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路走,一路獵殺,一路採集靈物。

2021 年 2 月 3 日

零零總總,也讓姬遊釋收穫了不少有價值的東西,其中以一種名爲花雨的草最讓姬遊釋重視。

花雨草不是靈物,卻勝似靈物,這種草藥本身沒有什麼特性,不過配上一種名爲靡靡果的靈物,點燃之後,會造成一種非常罕見的效果,讓聞到味道的人徹底陷入昏睡中。

有了花雨草,姬遊釋如果不找些靡靡果配合這用一下,那腦袋就是被驢給踢了。

“奇怪了,難道沒結果?!”姬遊釋把一堆草扒拉開,來回翻了幾遍,找到了低矮的靡靡果樹,卻沒找到靡靡果。

靡靡果本身是一種會造成昏迷效果的靈物,沒有莽獸會吃這種找死的靈物,在加上它自身對生長環境要求很低,只要是陰涼之地,基本上都生存的有,所以很常見。

“原來已經熟透了。”當姬遊釋把枯草堆扒開完,找到了幾粒已經落在土裏的靡靡果。

湊齊這兩種能讓自己省大力氣的寶貝,姬遊釋快速前進。

沒有人跟隨,姬遊釋趕路速度飛快,約莫半個小時後,已經看不到有人跡活動的跡象,是不是的有着莽獸嚎叫聲響起,到了這裏,姬遊釋開始謹慎起來。

再度穿過叢林,眼前的實現突然開闊起來,溪流自碎石地中流淌而過,在那對面,則是出現了一座小山谷,山谷之中,有着尖銳的猿嘯之聲傳出。

望着那座小山谷,姬遊釋的步伐也是停了下來,金花子果,便是在這山谷之中。

眼前的山谷谷口狹窄,谷口兩側更是有着茂密的樹枝伸展出來,亂石堆積間,倒是將這山谷遮掩得若隱若現。想來當初無恥族長爲了找到這裏,也是花費了不小的心思。

“數量真多。”

姬遊釋站在距谷口還有一些距離的地方,輕嗅了一口,然後便是聞到那種濃濃的騷味,顯然,這山谷裏面的金獅狨比起無恥族長所說,多了不少。

如果不是在來的路上,碰巧找到了花雨草,能搞定那些小的金獅狨,姬遊釋絕對第一時間撤退。

把花雨草與靡靡果用布條裹着捏碎,用術法隨即點燃。一道能吹起清風的風系術法,隨機出手。

只見姬遊釋袖袍鼓盪,強橫的風呼嘯而出,帶起一股狂風,攜帶着那濃濃煙霧,對着山谷之中呼嘯而去。

一波波煙霧很快的便是將那山谷所籠罩,而其中原本沸騰的啼嘯之聲,也是開始迅速的減弱。

姬遊釋望着山谷,等了半晌後,再側耳聽聽山谷的動靜,這才鬆了一口氣,而後身形矯健的掠出,直接穿過那谷口,衝進了山谷之中。

此時山谷內已是有些霧氣朝朝,視線望去,山谷中地面上到處都躺着一頭頭金獅狨,只不過此時的這些金獅狨,幾乎是盡數的陷入沉睡之中,顯然花雨草配合靡靡果的效果非常好。

姬遊釋速度立即加快,躍過那些滿地的金獅狨,直奔山谷深處而去。

金花子果,按照無恥族長的說法,應該在山谷深處的山洞裏,他需要快點,因爲這種稀釋的花雨草的催眠,不知道能持續太久。

不過就在姬遊釋剛剛進入山谷深處時,突然有着一道低吼聲自山岩高樹上響起,而後腥風呼嘯而來,一頭碩大的金獅狨直撲姬遊釋身後而去。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姬遊釋腳掌一點地面,身形靈活掠出,手掌反手一握,無鋒長劍自背後抽出,本源之力纏繞間,帶起寒芒,飛快的自那金獅狨胸口掠了過去。

