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三大勢力,三大世家明顯最弱,姚秋洪也不可能去攀附三大世家這樣的仇人勢力,而鬼靈門,並未熟悉的人脈關係,也是次選,唯有葯楓谷,才是姚秋洪心中認定的最佳依附。

2021 年 1 月 19 日

不過,認定歸認定,可是天生傲氣與身藏野心的姚秋洪也不想像別的家族那樣輕易的因為一個人,因為一粒丹藥就依附了過去!他想要在以後的同盟陣營當中佔據一定的地位,就不能表現的太輕易順從!

眾所周知,太容易得來的東西,往往會不被人珍惜和重視,可惜,沈天衣也是一眼看出了姚秋洪的心思,為了打掉他這種想要太高身價的做法,也是頗為冷情的表露了隨意的態度!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呵呵,不忙。我與龍兄在此,也不過是敘舊而已。如今沈兄弟到此,正好我們三人可以一起敘敘往日之舊呢!」姚秋洪心思急轉,隨即心底嘆了一口氣,面上卻是笑著對著沈天衣說道。他知道,在氣勢和優勢上,自己已經輸給了沈天衣太多。這個當初便是被自己內心所忌憚的少年,如今真的比自己早先一步登臨的江湖的至高地位!不僅是因為背景,還有沈天衣本身的實力和心智!

「既生瑜,何生亮!」姚秋洪心中不由得的有著幾分感慨,即便自己有著那東西,可是此刻的實力,怕也是不如沈天衣吧……心中隱隱的不甘,在深思之後,姚秋洪也唯有化為一抹慨嘆來。

「或許,找到另外四人的話,自己還有一線勝算的機會……只是天地茫茫,那四人皆是與我一般隱於世俗當中,我又從何尋找呢!但看緣分吧!」姚秋洪說話之間,心中的心思也是直轉不停。

沈天衣見姚秋洪眼中微閃不甘但又不得不嘆服的樣子,心中也是一笑,姚秋洪是一個可交之人,沈天衣並無為難他的意思,只是不想姚秋洪在自己面前表現的太過心高氣傲而已。

此刻,姚秋洪已經鬆了口氣,沈天衣也是淡然笑道:「既然姚兄弟要敘舊,那我們就敘敘舊好了。」

「呵呵,當日與姚兄弟聯手與三大世家的青年高手一戰,沈某至今難忘。卻是不知,如今能否與姚兄弟攜手再戰江湖呢?」沈天衣眯眼笑道,他也不是一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既然已經到了談正事的時候,他也是直接說了出來。而此刻說出來,相信姚秋洪不會再有什麼過分的要求了。因為他之前的暗示,想必以姚秋洪的通透心思,應該早已分析出了許多信息才是。

「哈哈,沈兄弟之意,正是我之意啊!三大世家欺人太甚,一直都是我輩處心積慮想要逆抗之人。如今難得有此機會,姚某自然也不會輕易錯過。但,不知道沈兄弟具體如何打算呢?我曾只是聽葉家的信使說了大概,並不明確,所以也是一直未曾給出明確答覆。不過,在我心中早已認定了沈兄弟的同盟所在。」姚秋洪微微的笑道。

「呵呵,其實,同盟暫時並無成熟的體制和機制存在。眼下的同盟,還處於蟄伏當中,只等大會一開,我等同盟會員才會真正響應而起,推翻三大世家這些年來的霸道統治。也就是說,同盟會的成形,其實需要等到古武召開之後,才能完全形成。」沈天衣笑眯眯的說道,隨即目光一轉,落在姚秋洪有些期待的眼眸上,呵笑道:「姚兄弟的智慧才幹,以及武功都在年輕一代當中極為出色,不如在同盟會形成之後,助我管理同盟會如何?既然舊的三大世家已經註定要被推翻,我們也可以效仿一下,新建另外一個世家體制。只不過,我們的體制,要以德服人,不像原先三大世家的那般專制霸道!體制本無錯處,錯的,只是三大世家的人心呢!」

「若是沈兄弟需要,姚某定不推辭!」姚秋洪等的就是沈天衣這句話,怎會推辭?而且他也自信自己有這份能力!所以,沈天衣說出邀請他協助管理同盟會的時候,他便是一口答應下來。甚至,都不會虛偽的表現一下假意推辭!這就是他姚秋洪!他是一個自信非常的人,無需那些假意客套!

