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僅是章老一個人表情憤怒,其他的幾位專家眼神之中也閃過了一絲不悅,畢竟宋大師這句話可是把在場所有人都給罵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我什麼我?也許你在普通的藥材上面有很多的經驗,這一點我可能比不上你,畢竟我不是專門研究藥材的,但是鑒定靈藥方面你門可能就不如我了!」宋大師十分直接的打斷了章老的話。

章老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語氣激動的喊道:「你的意思是說這株藥材是傳說中的靈藥?」

「沒錯,就是靈藥!」

宋大師輕輕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靈藥跟普通的藥材還是有很大區別的,我承認如果是鑒定普通藥材我也許不如你們在座的幾位,但要是鑒定靈藥,我覺得你們可能還沒有我有經驗,畢竟你們可能連真正的靈藥都不曾見過!」

「宋大師,什麼是靈藥啊?」杜紅星表情不解的沖著宋大師問道。

「連靈藥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江州最大的藥材商人,真是可笑!」宋大師表情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晚輩對藥材其實也是一知半解,還望宋大師能幫我解惑!」杜紅星十分恭敬的說道。

「行吧,今天老夫看在張小姐的面子就幫你們解釋解釋到底什麼才是靈藥!」宋大師緩緩起身,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說道:「曾經我跟我師父出去雲遊的時候,就聽我師傅講過靈藥的事情,靈藥跟尋常的藥材有很大的區別,靈藥不一定是藥材,也許就是一節樹枝,也許就是一顆小草,但只要是天地之間的東西在蘊含了一定程度的靈氣之後,便可以成為真正的靈藥,鑒定靈藥最為簡單的辦法就是看這株藥材裡面蘊含的靈氣到底有多少,一旦超過正常草藥能夠蘊含的靈氣,那就可以被稱為靈藥!」

「原來是這樣啊!」

眾人聽到這話恍然大悟。

「那宋大師靈藥對咱們有沒有好處呢?」一個青年表情不解的沖著宋大師問道。

「廢物,如果靈藥對咱們人類沒有好處,那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人費勁千辛萬苦尋常靈藥?」宋大師面無表情的罵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你們別以為靈藥是那麼容易形成的,靈藥對它生長的環境有著非常大的要求,最基本的一點就是必須生長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所以咱們地球上面靈藥已經非常非常少了,而且還有一點就是一株普通的藥材想要成為真正的靈藥最少也得需要幾千年的時間,所以咱們地球上面現存的靈藥可能不會超過一百棵,今天你們能夠碰到這一株靈藥,那是你們的運氣好!」

「那宋大師這顆靈藥到底有什麼功效呢?」林秋水有些激動的沖著宋大師喊道。

「至於這顆靈藥到底有什麼功效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曾經聽我師傅說過如果是尋常的武者吃下靈藥可以讓他的境界有很大的提升,如果是尋常人吃下靈藥可以延年益壽,包治百病,但是至於到底有什麼功效我也不能跟你打包票,畢竟老夫我也沒有吃過靈藥,就是有幸碰到過幾次而已,諸位老闆若是想要買下來,還是請自己斟酌好,老夫可不能負責什麼!」宋大師表情淡然的回了一句。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冷笑了一聲,心中暗暗感嘆這個宋大師還真是一個當騙子的好材料,先是把延年益壽包治百病的好處說出來了,然後又跟在場的所有人說出手需要謹慎,一旦要是這顆藥材沒有任何用處,他也不會負責。

「如果這顆藥材真的是靈藥,的確有包治百病延年益壽的效果,我曾經也在一本古書上面看過關於靈藥的記載!」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名藥材專家輕聲說道。

林秋水聽到這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興奮的神色,扭頭沖著章老說道:「章老,我爺爺身上一直都患有頑疾,如果我今天買下這顆藥材,不知道對我爺爺的病沒有什麼好處!」

「林小姐,老夫確實聽說過靈藥這個說法,如果這株藥材真的是傳說中的靈藥,我覺得對老爺身上的病應該也會有好處,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咱們根本沒有辦法確定這顆藥材到底是不是藥材,如果貿然出手,我害怕得不償失啊!」章老輕聲回了一句。

