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路跌跌撞撞來到搶救室。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搶救室門口只有南初不住來回走動。

戰材昱簡直不敢相信,中午徐希希還好好的,此刻卻快要離開死亡。

「徐希希,徐希希,不準給我倒下!」

「不是說過,討厭我的嗎?不是說過看不起我的嗎?」

「那你就活的長一點,起碼要比我長!」 冷少,請剋制 戰材昱站在手術室外,沒有用力吼叫,而是輕聲開口。

但是這樣看著,格外讓人心疼,感覺戰材昱的世界,真的只有自己,孤獨的像是寒冬。

「怎麼說話總是不算數?」

「說過要永遠在一起的,然後直接一句分手離開。」

「現在也是,明明好好的,結果下秒就說病危。」

「徐希希,騙子,大騙子!」

手術室內,徐希希像個破敗娃娃躺在手術台上,明明非常累,想要一睡不醒,但是偏偏戰材昱的聲音這樣神奇傳入她的耳中。

徐希希有些難受,最後到底是她害的他。

明明讓他走的遠點,但是怎麼還要過來,真是讓她到死都無法安心。

美人殤 「病人心跳正在越來越慢。」

「準備除顫儀,通知家屬做最壞準備。」

護士不敢告訴戰材昱,徐希希目前情況,只將最新進展告訴南初。

南初同樣想要留下徐希希,知道這個消息以後,站在搶救室外,開始說話。

「徐希希,當初你可和我說過,讓我必須放過戰材昱。」

「我是答應過你,但是答應的是活著的你,要是你沒活下去,那麼這個協議不作數的。」

「到時候,戰材昱就等著槍斃吧!」

手術室內,徐希希聽到這話,著急,擔心,緊張,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

「醫生,張醫生,病人心跳正在逐漸恢復正常!」

「搶救,立刻搶救!」

再是半個小時過去,主治醫生出來時候後背已經讓汗水浸濕,和他一起出來的還有江靈仙。

南初立刻握住江靈仙的手,詢問情況:「師父這麼厲害,什麼病都能看好,上回南市中毒事件,也是由您調配解藥的,這回希希是我好朋友,師父能不能幫幫忙?」 “不好,她開始不由自主的在脫她自己的衣服了!”

“你說什麼?!shit!”郝健已經摸索着進入了工廠內部,只是四周太黑,他有點找不到地下室的入口。“哈巴,你悄悄先過去!必要時出手,務必要保證哥哥朋友的安全!”

“好的,主人。”在前面引路的哈巴一溜煙就跑向了樓梯口,趕往那地下室去了。郝健也跟着它的方向趕了上去……

張小柔那邊情況特別不樂觀,她完全喪失了理智,沒有一點自我意識。渾身灼熱難受,她開始在亂扯她的裙帶,她想把她身上的束縛全都釋放開了,好熱,真的好熱,好難受啊。

她感覺自己胸口堵着一團火,一團無名幽火正在淺淺燃燒她的最後一絲微薄意識。

之前嬌嬌弱弱的小羔羊此時已經徹底化身爲狼,披肩長髮隨意揮灑,性感的小電臀風掣電馳了起來,目光似火般熾熱,面頰嬌紅,神態嫵媚,勾舌揉胸,眼中充滿着一股強烈的渴望。

衆人都興奮了!

“哈哈,看來這臭婊子藥效完全被激發了!”

“喲喲喲,別急,哥哥們馬上就來幫你!”

她掙扎了一會兒,卻怎麼扯都扯不掉,她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走向那幾個嗷嗷待哺的禽獸,眼神渙散,視線模糊,甚至是產生了幻覺,對着眼前的模糊的人影弱弱的勾手,面容似火嬌豔欲滴,脣瓣輕啓:“幫…幫……我………”

“perfect!”這時,那白衣眼框男臉上勾起了一抹滿意的邪笑,他再次調整了一下攝影機,將燈光刺喇一聲全都投射在了張小柔的身上,把她此時的千姿百媚全都盡百倍的放大,完美的呈現在衆人的面前,醉人心肺,撩人心智。

他心想着:噢,完美的藝術品!哈哈,哥哥我這次賺大發了!這等尤物被一羣禽獸給撕逼的畫面,簡直太棒了,要是拍成片賣到日本花柳巷去,鐵定大賣啊!

空氣裏滿滿都是荷爾蒙,衆人全都按耐不住了,躍躍欲上……

可老大不點頭,不發話,他們誰也不敢輕舉妄動,額頭墜滿了灼汗,胸前貼後背全是汗珠,空氣裏滿滿的透露出一股不安分的味道。滿頭大汗,頭髮都快溼成一團了。這忍得夠嗆的啊!