「哈哈!好!那就靜等我們成功了。」沈天衣笑眯眯的說道。

「我們一定會成功!」姚秋洪哈哈大笑道,甚至比沈天衣還要有信心的樣子!

兩人都知道鬼靈門參與進來的事情,可是兩人並沒有因為鬼靈門的參與,而影響本身的信心!有了信心,就等於成功了一半!在對待的時候,認真對待便可!

一邊不言的龍浩天和葉冷欣,看著兩個信心十足的青年,嘴角也是勾起一抹笑意來。

「呵呵,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瑪蛋,我這真的老了嗎?我才三十齣頭啊!為何我就沒有你們這等豪氣呢!」龍浩天有些鬱悶的說道。

「哈哈,龍兄,你可願與我們一起對抗三大世家以及鬼靈門?我知道你身為龍魂中人,在行為不得不有些限制,可是只要不違反法律,倒也不用緊。你是龍魂的成員,但你也是一個江湖人!」沈天衣對著龍浩天笑道。

「嘿嘿,只要你保我在龍魂不會受到處罰,我倒也很想跟三大世家那群混蛋玩玩啊!相信,這一點對你而言,沒有壓力吧!天組燕長風是你師父,地組首席教官柳銀鈴也是你父親的朋友,有你這層關係在,我跟你做事,應該不會有問題吧?」龍浩天笑眯眯的說道。

「哈哈,只要是對抗三大世家以及鬼靈門,我們便是正義之師,既然是正義之師,又何來問題?」沈天衣大笑道,多一個人加入同盟,對於眼下的初成體制的同盟會自然也是有益無害。而且龍浩天在江湖之上,雖然是半正半邪的人物,但是心性並不壞,沈天衣也是樂於吸收他進入同盟。

「嘿嘿,你都這樣說了,我自然不會拒絕了。」龍浩天嘿嘿一笑,便也是答應下來。

「呵呵,既然如此,大家便幹上一杯!」沈天衣舉起手中的高腳杯呵呵笑道。

「來,干!」

雖然是紅酒,但四人皆是將之當作白酒一樣的豪飲而盡,隨即又是哈哈大笑幾聲,盡顯豪情!

「既是如此,沈某也不多做打擾了,我要去拜訪一下川中王家的王道川前輩。距離古武大會也是快了,所以就不在這裡耽誤時間,還望兩位兄弟見諒。」紅酒入腹之後,沈天衣便是站起笑道。

「呵呵,沈兄弟有正事,便去吧!想來王道川前輩,也定然會加入我們的。」姚秋洪笑道。

「嗯,那我這就先走了。」沈天衣笑了一聲,便是帶著葉冷欣出了姚秋洪的客房。

其實,川中王家早已答應了沈天衣的同盟要求,他此去,卻也僅僅只是拜訪而已。

六樓601。

沈天衣一敲門,那客房之門便是應聲而開,隨即一個面帶白紗的遮面女子便是輕聲打開門來。

「是你啊!你來幹嘛?」那遮面女子一見沈天衣,便是眼神一閃,帶著笑意的問道。

「小蛋,不得無禮。」沈天衣還沒有笑著回話,客房之中,卻是當先傳來一聲蒼老的笑言之聲。看來,在王小蛋開門的時候,屋中的人也是跟了過來。

果然,隨著那蒼老笑聲一起,便有兩道人影跟了過來。兩人皆是男性,一老者,一中年。

沈天衣一見到那老者和中年,便是連忙作揖道:「晚輩沈天衣,見過王老前輩。」

「呵呵,天衣是你葯楓谷傳人,老朽可當不得此大禮。快些進來吧!呵呵!」老者慈聲笑道,便是連忙拉著沈天衣進了客房。

「你就是沈天衣的女人?」王小蛋看著還沒來得及跟隨入房的葉冷欣,笑眯眯的問道。

「額……」葉冷欣一愣,有這麼問話的嗎?