「對啊!」林秋水聽到這話恍然大悟,然後輕聲沖著宋大師問道:「宋大師,既然剛才你如此確定這株藥材是靈藥,那您是如何確定它是靈藥的?」

「剛才老夫說了,確定這株藥材到底是不是靈藥最好的辦法就是看它到底蘊含了多少靈氣!」宋大師面色淡然的回了一句。

「但是我們這些人都不是專業人士,那我們已經如何確定?」另外一個身穿白色西服的青年跟著喊道。

「是啊,這誰能確定到底什麼才是靈藥,什麼才是普通藥材呢?」

「宋大師既然你見多識廣肯定還知道其他辦法能夠鑒定這株藥材是不是靈藥吧?要不然您幫我們證明一下?」章老淡淡一笑,抬頭看著宋大師的位置說道。

在場的所有人在聽到林秋水跟章老的話之後都反應了過來,他們不能因為宋大師的一句話就百分之百確定這顆藥材就真的是靈藥,畢竟這個世界上真正接觸過靈藥的人少之又少,如果花了一個大價錢買下一節枯樹枝,那豈不得被家裡人罵死,所以宋大師若是沒有辦法證明這株藥材真的是靈藥,眾人肯定不會貿然出手。

「宋大師,麻煩您幫忙證明一下,這株藥材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靈藥吧!」杜紅星表情激動的沖著宋大師。

「這株藥材也不是老夫我的,我沒有必要為它證明什麼,我剛才已經說了,它是靈藥,你們若是相信就買下來,若是不相信那就算了!」宋大師坐在沙發上面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這算是怎麼回事啊?」

「是啊,你告訴我們它是靈藥,現在有不幫忙鑒定,那你這話跟沒說有什麼區別?」

「算了算了,我看這個人就是在吹牛,一截破木頭能算什麼靈藥啊!」

眾人在聽到宋大師的這句話以後紛紛站起身高聲喊道。

陳天面無表情的坐在原地,心中暗暗覺得有些好笑。

因為他覺得這個宋大師之所以這麼說話,應該是有目的的。

「陳公子,您覺得剛才那位宋大師說的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韓曉汐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不用聽他在哪裡胡說,那截枯木根本不是什麼靈藥!」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哼,我也覺得那個人就是個大騙子!」

韓曉汐淡淡一笑。 杜紅星作為藥材的主人,這株藥材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靈藥對他能夠掙到多少錢有著非常大的影響,所以在聽到眾人要走以後連忙高聲沖著宋大師喊道:「宋大師,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您若是不幫我證明一下我還能買我的藥材啊?誰也不願意冒這個風險您說是不是?您就當幫幫我行不行?」

「你我二人萍水相逢,我為何要幫你?」宋大師看著杜紅星冷笑了一聲。

「宋大師要不然您就幫他們證明一下吧,咱們今天來都來了,要是不證明一下,這群凡夫俗子肯定沒有辦法相信您之前說的那些話!」張小莉猶豫了一下,輕聲勸道。

宋大師聽到這話扭頭看向張小莉的位置,輕聲說道:「張小姐,您這不是為難我嗎?來的時候您可沒說需要我證明什麼,我就是幫忙鑒定一下,信不信隨你們!」

「宋大師,您就當給我個面子行嗎?」張小莉柔聲說道。

宋大師看著張小莉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不瞞你們說,老夫確實真的有辦法證明這株藥材是不是靈藥,但是這個辦法對老夫身體的損傷非常巨大,今天你把我喊到這裡無非就是想讓我幫忙看看藥材而已,其餘的事情可就不歸老夫我管了!」

陳天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笑,眼神玩味的看著宋大師的位置,他清楚其實這句話才是宋大師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

「宋大師,您看這樣好不好,只要您能幫我證明這株藥材真的是靈藥,我願意拿出出售這株藥材的百分之三十作為酬勞!」杜紅星彷彿也明白了宋大師的意思,表情十分心疼的喊道。

「老夫若是不給你鑒定,你這株藥材就是一節枯樹枝你最後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但是如果老夫出手,我就可以證明它是包治百病價值千金的靈藥,你就給我百分之三十是不是太少了?你把我宋毅當成什麼人了?」宋大師冷笑著說道。