鮮血飛灑間,那金獅狨頓時爆發出淒厲的咆哮,但咆哮剛傳出,一張嫩白的小手,已經緊緊鎖住它喉嚨,將那咆哮制止了下來。

“砰”

金獅狨龐大的身軀重重的落地,將那岩石都是壓成粉碎,姬遊釋的身影也是在一旁落了下來,隨手摔了甩甩手。好像能把金獅狨身上的臭味甩掉。

這金獅狨雖然承受住了花雨草的催眠,但實力還是受到了影響。不然姬遊釋不會這麼容易得手。

花雨草配上靡靡果,被點燃後,藥力有限,這種實力剛達到師級的金獅狨就能抵抗,如今這山谷深處,恐怕還有不下五頭這種實力的金獅狨,不過好在它們雖然沒被催眠,但實力也會有所降低,對付起來應該不難。然而姬遊釋真正的麻煩,則是那個老傢伙。

只見在山谷的盡頭,煙霧已經散去了許多,在那裏,一頭體型比其他金獅狨更爲龐大的紅棕色身影。

這身影通體如火,毛髮油光鋥亮,一看就知道伙食很好,它雖是半坐在地,但卻有着一股凶氣隔着老遠的瀰漫而來,那種狂暴的氣息波動,也遠非尋常金獅狨可比。顯然,這身影便是這山谷中的老傢伙。

姬遊釋感受着那股遠遠傳來的氣勢壓迫,眼神也是凝重了一些。

姬遊釋盯着那老金獅狨看了一會,然後看向那大傢伙後方,只見得在山壁處,有着一道約莫兩丈左右的山洞,而在那山洞之中,可見有一顆丈許左右的小樹,生長在其間。 這顆小樹通體金黃,猶如黃金所鑄,而在那小樹之上,金色的枝葉中,透露出了一點點翡翠般的色彩,那是一顆顆渾圓的果實,即便是隔着這麼遠的距離,依舊是能夠聞着那散發出來的幽香,令人心曠神怡。

“果然是金花子果!”

姬遊釋望着那顆小樹上的果子,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渴望。看模樣金花子果已經成熟,粗略算去,那些果子怕是不下三十之數,冒這樣的風險,若是成了倒的確值得。

爲了掩飾腳步的輕響,姬遊釋腳下的本源之力,緩緩流動着,順着小腿升騰起來,而後小心翼翼的靠近向那深處的老金獅狨。

出聲的不要,悄悄的幹活。這句話的精髓,姬遊釋展現的非常完美。

雖說如今谷內有着淡淡的薄霧,不過這老金獅狨顯然不是尋常金獅狨可比,就在姬遊釋接近它周身數十丈範圍時,它猛的有所察覺,那對猩紅的雙瞳便是盯向近前的姬遊釋,而後那眼中便是有着暴戾之色涌出來,顯然這個膽敢闖入它領地的人類,將它激怒了。

吼!

憤怒的咆哮自其猙獰大嘴中傳出,這老金獅狨長長的猿臂一伸,竟然直接是抓起一塊龐大的巨石,狠狠的對着姬遊釋甩了過去,那嗚嗚的破風聲,顯然是有着極爲沉重的力量。

“好靈敏的畜生。”姬遊釋一聲厲喝,身形暴射而出,反手一握,無鋒長劍便是出現在其手中,本源之力暴涌間,一劍劈出,凌厲的劍芒瞬間將那巨巖劈裂而開,而其速度卻是絲毫不減,一馬當先,直奔那老金獅狨而去。

砰砰!

