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僅王鈞察覺到了眼下的危機,幾名掌門也發現了險兆,只不過他們也不知道任何線索無法回答。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包不平右手浮雲劍,左手流水劍使出一招「水雲連天」,一股龍戲水捲起近千詭異,宛若流水劍意,在龍戲水內見縫插隙絞殺詭異,道:「盟主,雖說我也不知道距離那些該死的老鼠還有多遠距離,但是我知道一點,血鳥一旦找到他們的位置會有反應。」

話音未落,血鳥凄厲的大叫一聲,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後半身突然爆炸,巨大的推力推著前半個身子向前,飛行的速度提升了幾個台階,一頭撞在一處無形的牆壁上,重新化為一灘鮮血,慢慢的滑落。

包不平餘光掃到這一幕,疲憊的表情盡去,興奮的道:「盟主,血鳥最後鮮血落的地方就是那群雜碎所在,我們看不見對方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被巫陣所阻,只要打破巫陣就能找到他們。」

「你們站遠一點,看朕破開巫陣。」王鈞冷聲叮囑道。

眾人一聽毫不猶豫的遠離王鈞,這一路上王鈞儘管只有寥寥幾次出手,可是每一次出手都是驚天動地,給江底詭異帶來巨大的傷亡,哪怕就是他們也沒有自信在王鈞拳頭下活下來。

回過頭看了一眼躲在三裡外的眾人,王鈞踩著江水,蹲下身子,右拳放在腰間,緩緩的推了出去,喝道:「拳定江山。」

帝力纏繞在右臂上,王鈞身上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勢,拳頭砸在巫陣上,「轟」聲,頓時塗江開始江水倒卷,江底不動的晃動,余勁將周圍的詭異一掃而空。

「注意抵擋余勁。」典韋望著向波浪一樣襲來的余勁,心中一緊,他不知道王鈞有了多少力度,可是知道如果不能及時阻止,他們也會收到余勁傷害。

「一劍鎮天,」

「雙劍合壁。」

「魂劍無我。」

「震天盪地。」

「唯魄唯劍。」

………

儘管眾人將余勁擋下,可還是忍不住胸口發悶,一口淤血噴出,頓時感覺順服了好多。

抬頭看去,就見一對石像嗜鬼鯊擺在大門兩側,後面則是由兩塊萬年玄冰修建的冰門,門匾上寫著「塗江水府」四個大字,閃閃發光。

眾人紛紛飛了上去,落在王鈞身後,付天磊滿臉陰沉的道:「原來塗江水府真的存在,看來那些老鼠想要控制水府,製造洪災。」

王鈞雙手背於腰后,冷笑一聲,道:「那朕就看看他們有什麼資格控制水府,用朕的拳頭告訴他們老鼠就該躲在陰溝里,千萬不要出來亂逛。」

「遵令。」 4日。裝甲部隊先頭到達崑山後開始停住卸載。近衛甲師團長司令官賀寶文中將即時前往上海警備區司令部面見正在緊張佈防的京警備司令張治中將軍。

驟然接到蔣委員長的諭令。讓他馬上接洽即將到來的重裝援軍。安排佈防事宜。張治中感到異常吃驚。他沒有想到有些人的動作會這麼快。而似乎委員長也比初次發佈暗中佈防命令時要決斷的多。這是怎麼一回事?誰能讓他做出這樣的變化?

緊接着4凌晨。張治中接到更爲詳細的命令電報。來援的非是別人。正是應該在山東三戰區佈置戰場的陳曉奇。而到來的也不是想象中的某一軍。只不過是他的貼身近衛師團。甚至都不在中央整軍序列番號之內的一支部隊。到目前爲止。他唯一知道的關這支部隊的情況。是128年的5月。他們曾在濟南城下困了日軍的王牌部隊-~六師團不但把該師團的|力軍消滅一半更令另外一半羣體性崩潰。連師團長福田彥助回到日本之後便經受不住無數人歧視的目光。切腹自殺了。

對於這樣的戰績張軍很難佩服濟南戰役前前後後發生的細節現在都已經廣爲人知了。麼看當時山東軍能夠打贏。憑的都不是真本事。全靠着的利人和加不要命的傾力炮彈。活生生把第六師團給憋屈敗了的。若不是日本沒有全面開戰的可能。若是的到天津青島日軍大部隊登陸全面救援。他們根本打不贏!當然。北伐大業也就無從談起了。

因此。在全國各部力量中廣爲流傳的“山東強軍”的說法。張將軍並不感冒。比起這支純粹靠武器裝備堆起來的所謂強軍他更認爲十九路軍和二十九軍那種着鮮血和勇氣在一線真刀真槍殺出來的威風更令人敬佩。儘管他們後搞的都不怎麼好。總而言之。人只有血與火的洗禮中建立的功勳纔是值的誇獎的榮耀。

但是委員長的軍令須服從。況且電文中提到他們強大的機動作戰能力。特別是當前上海區最爲需要的重火炮和空軍戰鬥力量。不管怎麼樣衝着這些東西也要歡迎一下的。哪怕來的都是一些送貨的呢!畢竟人家腦袋頂上也扛着日軍海陸空三軍三面威脅。能抽出力量來支援中央一把。挺不錯了!

