的極好,不僅向上彈起的方向、力量一致,竟然連旋轉角度都是恰到好處。

借用反彈之力,奧卡洛斯不僅重新組合到了一起,還消減了下落之勢能。

而此時奧卡洛斯距離巨靈神的距離,已經近在500米之內。

李鑫岩頓時有種上當了的感覺。

感情自己一頓猛射,竟然是讓他減速的踏板?

便在這時,另有三枚粒子流毫無章法,從另一個角度掃向奧卡洛斯。奧卡洛斯微微有些出乎意料,但是動作還是慢了半拍,躲過了兩枚粒子流,被第三枚粒子流擦過了臀部。

他的眼中,那發來這三枚粒子子彈之人的一張俏臉,讓他心跳有些加速!

「不可能!」斯特羅格、李鑫岩、洪文的腦海里,響起來這三個字。

便在這時,斯特羅格和洪文的纏鬥圈子也卷到了巨靈神的腳下。絡海城和集團軍成功地將機械部隊吸引到了廢墟入口處,也就是戰場偏北方向,但是這一條線上機械獸的攻擊和人類的子彈也不見得有所緩和,從戰場中部到這裡,雖然不是人類和機械部隊交戰最激烈的區域,但是斯特羅格和洪文身上綜合交錯的傷口已經密密麻麻難以數清。

斯特羅格一心只想著兩位殿下,而洪文心中只有恥辱和仇恨!

終於,雖然支持他倆纏鬥的信念不太相同,但是結果卻是一樣的,他倆帶著滿身傷痕終於來到了巨靈神下。

奧卡洛斯「不可能」三個字剛說出口,眼角就立刻亮起一絲光華。李鑫岩怎麼可能浪費這射擊的良好機會?四枚粒子炮彈幾乎同時向著奧卡洛斯飛來。空中幾乎是同時,又是四面空間透鏡的變形閃過,粒子流與被急速擾動的空氣激波撞擊在一起,互相湮滅。

而奧卡洛斯再次被反彈出去,在空中旋轉著落向地面。

他被震暈了。

斯特羅格比洪文快一步登上了巨靈神的基座。在地面下埋藏了幾十年,巨靈神身上的銹和附著物不少,斯特羅格的爪子現在也分不清是手還是爪子,反正一邊抓握著那些鋼鐵管子,一邊摳著上面的銹,就開始往上爬。

洪文則用手臂抱住能抓住的鋼鐵基座,跟著斯特羅格往上爬!

兩人身後,一邊是青紫色的發光液體順著管壁留下,一邊是黃色的發光液體順著管壁流下,那是他們的血。

奧卡洛斯落下的速度遠遠快於斯特羅格和洪文,他落在地面上,插了半截身體入土,然後手動了動,慢慢站了起來。他又被摔醒了!

「別被外表所迷惑!真正的陛下,已經自我封閉了!」洪文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風箱,而且是破敗的那種。能量不足的情況下,就連發射無線信號都會變得有些困難。

。。 竟然想要支持蘇葉讓他離開,難道他覺得這樣做就能夠有機會讓蘇葉接受他么?簡直就是可笑之極。

她和蘇葉可是合法夫婦,立過婚契書的,光是這一點這李亮就已經完敗了。

還有蘇葉口口聲聲的說他身為慕容還有妻子女兒,既然如此那他乾脆直接的證明自己的那一個身份是不是真的有妻子兒女。

看着那端在一旁角落的吳達,慕容直接過去的把人給叫了過來。

「你說你是我的朋友,那麼我問你,我身為慕容的時候是否有妻子兒女。」把吳達叫過來后,慕容問道。

吳達一聽,下意識的就搖了搖頭道:「妻子兒女倒是沒有。」可是你那娘給你定的未婚妻倒是有一個的,只是你不喜歡那女人,一直拒絕這門婚事擺了。

「聽到了吧,雖然我記不得他了,但是你也說了他是我的朋友,他說了我身為慕容沒有妻子兒女,所以你就放心好了,我慕容此生就你一個妻,我許你一生一世一雙人。」聽到吳達說的話之後,慕容的臉上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說道。

聽此,蘇葉簡直就感覺嘩了狗了,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吳達一眼,奶奶的讓你多嘴,好不用意想到的一個理由竟然就這麼被攻破了,簡直是太過分了。

看着蘇葉和慕容之間的氣氛,吳達心中不由的湧起了壞壞的心思,慕容有未婚妻這事他先不說,看到時候慕容恢復了記憶該怎麼跟蘇葉解釋。

而且慕容不是一副想要留在蘇葉家么,就連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樣的承諾都許出來了,他作為好朋友定是要助一臂之力啊。

只不過是不知道到時候要是慕容真的恢復了記憶,能不能為了蘇葉繼續反抗家中的那個母親許蘇葉一生一世一雙人了,畢竟他那種特殊的身份,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的。

莫名的,吳達突然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感覺定是會有好戲看。

吳達要是知道,因為自己一時間的興起坑了慕容,而導致了今後不斷被這一對黑心夫婦坑的日子,他一定一定說什麼都不會如此做的。

聽了慕容和吳達的對話,李亮的臉色更是難看了,這一幕都被李嬸看在眼裏,嘆息無奈在心裏。

「既然大憨好不容易回來了,那你們一家人先好好的團聚,我家裏還有事,就和亮子先回去了。」李嬸看着氣氛有些不對,連忙趕緊的說道。

「他嬸,留下來一起吃午飯吧,正好大憨回來了我們也高興。」看到李嬸想要走,楊氏挽留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