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不僅是他們,我也很感動,我和牡丹就站在粉紅兩旁,我也是第一次感覺到。他把我們襯托的是那麼小,我是從內心深處佩服他的,我真正感覺到。即使把天下所有的首領和石雛都聚集過來,讓他們和粉紅相比。他們一定會自慚形穢,落荒而逃的。

2021 年 1 月 9 日

在大家激動的鼓爪聲中,麻將退了下去,我看那麻將的腿還有些打顫,我知道這是激動所致,另外在那兒站了很久,可能腿也有點麻木的緣故吧。

這麻將雖然很年輕,但是從今天的發言來看。他的前途應該是無量的,尤其那口才簡直可以和色子相比,雖然和色子相比,確實是嫩了點,但是可以鍛煉和培養啊。

閑言少敘,故事繼續。

雖然有時候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但是說得太多,擔心大家會聽得很累,所以麻將講完之後,色子安排了一段舞蹈。

雪妃為大家跳了一段獨舞。雪妃雖然有些半老徐娘,但是風韻不減當年,那舞姿更是精妙。那四隻腳很好的掌握著鼓點,時快時慢,時急時緩,雖然沒有音樂伴奏,但是你的內心深處卻分明感到了樂曲的存在,那樂曲或舒緩如行雲流水,或急促如江河澎湃,或寬闊如大漠無垠,或深遠如萬里星空。

或許。這正是音樂的最高境界,化有形為無形。變有聲為無聲,由聽覺感知變為心靈的感知。

在音樂的襯托下。那舞姿顯得異常優美,一顰一笑,舉手投足,扭動腰肢,甩動尾毛,一招一式,渾然天成,似乎這些動作本來就該如此,即使不懂舞蹈的,也都看得如痴如醉,忘乎所以了。

首領登基大典變成了藝術的盛會,使大家有時候忘卻了到底是來幹什麼來了,那雪妃的舞蹈也是掀起了一個又一個*,開始有不斷地喝彩聲,到後來,喝彩聲沒有了,大家的情緒都完全的融入到雪妃的表演之中,隨著那舞姿,心靈得到了凈化,感情得到了升華。

我不清楚雪妃的舞蹈什麼時候結束的,只是覺得當感受不到雪妃舞姿的時候,兩眼有些發黑,差點摔倒了,不過,下面的觀眾卻有很多一頭栽倒,灌了點水才醒過來。

正在的儀式才剛剛開始,色子緩步移到檯子中間,面帶微笑,環視四周,然後,說道:

「下面,我們以最熱烈的爪聲歡迎我們的新首領上台,接受首領授銜。」

下面鼓爪聲響起,非常熱烈。

在我和牡丹的陪同和護衛之下,粉紅邁著略快的步伐走向主席台,一個小恐龍捧著一個用百花編成的花環送了上來,色子接過來,輕輕戴在了粉紅低下的頭上,然後,色子高聲宣布:

「從現在開始,粉紅正式成為咽咽部落的第二千〇一十五位部落首領,對於咽咽部落來說,這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新首領年輕有為,德才兼備,在他的領導下,咽咽部落必將會取得更大發展,咽咽部落必將屹立於世界部落之林。」

獨愛迷糊甜妻 首領萬歲……」

「首領萬歲……」

「首領萬歲……」

下面歡聲雷動,群情激動,那聲音將樹枝震得亂顫,大地似乎也在發抖,一些恐龍甚至想衝上去,將新首領抱住,好好的欣賞一番,好在色子早有準備,安排了塞耳隊員,穿插在觀眾群中,一旦發現有什麼不對,趕緊處理。

這塞耳隊員,顧名思義就是被塞了耳朵的隊員,不管台上說什麼,他們是聽不到的,所以當周圍的紅毛恐龍很激動的時候,他們是不受感染的,他們可以很好的去維持秩序,將那激動的紅毛恐龍給拽住,或者採取其它措施。

這種塞耳隊員,其實我之前也講過,特別是在講金丹的故事裡的時候特別提到過,前面寫舉行老首領葬禮的時候也應該提過,至少色子用過的。

當鼓爪聲稍稍停下,色子宣布:

「下面,由我們的新首領做就職演說,大家鼓爪……」

下面再一次歡聲雷動,都想聆聽一下新首領是怎麼說的,欣賞一下新首領演講的風采。

新首領向大家鞠了一躬,微笑著說道:

「承蒙各位厚愛,老首領囑託,將粉紅推上高位,粉紅自知才疏學淺,恐有負諸位信任,讓老首領死而有憾,所以心裡一直忐忑,恐怕自己難當如此大任,希望能夠另選高才,才是正途……」

粉紅的話令所有的聽眾都大吃一驚,本來選好的首領,怎麼在關鍵時刻會說出這樣的話呢?