雙方瞬間接觸在一起,頓時惡戰爆發,一道道本源之力暴涌,緊接着凌厲劍光,快若閃電般的對着那老金獅狨身體之上招呼而去。

“吼…吼……”

五六隻原本陷入迷糊狀態的師級金獅狨,聽到戰鬥嘶吼,搖頭晃腦的清醒過來,吼叫着呼應老金獅狨,只是它們距離山谷伸深處還有一段距離,想要趕到還需要一段時間。


“該死。”


姬遊釋咒罵一聲,橫揮豎擋老金獅狨兩隻力爪連綿不斷的快攻,還需要分出一些心神觀察快速趕過來的金獅狨,使得局面非常被動。

“轟”

面對應接不暇的攻擊,姬遊釋無奈,只能狂暴催動本源之力,灌注到圖魂長劍上,黝黑難辨的魂文,瞬間活了過來。

化成殺意的魂文散發着驚人的煞氣,鋪就了一幅幅殺戮景象,屍山血海中,一個又一個部落被屠戮,一隻又一隻莽獸被斬殺,直接影響了敏捷無比的老金獅狨。

一劍豎劈,逼退老金獅狨,雙腿微曲,往後彈跳,凌空借力,兩度變幻身形拉開一段距離。

術法——土牆

拉開距離吼,姬遊釋第一時間釋放術法。一到寬闊土牆,自峽谷中央升起,緊急狀況中,姬遊釋沒有更好的手段,只能用術法抵擋那幾只從遠處趕來的師級金獅狨。至於那些師級一下,還沒有被吵醒的傢伙,姬遊釋直接無視了。

咚!

沒有了長劍上釋放出來的殺意,老金獅狨很快從屍山血海的影響中擺脫了出來。在看姬遊釋,已經充滿警惕,尖銳伶俐的雙爪,更快三分攻向姬遊釋。

快,兩隻力爪的攻擊太快了,層層爪影,招招不離姬遊釋要害,只要得手一次,後面連綿不斷的攻擊,會讓姬遊釋非死即殘。

這麼快的攻擊速度,坤玉部落中,只有無恥族長施展百巧戰技時能達到。姬遊釋全力施展都有所不及,可他卻自有應對方法。

姬遊釋再次挺劍攻上,長劍上夾雜着點點精純到極點本源之力,劍勢較方纔更加強橫。大開大合的劍法招式,直接跟金獅狨的力爪碰撞在一起。

“轟轟~”

再度糾纏了一會,姬遊釋感覺到雙臂發麻,長劍之上,不斷傳來一種沉重壓迫,一下接着一下,金獅狨的力爪,拍在劍身,如同利刃相搏。

“單鋒直劍”

姬遊釋喝聲一落,劍身之上,竟是有着雷光閃現,而後一劍劈出,只見得一道猶如雷光的劍芒陡然掠出,盡數的劈砍在了那老金獅狨後背之上。

嗤!

老金獅狨那猶如金屬般堅硬的後背,在姬遊釋一劍之下,竟是被劈開了一道裂縫,鮮血頓時流淌了出來。


吼!

後背傳來的劇痛,頓時讓得那老金獅狨暴怒的咆哮起來,猿臂猛的扇出,狂暴的力量席捲出來,震動姬遊釋氣血翻騰。

“畜生受死!”

姬遊釋強忍着不適,一步躍起,一聲暴喝,長劍劈出,本源漩渦瘋狂旋轉,本源之力盡數涌出,劍身之上,竟是浮現一道丈許長的劍芒,當頭對着那老金獅狨怒斬而下。

鐺!

老金獅狨速度也是極快,察覺到姬遊釋攻擊的兇猛,頓時雙爪交叉,猶如骨盾一般,硬生生的將那凌厲一劍給阻擋了下來,劍芒深入其肉,但卻並未將其雙爪斬斷。

接連兩次攻擊,都未取得壓倒性優勢,讓姬遊釋心中大恨,決定回部落,一定要好好學習一番威力巨大的攻擊劍法。

“鐵甲破魂指!”


щщщ★тt kдn★C〇

被阻擋的姬遊釋,雙手力按劍柄,陡然掠起,身形轉換,出現在老金獅狨頭頂,右手五指之上,本源之力纏繞,猶如鋒利匕首一般,插進了它後背的那傷痕之中。

鮮血射出來,姬遊釋抽身暴退,一股極端狂暴的本源之力,自那老金獅狨傷痕處傳了出來。

嘭!