「是就是唄,我又不跟你搶男人。嘿嘿,不要緊張。」王小蛋見葉冷欣發愣,頓時眼中的玩味之意更濃郁了一些。

「呵呵,只要你有本事搶,其實我不是很介意。」葉冷欣淡淡的笑道。對於這個不算禮貌的女人,所以她的態度也不算親熱,只是回以淡淡的基本禮貌式的笑容。

「喲,還挺有自信的呢!」王小蛋見葉冷欣有些諷刺自己的感覺,卻是嘿嘿一笑。

「不是我自信。是天衣的眼光向來挑剔。一般的女人,他也看不上,他看上的女人,我們也不用擔心。所以,我就無需操心此事了。」葉冷欣不失風度的淡淡一笑,隨即看著王小蛋閃爍著眼睛笑道:「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嗎?或者說,你們只歡迎天衣,不歡迎其他人?」

「沒有。進來吧!」王小蛋淡淡一笑,眸子異色一閃,便是讓開了身子。

「乃乃的,這小子不好惹,他的女人也不是簡單角色呢!」看著葉冷欣縱容從自己身邊擦過去的身影,王小蛋心中卻是暗道。

紫藍星的上等客房,都是一室一廳的,此刻,沈天衣和王道川等人都是坐在客廳當中笑談著什麼。一見葉冷欣這才過來,沈天衣眉頭一皺,便是瞟了一眼隨後跟來的王小蛋。他可是知道這個王小蛋頗為難纏,當初在基因獸森林當中便是死纏著自己不放呢,而且貌似自己在吞納了小金剛的能量之後,王小蛋和楊欣雨兩人還曾摸過自己……

「冷欣,沒事吧?」見葉冷欣走過來,沈天衣便是輕聲笑問道。

「呵呵,沒事。那小妹妹怎麼沒有聽你提過?」葉冷欣妙目一閃,看似隨意的問道。

「呵呵,冷欣小姐,千萬不要誤會。我家小蛋平時刁蠻慣了,但是心地卻是不壞,若是她在言語上有所得罪,還請見諒一二。」王道川聞言之後,卻是呵呵笑道,雖然嘴上說著王小蛋刁蠻,但那臉上的寵愛之意,卻是絲毫沒有掩飾。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呵呵,王老前輩,小蛋姑娘並無得罪之處呢!冷欣只是想要認識一下小蛋妹妹,方才問其姓名,並無它意。」葉冷欣忙笑著解釋道。

「哈哈,你們年輕人,確實該多多交流。」王道川哈哈笑道。隨即也是指著旁邊的中年笑道:「這是我兒子王正峰,也是小蛋的父親。這小子當年給小蛋取得名字,被小蛋到現在還記恨著不喊他爸爸呢!哈哈!」