到底會出現怎樣的情況,粉紅能夠順利成為首領嗎?我們明天再說吧。(未完待續) 粉紅的話使下面的聽眾大吃了一驚,大家怎麼也不會想到,首領的就職演說,竟然是希望能夠另擇高明。

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時候,在觀眾群中,突然一個紅毛恐龍高聲說道:

「首領既然不願意做咽咽部落的首領,那請問,首領要到哪裡去高就呢?」

「四海為家,走一步算一步吧。」粉紅笑著說道。

「咽咽部落對你不好嗎?」那個紅毛恐龍又問道。


「咽咽部落對我恩重如山。」粉紅答道。

「既然恩重如山,那為什麼還要推脫?」那個紅毛又說道。

「一來我德薄才淺,恐難服眾;二來我擔心……」

粉紅說到這兒,故意停下不說了。

那個紅毛說道:

「首領品行高尚,讓我等仰視,首領才思敏捷,讓我等傾心,我等願隨首領,雖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赴湯蹈火,在所不惜……」下面聽眾幾乎異口同聲,連喊三遍。

粉紅激動得熱淚盈眶,幾次想說話,卻哽咽著說不出來。

於是,那個紅毛恐龍繼續說道:

「有什麼可擔心的,天塌有大家,只要我們大家一心,有什麼好怕的。」

「擁護首領。」不知誰喊了一句。

下面一起喊了起來:

「擁護首領……」

喊聲震天,不絕於耳。

待大家聲音漸漸小了,粉紅抑制住激動地心情,他用右前爪抹抹眼淚,然後說道:

「眾位心情我能夠理解,粉紅也深受感動。然而粉紅不願意因為自己的一己私利給大家帶來災難……」

「什麼災難?」剛才的那個紅毛恐龍搶過話頭問道。

「這登基大典本是該有外部落派代表來參加祝賀的,而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一個部落派代表參加。可見,他們對我們持不滿意態度。他們一旦怪罪起來,恐怕會對咽咽部落不利……」

「怕什麼,我們咽咽部落怕過誰?俗話說得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什麼好怕的,大家說一說,」那個紅毛恐龍轉向大家說道。「怕不怕?」

「不怕,不怕……」下面齊聲喊道,再一次喊聲震天。

這聲音很久才停了下來,停下來之後,我發現有的紅毛恐龍趕緊拿起水來灌了幾口,我知道他們一定嗓子喊得有點咽幹了吧。

「既然這樣,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粉紅說道,「承蒙各位信任,我一定會勵精圖治。不辜負老首領和各位的重託,將咽咽部落變得更加繁榮強盛。」

「繁榮強盛……」

「繁榮強盛……」

下面齊聲喊道。

粉紅還講了很多,句句都讓大家激動不已。說到後來,很多的紅毛恐龍已經站不住了,要衝上前去,這累壞了塞耳隊員們,他們雖然聽不到說了什麼,但是看大家的表情,明白這新首領一定說了讓大家萬分激動的事情,他們一個個瞪大了眼睛,隨時注意周圍的情況。一旦有風吹草動,立馬行動。避免突發情況的發生。

色子不知道是因為勞累或者剛才說話過多咽部受了刺激,在新首領演說到後來。我聽到了色子不住的咳嗽聲,過了不久,粉紅便匆匆收尾,結束了演說。

接下來,站在檯子前方的七個隊長及十多個美龍上得台上,跳起了舞來,她們雖然並不專業,甚至有些難以跟上鼓點,但是舞蹈是發自於心的藝術,並不在於舞姿有多麼美,更在於內心的感情有多少通過動作抒發了出來,我感覺到她們有百分之百的感情已經抒發了出來,所以動作雖然略顯稚嫩和笨拙,但是卻引得下面群情振奮,下面數千紅毛恐龍不由得都舞動起來,那些塞耳隊的隊員們也紛紛的扔掉塞耳的棉花,也一起舞動起來。

色子宣布:

「下面是登基大典最後一項,首領和大家集體狂歡,讓月神來見證我們咽咽部落這動心的時刻吧,這個溫馨的夜晚屬於首領,屬於大家,屬於整個咽咽部落,讓我們一起度過這個不眠之夜吧。」

我這才注意到,天色早已暗了下來,一輪圓月正從東方升起,將那銀色的月光灑向大地的每一個角落,美麗而無私的月神啊,你總是在紅毛恐龍需要的時候,翩翩而來,把光明奉獻給每一個紅毛恐龍,然後再悄悄的離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台下一些紅毛恐龍將早已準備好的花瓣向台上揮灑過來,台上台下一片歡騰,呼喊聲一片,下面,大家將地面踏出了很多的塵土來,那地面也被踏得震動不已,彷彿是發生了高級別的地震似的。

