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三遍咒語過後,空風雲突變,狂風捲起,烏雲從四周聚來,竟似世界末日一般!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再看黃宇昊,已經變得兩眼發直表情僵硬,身體還在微微顫抖。

葉知秋知道請神已經成功,急忙後退,目不轉睛地看着。

咔嚓嚓——!

空忽然一道驚雷降下,劈在黃宇昊身後的葫蘆池。

黃宇昊似乎猛然驚醒,雙目精光如電,搶了一把桃木劍,一轉身衝向葫蘆池,撲通一聲跳了下去!

葉知秋大喜過望,急忙招呼柳雪,一起來到葫蘆池邊觀戰。(第三更) 蘇珍和幼藍也按耐不住,一起來看。

這時候,黃宇昊已經跳了下去,池水波浪未平。

蘇珍說道:“張大將軍不是用丈八蛇矛的嗎?怎麼黃宇昊拿了一把桃木劍?能順手嗎?”

葉知秋注視着湖面,說道:“你知道丈八蛇矛,不知道張大將軍還有一把寶刀,叫做新亭侯刀嗎?人家拿着桃木劍,是當作刀來用的。”

新亭侯刀,是華夏十大名刀之一。

張飛初拜新亭侯,命工匠煉赤朱山鐵,鑄成此刀,面刻字“新亭侯漢大將也”。

後來張飛被部將所殺,此刀被獻於吳國孫權。劉備爲張飛報仇,率領七十萬大軍御駕親征,孫權畏懼,獻出殺害張飛的兇手和寶刀。

新亭侯刀,一承張飛猛烈剛正之氣,二承張飛威震天下之名,與關公青龍偃月刀齊名,並存春秋浩然之氣。

因爲張飛最後,死在自己的新亭侯刀之下,所以也有人認爲,這是一把克主兇器。

而道門人都認爲,此刀跟隨張飛,縱橫沙場一生,殺人無數,經年累月受其正氣渲染,能引天地正氣,專斬天下妖邪。

言歸正傳。

黃宇昊跳進葫蘆池,像秤砣落水一樣,半天不見出來。

池面也很平靜,雖然有電光纏繞雷聲震耳,但是不見老鬼婆有動靜。

柳雪皺眉,說道:“黃宇昊跳下去沒了動靜,不是淹死了吧?”

“不會的,請神已經成功,怎麼可能淹死?我看,他一定是在湖底搜索,尋找老鬼婆的藏身之地。”葉知秋說道。

話音未落,忽然間嘩啦一聲響,葫蘆池浪花翻滾,躍出來兩道身影!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其一個是老鬼婆,另一個,恰恰是黃宇昊!

可是黃宇昊的樣子,卻變得非常可怕,雙眼瞪圓滿臉黑氣,吼叫如雷,手一把白森森明晃晃的砍刀,揮舞得閃電還快!

“這不是桃木劍,是刀!”葉知秋和柳雪都看得清楚,一起叫道。

“是啊,這是怎麼回事?”蘇珍也呆住了。

夏日的 明明黃宇昊帶着一把桃木劍下去的,怎麼此刻鳥槍換炮,變成了砍刀?

在衆人驚疑的目光裏,黃宇昊變身戰神,和老鬼婆展開了瘋狂互懟。

老鬼婆也很強悍,鬼叫連連,不斷地打出一道道雪白的鹽流,對抗黃宇昊。

兩人越戰越激烈,攪得水面浪花翻涌,鬼氣森森。

漸漸的,已經看不到人影和具體的動作了,只看見水面有一團霧氣在盤旋,來回衝撞。

忽然間,黃宇昊一聲大喝,老鬼婆一聲慘叫!

隨後,霧氣散開,黃宇昊腳踩水面飛馳而來,手的砍刀,纏繞着一團黑氣,正在扭曲掙扎。

“大功告成,老鬼婆被抓住了!”葉知秋大喜。

真是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

葉知秋和柳雪等人,全力對付老鬼婆,也不能取勝。但是張翼德附體黃宇昊,卻手到擒來!