「咳咳,父親,這事兒就不要提了,我不是給她在戶口本上改名了嗎。是她自己現在還要用這個名字的。」王正峰有些無奈的說道。

「哼。改過來就沒事了?該知道我名字的人都知道了,改過來還有毛用?」王小蛋卻是哼了一聲,對其取的名字顯然依然很不滿意。

沈天衣和葉冷欣其實在心中也是偷笑,王小蛋這個名字,聽起來著實讓人感覺怪異的很,而且,這樣土氣的名字,還用在一個女孩子的身上,就更是不好聽了。


不過,名字取出來,就是伴隨一生了,這也只能怪王正峰其人取名字太奇葩了些。

「憋個屁啊,你想笑就笑唄!老娘又不是沒被人笑過。」王小蛋見沈天衣和葉冷欣臉上的表情都是不大自然,有些漲紅的憋著笑意,便是輕哼道。

「咳咳,那我真笑了啊!反正咱們也算是老熟人了,想來你也不會介意哈!」沈天衣笑道。

「你要真敢笑,我就封了你的嘴!哼,真後悔當時我沒捏爆了你!」王小蛋見沈天衣還真有笑的意思,頓時就是怒哼喝道。

「……」沈天衣聞言,也是忍不住心中一寒,瑪蛋,幸虧那時候楊欣雨在邊上看著,不然指不定自己那時候昏迷不醒還真被這傢伙給捏爆了!

「小蛋,注意淑女風度!」見王小蛋粗言說話,王道川也是乾咳一聲,佯怒喝道,「一點女孩子樣兒都沒有,成何體統!」

「爺爺,自從他給我取了小蛋的名兒開始,我就不可能成為淑女了。要怪,就怪你兒子取得好名字吧!」王小蛋刁蠻的哼了一聲。

「咳咳,我都給你改名兒了……」王正峰鬱悶的說道。

「我也說了,改名兒也沒用了。你對不起我,也對不起老媽!」王小蛋不屑的哼聲道。

「暈,我怎麼對不起你老媽了?」王正峰鬱悶的問道。

「她給你生了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兒,你卻給她的寶貝女兒取了一個小蛋的名字,當然就是對不起她了!」王小蛋哼聲道。

「暈,當初取名字時,你老媽也是同意的……」王正峰無語的說道,這事兒本來都是他跟老婆商量好的,現在怎麼就怪自己一個人呢!

「老媽同意個屁!她以為你說的是小名呢!就沒當回事兒,她怎麼知道你那麼笨在填寫出生證明的時候,也寫這個名字啊!」王小蛋真是抓狂了,自己的父親憨厚是憨厚,一輩子被老媽欺負著,可是有時候真是憨厚的有點二了!

「小名也是名……」王正峰還欲再辯解,王小蛋卻是豎手一揮,哼聲道:「打住!我討厭這個名字,不許再提了。哼哼!」

「……」

王小蛋名字風波一平,滿座人皆是苦笑的很,不過,隨著王小蛋打住了話題,客廳當中倒也安靜了下來。

「咳咳,天衣啊,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動身前往無雙樓了。你是跟我們一起過去,還是回去和皇甫家族的人一起?」王道川笑問道。

「我和前輩一起吧!那邊有皇甫靜領隊,我倒也無需操心。」沈天衣笑道。

「呵呵,皇甫奇有個好孫女啊!哈哈,那我們就一起走吧!小蛋,去將你堂哥和三叔都叫上,咱們該動身了。」王道川對著王小蛋說道。

「知道啦!就像您孫女很差一樣。」王小蛋嘀咕著應了一聲,她雖然在家中表現的有些刁蠻,不過對王道川的話還是很聽的。

嘀咕聲中,王小蛋也是打開房門,走了出去。看來此番王家,除了王道川三人之外,還有兩人。

「呵呵。天衣,我們也走吧!」見王小蛋出去了,王道川也是笑道。

「前輩請!」沈天衣起身笑道,對於江湖中的前輩人物,他還是持著尊敬的態度。對於一個人的尊敬,有時候無關他的實力,而是個人本身的一種素養!下午一點半,無雙樓。

各種車輛從無雙樓的高大樓門中魚貫而入,前前後後,車輛不下於幾百輛,可見與會之人,數量頗多。

這一次,因為葯楓谷和鬼靈門介入古武大會,很多隱世的家族也是紛紛出山,前來參加古武大會,為的就是看看這難得一見的江湖熱鬧。

這些年來,三大世家強統江湖,不少實力不錯的家族或者是門派都是早已冷了心,淡出江湖了去。這些隱世的家族,其中便有皇甫家族、碧雲山莊等等……

韓家,這些年來一直是江湖當中的至尊帝王,為了營造出他帝王的氣勢,韓鎮中在無雙樓當中早已興建了一個規模巨大的演武場,以此來烘托他韓家的尊崇地位和霸氣!