「那百分五十怎麼樣?」杜紅星咬著牙喊道。

「百分之七十,我就幫你鑒定一下!」宋大師緩緩說道。

「百……百分中七十?」杜紅星聽到這個數字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高聲說道:「宋大師,這可是我的藥材啊,您就是幫忙堅定一下竟然就要走了百分之七十嗎,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剛才我說了,我若是幫你鑒定,它就是個寶貝,我若是不幫你鑒定,那它就是一節枯樹枝,你可以出去打聽打聽整個江南省還有什麼人能夠鑒定藥材是不是靈藥?你知道不知道鑒定一株靈藥消耗我多大的法力?」宋大師面無表情的說道。

「……」杜紅星看著自己面前的宋大師,猶豫了兩秒鐘,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好,只要宋大師能幫我鑒定這株藥材是不是靈藥,百分之七十我也認了!」

一旁的陳天聽到這裡忍不住淡淡一笑,臉上的表情十分無奈。

此時他已經看清楚了這個宋大師的騙局,杜紅星在宋大師眼中無非就是一個工具罷了,杜紅星也許都不知道這節枯樹枝就是宋大師找人賣給他的,然後此時宋大師在借著杜紅星的手賣給林秋水這些人,最後宋大師可以拿到一筆十分可觀的報酬,這樣的騙局確實足夠巧妙,但是能夠騙得了那些普通人,卻沒有辦法騙過陳天。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宋大師緩緩起身走到了那節枯樹枝的前面。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證明!」

陳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輕聲嘀咕了一句。

宋大師伸手拿起那節枯樹枝,然後緩緩閉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詞。

在場的所有人臉上都掛著一絲緊張的神色,畢竟他們不知道宋大師到底打算如何證明這節枯樹枝是靈藥。

片刻之後,一陣清涼的微風席捲了整個包間。

而此時包間的房門緊閉,外面的風根本沒有辦法吹進來,眾人感覺到微風之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興奮。

而陳天看見這一幕之後,同樣震驚了一下,因為他發現這個所謂的宋大師竟然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懂,他竟然還知道靈氣外放,剛才那一陣微風就是宋大師體內靈氣釋放出來的效果。

在場的所有人因為吸收了宋大師的靈氣,所以才會感覺原本有些燥熱的包間此時竟然涼爽了不少。

但是僅僅如此依舊沒有辦法證明這節枯樹枝就是真正的靈藥。

「起!」

就在這個嘶吼,宋大師低吼一聲。

一陣微光從樹枝中間閃過。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瞪著眼睛死死的盯著宋大師手中的靈藥。

「再起!」

宋大師又是一聲怒吼。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那顆枯樹枝竟然開始逐漸的散發出陣陣藍色的光芒,而且這種光芒越來越刺眼,最後照耀在所有人的臉上。

當藍色的光芒照耀在眾人的臉上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彷彿都被這顆藥材所吸引,而且再看宋大師手中的枯樹枝已經不是剛才的模樣了,此時的枯樹枝竟然變成了一朵散發出陣陣藍色光芒的白色蓮花。

陳天坐在沙發上面,臉上掛著不屑的笑容。

他現在終於知道這個宋大師是如何證明這株藥材是靈藥了,其實這個宋大師無非就是事先在枯樹枝上面補下一個迷魂陣,剛才故意觸發了迷魂陣,讓在場的所有人深陷其中,他們現在所看見的一切無非就是一個障眼法罷了!

「收!」

就在這個時候,宋大師一聲怒吼,宛如驚雷一般講在場的所有人從剛才的虛幻之中拽出。

眾人再看宋大師手中的枯樹枝已經恢復到了之前那個普通的模樣,根本沒有任何奇特之處。

「這……這怎麼可能呢?」韓曉汐呆愣楞的看著宋大師手中的枯樹枝,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這個真的是靈藥嗎?我是出現幻覺了嗎?為什麼剛才我看見了一朵白色的蓮花?」林秋水聲音微微發顫,表情異常不解的說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剛才我看那顆樹枝是蓮花,現在又變成樹枝了!」章老此時臉上的表情更加激動,呆愣楞的看著宋大師手中的樹枝,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錯過些什麼一樣。

