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下一刻,這千百個世界同時破滅,浩蕩出恐怖的波動,無邊無際的毀滅之氣洶湧而出,將六魔手中的先天靈寶打得顫動不已。

2022 年 5 月 17 日

僅這一擊,就消耗了六魔體內起碼一半的法力。

姜塵不語,再次施展雷法,開闢出千百個世界,重複剛才那一過程。

這次,六魔的法力終於耗盡,臉色蒼白無比,額頭布滿了冷汗,一點一滴的往下掉落。

他們手中的先天靈寶,失去了法力的支撐,身上的光華開始變得明滅不定起來。旋即,這六件先天靈寶便都化成了一道遁光,飛回了六魔的識海之中。

這時,姜塵如最開始時那般邁步,與天地相合,伴著雷光,一步一步前行,如鼓聲在轟鳴。

那雷聲落在六魔的耳中,就好似巨錘敲擊在他們的心上,又好似一隻大手緊緊的握住了他們的心臟,讓他們喘不過氣來,無比的難受,漸漸漲紅了臉。

越是接近六魔,這種韻律就越發的可怕,六魔漸漸無法承受,手撫心臟,大口咳血。

六魔想要反抗,但他們的法力已經耗盡,身體更是完全被姜塵身上散發出的天威壓制,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姜塵一步步的朝他們走來,帶給他們死亡的陰影。

終於,當姜塵走到六魔面前的時候,那股壓力也達到了極限,六魔的心臟瞬間就被撕裂,胸膛炸開,渾身血液暴涌。

然後,就聽轟的一聲,六魔的身體直接炸開,破碎成漫天血雨飄散。

也就是這時,那先前遁入六魔識海的先天靈寶,突然爆發,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華,裹挾著六魔的元神,就要朝虛空深處遁去。

對此,姜塵早有防備,就在六大先天靈寶爆發的瞬間,璀璨的五色光華從他背後升起,遮天蔽日一般,朝著前方狠狠刷下。

六大先天靈寶剛要遁走,那先天五色神光已經刷來,將它們定在原地,難以動彈。

之後,姜塵感覺到了無窮的壓力。那六大先天靈寶的抗拒之力太強了,不斷的掙扎著,釋放出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將先天五色神光衝擊的搖搖欲墜,好似隨時都會破碎一般。

先天五色神光雖然號稱無物不刷,但想要同時刷走六件先天靈寶,還是太過勉強了。尤其是,這六件先天靈寶的等級還都不低,有幾件更是位列上品。

「收!」

心中發狠,姜塵開始收縮先天五行神光,將那縱橫方圓千萬里的五色神光,收縮成百丈大小,這才將六大先天靈寶鎮壓,但想要將它們收入五行之界,卻是不能。

接著,姜塵祭起上清神符,璀璨的上清仙光噴涌而成,在空中化成一隻大手,朝著那被定在空中的六件先天靈寶抓取,想要將裡面六魔的元神抹殺。

六魔是這些先天靈寶的主人,只要六魔死了,這些先天靈寶必然會受到影響,威能驟將。

那時,姜塵想要收服它們,就變得容易多了。

似是察覺到了危險,鵬魔王的眼中,突然浮現一抹狠色。

同一時間,姜塵的先天真靈突然瘋狂的跳動起來,似在急促的催促著姜塵離開此地。

這是,真靈預警!

必是有什麼能夠危及到他性命的危險發生,不然的話,先天真靈絕不會有此激烈的反應。

念及至此,姜塵也顧不得收取先天靈寶了,想也沒想的,就往虛空深處遁去。

下一刻,就聽鵬魔王大吼一聲:「去死吧!」

瞬間,就看到,他手中的那根金黑相間的翎羽,突然凌空而起,綻放出璀璨的光華,一股古老蒼茫,彷彿來自古老神話時代中的氣息,從中悠然擴散開來。

這一瞬間,天地凝固了,時空也陷入停滯之中,先天五色神光更是直接崩解,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抹去。

正在不斷向虛空深處遁去的姜塵,瞬間被定在了原地,接著,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他的意志,被一股至高無上的氣息所淹沒,思維徹底的停滯了,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好似木雕一般。

那根金黑相間翎羽的主人,是北冥的霸主,太古大神通者妖師鯤鵬,裡面,蘊含了他的一縷氣息。

此刻,鵬魔王為了活命,將這根翎羽點燃、焚燒,激發了裡面的鯤鵬氣息。

這就是大神通者,一縷氣息,就可使得天地凝固,時光凝滯,毀滅一切的敵人。

何為大神通者?