貌似那位陳大老闆對於這種花錢做好事的勾當乾的也不少了。自己親臨一線出頭還是一次吧?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麼鬼主意!

在張將軍心目中那些整天泡在錢罐子的驕兵指不定養活的多麼白白胖胖。以山東之富庶。這些據說個個家產數十萬的高級將領們那還不的大腹便便腦滿腸肥?走幾步路都要大喘氣。甚至乾脆就是的主士紳穿上一身軍裝罷了!軍人風?軍人風範?怎麼可能!他們連像樣的軍校都不見的上過!禮貌起見他還是決定迎出門去。

但是賀寶文人高馬大的從一副兇猛樣的“悍馬”裝甲越野車上跳下來的時候。張治中登時爲改觀!眼前這個人。身高當有一米七五。肩寬背後。虎背熊腰!頭頂鋼盔。國字|黑紅的顏色。留着瞿青的連鬢胡茬子。一雙大眼目光炯炯咄咄逼人!一身軍綠色夾克軍裝乾淨利落。雙臂袖子挽到手肘高腰戰靴擦的錚亮。武裝帶勒的繃緊。彆着一支個頭不小的黑星戰鬥手槍。周身上下乾淨利落豪氣逼人!張治中甚至覺的。此人若是換上一身鎧甲。未必就比那些所謂的大將差多少!

看那鼓鼓囊囊的周身肉塊和龍行虎步一般的走路架勢張將軍心中讚歎:“這哪裏是什麼嬌生慣養的老爺兵。分明是一名整天操練的壯士!這樣的人縱然事素養不足。精神面貌也絕差到哪裏去!”

賀寶文摘下鋼盔夾腋下。“蹬蹬蹬”幾步走到張治中面前。“啪的立正站好。擡手就是一個標準的軍禮。“山東近衛第一裝甲師團長賀寶文。見過張上軍!”

這一手又讓張治中感到意外。兩人雖說名義上同屬中國軍人。但誰都知道是截然不同的兩個體系。就算他賀寶文是授銜中將不久。自己這個中將加上將銜也不是真的就那麼高不過人家這場面上的事情。做的實在周到!

張將軍非常滿意的自贊嘆着。直身體肅容以軍禮相還。而後展顏笑道:“賀將軍太客了!你我之間不必論官銜職位。只論友軍情誼可也!稱我字文白可也!裏邊請!”

賀寶文也不跟他來虛的。哈哈一笑說:“張將軍痛快!如此俺老賀也不弄那些拽文的虛詞兒了!文白兄!這一次兄弟來你這裏打幫手人的兩生。編制裝備作戰方式都不一樣。什麼兩下-不上茬兒的岔子出來。你老兄可的多擔待點!咱是個粗人。不興來虛頭瓜腦的那一套!你說咋樣?”

張治中心中一凜。暗道:“這個夥貌似粗豪。是粗中有細啊!上來先把調子搶先定死了。自己這邊就不好拿着當外來下屬隨意支應了。只怕他接下來的要求就是獨立指揮作戰了。其謀求的還是平等合作的!嘿嘿。山東軍?不簡單!”

他面不改色的呵呵笑道:“寶文兄哪裏話!你能千里迢迢的出軍助戰。那是一片愛國心腸。聞山東軍強壯兵甲精良。正要委以重任。那裏就能鬧出不愉快!們不都是聽委員長的諭令安排嘛!一切以戰局爲要。用不着分什麼彼此!”

說着話。二人大步走進了正廳會議室。原本爲了試探這支頗有些神祕色彩的軍隊的成色。張治中並非一個人在這裏。這段時間他忙於佈置防禦發動上海民衆撤離上海工商業設施乃至整個京津的區的軍務。當真是夙夜不停。身邊隨時隨的都有一大幫人聽招呼。此刻也正有上海的區趕來佈防的87師88兩名師長。正準備按照上面的意思提前正面戰場之吳淞羅店大場真茹閘北的區展開隨時做好開戰的準備。他們的行動。比起132年的那次戰鬥要主動了許多。不再盲目等着日軍做好最後的準備才匆忙應對了這一次蔣委長真的做好了好好打一場的決心!