除去陳天之外,包間裡面的的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副震驚到無法言喻的表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杜紅星此時也徹底驚呆了。

宋大師看見眾人那吃驚的表情,忍不住得意一笑,然後收回法力將那截黑色的枯木放回到盒子當中。

「宋大師,這……這是怎麼回事?」

杜紅星反應過來以後結結巴巴的重複了一句。

「諸位剛才可曾看見了什麼異象?」

宋大師負手而立,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

「看見了看見了!」

杜紅星表情激動的點了點頭,然後高聲喊道:「我剛才看見這節樹枝好像變成了一朵蓮花,宋大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是啊,宋大師剛才我們是眼花了還是出現了幻覺?」張小莉呆愣楞的坐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你們剛才沒有煙花,也沒有出現幻覺,因為我覺得在場各位剛才應該都看見那朵白色的蓮花了吧?」宋大師輕聲沖著眾人問道。

「對啊,確實看見了!」

「確實看見了!」

眾人聽到這話紛紛點頭。

唯獨陳天一人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屑,而這一絲不屑正好落在了宋大師的眼中。

「難道此子剛才沒有被我的結界所迷惑?不應該啊,按照我築基境巔峰的境界,哪怕是同等境界的武者也會被我的結界所迷惑,此子無非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怎麼可能不被迷惑呢?」

宋大師忍不住在心中驚嘆了一聲,上前一步想要跟陳天說話。

「宋大師,剛才我們看見的那朵蓮花到底是怎麼回事?」林秋水眼神之中帶著幾分驚奇,柔聲問道。

「對啊,宋大師,剛才那朵蓮花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眾人反應過來之後,連忙高聲追問道。

宋大師聽到眾人的話淡淡一笑,輕聲解釋道:「剛才我已經跟諸位講過了,靈藥形成的條件非常之苛刻,而且靈藥一般都非常的珍貴,所以靈藥都會擁有屬於自己自保方法,有些靈藥的自保方法是召集野獸保護自己,還有一些靈藥生活在生靈稀少的地方,所以它們的自保方法就是讓自己偽裝成十分常見的野草樹枝一類的東西。」

「原來是這樣啊!」眾人恍然大悟。

「你們此時看見的樹枝其實就是靈藥自我偽裝出來的模樣,為的就是讓普通人不會對他產生歹念,而你們剛才看見的那朵白蓮花才是這株靈藥真正的模樣,如果這株靈藥一直以蓮花模樣示人,那即便是不懂藥材之人也能夠看出他的非同尋常吧!」宋大師看著眾人繼續解釋道。

林秋水聽完宋大師的話以後,嬌軀微微發顫,臉上的表情十分激動,畢竟靈藥這種東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啊! 得了一棵靈樹,想到日後就有靈果吃了,風玫很開心,覺得自己更有幹勁了。

鬼門開,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半個時辰后便會消失,二十四點會再次打開。

風玫瞅住機會逆行而上,進入冥界竟是比想象中的容易。

「這裡真的是冥界嗎?」風玫的視線隨著面前飄過的兩隻鬼遠去,整個人有些發矇。

【我也沒見過冥界是啥樣的啊。】系統此時已經冷靜下來了,不就一棵樹嗎?什麼時候宿主在它空間裝進去一個活人它就不驚奇。淡定!

風玫咽了咽口水:「那麼,按理說民間流傳的閻王手中有記錄人的一生的生死薄是真的吧?」

【宿主是要生死薄?】系統有些詫異,說實話,它一直都沒搞清楚它家宿主究竟是要幹嘛,明明信誓旦旦地說這個任務要認真完成的,可是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它就沒覺得宿主認真做這個任務過。