眨眼間,黃宇昊已經了岸,掠過葉知秋等人的身邊,衝到法壇之前。

葉知秋正要去打招呼,可是黃宇昊卻忽然身體一晃倒在地,手裏的砍刀也嗆啷啷落地。

砍刀之,還有黑氣盤旋。

“老鬼休走!”葉知秋急忙甩出一張符咒:“無礙神通,不祥必追!”

收魂符飛出,在砍刀面盤旋兩圈,將黑氣收盡,飄回葉知秋的手裏。

葉知秋收好紙符,來看黃宇昊。

黃宇昊臉色鐵青,渾身溼透,躺在地人事不知,呼吸微弱。

“兄弟醒醒!”葉知秋晃了晃黃宇昊,見他沒反應,擡手給了他三個耳刮子!

啪啪!

三聲清脆的耳光聲響過,黃宇昊的喉頭一動,呼出一口氣來。

蘇珍走前,給黃宇昊餵了兩口熱水。黃宇昊這才睜開眼來,茫然地看着大家。

葉知秋放開黃宇昊,來看這把砍刀。

砍刀連同刀柄,只有二尺長,刀柄竟似是黃金打造,刀身明亮刺眼,霜刃如新,面刻有篆書:“新亭侯漢大將也”。

“果然是新亭侯刀!”葉知秋又驚又喜,反覆觀看,又自語道:“怪了,新亭侯刀,怎麼會在鹽池之!”

鹽池水腐蝕性極強,但是新亭侯刀卻絲毫無損,可見的確是把神兵利器。

柳雪走了過來,說道:“張翼德已經走了,要問問蚩尤老婆,才知道這把刀爲什麼在這裏。”

葉知秋點點頭,還在看着這把新亭侯刀,愛不釋手。

沒想到張翼德這麼夠意思,幫自己抓了蚩尤老婆,還送給自己一把寶刀!

可惜的是,這把刀沒有刀鞘,攜帶不是很方便。

黃宇昊渾身溼漉漉的,坐在地,茫然地問道:“各位,剛纔發生什麼事了?”

“剛纔你一時想不開,跳水自盡,是我救了你,把你撈了來。不謝。”葉知秋說道。

“哦哦……多謝。”黃宇昊愣了半天,這才說道。

葉知秋嘿嘿笑道:“現在沒有你的事了,黃宇昊,你可以回去了,那一萬塊,是你的勞動所得,帶走吧。”

柳雪也點頭微笑:“多謝學弟了,以後港州再見,我請你吃飯。”

“多謝葉大師,多謝……柳學姐。”黃宇昊哆嗦着站起來,走進帳篷裏換衣服。

這時候正是臘月,距離春節只有十幾天,黃宇昊全身衣服溼透,凍得夠嗆。

等到黃宇昊換了衣服之後,蘇珍和幼藍作起法來,各自抓着黃宇昊的一隻胳膊,捲風而去,送他回家。

葉知秋嘿嘿一笑,佈置了結界,然後將蚩尤老婆放了出來,在結界審問。

這時候的老鬼婆,被黃宇昊重創,奄奄一息,再無反抗之力。葉知秋不用佈置結界,她也逃不了。

葉知秋冷笑一聲,問道:“老鬼婆,我的南陽開國印,在哪裏?”

南陽開國印最爲寶貴,所以葉知秋先問。

老鬼婆雖然無力反抗,但是戾氣不減,咬牙道:“已經被我粉碎了,臭小子,你永遠也找不到那個大印了!”

“你扯蛋吧,你也能毀掉天師寶印?”葉知秋冷笑,從身邊摸起新亭侯刀,喝道:“再不說實話,我一刀一刀割了你!”(第四更) 天師印如果可以被隨便毀去,那不叫天師印了。

老鬼婆見到新亭侯刀,果然有些畏懼,咬牙道:“那銅疙瘩在水,葫蘆腰部的位置,你放了我,我去拿給你。”

“放了你?你當我是傻子?”葉知秋哈哈大笑,又問道:“這把新亭侯刀,爲什麼會在葫蘆池裏?說。”

老鬼婆不敢不說,開口道:

“當年……那個風水先生,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這把刀,然後請來那個惡人對付我,將我抓走,壓在八卦陣之下。但是這把刀,留在湖底了。我這次回來,是想毀了這把刀的。只是沒想到,又遇見了你個臭小子!”