唯有實力超越了准聖大圓滿,達到了半步混元境界的存在,方能被稱之為大神通者。

每一個大神通者,都擁有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強大到不可思議,超出了世人的理解。

……

破開了先天五色神光之後,六魔並沒有回頭殺向姜塵,而是逼出一縷元神本源,將其燃燒,化成巨大的力量,催動先天靈寶,飛快的朝北海逃去。

但就是這時,姜塵的識海之中,雷祖印記、道鑒、太初神劍……等先天靈寶,同時發光,釋放出一股股驚人的波動,將他識海內的鯤鵬氣息覆滅。

剎那之間,姜塵就清醒了過來,思維重新恢復了運轉,身體也恢復了正常,時間也開始重新流動。

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功德金輪,給我定!」

清醒過來的姜塵,想也沒想的,就催動了功德金輪。

嗡嗡嗡……

八道璀璨的功德金輪在姜塵的腦後接連浮現,不斷的轉動著,一道道璀璨的金光,自功德金輪之上垂下,朝著六魔逃走的方向涌去。

刷的一下,那金光就追上了六魔,將他們籠罩。但六魔卻在此時,極為默契的一同震動先天靈寶,直接將那金光震碎,繼續朝前逃去。

這個發現,也讓姜塵明白,此時想要將六件先天靈寶全部留下,已經不可能了。

所以,他改變了戰略,不在同時朝六件先天靈寶出手,而是集中力量,全力鎮壓其中一件先天靈寶。

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做人還是不能太貪心,能收取一件先天靈寶,就已經是賺的了,不能強求太多,以免竹籃打水一場空。

畢竟,有總比沒有強。

金光隨生隨滅,被六大先天靈寶震碎之後,很快就凝聚在一起,重新恢復成了原樣,繼續朝前方涌去。

六魔之中,獼猴王的速度最慢,落在了最後方。所以,姜塵的目標就是他。

刷……

金光的速度徒然加快,將獼猴王所在的翠光兩儀燈籠罩,拉扯著他,不斷的朝後方退。

與此同時,姜塵腦後的八大功德金輪,轉動的更為快速了,每轉動一圈,都有大量的天地之力被其裹挾著,朝翠光兩儀燈涌去。

功德金輪,不止是護身神通,更是煉體神通,以及洪荒一等一的祭煉法寶的法門。

此神通,不但擅長於祭煉自己的法寶,更擅長於祭奠他人的法寶。

對,沒錯,功德金輪有強奪他人法寶之能,能把別人的法寶,祭煉成自己的法寶。

就看到,在天地之力的磨滅下,翠光兩儀燈上,那屬於獼猴王的印記正在一點一滴的消失。

同時,姜塵的氣息漸漸出現在了翠光兩儀燈上。初時無比的微弱,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縷氣息越來越明顯。

ps:無語,忙了一上午。大隊給我的午飯,就是一桶速食麵,外加兩根火腿腸,連個滷蛋都沒有。

對了,還有30塊錢補助,但現在不發,下次一起發。

12月14號,還要選舉一次。

無語。。。

7017k 然而此時陶知意只覺得自己有些疲憊,外面的聲音完全都聽不見,只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體內的兩股勢力還在僵持不下,各不相讓。

隱隱約約的陶知意似乎聽到有誰在叫自己。

陶知意壯著膽子往前走了兩步,就看到一個小精靈似的東西,站在自己面前。

「就是你在叫我嗎?」

那小精靈微微一笑。

「是呀,我在這裏等你很久了,你在外面經歷的那些事情我一直都知道,那些人實在是太過分了,怎麼能那麼對你啊!」

然而陶知意卻一臉警惕的看着這個剛冒出來的小東西。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見此情景,那小精靈也毫不在乎,靠近陶知意微微一笑,親昵地蹭了蹭陶知意的胳膊。

「別這樣吧,我們兩個好不容易相見,自然是應該要多親近一些的,咱們兩個可算是同病相憐!我以前也是這班被人如此虐待的事後他們根本就沒打算放過我,把我囚禁在此處,若非機緣巧合之下,我還不能見到你,跟你說說心裏話呢!」