那股波動剛剛傳出,一股巨大的衝擊波便是爆發而起,老金獅狨的後背猶如**爆炸,血肉橫飛,地面之上的岩石都是被那股衝擊生生震碎。

吼!

老金獅狨瘋狂的咆哮着,但其背後卻是血流如注,看上去彷彿被炸出一個大缺口,然後它掙扎了幾步,最終轟然倒地。姬遊釋落下地面,撿起長劍,望着那倒地的老金獅狨,鬆了一口氣,扭頭往金花子果樹處走去。

勝利了,當然要採摘勝利果實,然而就在此時,變故突生,那幾頭被術法所阻的金獅狨,已經翻上牆,看到倒地不起的老金獅狨,怒吼一陣,直接從土牆上跳下,齊刷刷的撲向姬遊釋。

更加危機的則是,已經倒地的老金獅狨,突然閃爍着一道淡淡的金光,強橫的氣息,無可遮掩的散發出來。


“該死”

姬遊釋發現這變故,頓時緊張了起來。金光瀰漫老金獅狨,它背後的鮮血竟然是在此時止住了,然後當姬遊釋準備上去補兩劍,它竟然搖搖晃晃的再度站了起來,身體上的棕紅色毛髮,在此竟是一點點的生長了起來。

吼!

老金獅狨仰天咆哮,身體上的金光內,有着淡淡的翡翠光芒閃爍,那種光芒,與黃花子果的色澤一模一樣。在咆哮聲中,老金獅狨的氣息,竟然也是陡然變強了許多。

“該死的畜生,竟然在臨死的時候突破,傷勢也恢復了!”

首席霸愛:挑上抵債未婚妻 ,面色頓時難看起來。看來這畜生吃了不少黃花子果啊,現在事情可真是麻煩了。

“嗡”

山谷彷彿都是在此時顫抖起來,那老金獅狨本就龐大的身軀在此時顯得愈發的兇猛,醜陋的獸臉充滿着暴戾,顯得極爲的猙獰。

姬遊釋面色凝重的望着這氣息愈發驚人的老金獅狨,誰能料到,這老金獅狨竟然在這種關鍵時刻突破,從這股氣息來看,恐怕現在這老金獅狨已經達到了師級莽獸高階,堪比師級七重天以上的職業者。 面對實力堪比師級七重天的莽獸,姬遊釋嘴中暗暗發苦。

以往部落要對付這種級別的莽獸,一貫的套路是由無恥族長佈局,先設計坑殺,等把敵人虐個半死,大夥在上前集中火力解決,還從來沒人單獨挑戰過,姬遊釋算是開了頭一遭。

莽獸在戰鬥中突破,這種概率低的令人髮指的事情都能遇見,這運氣…還真是夠得天獨厚。

“吼~吼~~吼~”

五隻翻過術法土牆的金獅狨,沒等老金獅狨呼喚,直接從土牆之上跳了下來,還處在半空之中,力爪已經對準了姬遊釋。

對於這個敢侵入自己族羣領地,並且打傷頭領的人類,金獅狨們對他抱有十二萬分敵意。

“該死。”

姬遊釋暗罵一聲,前方有一隻惹不起的老傢伙,天上又跳下來幾個難纏的,這種進退維谷的局面,姬遊釋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術法——風刃

姬遊釋後撤同時,果斷施展術法,風刃長一尺左右,兩邊窄,中間寬,前端尖銳鋒利,酷似月牙,數量衆多,一羣透明半月刀片,齊刷刷切向半空中落下的靶子。

短短瞬間,姬遊釋腦海中已經衡量出利弊, 老金獅狨在瀕臨死亡的狀態下突破,傷勢雖恢復一部分,可之前卻是受了重傷,實力肯定受影響。他最終決定冒險嘗試一番,如果實在解決不掉,到時候再撤退也不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