原來如此。

葉知秋點點頭,再問:“孫靈聰呢?”

“什麼孫靈聰?”老太婆瞪眼。

“是那天晚,被你抓走的那個傢伙。”

“你說那個傢伙?他已經逃走了……”老鬼婆哼了一聲,說道:“那個孫子很狡猾,竟然詐死。我一個不備,他利用五面小旗子護身,逃出了我的控制。不過,他被我打斷了一條腿,也算是重傷。”

我靠,孫靈聰這傢伙,真是命大,竟然從老鬼婆的手裏逃走了!?

葉知秋打量着老鬼婆的神色,覺得老鬼婆不像撒謊。

柳雪也在一邊聽着,說道:“知秋,先去找南陽開國印吧。”

葉知秋點點頭,依舊收了老鬼婆,然後帶闢水牌,和柳雪一起,下水尋找大印。

老鬼婆被抓了,水下一片平靜,搜索起來也容易很多。

不到二十分鐘,葉知秋在葫蘆池的部,一塊岩石下面,找到了南陽開國印。

大印完好無損,一切如初。

回到岸,柳雪笑道:“今天夜裏,你可以煉鬼了,將老鬼婆的靈力消化,修爲再一層樓。”

“是啊,我打算先回長安城,晚練功,然後解決林立影的事。”葉知秋說道。

極品男生到俺村 柳雪點頭:“到春節還有十來天,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們可以處理好林立影的事,然後回來過春節……”

“春節……對了雪兒,我們可以回茅山,陪柳煙一起過春節嗎?”葉知秋說道。

說起春節,葉知秋又想起了爺爺、師父和柳煙。

爺爺現在也在茅山,在那裏養老。這是鐵冠道長的關照,好讓葉知秋安心闖蕩,無後顧之憂。如果可以回茅山過春節,真的算是全家團聚了,師父,爺爺,柳雪柳煙都在一起,想想都幸福。

“能和煙兒一起過年,當然更好。怕南洋那邊的事,沒有這麼快辦完。”柳雪點頭。

“我立刻聯繫林立影,讓她安排,我們明天動身!”葉知秋急忙說道。

柳雪微笑點頭。

不多久,蘇珍和幼藍返回。

大家收拾一番,立刻離開葫蘆池,返回長安城。

宋公子很殷勤,給葉知秋等人安排了五星酒店的豪華包廂。

但是葉知秋謝絕了,依舊住在李宇傑家。因爲晚要煉鬼,這裏方便一些。

林立影也親自趕來李家別墅,捲起袖子當丫鬟,親自下廚,伺候葉知秋等人的生活起居。

至於明天飛赴南洋,林立影早已經準備好了,直接包機南下。

但是匆忙之間,葉知秋等人的出國護照辦不下來,飛機只能到港州或者瓊島。

葉知秋倒也不爲難,跟林立影說了,到了國境線之後,自己有辦法過去,讓林立影預先安排其他人,在那邊做好接應行。

入夜以後,葉知秋吩咐鬼童子值班,準備煉鬼。

可是煉鬼還沒開始,黑白無常卻到了。

葉知秋只好暫停,會見黑白無常,問道:“兩位老哥,還有什麼事?”