「是啊。」風玫踏上黃泉路,走過奈何橋,隨手扯過兩朵開的妖冶的彼岸花,「我覺得這花挺襯紅娘子的。」

【宿主你該不會是因為沒有池月的記憶,所以想要來看池月的生平吧?】系統只想到這一個可能。

「你想的開心就好。」風玫拿著花往閻王殿走去,「先去看看生死薄是否存在……連奈何橋邊的孟婆都放假了,希望閻王能恪盡職守一些。」

可惜,在閻王殿中她並沒有找到恪盡職守的閻王,反而被兩隻鬼當住了去路。

「黑白無常?」風玫微微偏頭,好奇地打量著這一黑一白的兩隻鬼。懶人聽書

「哪裡來的生魂?」黑無常冷著一張臉,眉頭皺的能夾死一直蒼蠅了。

白無常倒是一臉溫和的模樣:「今日是鬼節,估計是不小心從鬼門進來的,我們趕緊把她送出去吧,看她氣色陽壽還多,若是被困在這裡錯失了回到身體里的時間,那可就亂了生死薄了。」

黑無常冷著臉點頭。

「走吧,我們送你出去。」白無常看著風玫,扯出一個森白嚇人的笑來。

風玫眨巴眨巴眼睛:「你們剛剛說,我是生魂?陽壽還多?也就是我說還沒死嘍?」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白無常道:「你莫不是以為自己死了,所以才會進入鬼門,自己來到冥界?」

說著也不等風玫回答,便解釋道:「你沒死,只是魂魄暫時離開了身體,這種情況下我們稱之為生魂,也就是肉體還活著的鬼魂。但是生魂在外最多只能遊盪十二個時辰,過了時辰便再也回不到身體里了,也就真正的死了。所以,我們送你出去,你趕緊回到自己的身體中去吧。」

「十二個時辰嗎?可是,」風玫沒動,「我都已經飄了一個多月了……」

「什麼?」黑白無常同時出聲,兩人打量的目光落在風玫身上,黑無常冷著聲音道:「不可能,你現在分明還是生魂狀態。」

「真的!」風玫的目光很真誠,「以前的記憶我都沒有了,但是我確實在外面飄了一個多月。」

黑白無常同時擰眉,接著風玫說出了一句讓他們同時變色的話來—— 「我懷疑我的身體被佔了。」

說著懷疑的話,可是風玫的表情過於篤定,讓黑白無常下意識的去認為這是一件真實發生的事情。

白無常臉上的笑收了起來,他嚴肅地看著風玫:「你可知曉欺騙我們的後果?」

風玫笑,目光坦然地看著他:「我為何要欺騙你?我丟失了記憶,在外面飄蕩了一個多月,遇到了一個與長得我一模一樣的人,而我覺得,那人的身體是我的。對了,那個人身邊還有一個天師,他們總是想要殺我,卻又顧及著什麼似的那個天師並未自己動手,反而設計想要眾鬼吞噬我,不過被我逃了出來。」

聽到風玫說有天師參與,黑白無常又一次變色,天師該能看出她是生魂,應當幫她回到身體里才是。

「不對。」黑無常擰著眉頭,「她的生魂被人動了手腳。」

「嗯?」白無常疑惑,看著風玫依舊沒看出哪裡不對勁,但是他知道黑無常既然說出了這話,必然假不得。

「她的魂魄里被人打了印記,封了生魂氣息。」說這話時黑無常抬手,一道精純的魂之力籠罩在風玫的身上,白無常就看到了她心臟位置的一道黑色印記。

白無常一驚:「這印記的氣息……」說到一半似乎想起什麼,突然止了話語。

黑無常收手,轉身往閻王殿裡面走:「你進來。」

這話是對風玫說的,風玫點頭跟進去,整個過程中都表現的十分的乖巧。

白無常跟在最後面,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名字與生辰。」

聽到黑無常的聲音,白無常看過去,看到他手上的生死薄,眉頭一皺:「老黑,你?」小說娃小說網

黑無常忽視他,只是看著風玫等著她的回答。

「池月,不知道生辰。」

黑無常點頭,手指按在生死薄上,接著從生死薄上投幕出一道光影,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元都是關於上面記載的叫做池月的人的信息。

「太多了,僅憑一個名字根本找不出來。」白無常看著那光影搖頭。

黑無常也擰著眉頭,他掃了風玫一眼,想到什麼,又快速往生死薄上點了幾下,接著光影上的信息一變:無。

「查無此人?」白無常詫異。

黑無常看著風玫:「名字有錯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