新首領更是興奮異常,他一邊跳舞一邊和台上的美龍們親昵起來,到底還是年輕,那些美龍們個個興奮不已,呼喊聲震天,引得台下的恐龍們紛紛喝彩,一些母恐龍忍不住衝到台上去,新首領盡情的滿足她們,這一片乾涸的土地終於迎來了久違的甘霖。

「哥哥,我們走吧。」牡丹用肩膀碰碰我,說道。

其實,我也準備要走,今天是粉紅的日子,與我們無關,而且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理應離開。

我和牡丹一起走下台去,向慶場外走去,後面的歡呼聲不絕於耳,大家都不會注意到我們離開這兒,因為,今天也是他們的日子,他們理應狂歡的。

「哥哥,你們等等我。」我們剛走出不久,有一個紅毛恐龍追了上來,喘著氣說道。

說話的是朱頂紅。

「你怎麼不在那裡狂歡,跟我們來幹什麼?」我問道。

「跟你們一樣,那裡也不屬於我。」朱頂紅說道。

確實這樣,和牡丹一樣,朱頂紅實際上也是咽咽部落的准雛,因此,這樣的狂歡和他們沒有絲毫關係,我是石雛,當然也不能加入到他們的狂歡之中,不然的話,那粉紅一定會跟我沒完的。

我們沒有多少心情散步,所以走了一會兒,誰也沒有多說什麼,特別是牡丹,一直有些悶悶不樂,也許他在懷念自己的父親,也許他後悔自己沒有爭取,如果他爭取的話,那麼今天的主角或許就是他,而不是粉紅。(未完待續) 到了休息的地點,我們倒頭便睡,也許這樣的大典原本就與我們無關,所以,我們很快就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是天亮,牡丹也正好醒來了,朱頂紅給我們摘來一些水果,放在我們跟前,又拿過來幾葫蘆水,遞給我們,小雅正在享用大餐——一個小型的食肉恐龍,自從我們來了以後,雪妃命令隨從每天將打來的獵物分一部分給小雅,其餘的給她的那個寵物吃。因為森林裡小型的食草或者食肉恐龍多得是,所以小雅的食物是不用愁的,我很擔心這小傢伙會樂不思蜀的,她如果不願意走,我就讓她留下好了,反正這兒也不愁吃的。

奮妹發哥也醒來了,他們在我們面前飛舞,飛了一會兒,奮妹便飛到我的爪子上,兩個觸角不停地擺動,發哥也過來了,也是這個樣子,而且他們一會兒又飛起來,然後再落到我的爪子上。如此往複了幾次。

我知道他們有話對我說,但是我就是不明白。我們已經相處了這麼久了,卻仍然沒有很好的交流方式,我可以說話,而他們卻不能,他們可以理解我的語言,而我卻很難理解他們的肢體語言,他們總是通過擺動觸角或者搖晃翅膀或者簡單飛行來告訴我們什麼。

這些肢體語言卻並不好理解,他們擺動觸角或快或慢,或前或后,或幅度大小不同,所表示的語言可能有千百種,然而,我卻看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

我們總認為紅毛恐龍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和智慧的生物,然而,小雅也好,奮妹發哥也罷。他們都能很好的理解我的語言,而我卻不能理解他們的語言,所以。我常常想,或許。每種動物都認為他們是最聰明最智慧的,其他動物都是野蠻的愚蠢的罷,我想這是一定的,這樣,我們紅毛恐龍引以為自豪的聰明智慧不過是各種動物的共性罷了。

遠處,慶場的嘈雜聲已經散去。粉紅在雪妃和桃紅的陪同下,深一腳淺一腳的走了回來,我看他臉色漆白。腿有些打顫,神情有些蔫蔫的,就連尾毛都不是那麼順溜了。

我們迎上去,他向我們擺擺爪子,意思是沒有關係的,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粉紅到首領的那個一等床上休息去了,而且有雪妃和桃紅阿姨陪同,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隨從陪伴,我們也不便過去。只好目送他離去。

「這裡應該沒有我什麼事了,」我對牡丹說道,「我想儘快的離開這裡。你準備怎麼辦?」

「我跟哥哥一塊走。」牡丹不假思索的說道。

「你不再陪陪雪妃了嗎?」我說道。

雖然我很希望牡丹跟我一起去,但是,通過這段時間的鍛煉,牡丹已經變得非常成熟了,很多地方,我甚至自嘆不如,牡丹一天天長大了,很快就會離開咽咽部落獨闖江湖了,我覺得。牡丹應該把有限的時間多用來陪陪雪妃,免得今後遺憾。