終於,白衣眼框男向衆人打了一個ok的手勢,衆人一擁而上,把女孩簇擁在屋子中央,很快她就被他們給完全禁錮住了。她在他們的包圍圈裏跌跌撞撞的,來回折騰了幾次之後,就被人給活活按倒在了地上,其他人全都如餓狼般撲了上去。

他們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身上揩油,六七雙鹹豬手毫不憐惜的對她上下其手,欲幫她寬衣解帶。張小柔以爲是很多大冰柱子,她也使勁兒的往冰柱子上面靠,心裏也就更加燥熱不堪了。

這時,蹲在角落裏的看好戲的禿頭男子啐了一口唾沫星子在地上,把菸頭向地上一扔,向着騷動的人羣中央走了過去,輕斥了衆人一聲:“都特麼給我住手,懂不懂憐香惜玉,你們瞧好了,放開她,先讓我來。”

遭到禿頭男的呵斥,衆人才不情願的從張小柔的身上離開。那禿頭噁心男就像一頭猛獸一樣撲了上去……

“主人,你趕快來啊!晚了,那美女姐姐就被人給侵害了!”獨角獸貼在天花板的角落裏目不轉睛的注視着房間裏發生的一切。

“一羣禽獸,畜生!”甲殼蟲也在心裏胡亂咒罵着。“我忍不住了,我要下去吃了他們!”

“別衝動!我已經叫哈巴過來幫你們了!我馬上就到!”郝健已經找到了入口,正在匆忙下樓了,他發現這地下室入口還蠻隱蔽的,這大晚上沒光,不注意還真瞧不見。走出樓梯盡頭,地下居然還藏着好幾個房間!“對了,你們在第幾間房!”

“太好了,主人你終於來了。我們在最裏邊那間大地下室裏。裏邊有光那間!”

“好,我知道了。”郝健話還沒落音的時候,哈巴就已經變小,潛伏在窗沿上了,正慢慢、慢慢向着地上的張小柔靠近。“主人,哈巴已就位!請指示!”

“你們三個悄悄逼近敵人,伺機而動,等我來了再一起動手。”郝健轉過長廊,果然在漆黑一片的地下室裏,唯有一處向外閃爍着星星點點的微光。郝健一點點靠近,已經潛伏到了門口了!

猛的用手輕推,靠,可是房間門已經被人給反鎖了,郝健只好被靠着牆沿,小心翼翼的貼在牆角下,準備翻窗而入。

“啊…”張小柔被人挑逗得已經近乎騷叫了起來。她拖着妖嬈多姿的身子在地上不停地扭動了起來,雙手撫弄着自己的白皙大腿,還反覆的用手有意無意的摩擦着自己的大腿,以緩解心窩裏莫名的灼熱。還對着正滴着哈喇子的還在狂脫褲子的禿頭男勾了勾手,眼神裏滿是渴望。

“二哥,這小娘們都快等不及了,你還磨蹭個啥?你要是不想爽,後面還有這麼多兄弟們在排隊呢,你們說是不是?哈哈。”黃毛對着地上不安分的小美人對着一個飛吻,吹噓起來。

“是啊,二哥,你要那麼多前戲幹嘛啊,直接殺伐果斷點,要不,讓我先來,保證動作麻利迅速、準確到位!”紅毛也解開了褲子,催促了起來。

“你們別瞎咧咧,等爺爽夠了,自然就會輪到你們幾個,一個都少不了,哈哈。”

“小婊砸,我來了!”說着,禿頭男又再次向着地上的張小柔撲了上去……

“熱…好熱……”看來她被人注射進身體裏的媚藥果然是厲害之物!昔日那麼傲嬌的烈女,如今卻變得這麼的風情萬種!屋裏的其他人也開始在不安分的叫囂,聽得郝健心裏也不由自主咯噔了一下。

“甲殼對付帶刀的,獨角對付帶棍的,哈巴先奪槍,記住千萬不能讓他們開槍,我怕動靜太大,會引起居民恐慌。你們先靠近他們,找最佳位置。各就各位。”

“是,主人。”黑暗裏的三個小傢伙開始慢慢躥動,無聲無息的逼近衆人……

“現在停,我先打頭陣,負責擒住他們的老大,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們伺機而動,按計劃行事。拖住壞人,我去解救人質!”郝健大腦躥出來一個念頭,必須馬上展開救人行動,他立刻對他們三個下達了命令。“聽我口令,我數三二一,數完咱就一起救人!”

“三,二,一,行動!”