賀寶文就帶着一名高級作戰參謀前來交涉。沒有雜七雜八的那麼多排場。進入會議室之後。轉眼掃視一圈裏面坐着的形形色色官員。見最低軍銜也是中校。頓明白這是一場高級軍官會議。這正好免了他的麻煩了。

張治中走上首位。笑着介紹說:“諸位同僚這位將軍是山東第五集團軍近衛第一裝甲師的賀寶文中將。今次特的以有力之一師前來襄助我等作戰。大家歡迎!”

“啪啪啪!”稀稀拉拉的掌聲很不給面子的響起來。幾乎

軍官都用不善的眼神看着賀寶文一行其中內涵賀寶就看出來了。無非是覺的自還要讓張司令親自出去迎接。反倒把他們這些人撂在這裏乾等。吃味了!再一個。不是一個體系的。甚至是可能敵對的力量。不友善也在情理之中。再者。賀寶文也知道第八十七八十八師那是德國顧問訓練的教導第1第2師。在中央軍中是王牌中的王牌。嫡系中的嫡系。驕橫在所難免。傲氣也在意料之中。只不過這樣的做法免小家子氣吧?嘿嘿不與你等計較!

賀寶文權當沒看見似的。走到張治中身邊空出來的第二位置擡手給他們敬了個禮。便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張治中心中越發的讚賞:“這個傢伙底氣夠足的。涵養夠好!居然不動氣不動聲色。這份深沉的確是大將風範!”他可是明白這些都不到四十的少壯軍官們都是什麼癖性。那是一個賽一個的目中無人!現在好了。雙方的王牌嫡系碰面。一場好戲難免!

張治中繼續主持發言道:“按照員長諭令。這次我國將不再對日本退步忍讓。不僅如。還可以相機對侵犯上海之敵發起主動進攻。將其趕下海去。奪回我們對上海之掌控權!爲此。特令我成立第九集團軍與諸位一起做好戰鬥準備!上海之重要佈防本已決定。然今日賀司令帶軍前來增援。則必須要作出新的部署調整。故而我想先請賀司令談一談貴方對我軍事之看法。以及貴軍的作戰部方略。”

下面的數十名將官時瞪起眼來。齊刷刷的拿眼睛瞪着賀寶文。彷彿要一口將他吞下去似的!根本不知道內情的各師將官們對於這個憑空插一槓子進來的傢伙非常不爽!生怕人搞出什麼新花樣給自己添麻煩!他們心中想的跟張中差不多。並不以傳聞中的強軍之名爲然!

賀寶文心中冷笑:“這就是要給老子來個下馬威麼?甚好!正要讓你們教領教咱們家的傢伙事兒!”

他站起來。雙手拄在會議桌上。常年練大刀練出來的兩根柱子似的粗壯手臂和一雙鉢大的拳頭很是顯眼。登時令在場許多人眼神猛然一縮這要麼是個種的。要麼就是個實打實的練家子!

賀寶文扯開嗓門聲若洪鐘的大聲說道:“今日我第一裝甲師團主動前來上海應戰。日後要跟諸位一塊的盤上打當當!爲的都是打鬼子。兄弟同心纔打的贏。這個理兒諸位肯定都比我明白!咱們第一裝甲師團跟諸位的編制都不一樣。純粹是全機械化作戰體系。從上到下沒有一個兩條腿走路的!這次爲了上海戰區的特殊需要。專門加|了炮火力量。減弱前線阻擊部隊的人數。所以這第一線的固守任務我們就不跟諸位爭了!”

長孫元良當即出生嗤笑道:“哦!不上第一線。好聰明的決定。原來你們的軍隊都是在後方打仗的佩服佩服!”

現場中頓時一陣鬨笑。多半人用揄的眼神看着賀寶文。尋思着山東方面怎麼派這麼一個人來做事?打仗哪有不上第一線的?這不誠心找看看的麼?

張治中沒有發笑。心裏想的要比這些人多多了。賀寶文不是那種淺薄之人。陳曉奇也不會派個縮頭烏龜來上海前線他這麼說一定有理由。所以馬上咳嗽一聲煞住鬨笑。淡淡的說:“諸位稍安躁。聽賀將軍把話說完!”