可是,這一刻,聚集在這諾大演武場上的眾多世家之人,看著著演武場卻是眼中透著一抹諷刺,如今葯楓谷、鬼靈門出山,韓家這個演武場,只怕從此之後再無可用之處了!

諾大規模的演武場,就會和韓家曾經的風光一樣,從此淡出江湖的風雨!

咚!咚!咚!

三聲鼓響震天,一名頭戴紅巾,赤著上身的壯漢,站在演武台上,捶鼓三聲,頓時原本有些躁吵的演武場也是安靜下來!

「本屆古武大會主持者無雙樓樓主韓鎮中到!」

隨著一聲高亢的叫吼之聲,一排人紛紛讓步,撤開一條道路來,然後韓鎮中在前,便是帶著無雙樓的一路人馬威風凜凜的走了過來。在韓鎮中身後,是一臉笑意的韓力和一臉陰冷笑容的韓亮。

韓鎮中表情冷肅,透著一股江湖霸主的睥睨之氣。不過他如今這般樣子,在很多人看來,也不過是強弩之末中,想要有個體面的下台方式罷了!

「無雙樓!無雙樓!」

有些清冷的呼喊之聲,響起在演武場上,而這些呼喊之人,盡皆是無雙樓的本家之人,這般有些清冷的出場,倒是再次讓不少人冷笑和面露嘲諷來。

韓鎮中就像是沒有注意到這一切一樣,兀自威風凜凜的登上演講台,而韓力等人自然是留在了台下。

繼韓鎮中上台之後,還未說話,西門長東和東方無極兩人也是面帶笑意的登上演武台。

一見兩人上台而來,那韓鎮中原本冷肅的面容上也是露出一抹陰狠之色來,心中暗自怒罵一聲:「兩隻老狗!看你們能夠得意到幾時!」

「哈哈,西門兄,東方兄!」雖然心中對兩人怒意至極,不過,韓鎮中畢竟是當了多年的江湖至尊,也知道眼下不能有失自己的身份,大笑著喊了一聲。

「哈哈,韓兄!又是一年古武會,這一次想必韓兄又能給我們帶來武學之道的精闢見解了。」西門長東哈哈一笑,便是上前與韓鎮中一個熊抱。

「韓兄,你還是自己下台吧,被人趕下台,真的會很丟人的。」熊抱之時,西門長東貼著韓鎮中的耳邊,陰冷的低聲笑道。

「西門老狗,我韓鎮中即便被人趕下台,那也是至少還是個人,不像你和東方老狗,這一輩子都沒把自己當人過,哈哈!」韓鎮中亦是低冷一笑,耳語之後不顧西門長東那鐵青的臉色,便是一把將之推開了去,然後又與東方無極熊抱了起來。

同樣,兩人之間也是少不了一陣耳語冷諷!

「三隻小丑……」

台下,沈天衣坐在家族代表才有的座椅之上,不屑的看著台上三人的做作行為,嘴角也是勾起一抹冷笑來。

低諷之後,沈天衣也是微微一偏頭,坐在他身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鬼靈門的門主葉雨,也正是風雨夜!

風夜雨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卻是從落座開始,便是沒有看過沈天衣一眼,那般樣子,沒有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樣子,卻比見了陌生人還要陌生人的樣子!

即便是普通的兩個陌生坐在一起,也不可能看也不看一眼。請別否認這句話,如果你身處一個位置,你一定會瞧瞧左右的人,你一開始想看的理由或許只是本能的想看看是男是女是美是丑而已!要是美女的話,或許你就會不止看一眼了……

可是,風夜雨當真一眼未顧向沈天衣這一邊!這一點,讓沈天衣心中頗為不爽,就算是仇人,不帶這樣無視人了吧!