(一步步走進別人的圈套………) 第918章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在南初問出這番話的時候,戰材昱同樣看向江靈仙,只是到底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明明前段時間,戰材昱還在利用江靈仙,想要把南初騙來錦都誅殺。

現在徐希希出事,戰材昱唯一可以求的只有江靈仙,整個A國,如果江靈仙都看不好這個病,那別的醫生更加沒有辦法。

「如果再早十天過來或許有救,但是現在身體已經拖垮,沒用的。」

「這次將她救起來,主要是她自己求生意志堅定,估計最多堅持五天時間。」江靈仙長嘆口氣說道。

江靈仙已經下最後通牒,這就意味著真的沒有任何希望。

戰材昱不肯,不願接受這個真相,直接跪在江靈仙面前,朝他磕頭。

「江醫生,上回是我不好,是我卑鄙,是我無恥,但是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誤,這些都和徐希希無關。」

「請您,請您一定救救徐希希,只要可以救活徐希希,不管你想怎麼對我,都可以!」

江靈仙看著曾經意氣風發的男人跪在他的面前,苦苦哀求,心中同樣不是滋味。

江靈仙也是年輕過的,也是嘗過愛情滋味的,如果可以幫忙,怎麼會有不幫這種道理。

最後江靈仙長嘆口氣,將戰材昱從地上扶起,說道:「有些現實必須接受,要是徐希希還有未完成的心愿,替她完成,什麼都不做可以讓她活五天,通過治療最多延遲一個月的時間,但是這一個月,一定會讓她痛苦不堪。」

江靈仙已經將話說的這樣明白,戰材昱無力的靠在牆壁上面,連哭都哭不出來。

「十天,只差十天時間而已,為什麼希希就是不肯跟我到錦都找師父!」

「明明當初就和她提起過的,找到師父,說不定有救。」南初抹抹眼淚,覺得真是可惜。

孔書含一直非常沉默,聽到南初這樣說,直接衝上去,一掌扇在戰材昱的臉頰上面,然後對他拳打腳踢。

「都是怪你,全部都是怪你!」

「是你害死的希希,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書含不要衝動,這件事情發展成這樣,我們誰都不想的。」