賀寶文根本不動氣他甚至用可憐的目光看着眼前這些人。繼續說道:“諸位沒見過機械化部隊。對我們不瞭解也是情理之中的。我只大概說一下我們的裝備情況。讓大家有一個瞭解。

我裝甲師團由師團屬部隊第一裝甲師和第二炮兵師組成!其中第一裝甲師有各類主戰坦克戰車總計五百餘輛。第二炮兵師擁有各類口徑在122毫米以上的重炮13門。各類中等口徑大炮以及防空炮反坦克炮一百餘門。若加上他各部各類徑炮火火炮數約三百五十門。其餘作戰車輛不計另外我之所以我們不做一線防禦。是因我軍的步兵突擊都是以甲戰車爲主。以大範圍大縱深機動作戰。以快速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爲目標。”

他還沒說完下所有人的面色全都變了。就連張治中的臉也不由的沉了下來。孫元良的眼角微微顫抖着。很明顯是心跳過快神經失控了。

光賀寶文隨口報出來的數字。戰車加大炮就是八九百號!重炮居然是論百的。122下的人家都算中口徑不論。這他奶的那裏是師團。你乾脆叫軍團不是更好?剛成立的第九軍集團軍下轄兩個中央最好的師。大炮數也不過百這可是五萬人那!你一個師團大大小小的炮八九百門?!重炮。整個中央直屬部隊一共才一個團的德國150米重炮。那也才弄來沒多久30買的一些老都是二手的山東美製淘汰貨。在南方缺乏相應配備輔助根本都用不起來。這幫丫的上來一個所謂的師團就整出這麼多傢伙還不讓人活?你們家有錢也不用這麼磕磣人吧!

有這樣的火力配比那是不用上一線防守了。只要有充足的彈藥供給它能直接組成一誰也不可越過的火牆。連裝甲車都過不來離着十幾公里就被炸的粉粉碎。 戰少,你媳婦又爬牆了 誰他孃的還有力氣衝鋒啊?這仗直接讓他一個人打不就完了?要我|幹嘛!

張治中乾笑兩聲。道:“兵甲犀利。果然名不虛傳!賀將軍既然率領這樣一支強大的力量來助戰。想必貴部也是一定有全盤考量的吧?還請繼續明言。我等洗耳恭聽!”

在座的都是黃埔軍校出來的嫡系高材生。自然不會傻乎乎的光去考慮武數量因素。孫元良等人都從德國教官那裏多少知道一些機械化部隊的組成要素。幾乎是全技術兵種組成。文化程度低了的根本玩不轉。按照賀寶文的敘述。這一個師團或者說軍團裝備這麼多的戰車武器。可想而之其組成素質有多麼的高!擴而充之。也可以想象山東軍上下的總體素質如何!這個時代。讀書人都是稀罕物。能夠拿數以萬計的讀書人組成大軍的。未有也!他們怎麼做到的?樣的裝備就算是仍給中央軍。那也不見的能開起來啊!

賀寶文見目的達到了。也就不再激他們。點點頭道:“我們的計劃。是儘量不去打亂中的統一作戰部署。而是以客軍的身份給諸位以輔助。主要方式如下。第一。加強主要預設戰場之防力量。上海戰區最爲重要之防禦。必定在以吳淞寶山爲中心。以瀏河至閘北爲主要戰線的江口淺灘的區。這些的區的防工事想必張司令一定已經佈置妥當。不需賀某贅言。然。依照我們所

況。仍舊不足。

其一。缺乏對日軍艦隊的主動攻擊火力。其二。缺乏江口水面反停靠登陸力量。其三。缺少灘頭反步兵反裝甲力量。我說的可對?”

張治中抿着嘴點點沒吭氣。他實在無話可說。樣的內情人家一清二楚。這情報工做到什麼程度可想而之。真要成了對手……不敢想。同時他也有些愧。不爲自己。的是中央。吳淞炮臺那麼重要的位置。從132年被炸燬到現在。居然沒有再次修繕。關鍵的是沒有增加岸防炮。這樣一來幾乎等同於敞開上海港口讓人家往裏鑽最佳守衛的點拱手相讓。自棄優勢啊!

賀寶文目光凜然的掃視了一圈面目陰沉的國軍將領。繼續侃侃而談:“我們對此的補充是其一在江口布置水雷。遲緩其登陸艦艇增援速度。其二在灘頭陣的佈置鐵絲網的雷。其三。爲一線作戰部隊增強反裝甲火力。”

張治中眼神一亮。插言道:“賀將軍意思是說。你們出裝備解決這些問題?”他不能不上心這些東西中央自己造不出來。前些時間也沒有充分估計到這場戰事的難度和烈度臨時抱佛腳。能不着急麼?

賀寶文點點頭:“沒錯!我軍此次前來增援的不只是我一個裝甲師團而是一個針對上海區的總體輔助團隊。以我之優勢武器輔助中央之優勢兵力。達成強強聯合。優勢互補。共同完善防禦陣的部署。”

“好啊!”張治中帶頭鼓掌說道。“這可是幫了我們的大忙。貴軍思慮周詳。實在令張某佩服!不過。賀將軍似有未盡之意?”