「風夜雨,這一次你又有什麼陰謀?」心中微忖之後,沈天衣便是主動開口對著風夜雨說的。

聽到沈天衣的問話之後,風夜雨方才緩緩的轉過頭來,嘴角噙著一絲笑意道:「你是在叫我嗎?抱歉,我叫葉雨,並非是風夜雨。」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葉雨並非風夜雨?」聽見風夜雨的輕淡笑聲,沈天衣卻是冷笑一聲,「風夜雨,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聰明人。看來,我似乎有點錯了。在我面前,你覺得這樣的偽裝,還能起到什麼作用么?」

「不起作用么?」風夜雨淡淡一笑,隨即又是說道:「那就不起作用吧!」淡淡的輕語之後,便是再次扭頭過去,笑看講台之上的韓鎮中等人。

眼見風夜雨這般樣子,沈天衣也是低哼一聲,臉色稍顯陰沉。這風夜雨是在無視自己嗎?這般樣子,好像渾然不在意自己這個對手一般!

「這個女人詭計多端,此般模樣,定是為了亂我心神。我絕對不能上了她當!」沈天衣深吸了一口氣,便是心中的沉怒壓制而下。有過一次的上當經驗之後,沈天衣對於風夜雨其人,可以說是時時保持著警惕之心。而且,因為被這個女人騙過一次,他心中多少也是有些不爽。

沈天衣表面溫和,可是內心當中其實也是一個頗為自信之人,栽在一個女人的手裡,讓他心中一直有些不甘。雖然最後解除了危機,但也全是因為自己身居特殊能量的緣故,若是正常情況下,那一次火山谷底事件,他沈天衣確實會完敗給風夜雨!

深吸一口氣后,沈天衣臉上的陰沉之氣也是盡數消散了去,轉化覆蓋上淡淡的笑容,既然風夜雨不想明刀明槍的較量,那麼玩陰也無妨,哥也不是沒算計過人!

演講台上,韓鎮中、西門長東、東方無極三人一番互相吹捧,醜態盡露之後,韓鎮中便是再次發言笑道:「感謝這一次前來參加古武大會的眾多家族、門派以及諸多江湖名人,韓某在此先行謝過。現在,韓某便是為諸位介紹一下兩位重要的與會人物,相信這兩位重要的人物一定會大伙兒興奮異常。」


隨著韓鎮中呵呵的笑聲,台下之下果真都是興奮起來,因為兩位重要的與會人物,讓他們很容易的便是想到一定就是沈天衣和葉雨二人了。畢竟,這一次古武大會之所以可能會產生什麼風波,就是因為這二個青年男女而起的。

「這韓鎮中到底在搞什麼名堂?他豈會這麼好心的給我和沈天衣露臉的機會?」風夜雨淡笑的面容不改,但是心中卻是升起了疑惑。

沈天衣同樣對韓鎮中的做法表示不解:「莫非,這韓鎮中屈服了?可是,怎麼看著有些不像?一個原本充滿著雄霸之氣的人,在妥協之後,斷是無法做到這般坦然自若!韓鎮中不是別人,這是一個對自己女兒尚且狠心的人,絕非那種苟且之輩!」


「不對!這其中定有蹊蹺!」幾乎同時的,沈天衣和風夜雨心中都是做出了一個頗為震驚的判斷!

無意當中,沈天衣和風夜雨皆是各自偏眸,相互對視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各自眼中一閃而逝的陰沉之色!

「哈哈,看到大家的反應,想來即將獻身的兩位前輩也會極為開心的!」韓鎮中嘴角一扯,勾起一抹冷笑來,底下之人的興奮,他自然知道是因為什麼,不過他要的就是給這群白痴拋下一枚重磅炸彈!


在你們所有人都期待著沈天衣和葉雨出場的時候,我卻要給你們搬出兩位兩尊大神!那種震撼的場面,只能屬於我無雙樓!而不是沈天衣,更不是風夜雨!

「前輩?」

「前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