南初看到戰材昱的臉,讓她打得通紅,脖頸上面還有抓痕,有些看不過去,勸說起來。

「本來可以治的,本來說好就是要去錦都看醫生的!」

「都是因為他們戰家,欺人太甚,他們不準希希進入錦都!」孔書含哭的滿臉是淚。

有些事情徐希希不想說,那孔書含就替她說,免得讓戰材昱總以為這段感情裡面,只有他在付出。

「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戰家欺人太甚?」戰材昱音調沙啞著問。

「難道不是嗎?」

「你的媽媽,多麼目中無人,難道不清楚嗎?」

「仗著姓戰,仗著幾個臭錢,在希希生病時候,將五百萬支票丟在她的臉上!」

「徐希希什麼都沒有,唯一有的就是自尊,怎麼可能任由方雅這樣欺辱,所以根本沒要方雅臭錢。」

「但是方雅卻讓希希發誓,發誓從此以後不準進入錦都,不然,不然就讓你天打雷劈。」

「看看你的媽媽多會做生意,這種缺德的話,都能說的出來,我們希希自然不是她的對手!」

孔書含說話帶著哭音,但是每一字每一句都傳入戰材昱心裡。

他的媽媽,毀掉哥哥,同時毀掉他的一生。

原來十年前的真相是這樣,原來這些年一直都是他在錯怪徐希希。

「怎麼不說話?」

「是不是還覺得很委屈?」

「當初因為要追希希航班,所以導致車禍,讓你坐在輪椅上面整整六年。」

「但是知不知道,就在你做手術這天,徐希希同樣躺在手術台上,九死一生!」

「在你身邊,有爸媽有哥哥,而徐希希從手術台下來,孤孤單單一個人!」孔書含現在完全是在發泄。

等到發泄結束,孔書含覺得疲累,徑直走到病房外面,開始等候。

南初拍拍戰材昱的肩膀,沒有說話。

原本應該討厭戰材昱的,戰材昱將權離亭,將戴禮通通弄成重傷。

但是這個男人在明明可以逃走的情況下,義無反顧,直接回來,南初覺得有些可憐。

「等到這件事情結束,想要怎麼對我都行,想要我說什麼都行,但是可不可以現在,讓我留在徐希希身邊?」

「這件事情,不是我能決定的,應該問司寒的意見。」

可憐歸可憐,南初不至於做事糊塗,胡亂答應戰材昱什麼。

現在陸司寒沒有過來,南初則和戰材昱一起等在徐希希病房外面,希望徐希希可以早點清醒。

至於江靈仙,已經一把年紀,但是還在房間裡面,鑽研未來徐希希用藥問題。

凌晨一點鐘,陸司寒處理完錦都的事情過來,看到南初正靠在病房外面牆壁,腦袋一點一點,明顯是有些想睡。

就在南初險些因為困意摔倒時候,陸司寒來到她的旁邊,將她的頭靠在自己肩膀上面。

「大哥,對不起。」戰材昱看到陸司寒過來,走到他的面前,輕聲說道。

「做的一切都是因為徐希希?」雖然是問句,但是陸司寒心中已經有數,明明戰錚樺不是什麼有情有義的,但是生出來的兩個兒子倒都是情種,真是諷刺。

「是的。」戰材昱點點頭。

「待會去趟警局,做晶元定位植入,還有這段時間將有四名警員全程關注你的一舉一動。」

「送徐希希離開以後,準備接受法律審判。」

陸司寒說完,一把抱起南初,朝外走去。

在安靜走廊里,南初圈住陸司寒的脖頸微微一緊,嘴角忍不住的露出一抹笑意。

「想笑就笑,幹嘛裝睡?」

「還有偷偷高興什麼,說出來讓我知道知道?」

果然南初這點小把戲根本不是陸司寒的對手,最後只能乖乖睜開眼睛。

「就是覺得我家男人真棒,真好。」

「想替徐希希謝謝你。」

南初說完微微湊上去,一口親在陸司寒的臉頰處,帶著滿足。

「材昱變成這樣,和戰家脫不開關係。」

「要是我們能夠對他多些關心,一切不會變成這樣。」 郝健扛着冷兵器——玄鐵劍,就翻窗滾了進去……

“你們這羣禽獸,放開她,欺負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衝我來!”郝健一滾進去,就出其不意的直接把壓在張小柔身上的禿頭男一腳踹翻在地。

“哎喲喂,是哪個不要命的臭小子?!”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禿頭男摔在地上嗷嗷叫……

衆人看着突然闖進來的郝健都有點驚鄂,手都不知該捂哪裏,完全不知所措。

突然,郝健向着他們扔了一個榴蓮地雷,咚的一聲就滾在了他們腳邊。

“啊!有炸雷!”看着那已經燃燒過半的引線,衆人驚慌失措的尖跳起來。“快臥倒!”

郝健趁亂伸手去拉張小柔……

下意識一看,才發現她身上的薄紗裙不知何時已經被那禿頭男給撕爛了,白紗破布碎了一地。幸虧還留有貼身的衣物,遮擋着最關鍵的部位。郝健連忙側過眼睛,迅速脫掉自己的長外套,披在了張小柔的身上。

覆蓋住張小柔的身子……

這時地雷引線已經燃燒殆盡,臥倒在地的衆人才發現上了郝健的當,居然是個啞雷!

“你小子是過來送死的嗎?居然敢踢我,是不想活了,兄弟們給我上?”等禿頭胖肚男捂着屁股從地上爬起來和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郝健早就迅速的把張小柔給扶了起來,將她緊緊鉗錮在自己的懷裏。

手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張小柔已經全然失去意識,在他的懷裏還有意無意的胡亂晃動了起來。

郝健不由得把她抓得更緊了,卻又怕把她抓疼了,馬上又放輕放緩了動作,可是他的手剛觸碰到張小柔的胳膊,張小柔竟吃痛的悶哼了一聲,郝健心裏咯噔,自己也沒怎麼用力啊?!他疑惑不解的低頭一看!

白皙嬌嫩的胳膊上盡是深深淺淺、青一道紫一道的掐痕,觸目驚心……

禿頭男帶着那羣狗腿子迅速將郝健和張小柔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郝健看着張小柔手胳膊上的掐痕,輕蔑地瞥過衆人,毫無畏懼的直視着那禿頭男,眼底閃過狠泠泠幾絲殺氣:“不想死的,都給我滾!”

“臭小子,有本事再說一遍!”禿頭男與郝健眼神對接,他從未見過如此狠厲的眼神,難不成這小子一點都不怕死?!竟想以一敵衆,難道是他已經報警?心裏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你小子要是敢報警,信不信老子馬上砍了你!”

“呵呵,笑話,就你們,哥哥一個手指頭就可以把你們撂倒,還用得着報警?!”郝健不由得冷笑了出來,臉上勾起了一抹狠意。

郝健說得也並無道理,他本身就是個鬼,一般鬼的力氣要比人類大上好幾十倍!只要他想分分鐘就可以捏碎他們,只是他不想觸碰法律惹來更多麻煩罷了。

原本郝健生前是一個勤勤懇懇遵紀守法的好青年,然並卵,最後竟然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記得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