「大丈夫四海為家。」牡丹說道,「我遲早是要離開咽咽部落的。母親讓我多跟哥哥學點東西,也好在這個世界上立足。」

我很是感動,我明白了,雪妃一方面捨不得兒子離開自己,另一方面又希望兒子儘快的離開,學到更多求生的本領,因為她明白,作為一個石雛,想在這個世界上立足,那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我們決定在這裡再待上三天,一來,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太多,需要休息休息;二來,牡丹也可以多和母親相處些日子,第三,牡丹想讓我到處轉轉,畢竟過來一次也是不容易的。至於準備工作,倒是不需要什麼,因為我們還是準備順著原路走,路上並不缺少吃的,帶上一些水就足夠了。

奮妹和發哥還在我的爪心裡,急著向我說明什麼,這時,我突然的明白了,於是說道:

「你們是不是想到處轉轉?或者是到菊花之野玩玩?好吧,你們去吧,記著晚上回來就好了。」

我看到那兩個小傢伙觸角顫動著,我知道他們聽懂了我的話,他們向我鞠了一躬,便飛起來,向著菊花之野的方向飛去。

看來,他們真的喜歡上了那個地方,那兒畢竟是蝴蝶和蜜蜂們的天堂,怎不令這些小傢伙們魂牽夢繞呢?

「附近有什麼好的去處嗎?」我問道。

「這裡有一座名山,叫做黃山,群峰林立,險峻無比,自古有『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的說法,那黃山山腰上常有雲霧纏繞,常常是我在山下走,雲在山上飄;我在山頂望,雲深不知處。身處黃山,如仙似幻。」牡丹說道。

這黃山是極有名的,我在喃喃部落的時候,就有很多紅毛恐龍講述過黃山的奇山異水,曾令我無限神往。今日聽牡丹一說,更是心痒痒得很,恨不得立刻就飛上去,一睹黃山的風采。

「黃山離這兒遠嗎?」我問道。

「不遠,」牡丹回答道,「從這兒到黃山山底,凡腿不過小半天的時間,像我們快腿,轉瞬間就到了。」


「那我們現在出發,何如?」我說道。

「當然可以了,只是奮妹發哥不能跟我們一塊去了,」牡丹說到,然後,他又看著朱頂紅說道,「桃紅阿姨不知道去不去?」

「我們不叫她吧,」朱頂紅說道,「阿姨這兩天忙裡忙外,早累壞了,昨晚又熬了個通宵,想必現在正在休息,不要打攪了吧,更何況,她就在這裡常駐,以後上黃山有的是機會,而我們卻不能在這裡常駐,不如我們三個帶上小雅,一起去登山吧,至於奮妹發哥,菊花之野就是他們的天堂,登山對他們來說,或者並不覺得有什麼意義吧。」

「好吧,」我說,「帶上足夠的水和水果,我們這就出發吧。」

好在這裡摘水果和灌水都是很容易的,再加上這裡有現成的藤條,將他們摘來的水果和水葫蘆綁在了一起,由於距離不是很遠,牡丹說那山上也不並缺乏果樹,泉水也有,所以這次,我們不過做了一個垛就足夠了。

至於這次黃山之行能否成功,咽咽部落還會出現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吧。(未完待續) 一切準備妥當,牡丹將水果垛馱在自己的背上,然後吩咐不遠處的一個隨從,讓他將我們上黃山的事情告訴一聲雪妃,說我們晚上就回來了。

牡丹之所以沒有親自找雪妃說,是因為雪妃昨晚也是一夜沒有睡,這個時候一定在休息呢,所以就不再打攪她的休息了。

桃紅阿姨也一樣。


看來今天只有我們四個一起了,我們七個在一起走慣了,一下子少了三個,多少有些不習慣,覺得好像少了很多。

「報……」

就在我正要喊「走」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紅毛恐龍飛奔而來,從我們面前經過,沒有停步,直接向首領的駐地跑去,他嘴裡喘著粗氣,邊跑邊喊,速度很快,但是不像是快腿,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紅毛恐龍,所以跑起來顯得很費力似的。

這就是邊防上的一個普通的巡邏兵。

「不好,出事了。」牡丹驚慌的說道。

「什麼事情?」我問道。

「不清楚,一定是邊關上出了什麼事了,你們幫我把水果垛弄下來,我去看個究竟,看來今天登山是要泡湯了的。」牡丹焦急的說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說道。

牡丹點點頭。

「我還是留在這裡整理整理,你們去吧,我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朱頂紅說道。

我們到達首領那兒的時候,首領已經被吵醒,色子也聞訊趕了過來,雪妃和桃紅阿姨也被吵醒趕過來了。

「出什麼事情了?」首領問道。

「喃喃部落派使者來了,說是有重要事情告訴首領。」那個巡邏兵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