“還能有什麼事?無極之地啊!葉老弟,現在蚩尤老婆被你抓了,可以去找無極之地了吧?”黑無常說道。

葉知秋胯下一緊,很蛋疼地說道:“老哥啊,無極之地,雪兒已經推算過了,目前還出不來。”

奇醫神尊葉皓軒 “那要什麼時候纔出來?”黑無常問道。

“二十天以後。春節之前你別問,問了也白問。”葉知秋說道。

黑無常嘆氣,說道:“葉老弟,我也是王命在身啊。秦廣王陛下催得很緊,讓我儘快找到無極之地……”

“我知道,可是這玩意急不得。事關天地玄機,哪有那麼容易找到的?不過你放心,只要無極之地一出現,我們一定是最先找到的!”葉知秋說道。

黑無常無奈,嘆口氣,隱身而去。

葉知秋嘿嘿一笑,開始煉鬼。

至於無極之地,真正出現,還要兩三年的時間,黑白無常又怎麼會知道?

在李家別墅的後院裏,葉知秋布起結界,用解鬼符將蚩尤老婆分解,然後打坐練功,吸取她的靈力。

老鬼婆果然靈力深厚,葉知秋打坐了一個時辰,才吸收完畢。

天色漸亮,葉知秋走出結界,感覺渾身精力充沛,往日又有長進。

……

次日一早,柳雪來叫葉知秋,說道:“林立影的車,已經等在門外了,知秋,我們可以去機場了。”

葉知秋起牀洗漱,然後問道:“蘇珍她們怎麼辦?”

“人太多了不方便,她們全部留在長安城,不用跟去。”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收拾了一下,和柳雪一起了車,趕赴機場。

蘇珍等人雖然不高興,但是也只能聽從命令,留在長安城。

因爲是包機,又有宋公子和林立影的安排,葉知秋的赤元劍順利帶了飛機。那把新亭侯刀,則留了下來。

幾個小時的飛行以後,飛機在瓊島機場落地。

林立影早已經做了安排,有轎車直接送葉知秋和柳雪去海邊,然後安排遊輪出海。

至於林立影和她的助理,則從瓊島轉機,直接前往大馬,準備接應。

華夏南海面積廣大,一直向南,幾千裏內都是華夏版圖,國內的遊輪都可以隨意航行。

經過一天一夜的航行,第二天夜裏三點,遊輪來到曾母暗沙之南,再往前走,是國境線了,前面是大馬島。

林立影打來電話,已經等在大馬島北岸了,等着葉知秋岸會合。(第一更) 遊輪停了下來,掌舵的對葉知秋和柳雪說道:“前面是國境線,不能再走了,有海警巡邏值班。”

葉知秋點點頭,趁着天色沒亮,和柳雪攜手跳向海面,御風而去……

開遊輪的傢伙嚇傻了,目瞪口呆,半晌才醒過神來,喃喃地道:“我的天,原來這兩個人……是神仙,怪不得,那姑娘長得這麼漂亮……”

葉知秋現在道行精進,不用門遁形,只是催動茅山御風訣,也能帶着柳雪,在海面御風而行。

海面的確有巡邏的警務船隻,但是以葉知秋和柳雪現在的本事,自然可以輕鬆躲避開。

實在躲不開,葉知秋和柳雪潛水,在水下行走一段距離,等巡邏船過去以後,再出水行走。

一個小時以後,葉知秋帶着柳雪,跳海岸,站在了大馬島的土地。

這一天,是農曆臘月二十。

習慣了漂泊,葉知秋站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也沒有陌生感。

這也是藝高人膽大,所以心裏很踏實。

天色漸亮,葉知秋和柳雪離開海岸,向着人羣聚集處走去,打聽林立影所說的漁港所在。

好在大馬國的居民,也有很多是華夏後裔,語言相通。葉知秋和柳雪,在這裏與人交流,基本無障礙。

走在大馬國的街道,可以經常看見黃皮膚的行人,聽着熟悉親切的華語,葉知秋和柳雪的感覺,像在國內一樣。

林立影約定的接頭地點,在一個叫“大灣漁港”的地方,那裏有一家華人茶樓,叫做“一壺春”。

葉知秋和柳雪尋尋覓覓,終於找到了一壺春茶樓。

林立影的助理,那個短髮小妞早已經等在茶樓外面,看見葉知秋和柳雪,不由得一聲歡呼奔過來,豎起拇指說道:“葉大師,你們果然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