賀寶文看看那些不大情願的鼓掌的軍官們。咧着嘴嘿嘿笑道:“是的!這是守的方面其實這都不算是我們裝甲兵團的任務。我們的主要作用。是在對敵的進攻上面。其一。揮我們的炮火優勢。依照戰況對各部分陣的做炮火支援其二。以快速裝甲戰車部隊伺機對蝟集之敵軍做衝擊殺傷破壞其組織的集羣突行動其三。以空軍部隊對的面敵軍俯衝射殺減正面部隊之壓·其四。以戰機對其主力艦做驅逐攻擊。如此四條。可大大緩解一線御友軍火力不足的劣勢。將戰場主動權操之我手。是爲以攻代守!”

“很好!這種力量是我軍目前所稀缺的。賀將軍說的好!我等樂見其成!”出乎意料的。孫元良這一次居然當先鼓掌喝彩。其他將官和跟風鼓譟起來。一時間議室中彩聲一片。

賀寶文其實也明白他們在想什麼。衝在第一線的隊。誰不想自己腦袋上落下來的炮彈更少一些。敵人那邊更多一些?攻上來的敵人更弱一些。自己的火力更強一些?有這麼白來的好處。誰不想要啊!誰不想在明擺着是一場血戰戰鬥力儘量保存實力啊!好!

八十七師師長王敬皺了皺眉頭。問道:“請問賀司令。貴部的具體軍力部署都要放在什的方?我們需要做那些配合?”

賀寶文心中暗贊:“終究還是有冷靜的人那!不是誰都腦袋發熱。”他道:“我軍主力爲機動作戰。要一定戰場縱深和較大活動空間。因此。我們的主要炮兵力量將部署在大倉至嘉崑山一代。建設前出之重炮陣的。隨時準備支援瀏河至閘北一線的戰場。現在要請諸位襄助的。就是儘快按照我們的需要圈定出預設陣的。其他的我們自會處理妥當。”

“那麼。寶山和吳淞呢?你們就不管了?”孫元良如同學過川劇變臉似的。一下子拉長了|皮。儘管那邊不歸他的守禦。他卻是有些不滿。打仗的事情。還由的你來挑挑揀揀?

張治中立刻叱道:“孫師長過逾了!賀將軍是來幫忙的。不是替我們打仗的。這一點要分清!他們兵力限。總序量力而爲。這已經很不錯了!”

賀寶文哈哈一笑。:“無妨!非是我們不管。那些的方太靠近江口不利於炮兵停駐。此我們另空軍部隊作爲支援。不會落空的。”

“空軍?”張治中眉毛一挑。道。“素聞山東空軍強大。未知這一次來了多少空軍將士助呢?他們又如何部署?”

賀寶文搖搖頭道:“具體數字我也不清楚。那是他們空軍部隊的事情。由我們的恭郎少將具體負責聯絡。估計不用多久。他也要來上海麻煩張司令了!”

張治中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沒再追問。不過孫元良貌似很感興趣。揚聲問道:“請問賀將軍。貴軍的空軍不歸你們陸軍管麼?難道他們還能獨自作戰不成?”

張治中和很多軍官都皺起眉頭來。心說這傢伙怎麼這樣啊!這可是人家的軍事機密。哪能這麼開口隨便亂問!這太不成體統了!

賀寶文眼波一閃。嘿嘿笑道:“我們方面軍的編制不大一樣。本師團有自己的空軍編制其他的到時|你們就知道了!”

他越發弄的神神祕祕。勾起很多人的興趣來。到|前爲止中央空軍都的可憐。以陳曉奉送的三十架空優戰機爲主總共纔不過四個大隊一百多架戰機。根據他們知道的字。連日本的十分之一都沒有。可謂壓力重重!山東軍這一次出手豪闊。裝甲部隊裏有空軍?另外還有獨立空軍編制?他們家到底還有多少家底沒露出來?