「外面那些人一點都不知好歹!你這一次做的就是對的,不過在我看來,就不應該給那些人留有活路!」

小傢伙生氣了,渾身都變得通紅,好似一團火焰。

「你就應該把他們全給殺了,一個活口都不留,讓她們去贖罪!」

陶知意呼吸急促,情緒也被帶動起來,想起之前自己所遭受的那些的確大部分都源自於王氏和陶宛如。

而此時,陶知意體內的靈力衝擊便顯得不那麼歡快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旁邊那一團黑色的魔力。

站在旁邊的大長老意識到這一改變之後,當即便把人全都給叫了過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丫頭體內的靈力怎麼會這麼散漫?難不成這丫頭已經放棄自己體內的靈力了嗎?」

靈魔雙修的體質,那可是萬年都難得一遇的。

這丫頭到底是怎麼想的?

「能不能引導著這丫頭重新把體內的靈力用起來!?」

三長老格外着急。

這丫頭的命怎麼就這麼苦?

聽到這話之後,大長老搖了搖頭。

他也想要陶知意過得好一些。

可是陶知意實在是不太行。

「這是陶知意自己放棄的,就得讓陶知意自己抓起來,咱們在外面干著急也沒有用。」

然而與此同時,昏迷當中的陶知意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精靈,「你說的對,那群人的確不應該留着,那你後面又能怎麼辦?」

小精靈整個人一下子就落寞了下來,身上火紅的顏色已經褪去,又恢復成之前那純白的模樣。

「也沒怎麼樣,被困在這片天地里,出也出不去,進也進不來,想要給人傳一句話難上加難。」

之前所有的往事,也就只能遺忘在往事當中,遺忘在時間的長河裏。

陶知意微微皺眉。

「其實這樣也不是不好,就是有時候太過安逸了,老想着自己之前的那些事情,心中才會有些不舒服。你要不要留下來陪我一起待在這兒?」

「其實這裏也還不錯,外面也有不少愛你的人一直獃著,所以就算你沒有辦法回去也沒有關係,外面那些人一定會為你報仇的,我能夠感受得到他們對你都是極為寵愛的,尤其是那個叫做季容琛的男人。」

隨着小精靈這段話落下,周圍的東西開始不斷變換。

陶知意周圍的景象也都變得繁華無比。

遠處還有不少人在來來往往的,手上還拿着不少東西。

「你看住在這裏也沒什麼不好,你跟我在此處相依為命,還能夠清靜不少。幹嘛要這麼着急離開?」

「回去之後,你要面對的不僅僅是那對母女,還有你根本就不想面對的陶鴻興,以及其他人你就這麼想着跟她們見面嗎?」

如此說着小精靈的小手微微一動,一抹微弱的亮光,從小精靈的手指慢慢飛出,而後落到陶知意的腦袋之上。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要不是你非要往前線去的話,我的兒子和女兒如何會去前線?如今又如何能夠瘦了你妹妹的蠱惑,趁沒出什麼事自然是好的,要是出了事情,我們這一家老小又該怎麼辦?」

「就是,」畫面又轉換成另外一個男子,長相與姜清有些相似,「我們這一家好不容易培養出來這兩個厲害的人,這一次就為了追隨你而去,險些都沒了性命,我們又當如何!?」

「你怎麼就沒死在那裏呢?從你回到京城之後,京城哪有一天安寧的日子?你怎麼就不好好跟你娘學一學?永遠待在地底下,就不用出來害人性命了!」

這些污言穢語全都往陶知意的耳朵裏面鑽。

陶知意微微蹙眉,再睜開眼,就看到小精靈一臉關切的看着自己。

「你沒事吧,剛剛正跟你說着話呢,你就突然給暈了過去!」

然而就在此時,陶知意的心裏突然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可表面上仍舊不顯,只是獃獃的看着小精靈。

看着對方仍舊關心的看着自己,陶知意搖了搖頭。

「沒什麼事情,就是最近太累了。」

小精靈也沒有想太多,轉身做到陶知意旁邊。

「那你有沒有想好要不要留下來?這裏很清靜,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你要是想的話我也可以將滿寶和季容琛都接進來,還有你所在乎的人。在這裏一直這麼繼續呆下去!你覺得怎麼樣?」

聽到這話之後,陶知意笑了笑。

「你挑選的地方自然都是好的。」

周圍的場景一點都不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