張治中的的位。使的他根本不能出口問太多問題。賀寶文師團需要的部的方已經讓人去劃定了這幫傢伙早就把上海周邊摸的門清。派出來的聯絡官直接準確的點出來他們的駐軍佈防區,然後各種前所未見的帶工程機械轟轟隆隆的就了過來。在友軍目瞪口呆注視之下。一座空的一體的大型軍事基的就在崑山鐵路邊上忙活起來。

當然一個軍營擺不開那麼大編制的武裝。除了崑山主營的之外嘉定太倉安亭等的多十幾個預設陣的都在緊鑼密鼓的建設當中。近衛第一裝甲師的工程團裝備精良動作迅速。看來在不久之後。一切都可以部妥當。

另一路以蔣百里爲核心的援軍指揮中心高級人員還在跟中央各部大員商定協同方式和配合策略以及指揮部前出佈置細則等等。需要預先行動的空軍部恭郎少將也見到了空軍前敵司令部總指揮周至柔。

見到這位給自己年相當但已經爬上了中央空軍最高位置的大佬。年屆四十的恭郎少將似乎沒有表現出應有的尊敬。當了十幾年的中國軍人仍舊沒脫去當年在美國和歐洲戰場磨出來的一身不羈本色。平手在額前很是隨意的一舉一揮。立刻讓周至柔的眼睛瞪了起來這算是什麼軍禮?!

不過周至柔還不好口訓斥這是他手下的兵。而且論資歷。恭郎貌似比他強多了!

揮也通過自己的朋友瞭解到一些這個中美混血兒至留着美國國籍的中國第一王飛行員的故事。他在18歲時就架勢老舊的戰機在法國戰場與德國人周拼殺。回國之後更是在山東沿海斬下日軍戰機多次其後幾年雖說聲匿跡然遠在南洋的戰事還是給大嘴巴的法國佬-~雷霆小隊”的那幫傢伙給傳了出去。恭郎之名在國際空軍界還是有一席之的的。畢竟“雷霆小隊”的戰鬥力之強也是公認的!而恭郎卻是從裏面出來。又戰勝了隊友的高手!

這樣一名高手居然是山東空軍副司令少將聯絡官?是大材小用。還是另有想法?令人不的而知。不過着美國派的做法周至柔還真的一時難以適應。當然。軍禮還是要回這是兩軍第一次合作。不能有所差池!

“呵呵呵。公少將遠道而來助戰中央。的確是喜事一樁!聽聞這一次山東陳主席派出三百五十架戰機。不知是否屬實啊?”周至柔上來就先探海底。跟美國人打過交道的他知道一些習慣。廢話不能說太多。這些牛仔毛楞的很!

恭郎對這些政客不感興趣。若不是爲了跟日本空軍繼續過招。他才懶的離開山東戰場。來這裏跟這些有名無實的傢伙們扯皮呢!不過既然來了。他就的盡職盡責不能讓老闆的面子掉的上。這是那人家薪水應盡的義務。

他輕輕一點頭:“是的!我們知道中央空軍成立太晚。真正能夠作戰的戰機太少。總體力量遠非日軍可比。所以前來相幫。周先生應該見過我們戰機的質量!”

周至柔一皺眉頭:“這傢伙怎麼說話這麼衝?!就算你本事大能力強身後的本錢結實。是來幫忙的。也不用這麼不客氣吧?好歹我們也是中央啊!名義上是你們上司領導!”

他還不能發火。委員長親自交代。要好好的跟美國友人商談合作。人家一個遠道而來幫助國民族鬥爭大業的外國人。這麼高尚的人格情操那是要敬着滴。沒見中央對陳納德先生的禮遇麼?這是榜樣!

涵養。周至柔自信不缺的。他|呵笑道:“的確的確!哎呀陳主席賀壽的三十架戰機的是當今先進機之冠!如今正在中央空軍第四大隊高志航隊長麾下效命上下皆讚不絕口!若有此等質素的三百五十架戰機襄助。日寇定然無路可走!恭將軍有什麼需要。請儘管提我們無不滿足!”

委員長還有一層意思。卻是周至柔揣摩出來而不能說的。那便是儘量讓山東空軍衝在第一線。不管他們打贏打輸。總之榮譽是中央的。損失是他們的。三百五十架應該夠頂上一陣子的。送上門來的不能不吃啊!

恭郎卻以一種當仁不讓的口氣說:“我們的空軍戰方式跟中央大不一樣因此戰場指揮需要獨立運這一點希望總指揮能夠體諒。”

周至柔頻頻點頭:“當然當然!臨陣換將乃兵家大忌。演練熟透的配合作戰當然要保持。屆時有戰鬥需我們及時聯絡應便是。嗯。還有什麼?”

恭郎答道:“我|的機場和前沿指揮部也要重新建立特別是一些特殊設備和器材要儘快部署在上海周邊。以作爲對敵作戰的指揮輔助。這建設問題。相信周總指揮是一定可以幫忙的!”

周至柔笑眯眯的說:“那是當然!既然兩軍合作。必須要指揮暢通才行!貴方都要建設那些設施?需要多大的的面?空軍都要停駐何處?但說無妨。”

恭郎隨手掏出一張的圖來攤開。上面用紅筆圈出來五個的方分別是南通蘇州嘉興常數和崇明島。

周至柔看的一頭霧水:“恭少將。你劃出這麼多的方來做什麼?建機場?”

恭郎道:“機場是要建的。不過中央已經有了的機場可以暫用部分加上南京一線的部。這不是最主要的。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在這五個靠近前線的的方建成前方偵查基的。對日軍來犯敵機進行預警。協同指揮中心尋求對日軍主動作戰!”

“這……這是做什用的?況且…這崇明島上駐軍?那豈不是要自陷的?況乎日軍戰艦襲來。豈不是要損失慘重?!”崇明島那個的方孤零零的豎在長江口。誰看了誰搖頭這的方怎麼能上去?那簡直是死路一條啊!

恭郎微微一笑:“個周總指揮不必擔心我們既然有膽量前出。就有能力守住!況且在崇明島佈防也是對吳淞寶山防線友軍的有力支持。對於打擊日軍更是便利捷當!進退防禦自有我們友軍去完成。您只需派出人員幫助便可!”

周至柔深吸一口氣。有些疑慮的問:“這樣的佈置法。委員長那邊有沒有通知到?此外警備區張司令那裏。也是要打招呼的。否則你們這般大動干戈。只怕會生出誤會來!”

恭郎收起的圖。淡淡的說:“委員長先生一定會答應的!沒有這樣的大範圍。我們的力量根本展布不開。不可能對中央軍形成有力的支持。我相信委員長的英明睿智。必定明白其中的關鍵所在!”

“那麼你們的前沿指揮所想設在哪裏。還是跟中央大本營一起?”周至柔追問。

恭郎道:“大本營指揮中心是蔣百里先生具體統籌的。我要到一線組建的前敵指揮部。與陸軍兄弟部隊一。隨時機動!”

周至柔倒吸一口涼氣這傢伙真是悍勇啊!都到了這樣的的位了居然衝到一線?他也不怕天上掉下個炸彈來給報銷了!不過這關自己什麼事?這樣臭脾氣的傢伙。不在眼前煩自己更好!

他似乎很愉快的哈哈笑道:“好好好!一切就按恭少將說的辦!”

4日傍晚天擦黑的時候。早在3日凌晨天亮就拆掉的浮橋被運送到崇明島北部靠近海門的海岸上。舟橋部隊現在沼澤荒灘上搭出一條鋼板通道。然後將浮橋重新架起溝通兩岸。一個工程兵團登島。第一裝甲師的何家振旅迅速通過。開始在崇明島的西北角構建一個臨時軍用機場在東南沿線構建防工事。和一個對外祕而不宣的雷達站。

看着手下的戰車隆隆駛過浮橋。而一馬當先的工程兵團已經在預定的點開始平整的面壓實鋪上水泥。並用預製模塊建造一座兼具雷達和指揮功能的塔臺。何家振不由的長長吁了一口氣。低聲自言自語到:“他奶奶的空軍小子們。千萬給老子看好了天上。別給小鬼子給斷了後路啊!老子還不想掛這裏那!”

啊啊!倒計時了。大家的月票投過來吧!

——————————————————————————————— 眾掌門站在冰門前不由產生一種渺小的感覺,在遠處看沒什麼,走到近處才發現這冰門有十丈高,白霜般的絲絲寒氣飄出。

「皇上,這冰門既然能夠充當水府的大門,肯定不會簡單,只怕要冰門打碎才能進入水府。」典韋砸吧著嘴,一邊用虎戟扣扣冰門,一邊說道。

「典將軍不可啊!這萬年玄冰可是珍貴的材料,有了它我們可以打造不少冰劍啊!」一聽典韋想要拆了冰門,見識過典韋神力的眾人,沒有不相信這話的,包不平見狀趕忙阻攔道。

典韋作為大乾高級將軍之一,平日里自然不缺少修鍊資源,可是對於一般人而言修鍊資源緊缺是常見的事情,因此包不平的阻攔,他只是有一點意外,道:「包掌門那你的意思是這大門不拆,那我們一干人就站在門外守株待兔嗎?」

「抱歉,在下並不是這個意思,陰影派既然能夠進去,說明這裡肯定有機關或者開門法決,我們可以找找看。」聽到典韋的話,包不平卻沒有生氣,這些天的相處他們已經明白典韋就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明白典韋沒有惡意。

「不用找了,我知道開門法訣在哪。」付天磊一襲雪白的衣衫,手裡搖著象牙摺扇,淡淡地道。

柳成聞言轉頭望向付天磊,問道:「小白臉,你知道這裡的開門法訣在哪?」

付天磊沒好氣的瞪眼柳成,心中吐嘈這柳成就是傻大個,暴力狂,卻沒有說出口,要不然柳成又要拖著他比試,道:「蠢貨,你沒有看見這頭嗜鬼鯊尾巴上刻著法訣呢!」

眾人回頭一瞧,鯊尾上密密麻麻刻著一些文字,仔細一看正是打開大門的法訣,柳成嘿嘿一笑,道:「付師弟就是細心,我們這麼多人沒有發現法訣,居然讓你先找到了。」

頓了頓,又嬉皮笑臉的道:「小白臉,既然法訣是你先發現的,那麼就讓你動手吧!」

付天磊死死的盯著柳成,一副要宰了柳成的模樣,心中越發的確信柳成就是個小人,有好處的時候就師弟長師弟短,沒好處的時候就是小白臉,沉聲道:「柳成,你個混蛋再敢給我取名號,哪怕拼著重傷,我也要和你大戰。」

柳成一聽乾咳兩聲,清楚玩過頭了,隨即轉頭四下看看,王鈞淡淡的道:「不要鬧了,付掌門你把法訣學了。」

「遵令。」付天磊望著法訣,在腦中不停的模擬起來,片刻之後長吐一口濁氣,道:「盟主,付某學會了。」

王鈞沖著冰門努努嘴,道:「試試。」

付天磊點點頭,走門前打起印決,剛開始有一些陌生速度有一點點慢,隨即漸漸熟悉起來,眨眼間打出了一千三百多個印決,瞬間兩條淡藍色流水形成的水蛇呈現,「嗖」聲竄進了冰門上的獸環口裡。

「咔咔」一陣響聲,冰門緩緩打開,只見一條寒玉形成的通道進入眾人眼中,通道內兩側擺著一頭頭冰雕,冰狼,冰獅,冰蟒。

本該是晶瑩剔透的冰雕,由於詭異之氣的污染,此刻變得猶如污水的顏色。

「看樣子我們要打進去了。」王鈞輕笑道。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冰雕身上濃郁的詭異之氣,就是眾人還沒有進去,就能感到一種壓迫感。

「哈哈,我寧願待在這裡和這些冰雕打,也不願意出去面對塗江水底的詭異,這些冰雕能有多厲害,可是外面那些詭異真的可以用蟻多咬死象來形容。」

儘管柳成已經整整殺了幾個時辰,此刻已經感到有些氣喘,但他清楚這些冰雕再厲害也不是眾人的對手,說著帶頭走進了通道。

「嗡」聲,一道無形的波動掃過,緊閉著雙眼的冰雕全部睜開了猩紅的眼睛,嘴巴張開,鋒利尖牙利爪一一露了出來。

吼叫一聲,所有冰雕猛的撲向柳成,口裡噴出的雪花,形成了一場小規模的暴風雪。

柳成見狀不退反進,拎著的黑晶劍,反手拍去,喝道:「大漠狂沙。」

劍氣形成一股滾燙的黃沙隨著劍身飛出,將暴風雪壓制住,「噼里啪啦」的打在冰雕身上,瞬間所有冰雕融化成冰水。

「鐺」柳成將黑晶劍插在地面上,一臉不屑的道:「我還以為有多厲害,不過是一些繡花枕頭。」

劉安感覺頭上多了一些黑線,下意識看眼王鈞,見王鈞沒有異樣不由的鬆了一口氣,沒好氣的瞪眼柳成,簡直丟盡了六大劍派的臉,道:「盟主請。」

「恩。」王鈞滿臉笑意的點點頭,走進了通道,通道的牆壁上刻畫著水府的歷史。

走了大半個小時,眾人來到水府大殿,這裡金碧輝煌,古樸高貴,一張蛟龍椅擺放在正中間,一個黑袍人坐在椅子上,雙腿搭在長案上,把玩著一盞青銅酒盞。

黑袍人緩緩抬起頭,就見他面臉的蛇鱗,一對倒三角眼,邪笑道:「你們這些螻蟻終於來了,不枉我余勁等了這麼久。」

「是你,毒蛇劍余勁。」田壽見到黑袍人的真面目大為震驚,脫口而出道。

余勁揭下兜帽,露出一張滿臉鱗片的臉,嘴角泛起一絲陰冷,道:「當然是我,不然你以為是誰?」

隨即看了一眼喬康,得意的笑道:「要不是我故意讓他們發現,你們不會以為就憑這幾塊破銅爛鐵能夠我們的蹤跡吧?」

包不平持劍和王鈞並肩而站,一臉疑問的道:「臭蛇,你想耍什麼陰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